怪兽剪径者

第9章 剪径失手

余额不足

胡力看着眼前醉意熏熏的苏敢等人,心里忽然迸出个念头,赶紧走,要不保不准又像上次那样,把自己的救命钱都搭了出去。虽然现在有的是钱,不过那也要用在刀刃上,给小秦MM吃喝玩乐当然无所谓,可是要给竹竿和小肥羊糟蹋自己辛辛苦苦冒着极高的风险剪径来的钱,那是说什么也不可以的。

故意拿出手机,迅速的看了一眼便按了通话键,胡力对着话筒说:“喂,小强?什么事?哦……哦……我马上回来。”说完收起电话,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看着秦淑,为难的说:“秦淑,我一个同学那出了点事,我要先赶过去。不好意思啊。”

秦淑今天也破例喝了些酒,粉脸上一抹酡红看起来更加的令人心动,迷离着醉眼说:“没关系,你去办你同学的事情吧。”

没等胡力接口,趴在桌子上的苏敢猛地站起身,摇晃着走了过来,拎起酒瓶倒满了两杯白酒,说:“胡力你要走啊,那可不行,要先走的话喝了这两杯才行。”

胡力抬眼一看,桌子上的一伙人都倒的七七八八。而秦淑刚刚又跟小肥羊杨芬碰了一杯,现在正竖起一支玉臂支撑着脑袋,看样子片刻间也便要倒下,立时闪人的决心又增添了几分。

胡力端起一杯酒,苦着脸说:“竹竿你这不是整我嘛,这两杯喝下去我还怎么走路?这样吧,一杯好了,喝完这杯我就先行离去,我同学等着我去救他呢。”

苏敢哪里肯,大着舌头说:“不行,一定要两杯才是。”说完端起另一杯酒凑到了胡力身前。

胡力眉头一皱,挥手说:“好,今天是秦淑的庆功宴,那我就喝了。”说完便接过竹竿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们慢慢吃,吃的开心些。我先走了,秦淑真不好意思啊!”胡力仔细的观察过了,其中还有一位女生喝的很少,现在清醒的很,有她在那就排除了这帮家伙酒后乱搞的可能,小秦MM也不会被某个杆子给吃了。

走出饭店,胡力看着满天皎洁的月光,转身看了看里面,呼了口气说:“竹竿一倒,小秦MM再一倒,剩下的那个小妞会付钱?要是再留下来,这顿饭钱死活又摊到了我的头上。”说完摸出一块钱硬币,上了辆公交车。

市公安局内,贺章和黄冶生两人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沏着上好的龙井,雾气缓缓升腾间那淡淡的清香丝丝钻入两人的鼻中。照理来说两人现在应该是心情舒畅的品茶才是,然而看他们的脸色却是沉重的很。

“老贺,你看这案子怎么弄?都快一个月了,居然什么进展也没有。”黄冶生在这局长的位置上坐了有五六年了,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过愁。

“没进展有什么办法?那几个受害人身上和现场留下的皮毛都拿去化验了,可是得出的结果居然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你说这让我们怎么查?”贺章这么多年的老刑警也是一筹莫展。

“小张那边怎么样了?她在网络上发布的图片有什么突破?”黄冶生继续问道。

贺章无奈的笑了笑说:“她那边更加不知所云了,东西方神话里的物种都出来了,你说能有什么进展。现在的关键是不知道那玩意是什么生物,所以现在根本没有可以着手的地方。”

黄冶生沉吟了半晌,然后端起茶杯抿了口龙井,说:“老贺,你信不信鬼神?信不信远古神话?”

“老黄,我们可是唯物主义者。虽然最近几年特异功能,气功之类的东西得到了认可,可是至于那些鬼神,书上的神话故事,你让我怎么去相信?”贺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身边这个公安局长。

黄冶生是靠着实干和精明的头脑才坐上局长这个宝座,这些年来各种科学不能解释的事件时常出现,而他又是一个接受新事物比较快的人。低着头思索了半天,说:“会不会真的是某些神话里我们尚未发现的生物呢?”

“那你怎么解释那个带着面具的中等身材男子?就算真的有什么神话中的生物,那怎么会被人饲养呢?”贺章满脸的不可思议,看着黄冶生提出疑问。

“谁知道呢。”黄冶生拍了拍脖子后面,随后又说,“那怪物也有半个多月没有出现过了,只要它不再出现,这个案子也就这样了,过段时间就会被压下去。”

“目前看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不过我还是期待它能出现,如果不能好好的会会它,那我真的很失望。”贺章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过心里还是隐隐的期待怪物能再次出现。

每天准时上下班,胡力这个月一改先前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个月全勤出现在了网吧。弄的老板娘和邵强一致认为,这小子肯定是得罪了某个富婆,所以现在遭到她们圈子的摒弃,因而回来乖乖上班了。

胡力知道最近风头甚紧,因此手中握有巨款的他也没准备冒着风头出去作案,安安稳稳的上了一个月的班。默默的看着网络上对于怪物的新闻、评论渐渐的消退,许多原本晚上十点不到就打烊的商家又开始营业到十二点,十点后南京市的夜生活慢慢的开始恢复,不再像一个月前那样,一到十点,街道上便人影全无,商家也早早的关上大门。

