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58章 恐惧魔王

余额不足

逛了一个下午,胡力早就累的要死,一方面是杨依的逛街功夫实在太过牛X,另一方面是一晚上的活塞运动后又在早上打了场加时赛,本来腿脚就不够利索了。

吃完晚饭,胡力人字形的躺倒在了席梦思上,满脸的脱离苦海后的轻松。

“胡力,赶紧去洗澡。”杨依走过来一把将他拉起,递给他一套刚买的衣裤。

“洗澡?好的好的!”胡力刚刚尝到了男女之间的甜头,虽然脚下有些发晃,不过比起那等诱惑来的话,那就让它晃去吧。

三下五除二,胡力飞速的洗完澡,然后在下身裹了条浴巾就跑了出来,上身不甚健硕的胸膛上还挂着些许水滴。

“这么快?”杨依才刚刚打开电视机看了两分钟就看见胡力走出了卫生间。

“这年头,做什么都要快,出了一样之外,其他的唯快不破。”胡力笑嘿嘿的走到杨依的身旁,一手挑起她的下巴,眼神挑逗的说道。

“你干什么不穿衣服?当心着凉了。”杨依抬手打掉胡力的手掌,继续看着她的肥皂剧。

“穿衣服干什么?穿上了等会又要脱,省的麻烦。”胡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就扑倒了杨依,把她压在身下。

“胡力,你又要干什么?我有事情要和你说。”杨依闪避着胡力的大嘴,伸手在他的腰间猛的拧了两下。

胡力猛的一下跳了起来,嘟囔着说:“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啊?一边做一边说嘛。”

杨依扶着胡力的肩膀,眼中带着温柔看着他,说:“我刚才接到了龙腾组的通知,要我赶紧回去,我爷爷出事情了。”

“你爷爷出事情了?那你赶紧回去,要我陪你一起去吗?”胡力伸进杨依内衣的手停顿了一下,顿了顿说道。

杨依嗔怪的看了看胡力还没有缩回来的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我不知道现在把你带回去的话,我爷爷会不会真的把你下面给切了。”

胡力尴尬的挠挠头说:“其实我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就感觉到浑身发热,在加上你刚刚洗澡出来,我实在克制不住了。对不起啊!”

杨依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粉脸有不禁发红起来,娇嗔着说:“你还说,都怪你。”

“怪我,都怪我。不过我说了会负责的。”胡力笑盈盈的将杨依搂在怀里,嘴不自觉的凑了上去。

杨依其实心里也想的紧,初尝男女之事的青年男女基本如是。口中呜的一声,然后两人便吻到了一起,躺倒在了**。

离别夜总是让人特别的眷恋,也不知道两人到底要了多少次,按照胡力的话说,这一晚上是人品大爆发,足足有五次。当然,这是他吹牛还是什么的,我们也无从考究,因为杨依一句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一大早,胡力便早早的醒来,但是转头一看,枕边的佳人早就人影已渺,唯有几根秀发和阵阵的暗香。

“小依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居然一大早没叫醒我就一个人走了?原本还想陪她走一遭,见识一下龙腾,见识一下她的爷爷呢?”胡力四处转了一下,又问了问服务台,才确定杨依在早上六点就匆匆出门了。

在**赖了一会,胡力起来慢悠悠的洗漱完毕,到楼下弄了点早餐吃。然后将房退了,站在金陵饭店的大门口看着来往拥挤的车流人海,一时间不知道要往那里去。

漫无目的的走了两条街,在一个广场上围着一大群人,叫喊声,喧嚣声此起彼伏。胡力本来就嫌无聊,于是立刻提起神来,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之后终于挤到了前面。抬眼一看,原来电信组织的魔兽争霸大赛已经进行到半决赛,台上正进行着半决赛中的一场比赛。

“首发恐惧魔王,次发死亡骑士。双光环暴食尸鬼?好古老的战术,不过看起来效果不错哦。”台上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两位选手的比赛,亡灵选手已经占据了上风,屡次用恐惧魔王的催眠术将精灵族的英雄恶魔猎手围杀。

等到恐惧魔王达到六级,强大的地狱火从天而将的时候,暗夜精灵族选手打出了GG.“我操,对啊,找阿尔萨斯再学两个技能,最好能学他的邪恶光环和恐惧魔王的催眠术,这样以后碰到那些家伙的话,我先睡一个,然后再用死亡缠绕招呼他。那样看他怎么才能逃跑,哈哈。”胡力想到兴起的时候拉开了嘴仰天长笑,弄的身旁的围观人群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家伙。

