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9章 初窥门径

余额不足

武夷山位于福建武夷山脉北段东南麓,面积约七十平方公里。相传唐尧时代长寿老翁彭祖居住此地,生有两子,长子曰武,次子曰夷,两人开山挖河,疏通河道,当地居民为了纪念两人,遂称武夷山。

邵强的家住在武夷山的天游峰,虽然回来的还是他,不过心境却完全不一样了。当年出去的时候,邵强是多么纯朴的一小伙胡力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四年后他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相比他的家人也是始料不及。

“小强,还要走多久啊?你家什么地方不好住,住这穷山僻壤干什么?”胡力跟在邵强后面走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腿已经麻木了,找了块青石坐下,再也不肯起身。

“快到了,你看见前面那个高耸入云的山峰没?那就天游峰,是武夷山最重要的景点之一,号称武夷第一峰。我家就在那上面。”邵强一把拉起胡力,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陡峭险峰回答。

胡力好不容易在邵强的帮助下站直了身子,听到这话,顿时两腿一软,彻底的趴倒在了青石上。摇着头说:“不走了,不走了。最起码休息个半小时再说。”

“快走啊!我和我家老头子通过电话了,他准备了许多山珍,迟的话就失去味道了。”邵强昨天晚上和他老头约定好了今天下午到家吃饭,看看现在也差不多了,想起四年没吃到的山珍,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胡力趴在石头上,侧过头看着邵强,忽然笑了笑,说:“要不你像上次那样背我好了,反正你走的也快。你看这天游峰这么高,我要爬到什么时候啊!”

邵强转头看了看那高耸入云的天游峰,想想也对,要是让胡力这小子慢慢爬的话,估计到明天早上也不一定能回到家。那山珍冷了可就失去味道了。想到这里,邵强一把提起胡力背负在肩上,身形展开,片刻后便出现在了天游峰的脚下。

胡力原本是说着玩的,在刚才登山的时候就感觉到只要将体内的黑暗之力运转起来,那么就感觉到身轻如燕,疲惫一扫而空。正准备要爬起来继续攀登的时候,邵强竟然背起了自己,那么既然这样,胡力也落的轻松,再一次体验着邵强的短距离瞬间移动。

邵强从小花功夫练习的保命技能果然神奇,不到一刻钟,两人便身处天游峰之巅。峰的四周,云海翻滚,煞是壮观。

“怎么样?漂亮吧。我们这里的风景可不是吹的,国家一级景区啊!”邵强看着面容有些呆滞的胡力有些骄傲的说。

“漂亮,漂亮。不过我更关心的是你家在那里?你老爷子的山珍准备好了没有?”胡力看着翻滚的云海,转头看了看四周,好像没有人家啊。

邵强原本以为这小子是被眼前的美景所慑,哪知道是在惦记他家里的美食,暗骂了一声,然后走到左侧的一块巨大山石旁,伸出一个手指塞进了中间的一个洞中,右手轻轻的一转,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块巨大的山石居然从中裂成两半,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

“走吧,进去就是我家了。”邵强回头朝着胡力摆了一下,示意跟着他进去。

“你家在这里面?你小子不会是和小白一样,是个怪兽吧?老虎精所变?”胡力看着黑黝黝的洞口吹出丝丝的冷风,不禁有些胆怯起来。

“我操!老虎精,亏你想得出来,赶紧走,要不山珍煮好后时间放久的话,味道就没那么鲜美了。”邵强第一次被人说成是老虎精,只感觉到一阵眩晕,骂了一声率先走进洞内。

胡力眼看着邵强快步进去,虽然心中有些惊怕,不过还是下意识的跟了上去。跨进洞内,先是眼前一黑,然后胡力前面的邵强左手上闪出一点微弱的蓝光,犹如磷火一般,跟加增添了胡力心中的恐惧。

足足走了二十分钟,前面终于出现一道刺眼的亮光,胡力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邵强的前面,迎着亮光狂奔而去。

