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章 京城有个小师妹

第七章 京城有个小师妹(已修改)

学业也完成了,也该是时候动身去到京沪发展了。龙城毕竟还是小了点,不足以供他施展拳脚了,他需要的是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龙城到京城的航班时间很短,也就四五十分钟,十点多的时候张辰所搭乘的航班降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

张辰下了飞机,因为他的那两件宝贝瓷器早就已经送到了京城,也没什么随身行李,只一个背包装了换洗衣物,和一些自己的笔记。在京城他是要住在师伯家里的,一应的日用品之类东西,自然会给他备齐,他自己只要轻装上阵就可以了。其他的一些衣物什么的就要再买了,张辰之前的穿着学生味太浓,不太适合现在穿戴了。再说,怎么也是千万富翁了,张辰是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

走出通道后,张辰就往接机口方向看去,远远的看见一个女孩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上飞机之前已经和董老通过电话了,董老今天有个会议要参加,晚上才能回家,就安排了别人来接他。其实张辰每年到京城好几次,都是住在董老家里的,完全可以自己去,搞不清师伯为什么非要安排人来接他。

来接张辰的这个女孩是董老一个朋友的外孙女,算是董老的关门弟子,董老本来已经不收收弟子了,怎奈这位朋友的面子是在推不脱,就当作关门弟子收下了。今天特别让这女孩来接张辰,也有想要撮合两人的意思。虽然是有这个意思,但毕竟两人从没见过面,现在年轻人的想法都比较多,或许会反感这种有些相亲味道的安排,董老也就没明说。先让两人接触一下,年轻人在一起可以聊的话题有很多的。

要说董老这位朋友,华人收藏界鼎鼎大名的宁十八,行内很多人都尊称为“宁爷”。这位可是大有来头的,为什么要叫宁十八呢,他本名叫做宁中华,算起来是董老的长辈,生于民国,也是书香传家,几代人都是收藏大家。出身收藏世家的宁爷年少成名,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很有名望了,那时候的人们都好那么叫,什么九岁红、八龄童之类的就是这个意思。宁爷移民海外几十年,一心不忘祖国,曾多次购得流失海外的国宝捐献给国内博物馆院等单位,作为一个收藏家,能够捐出不止一件国宝级的器物,这样的品格当得起一声“宁爷”。

宁爷全家在民国时候就跟着父亲移民了英国,并且在英国打下了自己江山,欧洲著名的艾利娜珠宝品牌就是宁爷一手创办的。宁爷一生最好古玩,可膝下三子两女包括八个孙辈子女,没有一个对古文化方面感兴趣的,着实让宁爷感叹后继无人。可天无绝人之路,偏偏嫁给了老外的小女儿生出的那个洋娃娃外孙女,在懂事后对那些瓶瓶罐罐的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件事情让宁爷老怀大慰,宁爷在欧洲生活了几十年,思想也有所转变,并不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老封建,就决定让这个小外孙女继承自己的衣钵。但是宁爷提出了一点要求,中国的老物件,中国的宝贝,那是不能外流的,即使不在中国也不能归了外国,当年的八国联军还没抢够吗?所以这个外孙女,虽然流着一半洋人的血,但是必须得姓了宁。好在他那洋女婿是个开通的人,老外对传宗接代这套也不是很讲究,为了老头高兴,也就随了他的性子。宁爷亲自给外孙女起了一个不错名字“宁琳琅”,取自葛洪《抱朴子·任命》:“崇琬琰於怀抱之内,吐琳琅於毛墨之端。”和《楚辞·九歌·东皇太一》:“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的珠宝美玉,珍贵书籍,优美诗文之意,可见宁爷对这外孙女的期望之高。

宁琳琅天资聪颖,二十岁就已经大学毕业,在古玩方面也有不低的天赋,从十二岁开始跟着外公学习,用了八年的时间就已经把宁爷的本事学了个七七八八,现在的功力不比一些专家差太多。可国外毕竟比不得国内的文化底蕴,也没有中国古文化的历史积淀,所以宁爷才要把宁琳琅送到国内,不惜拿出自己的老面子,把她拜在董老门下做关门弟子。要知道董老一生教过的学生无数,可是能称得上董老弟子的却是不多,董老的弟子里随便拎出一个来,那都是在业内叫得出名号的。

宁爷当初甚至想着能够让董老和张百川都能带带这个外孙女,当初董老可是师兄弟五人的。陈志宏作为武学宗师和国学大师,门下三杰双凤个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三杰之中的董老和张百川都入了行;双凤拜了义父,继承了陈大师的医术;另外一个从商的李天平虽然没有入行,但国学方面的功底也是不可小觑的。