胡力揣着两块约三十克的水晶找到了阿尔萨斯,既然南京市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那么也是该出手的时候了,不过要是能多召唤几个怪物的话,想必成功的机率要大上很多。

“阿尔萨斯,我想召唤兽人步兵和伏地魔蛛,你看一次性需要多少战争晶石,我去筹备。”看着骑着骷髅马晃悠悠过来的阿尔萨斯,胡力开门见山的说。

“兽人步兵和伏地魔蛛?我亲爱的兄弟,按照协议,你现在还没有和食尸鬼一族达到和谐的沟通,现在召唤伏地魔蛛这些生物,它们很可能会不受你的控制。你看是不是多积累点黑暗大陆的气息后再行召唤?”阿尔萨斯和颜悦色地回答。

“不会吧,协议里还有这么一条?需要我身上凝聚了足够的黑暗气息它们才肯乖乖听话?不是它们必须要遵守协议的吗?”这不是扯淡吗?这话听起来真是没有道理,不过想想也有可能。凭借着阿尔萨斯的贪婪,给他晶石应该是收取的比谁都快,居然劝自己等以后再召唤,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协议里真的有这么一条,自己身上必须积累满一定的黑暗气息,那些生物才不会排斥自己。想通这点,胡力又问:“那么,如何才能快速的积累黑暗气息呢?”

阿尔萨斯在骷髅马上伸了个懒腰,回答说:“这也容易,你只要多点时间和罗斯它们一起,那么你身上的黑暗气息会越来越浓郁的。”

“那我召唤它们出来玩玩要不要晶石?”胡力微一沉吟,随即试探的问。

“当然要了,按照协议每一次召唤都需要你提供足够的晶石,这当然也不例外。”阿尔萨斯耸了耸肩回答着。

“我操!原来这样,这小子是想多骗取点晶石啊。不过现在那协议我也看不明白,只能由着他了,反正这水晶也不是什么值钱货。”胡力心里恍然大悟,不过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装出原来如此的样子。

“亲爱的兄弟,你今天来是不是给我提供晶石来了?这个月你可一块也没有提供,我猜罗斯都快要把你忘记了。”阿尔萨斯猜测着胡力差不多要来送晶石了,毕竟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风头也应该过了。

胡力带着假意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晶,放在屏幕前,说:“这里有三十克的晶石,我想应该可以召唤罗斯六次了吧。是不是一次召唤两只的话,只能有三次机会?”

“你是个生意人,你也很聪明。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的兄弟。”阿尔萨斯手中霜之哀伤轻轻一挥,电脑桌上的水晶不翼而飞,随即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满脸欣喜地说,“但愿你能尽快地收取到召唤伏地魔蛛所需要的黑暗气息,那时候我们的交易应该更加愉快。”

胡力在阿尔萨斯收取水晶的同时,心里忽然感觉到一丝幽幽的气息划过,想必这就是所谓的黑暗气息。看着远去的他,胡力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只要能召唤到石像鬼这类怪物,想必那个时候我的生意已经能做到我下辈子衣食无忧,上馆子吃饭订两桌扔一桌的程度。到时候让你见鬼去吧,看你没有了战争晶石的供给,用什么去侵占光明联盟的领土。

当晚,胡力的宿舍内,在他轻轻地呼唤后,罗斯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白,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来这里有些肯德基的鸡块,味道还不错呢。”胡力非常满意罗斯的随传随到,将身前的肯德基推到了他的脚边。

“少废话,你召唤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快说,办完了我好回去睡觉。”罗斯打一开始就看不起胡力这个身上没有半点魔力,枯瘦的像骷髅的家伙。

“急什么,今天没什么事。我就是想你了,我们合作了这么多次,也要经常碰碰头,商量下以后的行动嘛。”胡力毫不为意,现在需要的是尽快地吸收满足够的黑暗气息。

“人类我见得多了,你是最废话的一个。你知道我们伟大的食尸鬼种族需要完成多么伟大的工作吗?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聊天。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罗斯昂着头,已经够到了天花板上的灯。

胡力嘿嘿一笑,说:“不打仗的时候你们食尸鬼能有什么事情啊。不就是砍点木头,搭搭哨所罢了。”

罗斯大吃一惊,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这可太没面子了。战时士兵,战后樵夫的生活是整个食尸鬼族的耻辱,想不到这不是黑暗大陆的家伙居然也知道。瞪着两只硕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胡力,过得半晌说:“你……你……我先回去了。”说完没等胡力接口,身形一闪而没。

胡力微微一笑,看着罗斯的身形遁去,感受着心里再一次流过的那丝幽暗气息,暗暗的高兴。

离怪兽上次出现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整个南京市也彻底的恢复了平静,人们的意识里面虽然还会闪过那诡异丑陋的高大生物,不过那也只是偶尔罢了。高级住宅小区旁的巡逻武警也撤走了,更别说郊区公路上时刻呼啸而过的警车了。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玄武公安分局的值班室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一个带着眼镜,头发凌乱,胸口一道爪印的中年男子。

