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2章 一对玉蝉

第十二章 一对玉蝉

张辰走近这尊坐像,仔细一看,果然是有些蹊跷。展开意念力覆盖在这尊座像上,两层比较浅的绿色光芒,这应该是清晚期的东西。接着,张辰有把意念力穿透这尊坐像,这下果然让他看出了问题。

张辰也不声张,继续仔细的看着这尊坐像,但是用肉眼看怎么都看不出什么问题。这尊坐像高八十公分左右,是普通的越南酸枝木的木雕,用料不是特别的讲究,表面可以见到一些关节,保存还算完好,但是雕工极其普通。

把坐像转过来看了看背后,也没什么问题,又用一只手扶着坐像的头部后边,另一只手在前边推着,把坐像半躺了,终于在莲台底部发现了一条肉眼极难看出的裂纹,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张辰暗暗点了点头,心说这是什么人做的啊,手法可以说很高明,掩饰也很到位,如果不知道里边内容的人,根本不会看出什么,只是会以为底部一条普通的裂而已,这在一些木雕作品上是很常见的。

当然,如果不是掩饰的如此之好,这坐像里边的宝贝早就被别人发现了,还能等到他张辰来捡这个大便宜吗?

原来,刚才张辰用意念力穿透坐像观察的时候,居然发现这尊坐像肚子里边是空心的,有一个差不多两盒烟大小的空间。那里静静的躺着两只通体殷红的玉蝉,玉蝉表面在意念力的包裹下,出现一层浓浓的橙色的光芒。

表面看来张辰很正常,可内心都已经乐开花了,西周初期的玩意儿啊,可以说是绝世宝贝。

那层橙色的光芒,说明这两只玉蝉是西周初期的东西,而殷商和两周时期因为青铜器的出现导致神喻和权喻的载体有了一定程度的偏移,转到了青铜器上。所以西周的玉器传世极少,少的可怜。

而且,这两只玉蝉还是殷红色的满血沁,只是这满血沁就已经价值连城了,更别说西周初期的满血沁玉蝉,那就是无价之宝。

这两只玉蝉也是在获得王维真迹之后,首次能够让张辰感到热血沸腾,心跳加快的物件。有一个问题张辰现在还无法确定,只能等这对玉蝉去出来之后再看了,但是张辰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期待的。

张辰放下那尊坐像,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激动,看了看那边喝茶聊天的董老和马三立,想着无论如何花再多的钱也要把这尊坐像搞到手。

宁琳琅见张辰看的那么仔细,也很是好奇,站在旁边看了半天,除了从包浆上看出这是清晚期到民国的东西以外,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主要还是宁琳琅对佛教的器物没有太多的研究,否则,说不定她也能看出点问题来,即使看不出这尊坐像上的掩饰手法,也能看出这尊坐像有不对的地方,因为这尊坐像是一个犯了错的雕像,真正的寺院或者佛教徒是不会供奉这样的坐像的。

宁琳琅看不懂,但是她会问。既然张辰看的那么仔细,一定是知道点什么,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他就好了嘛,作为师兄,给小师妹答疑解惑再正常不过了。

“张辰,这佛像我看着应该是民国到清晚期的东西,品相也不好,你看这么仔细,是不是看出什么问题来了?”

张辰呵呵一笑,说道:“这不是佛像。”

宁琳琅看白痴一样看着张辰,不是佛像?那是什么?

张辰没有理她的怪异眼神,接着说道:“当然,现在还不能叫佛像,但可以称作未来佛,其实这是一尊佛装弥勒菩萨坐像。”

看着宁琳琅还是很疑惑的表情,张辰接着解释道:“佛教的东西研究的人很少,你不明白也是正常的。佛教有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过去佛指的是燃灯古佛,现在佛指的是释迦牟尼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如来佛,未来佛指的就是弥勒佛了。佛教讲,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佛的补储,未来将诞降成佛。现在在欲界的第四层天兜率天内院为诸天演说佛法,也被称为“兜率天弥勒阿逸多菩萨”,因为有着这种双重身份,所以兼具佛装与菩萨装两种形象。”

“从坐像上分辨,就很容易了。一般来说,释迦牟尼佛右手结触地印也叫降魔印,左手结禅定印或托钵,弥勒佛结说法印;而药师佛结禅定印,托钵且钵中有药。你看这尊坐像就是双手结说法印,所以这是一尊佛装弥勒菩萨坐像。当然还有其他方面也能分辨出来,回去给你一本书,你看过就了解了。”张辰喘了一口气,给宁琳琅讲完。

