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1章 奇怪的坐像

第十一章 奇怪的坐像

好在他爷爷当年给一个贝勒爷家里干过些好营生,贝勒爷赏了一只翡翠镏子,当年浩劫的时候给她妈冒死留了下来。

马三立一咬牙,把这翡翠镏子买了个好价钱,同时也开始断断续续出手一些自己不是很看好的东西,这才把买卖一步一步的盘活了。

可以说马三立在古董家具的收藏上,算得上佼佼者了,马三立也是中国收藏协会的理事。当然比起董老来,他就要差上不是一星半点了。

马三立是半道出家,自学成才的,没有师承门派。而董老则是师从大家,这学问也是传承有序的,古玩行讲究这的就是个。

而且,董老所学之博大精深,也是一般的藏家无法比拟的,毕竟董老的老师是国学大师,更是从民国时候就是大收藏家,这个优势更是无人可及。

这间店还真是不错,里边有不少好东西,可以和琉璃厂的那些店媲美了。整间店里所摆出来的物件里,没有一件在材料上做假的;而且新的就是新的,老的就是老的,即使是一些无法断代的,也标着年代不详。看来这马三立做生意还是很靠谱的,算是童叟无欺了。

价钱贵一些很好理解,想买真东西还不想多花钱,这个很难的。君不见捡漏大军如潮涌,皆是乘兴而往败兴归吗?多少梦想着在古玩上捡漏的人,最后都是倾家荡产的啊。自己没眼力见儿,还想买真家伙老玩意儿,那就掏钱吧,只要你的钞票到位,真东西还是不少的。京城最有名的荣宝斋,里边的东西保真,可价钱要比外边贵上最少两成,可人家买卖一点不比别家差,甚至可以说是全琉璃厂最好的。

为什么?就因为人家的东西真啊。你如果能够保证你的东西都是真的,你的买卖也差不到哪去,这年月,有钱人越来越多了,附庸风雅的也就多了起来。那拍卖会上一掷千金的主儿,最少有一半以上不是真正古玩行的。

两千年香港苏富比拍卖的一件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拍出了四千多万港币的天价,号称千禧年中国古董拍卖第一天价,第二天价的是三千多万港币的乾隆粉彩花蝶纹如意耳尊。整个千禧年中国古董拍卖价的前十名加起来,超过了一亿九千万港币,多么可怕的一个数字啊。

现如今有好多个富商之流的,为了包装自己,能够把自己显得儒雅一些,去掉身上的暴发户铜臭气,很愿意在这上面花钱。另外就是为了送礼了,国家一直在搞倡廉工作,各级官员也改变了模式,其中很多人现在都喜欢上了收藏古玩,所以古玩也变成了一块官商场合里的敲门砖。

这些人不怕花钱,就怕买着假玩意儿,所以荣宝斋之类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首选。这位马老板就有不少的这种客户,而且很多都是固定的长期客户。

再说这店里的东西,还真有不少精品。有一些是宁琳琅没有见过的,就拉着张辰一一给她讲解,张辰也不厌其烦的给她细细的讲着每一件的特点,都有什么说法,以及一些历史时期的标志性纹饰和手法。

宁琳琅知道张辰这个师兄懂的东西很多,只要有不明白的就问,学习的态度很是认真。另一边坐着的董老看在眼里,也非常的高兴,这两个弟子,都是天赋很高的,而且都很好学,值得自己倾囊相授。

旁边的马三立马老板,则是听着张辰给宁琳琅的讲解,不住的点头,表情中还带着惊讶。这年轻人,着实有些本事啊,刚才说将门虎子云云的,多半是看董老的面子,说的恭维话,现在见张辰点评他的这些东西,娓娓道来,说的很是精细,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尤其是对于一些东西的断代,更是让他佩服。

张辰两人说话虽然声音压的比较低,但董老他们那边还是能够听到的,当张辰讲到几件标明年代不详家俱的断代时,马三立都给愣在那里了。那几件是他无法断代的,找了一些其他的专家也都不能给出准确的断代,可张辰却能给出准确的断代,这可不是一般的功力啊。

而且张辰说的有章有道,从几处细微的表现上也能看出一些端倪,然后做出准确的断代和点评。

马三立听了张辰的讲解,也是恍然大悟,如果按照张辰指出的特征来看,的确是如张辰说的一样,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而已。

他没看出来也就罢了,其他的几位专家也没能看出来,这就说明其中的问题了,他们的眼力都比不过张辰啊。年龄不大的张辰,把专家们无法断代的东西,准确的作出了断代,这要是传出去,几位老专家的面子可就跌到爪哇国去了。

此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见识和眼力,假以时日,其成就不可估量啊。马老板由衷的感叹着,同时抬头看了董老一眼,刚刚自己说将门虎子,还真是一点不错,何止是将门虎子,简直就是青出于蓝啊。

