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57章 手软脚软

第五十七章 手软脚软

一夜奋战,胡力这个处男之身终于告破,更让他得意,面上有光的是这一夜居然上演了帽子戏法。不过按照杨依以后的说法是,只不过两次,其中第一次好像才两分钟的时间便已经清洁溜溜。但是胡力一直坚持着说是三次,梅开二度和上演帽子戏法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第二天早上两人一直睡到了十点左右才醒了过来。首先醒来的是一夜极度满足,由少女变成妇人的杨依。

昨夜的疯狂让睡了一觉的杨依依旧感到疲惫,由心而起的无力感遍布了全身,迷糊间忽然看到胡力有如死猪一般的身体光溜溜的睡在自己的旁边,头下枕的居然是自己的半透明的小裤裤,嘴角流下的口水已经将它湿透。

“啊!”杨依发出一声高喊,然后 一脚踢在了胡力的屁股上,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凉气,下体传来一阵肿痛。低头看去,又红又肿,鼻子一酸,泪水便流了下来。

被杨依踢了一脚的胡力依旧没有醒来,现在他正做着好梦。梦见自己成为了一个足球运动员,并且加入了国家队,在亚洲杯决赛中遇到了老对手日本队,日本队先进两球后一直控制着比赛,直到第八十八分钟的时候中国队才掀起了反攻的狂潮。胡力作为主力前锋五分钟内连入三球上演帽子戏法。然后比赛刚刚结束便被一群疯狂的美女球迷逮住,浑身上下扒的清洁溜溜,而其中有一个没抢到衣裤的女球迷则一口han住了他的小JJ,说是留点着玩意做纪念也不错。一时间胡力云里雾里的舒爽非常。

眼看着胡力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杨依左手化出一道汪汪的蓝色冰水,然后手一翻,全都浇在了胡力的下体之上。

“嗷……”胡力猛的大声喊了一句,然后见他翻身而起,睡眼蒙胧的喃喃着,“我靠,冰火九重天怎么就只有冰没有火啊,太不专业了。”

“你说什么?”杨依一把扭住胡力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道。

胡力顿时一个激灵,头脑完全的清醒了,睁眼看去,杨依微怒的粉脸出现在眼前。

“小依……”胡力说了两字就没话讲了,看着杨依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雪白娇嫩的身体,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心中却暗暗欣喜。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杨依一把拉过被子裹在身上,瞪着胡力。

“怎么办?”胡力一愣,然后立刻拍胸脯说,“我负责,我负全责。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负责?要是被我爷爷知道,非把你那里切了。”杨依粉脸一红,然后瞄了眼胡力的下体。

“不会吧,你爷爷,不,咱爷爷德高望重,怎么能做这种阴毒的事情呢。你就安心好了,以后保证你爷爷喜欢我都来不及呢。”胡力自信满满的回答,然后语气一变,暧mei的说,“小依,现在我们再来履行一下义务吧。”

“什么义务?”杨依没好气的回答,虽然很喜欢胡力,不过这也发展的太快了吧。

“还有什么义务?当然是夫妻之间的义务了。昨天晚上你一直睡下面,现在换你到上面来。”胡力嘿嘿一声**笑,一个猛扑将杨依推dao。然后房间里尚未消退的春意再一次盎然起来。

消耗了一夜体力,肚子也已经饿了的胡力这次没有发挥出以往的实力,半个小时后就从杨依的身下掉了下来。不过杨依也是奋战了一晚,这一次同样很容易就满足了。两人嬉笑着爬起身一起洗了个澡,然后手挽手的到楼下餐厅吃中饭。

吃过中饭,按照胡力的意思是肚子吃饱,那就回房间再运动一下,就当作减肥了。杨依那里肯,下面还有些微疼,于是拉着满脸失望的胡力出了金陵饭店,逛街散步。

“胡力,我们去买两套衣服吧。”杨依拉着胡力转到了新百。

“买衣服干啥?多浪费钱,买两顶小雨伞实用的多了。”路边的一家商店中正上演着内衣秀,胡力的眼神全吸引过去了。

“你在看什么?”杨依转头发现了胡力的目光停留地,顿时心头火起,在他的腰上拧了一把。

“哎哟。”胡力猛的一转身,看着眼中冒出火花来的杨依立刻就陪上了笑脸,“小依,干什么呢?我看看她们的内衣,想帮你买两套而已。你不会以为我在看那些模特吧?她们的身材怎么能和你比呢。哎,小依你干什么要弄冰锥出来啊,大庭广众之下太惊世骇俗了吧。救命啊!”

一番闹腾后,两人不但身体在了一起,心里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逛了一个下午的街,杨依出奇的没有给自己买任何的衣服,反倒是给胡力买了一些,然后却带着胡力吃了三次刨冰。可怜在这大冷天的,胡力吃的脸色发白,肚子中不停的发出咕噜的声响。

“胡力,你的怪兽是从那里召唤出来的?”杨依练的是水系异能,最喜欢吃点冷饮,吃完一碗刨冰后又要了个冰激凌。

“怪兽?从别的世界召唤出来的,这个世界不存在这些东西。”胡力顿了一下,开始是想把怪兽的来历原原本本的说给杨依听,但是转念一想,万一这妮子不小心说露了嘴,那么那些对头只要找到自己的窝,把电脑一砸就了事了。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不说出来。

“那你怎么得到这个召唤能力的?太神奇了!我看那个兽人步兵比一般的四级高手还厉害啊,那么大的斧头劈下去居然快若闪电。”杨依追问着,萨拉克的表现留给她太深的印象了。

“这个……”胡力暗忖着,然后脸色一正,肃然的说,“小依,我能不能不说?这是个秘密,我不想和任何人提起,要不我就有极大的可能丧失召唤能力。”

杨依一愣,刚想发点小脾气,抬眼看到胡力的脸色,怔了怔不自觉的点点头说:“不能说就不说,我也就是好奇而已。”看着胡力满脸的肃然,忽然心中感觉到了一阵阴冷,对面座位上的他在不经意间给人于一种恐惧的感觉。

胡力闻言一笑,然后挖了勺刨冰递到了杨依的嘴边,笑吟吟的喂她吃了下去。在胡力的笑容展开的一瞬间,杨依心头的那股黑暗,恐怖的感觉立时消散的无影无踪。杨依看着胡力的眼神越发的迷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