那边的马三立也是不知道这些说法,听张辰这么一说,心里暗赞这年轻人学识果然渊博,当真后生可畏啊。站起来走到张辰旁边,带着敬佩的语气道:“不愧是董老的弟子,陈门三杰双凤到了你这一代是更加辉煌,小伙子果然博学多才,这些我也还是头一回听说呢,看来这学无止境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啊。”

董老也笑呵呵的走过来,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容,开口道:“小马你也别这么夸奖他,这小子的确是很不错,但是夸多了怕他会骄傲啊。”话是这么说,可听着怎么都像是变相的夸奖张辰。

宁琳琅则是带着一点崇拜的眼神看着她的这位师兄,他怎么就这么多学问呢,怎么就什么都懂呢……

张辰谦虚的回应马三立,“让马前辈见笑了,晚辈那里称得上博学多才,只不过在长辈的督促下多看了几本书而已,要说这也都是长辈们的功劳。”张辰就是这点最好了,永远不会骄傲,永远都记得感谢别人。

接着又问马三立:“马前辈这尊坐像出售吗?”

马三立是收藏家,但也是买卖人,而且这尊坐像品相也不是很好,又不是大师之作,哪有不卖的道理,“这是前段时间跑昌平收上来的,也不值几个钱,你要是喜欢,拿走就是了,不说什么钱不钱的。”

当然,马三立心里是真的想送给张辰的,这样也可以和他结下一段善缘,不出意外的话,张辰将来肯定是不可限量的,说不来什么时候就会有求他帮忙的时候,用这千把块的东西,和张辰甚至是董老拉近点关系,那可是太值了。

他这么说,张辰可不能就这么听,人家这么说是不好开口要价,你要是真拿走了,那可就坏了规矩了,会闹笑话的。而且,这里边的那对宝贝太厉害了,张辰可不能不给钱,将来传出去,就怕要闹麻烦的。

“三千吧,马前辈你看怎么样?”张辰根据市场价值报了一个高价。

三千确实是不错的价格了,但马三立可不能这么赚他的钱,送还赶不及呢。“这样吧,我是一千三收的,你要坚持的话,那就给一千五,再多了那就是打我的脸了。”

话都说到这里了,张辰也不在矫情,点了十五张给马三立,就把那坐像抱在怀里了。看看董老这茶也喝的差不多了,就问道:“师伯,咱们还去转转吗?”

董老就是让他们来见识的,既然东西都买了,也就可以走了,“好,再去转转。”

马三立见他们要走,急忙说道:“董老,您看这眼瞅着就晌午了,咱们……”

董老可不是随便赴什么饭局的,虽然和这马三立有交情,但也还没到吃饭聊天的程度,“小马啊,再遇吧,这丫头还是头一回到潘家园,多带他们转转,学点东西。”

马三立也不再留,送着三人出了店门到街上,就自己折了回去。

张辰见马三立走了,就对董老说道:“师伯,咱们回吧,这东西不简单。”

董老刚才也在奇怪,张辰为什么买这么一件没有收藏价值的东西,按理说张辰可是很挑剔的。现在听张辰说这东西有古怪,也想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那我们这就回,明天你带着琳琅再来。”

宁琳琅听张辰这么说,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怎么回事,逛下去的心思早就没了,只是说那就赶紧回吧。

上了车,宁琳琅就把那尊坐像抱在怀里,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什么古怪来,就问张辰。

张辰见她猴急,笑着说:“车上没办法弄,等回去之后才好处理,你别着急,想了解的话,就把东西给师伯,让他老人家给你说说。”

董老接过手,先是打量,然后仔细的看着,看了一会儿之后,也是像张辰那样把坐像翻过来看底部。接着就露出了笑容,问道:“小辰,你是怎么发现的?”

张辰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其实刚开始我也没注意这玩意儿,就是那位要买宋江交椅的说了一句之后,我才看了一眼。感觉这坐像有点不大对劲,又到跟前看了看,才发现这坐像的手势有问题。”

宁琳琅听不明白,就问张辰:“你不是说这手势就能说明这是弥勒菩萨吗,怎么现在又说手势不对呢?”

张辰笑道:“这尊坐像的确是弥勒像,结的也是说法印,不过左手的小指却是弯曲的,并且指向下腹。单这一点,这尊坐像就是一件废品,绝对不会有寺院会供奉的。可偏偏这玩意儿的包浆又告诉我,这东西的主人并没有把它当作废品。”

“所以我就觉得这东西有问题,可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破绽,等我看到底部有一条极难辨查的裂纹时,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张辰顿了一顿,问董老:“师伯,这玩意儿应该是肚憋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