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4章 首笔巨款

余额不足

就在胡力刚刚离开两分钟不到,两道人影从天而降。

“来晚了,居然被他跑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柔腻,不过语气却是冷冰冰的。

“看来整个过程最多就用了三分钟,这个家伙的手法非常熟练。小林,我们的速度还是慢了些。”一个苍老厚重的声音响起,语调中却带着丝丝的笑意。

“冯叔叔,这群家伙都有枪在身,居然连几分钟都拖延不了。”那被唤作小林的声音冰冷女子微微的转了个身,然后语气中带着些失望。

“枪有什么用?你觉得要使对手是我们这样的人,枪对他有用吗?”那冯叔叔笑吟吟的声音再次响起。

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空,越来越近。

“走吧,现在没我们什么事了。”冯老转头招呼了一声,然后两人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现场。

玄武公安局的某厅内,刘老板的光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不知道是原本就如此明亮还是先前沾上的罗斯的口水没有擦抹干净。不过看他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就能发现,其实反光的是他狗急暴跳之下渗出来的汗珠。

“你们算什么人民的公仆?这怪物连续抢劫了很多人,怎么你们到现在都没抓住它?要是它藏匿起来了也就罢了,可是它并没有远遁或者藏匿不出,可是你们居然束手无策,让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怎么相信你们这些穿着警服的傻鸟啊?”刘老板的一只脚毫无风度的踩在椅子上,那名贵的西装也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面。

贺章对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见的多了,遇到危险的时候吓的像只老鼠一样,一旦危机解除,那么就会当着警务人员大放厥词。昨天晚上细细的看了这几个月来怪兽抢劫案的卷宗,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这案犯每一次抢劫的都是一些欺世盗名或者为富不仁之辈,而普通的老百姓一个也没有。要不是自己穿着这身警服,有着自身的使命。贺章真的想撂下这案子走人不管,像外面那混蛋就该好好的受点惩罚。

“你喊什么喊?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家卫生间。整个案件还没弄明白,现在谁都有嫌疑的可能。这怪兽别人不抢却抢了你两次,谁知道这是不是你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说不准这怪兽就是你养的。”贺章看着那飞扬跋扈的光头走出来语气有些阴冷,然后在光头要发火的时候又抢着说,“当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假设,现在谁都是有嫌疑的,虽然这仅存在理论上。”

“你说什么?我要投诉,我要投诉你身为一个警务人员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光头上的汗珠更加多了,刘老板这次是真正的暴跳如雷。

“去吧,去投诉吧。没人拦着你,让你的律师去投诉我,千万别客气。”贺章早就习惯了这些败类的伎俩,脸上全是不屑。转个身对一个年轻的警员说,“小孙,好好的给我录口供,我要一份详细、再详细的笔录。”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没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小孙看着贺章的背影嘴角边露出了一丝心领神会的微笑。

胡力做成了这笔生意后并没有回到宿舍,而是钻进了希尔顿酒店所开的那个套间内。

“我操!果然是只肥羊,这是多少钱啊,我前几次的生意加起来也没这一半多。”胡力的面前那个密码箱已经被他用刀划开,整整齐齐的钞票出现在他眼前。

四十万,整整四十万。谁能想到这死光头外出赌钱居然能带这么多的现金?这下好了,想干啥就能干啥了。胡力的眼前这时候并没有出现什么美酒佳肴,也没有出现那些图片上搔首弄姿的性感女郎,脑海中浮现的居然是秦淑,那个看起来娴静典雅的漂亮女孩。

“小秦MM,这段时间倒忙忘了。”胡力抬眼看了看身边的巨款,喃喃的说,“这些钱在手,说什么也要把那小MM手到擒来。我发誓,这处男之身非破在你身上不可。”

