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章 得与失

第六章 得与失

张辰把这幅王摩诘的积雪图放在书桌上展开,越看越是喜欢。王维不愧是南山之宗,画雪的一哥。就这么欣赏了一个钟头,张辰又想到自己那神奇的意念力有着恢复功能,连切破的手指都能愈合,这古画也应该能够修复吧。

字画最难保存,最容易损坏,有很多字画类的文物,就是因为没能妥善保存,导致损毁的。这幅画虽然相对来说算是品相很好了,但也不是那么十分的完美,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小的破损之处,这么一幅传世巨作的精品,如果能够复原,那拿出去绝对就是举世震惊的大发现啊。

想到这里,张辰展开意念力,把整幅古画包裹起来,再把意念力一点一点的注入到画身之内。张辰控制着意念力的注入量,不能太大了,万一因为注入量太大,把画恢复到原来的纸张,那可就哭都来不及了。随着意念力的注入,纸面上的一些陈年霉点慢慢消失了,一些凸起的毛刺也平复了下去,画纸的颜色也由本来的枯黄色转变为微微发黄的颜色,就连上面的墨色都带了一点淡淡的微光。一浓一淡两层红色的光芒也流动起来,仿佛流动的水幕,又像是云烟氤氲般在纸面上游走。张辰觉得差不多了,赶忙收回意念力,画卷已经是如刚刚装裱好一般的完美无瑕,带着一股浓浓的古朴气息,恍若一位妙丽的古装美女,娓娓讲述着一段历史,相信即使是不懂欣赏的人,也会被其吸引了目光。

又再看了一会儿,张辰把画卷了起来收进书柜。明早还得去接师伯的飞机,可不能睡太晚了,要不会困得。经过这一个月左右的调整和适应,张辰已经从那场车祸中走出来了,再开车也不会有车祸的阴影。

第二天早起,晨练之后又吸收了三棵松树的灵气,回家洗漱吃饭后,开车去机场接董老。这是一台奔驰E320轿车,是当年新车下线的时候,四师叔李天平买来送给张百川的。张百川是个学究,嫌这台车太过豪华,就一直停在停车场,家里人很少开出去。张辰出门一般也是不驾车的,他一贯秉承着低调,守着作为一个学生的本分。这次是因为要去接董老,总不能让师伯搭出租车吧。

到了机场停好车,航班还没有到,张辰就坐在长椅上等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广播通知京城飞往龙城的航班到达了,张辰起身走带接机口,看着远处的电梯。不一会儿,董老乘电梯下来,也看见了张辰,快走了两步来到接机口。董老只来一天,没带什么行李,和张辰拥抱了一下,叔侄两人并肩往停车场走去。

刚走两步,就听见后面一个呱噪的男声,“呦,这不是张大才子吗?怎么不在家啃书本,跑到飞机场来了,提前步入社会吗?”张辰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出声的人正是赵蕾的公子哥男友,正搂着赵蕾从接机口出来。

张辰不想和他废话,象征性的点点头算是和赵蕾打了招呼,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张辰再次向外边走去,可没那个闲工夫和和这无聊的公子哥在这边打嘴仗。

可是对方不这么想,那公子哥觉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也得踩踩张辰才能过瘾啊。抢了他的女朋友,他却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么窝囊的家伙,不踩他都对不起祖国和人民。拉着赵蕾紧走两步,赶上了张辰,大声的和赵蕾说:“蕾蕾,看见了吧,咱们张大才子以前多傲气啊,都不带正眼瞧人的。现在怎么样,还不是提前步入社会给别人打工吗。女孩子一定要找一个家里有靠的男人,这样才能有好日子过,你说要是嫁给一个穷鬼,这辈子不都完了吗。你得庆幸你把他甩了跟着我,我家开着几百万的公司,你跟着我吃香喝辣的,多爽啊。”