家里有着这样的后辈,简直就是大幸啊,也就是董老这样级别的人物才能教导出这么出色的弟子来了。都说陈志宏大师门下三杰双凤,果然名不虚传,这就是门派中文化的沉淀,多少代人的积累,慢慢积淀下来,去糟留精,可不是就要高人一筹呢。

想到自己无门无派,没有家学,没有传承。虽说是这些年来自学成才,也在古玩行里闯出了一点名气,可和人家这名门大派传下来的相比,还真是差了不老少。就琢磨着,改天是不是让自己家里那不争气的儿子也去拜个师傅什么的,不求像董老这样的,是个正统出身的就行啊。

什么?木匠手艺算传承吗?算,但是算不得正统,那叫民间艺人。老年间裱窗户纸搭顶棚的也是手艺,也有传承,但那只是吃饭的营生手艺,还不如老马家这木匠活儿呢。老马家虽然有绝活秘技,但不足以开宗立派,要不他们家祖上为什么就没能出过什么大师级别的人物呢,一句话:名匠到大师的距离不远,就一步,可这一步就难迈了。

就好比一个学佛的人,身在雷音寺门前;进,则净土;退,则凡尘。一步之间就是天差地别,可这一步却偏偏是难如登天。

马三立看着董老,有些羡慕的道:“董老这弟子当真是厉害啊,这有几件我找了好几位专家一起研究,也没能给出个准确断代,可您这弟子就这么一看就给把细处都说明白了,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啊。”

说着,又给董老添了茶,“今天中午我做东,还望您和高徒能够赏脸,也算我的一番心意。”

董老正要拒绝,还没有开口,打外边进来一哥们儿就嚷上了:“你们这家是卖家俱的吧,有水浒里那梁山上的椅子吗?”

一边接待的服务员走上去,很有礼貌的道:“先生您好,欢迎您的光临,本店专卖明清家具和紫檀木仿古家具,您需要什么样式,什么年代的呢?”

刚进来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的很花哨,像是刚跟夏威夷海滩回来的,脖子里耷拉这一根小指粗细的金链子,叼着烟撇着嘴,有那么点混江湖的味道。

看也不看服务员,走到里边的展示区,看了看排放着的各种椅子,也不知道哪种是自己想要的,就叫了服务员过来,说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式的,就梁山好汉里宋江坐的那种,对,叫什么头把交椅的。你知道宋江吧,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要是有宋江坐过的就最好了,钱多钱少不是问题,最重要是宋江坐过的。”

这话问的服务员哭笑不得啊,但又不能笑出来对客人失了礼貌,只能解释道:“先生您好,宋江我知道,但是宋江是古代小说中的人物,《水浒传》也只是一个故事,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宋江坐过的交椅还真没有,真的很抱歉。”

这位要买的东西叫做交椅,就是一种可以折叠的一种椅子,但是用紫檀木做的交椅就没有了,因为紫檀木属于硬木,是比较脆的,做成交椅的话,质量不是很有保证,而且紫檀木太重,做了交椅也不方便携带,所以从古至今几乎是没有用紫檀木做交椅的。就是有,那估计也是一败家仔儿。

这位听到说压根没有宋江这号人物,当下就起火了,“这小狗子,什么都不懂,还跟老子说要坐宋江坐过的椅子,才能稳稳妥妥当老大,害老子出来丢脸,回去抽不死他。”接着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估计是在问候小狗子家历代诸位女性亲属吧。

问候了几句,又回过神来,问服务员:“椅子没有,那你们这儿有古董的关二哥吗?”

说着就向摆放木雕竹雕的架子走去,后边服务员跟着说道:“抱歉,这位先生,这个也没有。”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难道关二哥他也是假的吗?”这位一边抱怨,一边指着架子上的一尊坐像说:“这是如来佛祖他老人家吧,这一脑袋疙瘩到是挺像那么回事,可如来佛祖有这么瘦吗?你们卖的是真东西吗?”

说完也不等服务员回话,就大步流星的走了。留下那服务员小姑娘站在那里,心里叫个气啊,这位,什么都不懂,还要买宋江坐过的交椅,临走还说这是假玩意儿,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

小姑娘摇摇头,心里想着这样的人简直是不可理喻,最好出门摔一跤,跌他个狗啃屎,让他再胡说。

这时候,外边传来“唉呦”一声惨叫,紧接着,刚出去的那哥们儿又开骂了:“这是谁这么缺德啊,吃了香蕉也不说把皮扔到垃圾桶,什么素质,有公德心吗?”

小姑娘一脸的满足,欢快的回后边拿扫帚去了。

张辰则走到了刚刚那位点评过的坐像前边,刚刚在那哥们儿点评的时候张辰也看了一眼这尊坐像,当时就觉着有点不大对劲,于是走到跟前来要仔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