将四十万巨款藏好,胡力向服务台打了个电话,要了份宵夜,然后仰头躺在**,想起了刚才剪径时心中突然流过的一丝感应。

整个剪径过程持续了三分钟左右,按照以往的速度,一次生意起码要花费十分钟。可是这一次就在蛛蛛将那三个保镖击倒在地的时候,胡力原本还是想像以往那样慢吞吞的好好的在车内翻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值钱东西。然而就在他的这个想法刚刚冒出的时候,心中隐隐流转的那丝黑暗之力猛地加快了运转的速度,一种莫名的紧迫感从周围压了过来。于是胡力脑子根本就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的将那黑色的密码箱拎起,转身就撤。在刚刚走出不到两百米的时候,耳中清晰的传来一阵布帛划破空气的声音,那个时候心里的黑暗之力流转的更加快了起来,那难以言喻的危险感觉更加的明显起来,而胡力也突然感觉到腿部充满了力量,奔跑的速度比起平常快了将近一倍。然后一直奔走了五分钟左右那股危险的感觉才逐渐的消失。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黑暗之力有预警的能力?要真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发了?这样一来,以后出去剪径的时候危险性就降到了最低。”胡力思索了片刻,默默地感觉着体内的黑暗之力。果然,那丝隐隐的气息顺着胡力的胸膛慢慢的流转起来,没流过一次心脏的部位,胡力就感觉到一中奇妙的感觉说不出也道不明。

“不管了,到时候问问阿尔萨斯那小子就知道了。要是这黑暗之力真的能有其他特殊的功效的话,那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啊?会不会像穿了红短裤的超人那样牛比呢?”胡力想到魔兽争霸里那各色各样的魔法,诡异奇妙的技能,不由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笃笃笃!”一阵柔和的敲门声将胡力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迅速的跳下床,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位送宵夜的服务员。

“我操!这五星级的酒店就是牛比,这么晚了我要吃个酸菜鱼都能在十来分钟内做完并送到房间,看来着千把块一个晚上的住宿费可真不是盖的。”胡力看着砂锅内冒着腾腾热气的酸菜鱼佩服起了希尔顿的效率和服务。

“酸菜鱼,我也要吃。”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吓的胡力差点就把手里的砂锅摔在了地上。

“我操!蛛蛛你小子出来干什么?我可没召唤你啊!”胡力看着趴在沙发上的蛛蛛目瞪口呆。

蛛蛛看着胡力手中的砂锅吧嗒了一下嘴巴,然后说:“我又没回去,本来想送你到这里后再走的,不过现在既然你叫了一份酸菜鱼那就吃了再回去吧。”

“等一下,你吃这里的。也不知道你们黑暗大陆有没有什么传染病,要是真被你感染了,谁知道我们这里的医院能不能治。”砂锅刚刚放下,蛛蛛就扑了过来,胡力赶忙端起,然后那筷子夹了一堆酸菜和一个鱼尾在烟灰缸内,丢到了蛛蛛的跟前。

“你……下午的时候我们不还是吃的同一个盆里的东西?怎么现在就怕我传染疾病给你了?”蛛蛛很郁闷,想自己在黑暗大陆,虽然样貌丑陋,而且还爱钻地,不过却是每天洗澡消毒,身体倍棒,吃嘛嘛香。那里会有什么病菌呢?不过这个时候肚子也确实饿了,再加上这酸菜鱼的香味实在没法抵挡,也就不在意了,捧着烟灰缸就吃了起来。

十分钟后,胡力早就让砂锅底朝了天,看着还在津津有味吃酸菜的蛛蛛不禁嘴巴动了一下,心想:早知道这家伙吃酸菜也这么慢的话,刚才少给它一筷子就好了。

“蛛蛛,你吃完后就回去吧,估计最近也没什么生意要做了。到时候我再找你出来吃香的喝辣的。”胡力直挺挺的倒在了**,形成了一个大字。

“好,好!就这么说定了,你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找我出来,大家联络一下感情,顺便一起吃点东西。”蛛蛛的嘴里全是酸菜,含糊的回答。

“吃点酸菜鱼就成这样子了,下次要是带你去吃正宗的扬州小炒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呢。要是黑暗大陆的生物都这么贪吃好收买的话就爽了。”胡力看着蛛蛛吃完酸菜鱼,并把烟灰缸舔了再舔,然后依依不舍的化作一点黑芒而去,心中打起了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