董老听见这句话也转过身来,看了他们一眼。赵蕾他是见过的,原来是张辰的女朋友,听这个比较猖狂的小青年说,应该是在张辰父母去世之后又改和这个小伙子谈恋爱了。人老成精,转瞬就搞清楚了这里边的问题,感情是觉着我们家小辰无依无靠了,就成了落架凤凰啊?这样的女孩子不要也罢,现在分手了还算是好事呢。但是董老却见不得那公子哥这么言语上挤兑张辰,拍了拍张辰的肩膀,对那公子哥说道:“小伙子,小小年纪不要这么张狂嘛,这样很容易上火的,对你身体不好。”

张辰被赵蕾伤的很严重,一刻也不愿意看到她,更不愿意和他们有什么交流,哪怕是打嘴仗。拉了董老一下,说道:“师伯,犯不着和他们多说,咱们先回家吧。”

那公子哥哪能听得出董老刚才那句话是在骂他,还以为是老年人的唠叨呢。还不知好歹的讥讽张辰,对赵蕾说道:“看见了吧,连点脾气都没有,还算是男人吗。没有了他爸给他撑腰,迟早是个落魄的下场。”

张辰也不理他,和这样的人计较还真是犯不上。赵蕾虽然也觉得男朋友有点过份,可毕竟是她的男朋友,总不能反驳他吧,那样会让他没有面子的。再说自己将来还要靠公子哥男朋友家里给找工作呢,不能惹他生气。只能是挽着他的胳膊,跟着往外走。

公子哥一边走,一边还嘴里念念叨叨的嘟囔着,“他们也去停车场吗?能开个什么破车啊,别是拉达吧,一屁股黑烟。呵呵呵……”

本来赵蕾他们是要搭出租车回市区的,公子哥家里公司只有他父亲咬着牙买下来的那台本田雅阁,是用来做生意撑门面的。可耐不住公子哥的软磨硬泡,说什么第一次和赵蕾出去玩,回来的时候接一下能更加树立他在赵蕾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他父亲也就同意了。

两人走到停车场正要上车,公子哥看见自家本田旁边停着一台奔驰,忍不住走上前去摸那奔驰的车身,眼里露出一股浓烈的羡慕。他父亲的公司满打满算也就二三百万的资产,这样的豪华车,可是他做梦都想拥有的东西。一只手从车尾部顺到了前车门,公子哥把脑袋贴在玻璃上想要看看这车的内饰,却看见里面坐着两个人,公子哥给吓了一跳,这车上的人不会下来骂我一顿吧。

奔驰的车窗缓缓的打开,露出来的居然是张辰的脸,张辰没理他,转头对赵蕾说道:“赵蕾,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了,劳驾你管管你男朋友,没完没了的有意思吗?”

说完也不等赵蕾答应,把车倒出停车位,缓缓的开走了。只留下一脸惊讶的赵蕾,和嘴巴张得能吞下鸭蛋的公子哥。

赵蕾总算是明白了,张辰没有对她发难,并不是张辰懦弱,而是人家根本懒得和她计较,不是她甩了张辰,而是张辰把她放弃了,这样的车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开得起的,怕得有一百万吧。这才明白为什么最近学校里的老师们总是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还有点嘲笑的味道。原来自己根本不了解张辰的家庭,可学校的老师们了解啊,人家是在笑她傻啊,自以为找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依靠,哪知道自己甩掉的才是实打实的金龟婿啊。

公子哥回过点神来之后,指着张辰离开的方向结结巴巴的问赵蕾,道:“他,他,他怎么开,开的是奔驰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话说张辰开车离开之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董老看了看张辰,问道:“小辰,那个就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

张辰说是,又对董老说道:“呵,师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没什么的。我们的缘分不到,怎么会有结果呢。我感觉我还是年轻,谈恋爱这事与我来说还不适合,我现在想的就是先完成学业,然后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那才是人生的荣耀。”

董老自己对感情也没有什么建树,更是没办法安慰张辰什么,见他这么想的开,也就放下心来。反而对张辰想要闯出一片天地的志向很是欣慰。

叔侄俩回到家中,还不等坐下休息,董老就迫不及待的要张辰马上把那幅画拿出来看看。张辰无奈的笑笑,摇了摇头,去书房去拿古画去了,董老也算是古玩行的老“虫”了,那是见识过多少顶级宝贝啊,故宫里的藏品怕是他也见识全了吧,可知道有了这么一幅画,也还是像小孩子等过年的新衣服一样,总想着能早一点快一点。