胡力根本不理会这些人的眼光,台上的精彩比赛也根本就对他没有吸引力。飞快的钻出人群,找了辆出租车,然后有如蜗牛般的朝宿舍而去。

好不容易挨到了宿舍,幸好南京的出租车厚道,计价器在等红灯的时候不跳,胡力扔下车费风一般的冲进了宿舍之中。

从床底下拖出一袋水晶放在脚边,打开电脑,点开魔兽争霸的图表。

“啊哈!我亲爱的胡力兄弟,送晶石给我了?你可真是个诚信的商人,和你合作真的很愉快。”阿尔萨斯骑着骷髅马照旧出现在了屏幕的中央。

“是啊,我是诚信的商人,你也是个有风度的领袖。”胡力皮笑肉不笑的搭理着阿尔萨斯,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你个吸血鬼,黄世仁、万恶的资本家。

“这次想召唤什么?狩猎者?”阿尔萨斯笑眯眯的抬起头看向胡力,忽然脸上好像胡力第一次看到怪兽的样子,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嘴角微微的**了半天,语气中充满了惊讶的说,“胡力,你身上的黑暗之力是怎么修炼的?居然如此的强大?”

“很强大?能召唤冰龙了没?晶石再商量一下,再便宜点我就勉为其难的召唤一条出来当坐骑。”胡力早就料到了阿尔萨斯的反应,笑眯眯的说道。

“冰龙……哦,还不能,不过石像鬼,双足飞龙,亡灵巫师的要求都够了。你实在是太让我惊奇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相当年我达到你这样的水平,足足花了一百多年。”阿尔萨斯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着胡力无奈的摇头。

“好了,废话也不多讲了。这次我啥也不招,我想再学个技能。你给我的死亡缠绕我已经修炼成功,你看。”胡力右手抬起,一个绿油油的骷髅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上,黑暗的死亡气息刹那间笼罩了他的整个身体。

相比较胡力身上的黑暗之力,对于已经给出去的死亡缠绕阿尔萨斯也不是很震惊了,毕竟在胡力身上看到了许多的怪事。皱了皱眉头说,“你还想学什么?我唯一的进攻技能已经教给你了,你不会想学吞噬吧?你要吃那些怪物?”

“不不不!”胡力像是吃了摇头丸一般,脑袋不断的摇着,“当然不是,我想学你的邪恶光环。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把恐惧魔王介绍我认识,学个催眠术,这样以后我出去做生意的时候安全的多了。”

“什么?你想学我的邪恶光环?你学不了的,这个是我与身自带的技能,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有的,根本没有修炼之法。”阿尔萨斯眼睛都快要掉到了地上,居然想学邪恶光环。

“那你介绍恐惧魔王给我认识,让他教我瞬间催眠之术。”胡力根本就没想过阿尔萨斯真的肯把邪恶光环传授给自己,这次的目标是恐惧魔王的催眠术。

“卡扎克那家伙的技能?这小子阴险的很,要学他的技能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代价估计会高出很多。毕竟像他那么卑鄙的人很少。我的死亡缠绕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是合作伙伴,所以才以极低的价格送给你的。”阿尔萨斯眼睛一转,心中开始谋划起来。

“妈地,你小子不就是想抬高点价钱嘛,看你上次给出的价格,再高能高到那里去?你开价,我拦腰砍一半。”胡力跟阿尔萨斯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早就对他的为人摸的很清楚了,他这么一说就代表有吸,不过就是价格高点。

“都是兄弟,反正那卑鄙的家伙是你的下属,你就利用上司、领袖的职权让他便宜点,最多我给你点回扣。”胡力挤眉弄眼的朝阿尔萨斯笑了笑。

阿尔萨斯一听,这话倒是也对。战争晶石不光是战略物资生产的必需品,同样也是个人修炼提高技能的力量索取源头。要是能给自己点回扣,那么这可是不经过长老会的,和召唤协议完全没有关系,要是能弄上几千克的话,实力应该有个极大的提升吧。

阿尔萨斯低头思索了半天,然后抬起头笑着说:“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要成交价格的五分之一。你要答应我就去找卡扎克。”

“好,自家兄弟,当然答应。”胡力心里暗笑,任凭你是一方领袖,还是逃脱不了心中的贪婪。

阿尔萨斯奸笑着点点头,瞬间消失在了战争迷雾中。过的片刻,一个暗红的身影出现在了战争迷雾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