只是和董老提起这事时,才知道张百川夫妇遭遇车祸双双罹难,也是唏嘘不已,大叹天妒英才。又听董老说张百川的养子继承了乃父衣钵也入了行,并且甚是敏捷,宁爷的两眼又亮了起来,心下有了一些打算,更加的确定了要把外孙女拜在董老门下。

宁琳琅是四月初到京城的,宁爷亲自把她送到京城拜了师父,又住了两天才返回英国。宁爷见到董老家里的王维真迹眼睛都直了,就差没有留下哈喇子来,这要是给别人瞧见,宁爷这几十年的名头可就算是毁了,不过别人也一样,当初董老把那幅《积雪图》带去故宫博物院的时候,整个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也都宁爷这副样子,有的表现还不如宁爷呢。知道这是张辰买民国笔筒带的搭头之后,更是大赞后生可畏,恨不等当下就见见这张百川的天才儿子。心下也暗赞自己的决定,能够及时的把琳琅这丫头安排在董老门下。

张辰一边向出口走,一边打量着举着牌子的女孩儿:嗯,长得很漂亮啊,而且是相当的漂亮,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可以肯定,比莫妮卡·贝鲁奇和苏菲·玛索加起来还要漂亮一些,咦?栗色的卷卷头发,蓝眼睛,五官很精致,感情是混血儿啊,怪不得本能的就拿她和莫妮卡·贝鲁奇作比较呢。从来没在师伯这边见过,刚来的吧,还是……,不能乱想,师伯一生钟情于五师叔,这是众人皆知的,不可能老来又移情别恋的。

走到女孩儿面前时,张辰又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远处只是见她漂亮,走近一看才知道,身材比脸蛋还要漂亮。五月份的京城已经比较热了,女孩穿着粉色的T恤,学院风格的蓝色小短裙,腿上没有丝袜,就那么**着,脚上是一双爱玛仕的帆布鞋,整个一副欧罗巴范儿。胸前一对玉兔跃跃欲出极为壮观,怕得有36E吧;小PP那个翘挺劲儿就别说了,很夸张的S型啊;一双笔直的长腿浑圆饱满,看看那滑若凝脂的皮肤就知道弹性是何等的惊人,大小腿的比例是完美的四比三。个头有一米七多,脚丫子不是很大,也就三十八码。极品啊!

这一打量也就一两秒钟的事,张辰心里赞叹了一句,但是眼睛里并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惊艳,要说这样的女孩子足以让张辰动心了,张辰在看了第一眼之后,心里也有着一丝丝的波动,但想起之前的事情,张辰觉得自己实在是伤不起,也就灭了那一丝的情愫。

正视着对方,主动伸出右手,“你好,我就是张辰,麻烦你了!”

宁琳琅是大美女,只要是个男人看见他,就会涌起冲动,好些年来她都已经习惯了男人看她的时候那种冒火的眼光。可眼前这个男人,看见她居然和看见一个男人没什么区别,除了刚刚正常的打量她一下之外,只有现在礼貌性的握手动作,连距离都保持的恰到好处,难道自己还不够漂亮吗?这让一向以美女自居的宁琳琅受到了一点小打击。

“你好,我是宁琳琅,老师新收的弟子。今天老师有会议,安排我来接你,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宁琳琅是大美女,不可能失了礼数,和张辰握着手说道。

张辰松开握着美女的手,“哦,也没什么,我们先回家吧,刚从飞机上下来,不洗澡我会很难受的。”张辰曾经有段时间很喜欢去母亲单位玩,常常听到一些医生说到处存在的细菌啊什么的,结果染上轻微的洁癖。张辰在家每天只是洗手就要洗几十次,但凡外出后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如果乘坐了火车或者飞机,那是要连衣服都得洗的。

宁琳琅有些想不通,这男人也有点太讲究了吧,比女孩子还要爱干净。看他长得很结实的样子,相貌也是那种相对粗线条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简简单单五个字,就把这一类的行为都总结了。心里感叹了一番中华文化,又想,他会不会连衣服也要洗呢?

她还真是猜对了。张辰一进门放下背包就去洗手,接着把包里的衣物在自己房间的衣橱里挂起来,拿着替换的衣服就进了浴室。进浴室之前不忘对宁琳琅抱歉的一笑,道:“你自己请便,不要太久的,等下还要麻烦你载我出去一趟,我要买些东西。师伯不在家,我们中午去外边吃吧,也作为我对你的感谢。”

