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8章 兄弟合伙

余额不足

上午十一点,胡力从睡梦中醒来,第一感觉是浑身酸疼,身上某个部位特别的疼痛,伸手摸去,那个硬梆梆的地方被两根不规则的木块夹着,疼痛无比。

“好痛啊,怎么会睡在这鬼地方,骨头都散了架。”胡力探手将两块压着私处的木头扔开,然后爬起身,不停的揉着身体的各个部位,顺便还踢了呼呼大睡的邵强几脚。

“搞什么啊!天还没亮呢,还让不让人活了。”邵强翻了个身,怀里搂着半块三十厘米宽的床板,床板的一头被口水湿透了。

“起来,去希尔顿吃中饭了,半米长的龙虾,八二年的法国红酒。”胡力在数脚无功之后,扯开了嗓子大喊。

一个标准的鲤鱼大挺,睡在一堆残木之中的邵强应声站了起来,眼中没有半点的睡意,说:“希尔顿,半米长的龙虾和八二年的红酒,你小子可别耍赖。”

胡力本来是想试一下的,谁知道居然如此神效,怔了怔看着那堆碎木说:“踢你都不醒,一说到吃居然就成这样。行,希尔顿随你要吃什么。”

邵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拿起洗漱用具走出了门。

希尔顿的龙虾只有四十多厘米,并没有达到邵强要求的半米长,为此在龙虾的事情上,邵强又敲诈了胡力下一顿。

八二年的法国红酒喝完,桌上也一片狼藉。胡力靠在椅子里摸着已经鼓起的肚子,挥了挥手让服务员MM出了房间。

“小强,昨天忘记问你了。你家传的异能到底是些什么玩意?有多厉害?”胡力挪着椅子到邵强身旁,低声的问。

“我家的异能?有多厉害我也不知道,我对这根本没兴趣,只是练了一些防身而已。”邵强的嘴里还在咀嚼着某只动物身上的零件,含糊不清的回答。

“那什么叫异能?是不是有哪些飞天遁地,穿墙透视的?”胡力对这些能做无本生意的异能比较感兴趣。

说到异能邵强的身子略微的坐正了些,然后盯着天花板上那漂亮的吊灯想了想,说:“我记得小时候爷爷教我异能的时候,和我说过这些基本知识。这异能好像是分级的吧,据说是从一级到九级呢。”

“还分级?搞得像围棋一样,级上面是不是还分段?那你算几级?”胡力又问。

“九级最高了。我应该在两级左右吧,也可能是一级后期。我从小就没怎么练习过,就学了点逃跑保命的功夫。”邵强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胡力两眼一翻,说:“你小子也算出生异能家族,居然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不知道昨天碰到的那两人是几级,要是他们才三级的话,那么不知道九级异能者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手里的异能发出来会有多大的威力?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啊。”

邵强说:“昨天那两人绝对不超过四级。好像我老爸的异能达到了四级,比他们厉害多了,我亲眼看见他将一块十几米高,三米多厚的钢块从中劈成两段。而昨天那女的连石板都没有完全穿透。”

“那就真完了,要是他们再派出个四级的来,我们以后拿什么来过日子啊!”胡力听了这话满脸的失望。

“你不是有怪兽吗?多召唤几个厉害的出来,昨天我看伏地魔蛛都能和那女的打成平手,要是你弄几个牛头人,召唤一条冰龙什么的出来,我想就是四级的也不是对手。”邵强不以为意的说。

胡力苦笑一下,说:“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这召唤怪兽出来并不是提供了足够的水晶就行,还需要我达到被怪兽认可的黑暗之力才行。按照我现在的情况,最多召唤兽人步兵出来,谁知道能不能打的过三级异能者呢。”

邵强惊讶的说:“还有这事?那就没办法了,反正你有几十万,我们潜伏半年再说,先去吃喝玩乐。到时候风声过去了我们再去弄点小的生意,这样就不会太引人注意。”

“你要和我一起去?”胡力吃惊的看着邵强,随即又说,“我为什么要带上你?小生意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了,为啥要分你一杯羹?”

“我们是兄弟嘛,以前我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现在知道了那我当然要好好的保护你了,你也不会异能,身手又差,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吃谁的喝谁的去啊?”邵强伸手搭在了胡力的肩膀上,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

“我靠!你要加入也行,不过你要教我异能。等我们实力有了提升就去搞几次大的,等钱足够了就收手,要不然免谈。”反正一样都是剪径,要弄就弄大点,胡力现在想通了,这无本生意绝对要重质,而不是重量。要是能找准机会大搞一票,那么下半辈子就啥都有了,何必想现在这样担惊受怕呢。

“可是我就会这个跑路的异能,而且也不知道你的精神力是什么属性,能不能修习异能。这异能是激发人体内原本就存在的精神力,可不是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功那样,谁便什么人修炼都行。”邵强看着满脸期望的胡力慢吞吞的回答。

“还有这一说?那我是什么属性的精神力?”胡力那想到这修习异能还有这般讲究,顿了顿问道。

邵强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自己都是半吊子水平。这看一个人的精神力属性除了有特定仪器外,只有能力达到五级的异能者才能看出来。”

“我日!那怎么办?要不你带我回去见你爷爷?他达到五级了没有?”胡力右手支撑着下巴满脸的苦涩。

“我爷爷是什么等级的异能者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连我老爸那个懒虫都能到四级,那他老人家应该有五级了吧。要不过几天你跟我回去看看,要是你能练习异能的话,我就让我爷爷教你。不过到时候你可要对我客气点,想今天这种档次的饭局要稍微的提高一下。”邵强挺着胸膛,眼睛瞟过面前的桌子,故意露出些不满之色。

“要是你爷爷真的能教我异能的话,我每天都这个标准请你吃饭,而且以后我们一起出去做生意的话,二一添作五。”胡力立刻拍胸脯下保证书,随即头脑一热说,“看你的样子有点意犹未尽啊,再叫几个小炒吧。”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邵强听到胡力这样说,立时眼前一亮,大喊一声:“服务员,再来几碗上等的鱼翅,刚才那八二年的红酒也再开一瓶,什么烤乳猪啊烤全羊的也搁上一份。”

胡力顿时两眼一翻,差点就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