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56章 销魂蚀骨

余额不足

“胡力,你刚才扔出去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有点像一个骷髅啊?”等到两人消失在尽头,杨依拉住胡力问道。

“骷髅?我刚才是死亡缠绕啊,怎么是骷髅?哦,对了,死亡缠绕本来就是一个骷髅,一个绿色的充满死亡气息的骷髅。”胡力先是一愣,然后便回过神来,接着把黑暗之力往外一放,顿时四下里充满了幽暗,死亡的气息。

“你放出来的什么东西?”杨依清楚的感觉到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不禁心下害怕,一把抓住了胡力的胳膊。

胡力笑嘻嘻的一把搂住杨依的小蛮腰,低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在耳垂上吻了一下。杨依的身体明显的一颤,脚下一软,靠在了胡力的身上。胡力哈哈一笑,挽着杨依便朝亮堂的地方走去。

打了一架,胡力的肚子越发的饿了,不过心情却是极度的爽快,死亡缠绕在不经意间修炼成功,靠的不是努力,居然是顿悟。

“小依,我们吃什么呢?”胡力心情大好,一路上笑声不断。

“我要吃有味道的,正宗的南京小吃。”杨依歪着头想了想说。

“南京小吃,还要正宗的?那好,去夫子庙那里逛逛!”胡力拦了辆出租车,两人朝夫子庙而去。

“一带秦淮河洗尽前朝污泥浊水,千年夫子庙辉兼历代古貌新姿。”南京夫子庙重建的思乐亭石柱上镌刻的一副楹联,它把秦淮河的清姿丽质和夫子庙的建设新貌含蓄而充分地展示出来,给游人以无穷的回味和遐思。

不过现在胡力和杨依虽然眼睛不时的瞟向秦淮河的夜景,不过更多的注意力则放在了路边林立的小吃上面。

等到一个小时后,胡力和杨依再一次出现在秦淮河边的时候,杨依整个身子都挂在了胡力的身上,理由是走不动了。

看着肩头刚从饭馆中出来,脸上泛着红晕的杨依,眼睛中一眼的汪汪。胡力久藏在心头的欲念又起来了,所谓饱暖思**欲,现在胡力吃的真的很饱,现在身旁就有一个美女,那么思点**欲也再正常不过了。

“小依,我们回去吧。”胡力拉着杨依朝马路边上走去,急着要拦辆车。

“急什么?你不是吃饱了吗?我从来没有到过夫子庙,你看着秦淮河的夜色多么的漂亮。我们散会步,有助于消化。”杨依看着眼前的景色,有些不舍。

“小姐,大冬天的,有什么好看。要是夏天的话,你让我走也不走。”胡力对此不屑一顾,秦淮河的夜景远没有在空调房间内抱着MM说说情话,亲亲小嘴来得有诱惑力,说不准还能把处男之身给破了呢。

“夏天为什么不走?”杨依很好奇,夏天有夏天的景色,冬天有冬天的夜景啊。

“这个……”胡力支吾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夏天街上MM穿的少,清凉啊!”

杨依粉脸一红,低声骂了句:“色狼!”

胡力哈哈一笑,正好有辆的士停下,一把拉起杨依便朝金陵饭店而去。

金陵饭店的大门口,杨依看着它嘟囔了一句,“上次没住,这次还是来了,不知道里面的条件怎么样。”

胡力早就习惯了杨依的这种富家小姐作风,笑了笑说:“我那里有个小屋,屋里有张小床,两个男人谁的话肯定不行,要是一男一女就刚刚好。”

“为什么?不都是两个人吗?”杨依奇怪的问道。

“两个男人就要并排睡,一男一女就可以叠起来睡。按照你的体质,加上我对自己的了解,上办我睡上面,下半夜你睡上面,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胡力脸上带着色迷迷的笑容凑了过去。

杨依就是再小白也听出了胡力话语中的意思,虽然她面对别人的时候,出奇的泼辣凶悍,不过当对着胡力的时候,却不自觉的没了脾气。一张粉脸通红,呸了一声,然后拔脚便向大堂内跑去。胡力哈哈一笑,跟了上去。

胡力开了一间房,用他的话来说,上去坐上个两小时就起身告辞了,小依你一个人住。不过当杨依领着他上去坐了两小时后,胡力故作扭捏状说天色这么晚了,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出去吹寒风?于是在百般的推搡下,胡力顺利的留了下来。

“小依,你今天晚上真漂亮啊!”胡力看着刚洗完澡后裹着块大浴巾的杨依发出了赞美。

“我白天不漂亮吗?”杨依将盘着的秀发放下,如云般散落在双肩。

“漂亮,不过白天穿的多,不能展现你美丽的身材。”胡力嗅到了杨依身上沐浴露的清香,身体蠢蠢欲动起来。

杨依好像根本没发现胡力今天晚上的不对劲,裹着浴巾轻移到胡力的身旁,挨着他坐了下来。

胡力只感觉到体内的黑暗之力顺着一条以前从来没有走过的线路开始快速流转起来,每当黑暗之力流过小腹的时候,心中的那股仿佛被压抑了许久的欲望在此刻急需迸射而出。转头过去,出现在视线中的是杨依雪白柔嫩的脖颈下大片的雪白,女孩子特有的幽香参杂着沐浴露的清香扑鼻而来。胡力的心跳加速,微微的张口有些喘气。

“胡力,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红。很热吗?”杨依侧头看到胡力满脸涨的通红,还不时的大口喘气。

“我……”胡力只感到面前的佳人吐气如兰,一股幽甜的香气直钻进鼻孔,而此时黑暗之力正好又一次流转到小腹之间,胡力浑身一震,脑子里轰的一声,喉咙间一声低吼,一下便把杨依扑到在了沙发上。

杨依大惊,下意识的要推开胡力的双手。不过这个时候的胡力早就迷失了本性,急需要发泄在身体内藏了二十来年的欲望。胡乱拉扯间,杨依身上的浴巾早就不知道了去向,抵抗无力的动作,雪白的身体,完美的曲线更加的刺激了胡力的野性。就在杨依奋力抵抗的时候,忽然间只感到右乳一阵酥麻,瞬间遍布全身。那从来没有人攀登的峰顶已经被胡力征服,顶上的那颗生涩的葡萄已经被胡力含在嘴中。杨依的脑子顿时傻了,呆了。

一声动人却又销魂的呻吟从杨依的小嘴中吐出,如兰的气息蕴涵着少女的幽香甜腻直直的刺激着胡力,本来就已经到了临界点的他再也忍不住。嘴中一声咆哮,嘴唇迅速的封在了杨依的樱唇上,舌头笨拙的翘开了她的贝齿横行霸道的冲了进去。杨依身体僵直,片刻的功夫后便开始热烈的回应。一时间,房间内春意盎然,销魂蚀骨的声音遍布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