洞口处豁然开朗,一片刺眼的阳光一时间让胡力和邵强两人有些不适应。等的胡力眼睛能看清楚事物的时候,身旁的邵强早就没了踪影。青山,绿水,两间茅草屋,一块耕田,一个绿油油的菜园子,好一幅农家景象。胡力看着眼前的情景,脑海中浮现一个词:世外桃源。

胡力顺着一条弯曲的小道向不远处的茅草屋走去,看着这在群山围绕下的一方小天地,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宁静的感觉。

“狐狸,赶紧过来,我家老爷子的山珍已经弄好了。”就在胡力四下张望的时候,邵强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景色虽然别致幽美,不过很显然比不上山珍的诱惑。胡力闻言脚下立时快乐许多,眨眼间便跑到了茅屋边。跟着邵强踏进屋子,里面甚是简陋,一张竹子做成桌子,几张竹椅,对着门的中堂上挂着一幅画,画中一个满脸虹髯,肤色黝黑的大汉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一般,自露出一股杀气。

“爷爷,这就是我的同学胡力。”邵强拉了一下胡力,然后指着从里屋走出来的一个老人介绍着。

邵强的爷爷身穿一件破旧的青布长衫,头上挽歌道髻,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和中间画中的老人没有几分相似之处。

“爷爷您好!”胡力这次来是有求于人,嘴上自然要甜一些。

邵强的爷爷名叫邵锦克,从小就生长在这谷内,每日里除了摆弄些花草外就是练习祖传的异能,由于从没有出谷和人交手,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水平。不过邵强的父亲邵阳倒是经常外出办事,对江湖上的异能门派也略知一二,在几次测试后得知自己的异能在四级上等,将要突破达到五级。不过他父亲的异能却是测试不出来,那从外面带回来的仪器根本就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邵爷爷点头微笑,招呼着胡力坐下,说:“听小强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谢谢你这几年来照顾他了。”

胡力赶忙站起身,说:“爷爷哪里的话,平时邵强照顾的多些才是真的。”

“你们的事我也听邵强说起了一些,如果你要想学习我们邵家的异能,那必须要拜入我们邵家。你愿不愿意?”邵爷爷捋着那雪白的胡须问道。

没等胡力回答,邵强抢着说:“爷爷,我们走了一天的山路早就饿了,还是边吃边说吧。我去把老爸端菜。”说着便向后堂走去。

邵爷爷看起来非常溺爱这个孙子,满面的和蔼,点点头便邀请胡力上桌。

不一会的功夫,邵强陆续将菜肴端了出来,令胡力开了眼界。这些可都是在希尔顿吃不到的东西。不知明的飞禽,从没见过的走兽,还有几碟子天然的野菌,光是那股香味就令胡力的肚子开始不住的抗议。

“吃吧,山里也没什么好吃的,随便弄了一些小菜。”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胡力的背后传来。

胡力知道是邵强的父亲,赶紧站起身,转头看去,不由得一愣。原来邵强的父亲邵阳的面貌居然和邵强一般无二,简直如同一个模子里刻了出来,只不过是年岁大了一些,脸上的沧桑之意浓郁了许多。

“叔叔您好!匆忙之间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胡力今天出奇的客气懂礼貌,看得一旁的邵强直笑。

邵阳笑了笑说:“别客气,就当自己家里一样,至于你和邵强的事,小意思,现在先吃饭。”说着坐下身,挖了一勺子白色的有如豆腐般的食物在胡力的碗中。

胡力连声道谢后,拿起勺子尝了一口,滑腻甜津,入口即化。

“好吃吧,这种做法的猴脑可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邵强挖了一大勺,面上满足感溢于言表。

“猴脑?这玩意不是不让吃吗?”胡力第一次吃猴脑,胸中不禁有些厌烦。

“是不让吃啊,不过在这武夷山中,你说谁来管?既然你不喜欢就别勉强了,吃些别的东西好了。”邵强又是一大勺子挖在口中,品尝着猴脑的鲜嫩。

胡力虽然以往在吃的方面可不甘人后,不过第一次吃猴脑带来的恶心感让他失去了食欲,只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山珍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