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5章 危险来临

余额不足

“小强,你今天不上班啊?怎么会在宿舍里的?”胡力第二天下午,找了四个银行把钱存了,然后便打车返回学校。赫然发现几个月来从没有在宿舍过夜的邵强躺在了他的**。而门口的两张被罗斯弄的四分五裂的床散成一堆。

邵强翻了个身,睁开睡眼,看了看说:“强哥我不去网吧上班了。我甩了那神经病。”

“不会吧,从来没有听说哪个女人在你那里能得不到满足,这老板娘虽然看起来**了一点,不过每那么厉害吧?”邵强和老板娘分手胡力一点也不奇怪,这几年看得多了。不过邵强现在的样子却很少见,以为一般都是他玩腻了甩。

“不满足?哪次不是嗷嗷告饶的?就是强哥我看她不爽了,把她甩了也很正常。你小子不也早就看多了么。”邵强翻身坐起,打了个哈欠,看起来面色有些疲惫。

胡力现在心情大好,昨晚的那一笔生意顺利完成,就是这几年天天睡觉吃饭也没问题了。要是在以往,肯定要在邵强受打击得时候再狠狠地推他一把,不过现在心情好,胡力就作罢了,笑了笑说:“那女人甩了也好,哥哥给你找个更好的。”

“更好的?你要介绍我去做牛郎?事先声明,有钱有貌,年纪还要小于三十五岁的我才干,这个条件以外的免谈。”邵强看起来很**的用手将耷拉在眼睛前的长发挑到一边。

“滚!你小子就是做牛郎的料,到时候别嫌这嫌那的。现在哥哥心情好,带你去吃点东西。”胡力比他更**的仰着头,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吃什么?馄饨我可没兴趣,起码也要酸菜鱼。”邵强的声音中带着些试探。

“希尔顿,去不去。”胡力头也没回的回答了一句。

屋子里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邵强一声大吼:“去!不去的是白痴!”话音刚落,身影便已经和胡力并肩。

“你小子什么时候动作这么快了?没去参加奥运会太可惜了。”胡力显然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人影吓了一跳,转头怔怔的看着邵强。

“少废话,我老虎强自幼学习武术,速度当然飞快,这次都算慢的了。走,赶紧走,希尔顿!你小子要是耍我就等着挨踢吧。”邵强人高马大,大跨步的向前而去。

胡力笑了笑,心想:希尔顿,请你吃十次希尔顿也算不了什么。看着邵强急吼吼的身影便跟了上去。

希尔顿的某个雅室内,桌子上狼藉一片。

“老实交待,你小子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居然请我吃鱼翅、鲍鱼,还有这龙虾恐怕也有一尺多长吧。”邵强已经有些醉醺醺,左手握着一瓶五粮液,右手是瓶茅台。

“这你就别管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这要你老实听话,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胡力的小肚子夜微微的鼓起,靠在椅子里打着饱嗝。

“看起来做牛郎还真有前途,要是收入实在高的话,我刚才说的那个条件也是可以适当放宽的。”俗话说:饱暖思**欲。这话一点也不错,邵强现在就是这个状态,不过要是能既赚钱有解了饱暖之后的**欲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操!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老子的钱不是做牛郎赚来的,我的初男之身要留给我心爱的MM.”胡力笑骂了一句,**欲里思起了秦淑来。

虽然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不过秋老虎的三把斧还是很厉害的。夜晚的马路被烈日照耀了一天下来,蒸腾着层层的热浪,而秋夜的晚风却是有些微凉,拂过身体不禁有些寒意。不过就是这一冷一热交杂在一起向人身上涌来,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来。

胡力和邵强两人脚步发晃的摇曳在晚风中,体会着冷热交加而来的感觉。不过要是有异能者看到的话,胡力脚下跌碰那是喝醉了酒,而邵强的脚下虽然晃荡,隐隐透出着奇特,胡力走三步,邵强的脚下只是微微一跨,看似只有半步的样子,却硬生生的赶在胡力的身前。

“小强,说真的你以后不去网吧准备干什么?”胡力大着舌头问。

“我发现我这人自由惯了,一本正经的上班肯定安不下心来。实在不行我就凭着这身功夫去混黑社会,好歹我的外号叫老虎强。要不然凭借我这超强的身体去做牛郎夜不错,好赚钱啊!”邵强把衬衫扯开,露出了发达的胸肌。

酒后的胡力有一股冲动,欲把心中的秘密吐露出来,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分享。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脑子还算清楚,知道关于怪兽的事情现在绝对不能说,虽然邵强有着一身从小练就的花拳绣腿,不过毕竟还是一个普通人,他也没有那匪夷所思的召唤怪兽的能力来保护自身,也没有传说中的异能之术。要是被卷了进来,很容易就被抓上山,那么这辈子就算完了。自己是已经做了,再也脱不了身。然而对于最好的兄弟,胡力不想害他,搞不好就毁了他的一生。还是等自己剪够了钱,然后和邵强一起开个公司,转到正道上来。