等董老也进了书房,张辰打开灯,把那幅画卷放在书桌上展开,笑着对董老说道:“师伯,就是这幅了,昨天在文庙遇上的,是一件民国笔筒的搭头,您给掌掌眼。”

董老先是在中远距离看了一会儿,然后戴上手套,拿出放大镜,仔细的看了起来,每一寸都不放过。大约半个小时后,董老放下放大镜,拍着手说道:“好,好,好,真是好东西啊。我认为这是一幅王维的真迹,不论是从纸质还是装裱来看都是唐朝的老物件,这画工,这走势,也都是王维的手法,和我当年在台北看的那件是一样的。尤其是这边的题字,更是王维的真迹啊。”

董老顿了一顿,又说道:“小辰,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国宝级玩意儿啊。你这何止是捡漏,简直就是……唉,我都没法说了,你这笔筒买的可真是太值了。更为难得的是,这幅画保存的如此完好,没有一丝的瑕疵,盛唐时期的字画居然完璧无瑕的留存到了现在,这在整个古玩界也是极其罕见的,这可绝对是一件无价之宝。好东西!你怎么发现这物件的?”

张辰就把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他去到古玩市场,跟着一个买笔筒的人蹲在摊子上看,看见有古画,就忍不住拿起来瞄两眼,也算是长长眼力,接着就在那一堆破烂里,找到了这幅画,怎么看怎么像是老东西,即便不是真迹,也能值个几万块吧,怎么也不可能和破烂还有印刷品放在一起啊。就觉得那摊主不识货,想试试看能不能淘回来,如此云云的给董老说了一遍。

董老听罢也赞叹张辰的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如此一件大开门到唐的宝贝,居然就被他遇上了,而且还是被他当作一件民国笔筒的搭头给搭来的,估计这也算是古玩行里最夸张的捡漏了吧。

董老在龙城住了一夜,对张辰的学业做了一些指导和解惑,又和张辰讨论了一些关于他今后的安排,并且叮嘱他长辈不在身边要照顾好自己。

董老走时把王维的积雪图也带走了,要去故宫博物院做一次专项研究,顺便给这幅画开一份鉴定证书。

张辰送走了师伯,又开始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继续着他的学业。还是一样的每天早起晨练,找地方吸收灵气以供意念力的进化,白天在学校读书,晚上回家看看电视,看一些专业书籍增长知识的积累,周六日有时间就去古玩市场淘淘宝。

也会在学校里遇到赵蕾,但彼此都会装作没看见,张辰更是乐得如此。一年多的时间过得很快,张辰在二零零一年三月通过考试拿到了古代史和金融专业的双学位,顺利毕业。

在这一年多里,张辰的意念力得到了三次进化,并没有像张辰当初想的那样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只是意海中惊涛骇浪的时候意念力就不稳定,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左右就过去了。现在张辰的意海比开始时候扩大了八倍,意念力也变的很是强大,已经能够随意控制五六米范围之内不超过两公斤的物体了。只是现在所吸收的灵气已经很难在催动对意念力的进化,相对于意海中无边无际的灵气,实在是太少了。

这段时间里,张辰的荷包也是收获不小。由于第一次出手就得了王维的真迹,一下就把张辰的胃口养刁了,一般的物件张辰根本看不上眼,可也不能白白放过啊,也就收来捣腾倒腾赚点钱,古文化也得交流不是吗,现在张辰已经把自己交流成千万富翁了。这一年多里张辰自己只留下了两件玩意儿,一件乾隆粉彩球瓶,一件嘉靖缠枝莲纹盘虽然不是极品但也算是少见的精品了。

张辰学业有成,人生事业也有了不错的开端,这样的好事当然要第一时间告知泉下的父母,毕业的第二天张辰就驾车到了龙山公墓,去祭奠了父母,张辰在父母的墓前坐了一下午,流着眼泪诉说着对父母的思念。直到天色黄昏,才又驾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