张辰进了浴室,先把换下来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按下洗涤键,然后才去洗澡。多年的坚持锻炼,让张辰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浑身都是虬结的腱子肉,很是有料;再加上一年多以来,张辰天天坚持释放出意念力打太极,硬是把一身肌肉淬炼的更加有型,甚至连力量和体能方面都有大幅的提升。这一点是张辰在拥有意念力半年多之后才发现的,把意念力展开,在体表流动,可以淬炼皮肤的韧性,并且可以让皮肤更加坚实;而意念力在体内流动则可以淬炼肌肉,筋骨,以及各个脏器。发现了这个功能后,张辰用意念力淬炼身体就没有断过,就连睡觉的时候都会在体表和体内各释放出一道意念力。反正也不怕意念力会有损耗,每次使用意念力恢复伤口或者物件之后,意念力会很快的自我补充起来,并不会等到再次吸收灵气来补充。这就好像人的力气一样,不会因为使用就变少,但却会因为锻炼而增强。而经过这样的淬炼,张辰现在的身体素质和各方面的机能要远远超出正常人的十倍还要多。

说是洗澡,其实也就是打个浴液,洗洗头,章辰的头发是很短很短的那种,没有一刻钟就已经洗完了。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浴室,宁琳琅还是像刚进门时候一样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保姆给她倒的茶水也只是喝了几口。估计还是不太习惯,还有一丝女孩子的矜持吧,刚刚拜师才一个月多一点,还不够了解董老的脾性,其实董老师很和蔼的老人,他的弟子在董老家里都是很放得开的。

见张辰出来了,宁琳琅传神看着张辰问道:“你称呼老师‘师伯’,你应该是老师的师侄吧?没有听老师说起过,你也是学习收藏的吗?”

“呵呵,你的老师也可以算作是我的老师,是我父亲的师兄。按进门先后来说,你应该叫我师兄的。不过我不太喜欢那样,你可以叫我张辰。”张辰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陈雯珊就是称呼张百川“师兄”,而称呼董老为“大师兄”,让宁琳琅叫他师兄,会让他想起已故的父母。

洗了澡之后都会有点渴,张辰端起桌上的另一杯茶,咕咚咕咚的牛饮而尽。宁琳琅是接受过西方传统礼仪教育的,看着张辰就那样的牛饮,一点都不讲究,心想: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呢,一点都不绅士,难道他不知道面对着一位漂亮的小姐,他的这种行为很粗鲁,很不礼貌吗?中西方的礼仪虽然不尽相同,但是也有着很多的相通之处啊,其他的几位师兄都是温文儒雅的绅士,很有礼貌的。而他,一点都不儒雅,对,就是一点都不儒雅,而且他居然不允许我叫他师兄,而直呼其名,难道他不知道长幼有序吗?这么一个粗鲁的男人,怎么就是我称为师叔的男人的儿子,太恐怖了。

张辰哪知道,他一个渴极了的行为,竟然让这美女小师妹把他归到粗鲁男人的行列离去,在小师妹的眼里的地位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很低的水平线。

又倒了一杯水喝过之后,衣服也洗好了,张辰把衣服凉起来,装上钱包,说道:“我们先去吃饭吧,不知道你有什么喜欢吃的,西餐还是中餐,地方你自己选可以吗?下午还要麻烦你一下,载我去商场买些东西,希望不会耽误到你。”其实张辰还是很绅士的。

中华文化包罗万象,不是只有诗词歌赋,古玩书画的,中华餐饮文化也是博大精深的。宁琳琅以前在英国家里吃的最多的也是中餐,但是来到中国之后才发现,自己家里的厨师和正宗的中餐厨师根本就没法比。最近也是吃中餐吃上瘾了,当下就说要去吃中餐,希望张辰可以推荐一家餐馆。

张辰问她能不能吃辣,她说没问题,张辰就说带她去吃湖北菜。两人到了航天桥九头鸟,正好是差不多十二点。一顿饭吃下来,宁琳琅直呼辣的过瘾。张辰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小师妹胃功能不错,还真是生冷不忌。

饭后宁琳琅载着张辰去购物,张辰也算是小有资产,对自己又大方,选择购物场所都是高端卖场,燕莎、国贸之类的,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受了李天平影响。又到瑞蚨祥买了两套练功服,这是给董老和他自己一人一套。想到董老所有的弟子都会打太极,应该宁琳琅也要练的,人家陪着自己跑了一天,送其他的东西有点不合适,这个还是可以的,连着也给宁琳琅买了一套。瑞福祥的东西还真不便宜,比民国的一些物件都值钱。

董老参加会议要到晚上才能回家,张辰就带着这外国小师妹又去吃了一顿便宜坊,吃的这洋丫头满嘴流油。这回才算是对张辰的印象有了一点点的提升,最起码这个男人还算大方,连吃饭带送衣服的也花了个三四千块,这点还是可取的。

吃罢饭,宁琳琅又开车载张辰回去。大城市的繁华在晚上的时候才能完全展现出来,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河,灯火辉煌林立着的高楼大厦,张辰内心有些激动。想着自己童年的磨难,想着父母的恩情,想着自己的未来,想着自己就要从这里开始闯出一片天地,忍不住想要大喊一声:京城我来了,世界我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