“怪兽,那只怪兽又出现了。它抢走了我身边所有的钱物。”刚一说完话,那中年男子便晕了过去。

顿时整个南京市的派出所值班室的电话铃声几乎同时响了起来,一个可怕的消息又一次传遍了整个南京市。

黄冶生和贺章也在睡梦中接到了电话,二话没说便穿好衣服赶到了局里。

“老贺,那家伙又出来了。”黄冶生车刚停稳便远远的看见贺章从车内出来。

“我也接到电话了,看来它并没有远遁,前些日子只是暂避风头罢了。”贺章点点头,随即又说,“据值班室的小刘说,受害人是某房产公司的业务经理,身价颇丰啊!这次身上正好带着六万元的现金,很不走运的碰到了怪兽。”

两人穿过走廊到了大厅内,不少警务人员看起来非常的匆忙,匆忙的甚至豆没有发现一旁走过的黄贺两人。

“我就有些奇怪了,你说这操控怪兽的家伙,每一次都瞄准了那些有钱人,到现在也没看到一个穷人来报案,可见他早就摸熟了受害人的资料。”黄冶生看着办公室上下面刚刚传上来受害人资料,有些疑惑的说。

“没错,这个是关键,说明这家伙一直就在南京,经常到处去踩点。”贺章眼前一亮,又说,“那么我们从今天开始,二十四小时布置警力,只要在晚上十点到凌晨一点被我们的警务人员看到过两次在外面游荡的人,那么先全部抓进来,好好的审问一下。”

“眼下的情况,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么你就着手去办,警力上的不足我从别的地方调。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家伙给跑了。”黄冶生点点头,重重的锤打着办公桌。

警方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了怪兽重现的消息。因为从几次案发的情况来看,一般老百姓遭抢劫的机会微乎其微。被抢的大都是有钱,而且钱路来历不明的一群人。所以黄冶生和贺章一致认为没有必要向外界透露消息,以免再次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六万块到手,胡力当天晚上就潜回了宿舍。已经屡次成功的他早就习以为常,将钱塞进枕头套,和罗斯胡扯了一会便安然的进入了梦乡。

这天晚上十点,胡力在中华门外晃荡。这附近有个外地富豪非常的喜欢赌博,每天晚上都要出去,身上起码带着数十万的现金。在街头小巷里,说起刘老板那可是无人不知,没人不晓。胡力就是看中了他身上的现金,这个月来,早就将他外出的规律给摸了个清楚。按照以往的习惯,今天他将在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出去赌博,那时候绝对是最好的下手机会。

胡力骑了个破自行车,打扮的有些像进城打工的民工。今天晚上路边的警察好像比起以往要多了些,呼啸而过的警车也比普通时候的频率高了点。胡力心里知道,虽然网上没有昨天晚上有人被怪兽抢劫的消息,不过按照现在看来,那家伙肯定是报了案。而之所以没有消息那是公安局故意将它封锁了。

眼看着就要到十一点半,到底要不要去干这一票呢?要是去的话,风险看起来还是有些高。不过要是现在放弃行动的话,那么刘老板身边的数十万现金就太可惜了,这些钱那可是比以往加起来的还要多了几倍,不抢实在太对不住自己了。

左思右想,内心斗争了好一会功夫。眼看着前面刘老板的别墅门缓缓地打开。胡力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警察或者警车飞驰而过,于是下定决心:干!干完这票就休息半年,几十万人民币够自己吃喝玩乐和追求小秦MM了。

刘老板的车缓缓地驶出了别墅大门,向着胡力这边开过来。

由于刚刚转出来,车速还是很慢。就在驾驶员老张要加速前行的时候,车灯照耀的正前方,一只硕大而又丑陋的怪物逐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呢。

“老板,好像是那个抢劫的怪兽啊!”老张看着前面的怪物,顿时想起了一个多月前搞得满城风雨的怪兽抢劫案,对着后面的刘老板惊声大喊。

没等刘老板答话,罗斯已经站在了车前,随后传来车窗破碎的声音,紧接着老张便被它爪了出去。

砰!砰!两声刺耳的枪响划破夜的宁静,只见刘老板在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身后指着罗斯,声音颤抖的嘶喊:“快,不要停,给我杀了那怪物。”

砰!砰!又是数声枪响。胡力清楚地看见罗斯高大的身形一阵抖动,心中暗叫不好,随即耳中传来警笛的声音。只是微微一愣,躲在阴暗中的他立刻骑上自行车朝着警车过来的相反方向狂奔而去,扔下罗斯让他先挡一阵。

罗斯腿上中了三枪,身上中了两枪,一向自以为是的他清晰的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猩红色中参杂了碧绿色的**泊泊的流到地上。虽然心中暗骂胡力的无耻,不过按照协议它也的确有责任要保护召唤者,于是又挡了七八分钟,身上的枪孔已经有了数十个,而这个时候数辆闪烁着警笛的警车也出现在了现场。要是再不走的话只怕马上就要挂在这里,猜想这个时候胡力已经远去,应该已经安全。罗斯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身形一晃,眨眼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留下了一干人面面相觑,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