“想什么呢?要不要来瓶啤酒吃点羊肉串?”就在胡力沉思间,两人走到了一个羊肉串摊旁。

“那就来瓶啤酒漱漱口吧。羊肉串你一个人吃吧。”开玩笑,刚才的晚饭吃了三千多块,为了不浪费,两人都吃下了平时两倍的量。才一个小时不到,邵强这小子居然又要吃羊肉串了,他的肚子是什么做的啊?胡力看着邵强的肚子发出了疑问。

“那好,老板来十块钱羊肉串,两瓶啤酒。”邵强坐下身,然后朝胡力摊开了一只手。

胡力非常自觉的掏出一张二十块放到了他的手心,然后坐在了一旁的小矮凳上。

一个礼拜来,胡力每天晚上九点出去,凌晨三点回来,然后睡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要不是每天晚上能吃顿丰盛的晚餐,估计每天一顿的邵强早就饿成名副其实的小强了。对此他提出了严正、强烈的抗议,可是都给胡力一句话踢了回来:“你小子吃我的喝我的,还玩我的。白吃就别乱抗议。”于是邵强在百般抗议无效之后,也只能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成和胡力一样,这样能省了早中两顿饭。

如此的生活又过了十来天,邵强就像胡力保养的二奶一般,每天在家里翘首盼望他的归来。除了洗衣叠被之外,就剩下二奶能做的没做了。

“你小子每天到底在干什么呢?搞的我都像你包的二奶了。”邵强再一次向胡力提出疑问,并顺便抗议一下。

“二奶?你小子能有二奶的功效吗?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还嫌这嫌那,小心遭天谴啊!”胡力劈头就是一句,然后只听见外面的天空果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鸣,于是邵强惊恐的闭上了嘴。

深夜十一点半,胡力的身影出现在了郊外的一个别墅区。

“妈的。终于给我弄清了你今天晚上十二点回来。想我胡力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以前踩点一般三五天就摸个七七八八,这次居然快一个月才踩好点。要不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老子才没兴致陪你在这里玩。”晚风吹过,胡力仅穿着一件黑色衬衣的身体有些发冷。

“做生意嘛,要懂得曲折进退。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这样危险大了很多啊!”蛛蛛稚嫩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

“少废话,今天这笔生意做成,你想吃什么都行。”胡力有些后悔没穿件外套出来,这时候有些冷。

“前面转角处有辆车过来了,车号:8686.是不是那家伙的?”蛛蛛的眼睛非常好用,远处拐弯处刚出现一个车头他就把车牌报了出来。

“没错就是今天的猎物。”胡力早就习惯了蛛蛛这超强的视力,点点头心里默念:伟大的黑暗之神啊,把兄弟我的小白给放出来吧。

原本阴沉的天空猛地一道电光划过,然后在奔驰车的前面十米处,罗斯高大的身影矗立在马路中央。

吱!刺耳的刹车声划过夜空,传到耳中异常的难受。

啪的一声,车的前窗玻璃照例破碎,一个带着眼镜,挺着肚子的家伙被揪了出来,他是司机。

带着面具的胡力犹如幽灵般的出现在了车子旁。车内那谢顶的中年人左右各搂着一个女孩,三人蜷缩在车厢的另一边,身子不停的颤抖,惊恐而又绝望的眼神将他们心中的害怕显露无遗。

劈手夺过中年人手中紧握着的一个皮包,胡力探身到车厢内。伸手在靠外边的一个身材纤瘦女孩那汹涌澎湃的胸口摸了一把,然后冷冷的说:“老头,你倒是会躲啊。害得兄弟我花了二十多天的时间才踩到了你的点。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赶紧拿出来吧。别惹烦了我,让我家小白吃了你们。”说着眼睛向旁边瞟了一下。罗斯配合的从前窗内拱进了他硕大的头颅。

那中年人一个颤抖,然后一股浓烈的骚味从下面传来。只见他飞快地将自己脖子上,手上的戒指项链扯下,然后又看了看身旁的两个女孩,探手将她们脖子上的项链拉下来,接着微颤颤的将它们放到了胡力张开口的皮包内。

“这还差不多,识相就好。”可能是这次的生意花费的前期踩点时间最长,因此胡力的话有些多。

“老胡,有人来了,速度非常的快。”就在胡力得意洋洋的时候,耳朵里传来蛛蛛稚嫩的声音。同时身体内隐隐流转的黑暗之力也飞速的转动起来,每一次流过心室就带来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

“不好,是上次的那几个家伙。”心里的感觉和上次一模一样,胡力暗叫一声不好,将皮包提起,转身便向来人的相反方向奔去,而蛛蛛和罗斯紧紧地跟在后面。在黑暗之力的帮助下,胡力的速度迅疾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