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3章 脱胎(上)

第十三章 脱胎(上)

董老点头道:“我看着也像,到底是不是等我们回去看看就明白了。”

宁琳琅也听外公说过这种传说中掩藏宝贝的方法,现在张辰说这尊坐像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掩藏宝贝的,忍不住激动的问道:“原来真的有这种神奇的方法,那里边会是什么宝贝呢?”

“没有揭开掩饰,谁能知道里边有什么东西啊。”张辰笑说着:“不过既然要掩藏起来,那应该就是了不得的东西,一般的玩意儿也不值得费这份心,至少也得是传家之器。而且,在那个年代,能懂得用掩藏手法的人,本身就不是一般的人。”

虽然张辰早就知道里边是什么物件,可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很渴望的样子,好在他对这对玉蝉也是怀着一种期待,否则就怕装不好露馅了。

同样,董老和宁琳琅也对这尊坐像里边的宝贝从满了期待。董老毕竟见多识广,还好一些,宁琳琅就不行了,想着传说中的掩藏手法,想着里边可能藏着的宝贝,心里止不住的兴奋。

半个钟头后,张辰把车停进了车库,下了车抱起那尊弥勒像,三人都有些着急的样子,上了楼,进入二楼的客厅。

张辰把坐像放在地上,接着去洗了手,顺便拿出一块毛巾和消毒液,把消毒液倒在毛巾上,开始擦拭那坐像,这就是毛病啊。

张辰认为,从外边带回来的东西都带着很多的细菌,等下要把这弥勒像放在茶几上处理,就必须先消毒,否则会把茶几也弄脏的。

看着章辰的动作,董老也有些无可奈何,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种习惯。你要是说他这样不好,他就会拿出一大堆的道理来,告诉你什么细菌会导致什么感染,又在什么环境下滋生,等等等等的,说的你头晕脑胀。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讲卫生嘛,董老他们这些个长辈等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忍受张辰有洁癖这个小毛病。

宁琳琅心里着急啊,你说你赶紧把宝贝弄出来让大家瞧瞧吧,这时候了还这么多讲究,这个男人也太干净了吧。并不是说宁琳琅不爱讲卫生,只不过现在的心情实在太激动了,根本顾不上想那些,而且张辰那是有洁癖,一般人不能比的。如果让张辰直接把带着庞大菌群的坐像直接放在茶几上,那你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等到把整尊坐像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擦了个仔细,张辰才又脱去外套,把消毒液和毛巾放回去,又把毛巾洗干净了洗了手。

等张辰再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是一块毛巾,宁琳琅差点就要崩溃了,你说你一个劲的擦什么擦啊,没见我们都等的这么着急吗。

张辰把毛巾放下,又去取了工具箱出来放在地上,抬头看董老,“师伯,您来吧,我也没动过手呢。”说完了,又拿着毛巾去擦那弥勒像。这回宁琳琅可是想错了,这不是洁癖的问题,而是要把表层的消毒液残留部分擦掉,要不然那味道太刺鼻了。

张辰擦过之后,把毛巾洗了放回去,再出来就坐在沙发上等着董老动手了。

董老从工具箱拿出一把四五寸长的刮刀,把坐像放倒在茶几上,在底部的那条裂缝上轻轻的刮着,等那条裂缝的头尾处出现,又开始在横向的位置刮着,如此重复四次,大约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后,表面的掩饰层被挂掉了。

在坐像的底部能够明显的看到,中间的地方是一块正方形的嵌入部分,做的十分巧妙,如果不是刮掉了表层的遮盖,谁能想到这尊普普通通的弥勒像竟然还巧含机关呢。

张辰也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掩饰宝贝的东西,以前是听说过,但是没有实际上手操作过,所以这个工作就只能拜托董老了。

宁琳琅以前也只是听外公说过这种叫做“肚憋油”的手艺,这会儿正盯着坐像底部,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错过了什么环节,这可是极其难得的学习机会。

在方形的嵌入部分出现后,东老就放下手上的刮刀,又从工具箱中去除两把类似锥子的东西,分别插进正方形四边相对的两处缝隙里,然后慢慢地挑动着。

不一会儿,正方形的的嵌入部分被董老取了出来,这是一块立方体,边长有十厘米左右,高也差不多十厘米多一点,随之出来的还有一个小锦囊,掉在茶几上发出一声“咚”的声音,看来里边应该是金属。

宁琳琅兴奋的看着张辰,问道:“这就是里边藏的宝贝吗?我们快来看看是什么好玩意儿。”

董老把那锦囊递给她,说道:“这只是障眼法而已,看来里边的必定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否则也没人会在这上面加一层障眼法,你打开看看里边是什么。”

听说这不是真正要掩饰的宝贝,只是障眼法而已,宁琳琅对这锦囊的期望降低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打开,把里边的东西倒出来在茶几上。

“咦?这不是铜钱吗,还有黄金。”看到时铜钱之后,宁琳琅的兴趣更是降低了,这些是当不得宝物的。

董老则不然,拿起那几枚铜钱挨个儿看了看,又拿起了那几块黄金看着。张辰也依次的看着那些铜钱,然后笑着向董老问道:“师伯,这家伙该不会是做假币的吧?”

董老放下那几块金子,玩味的笑了笑说道:“也有这个可能,咸丰三年太平军攻占南京建都后,清廷为筹措军费,陆续开铸自“当五”至“当千”的大钱,以图解决政府的财政危机,说不来还真有些人以这个来谋求财路。”

说着又拿起一枚交给宁琳琅,开始给她上课:“你看这枚,它不是铸钱,是雕刻而成的,叫做母钱,而这两枚就是首批的样钱。”说着又拿出另外两枚,放在宁琳琅手上。

宁琳琅的理论还是很扎实的,只是由于身在海外,没有太多的实物供她学习。董老这么一说,当下也就明白了。

现在,她也认为这尊坐像的主人可能是个假币贩子。她手里的这三枚铜钱,分别是一枚母钱和两枚样钱,面文是“咸丰通宝”的字样,背面是上“大清”,下“壹仟”,左右两处是满文,应该是局号。这样的铜钱在当时可是很值钱的,如果能够铸造一批出来,那可不得了啊。而这母钱就相当于现在印钞票的电版,可想而知,其重要程度。

又拿起另外的几枚看看,宁琳琅已经呆住了,这几枚分别是一枚天成元宝和贞观宝钱的母钱以及样钱各两枚,要知道,光是这几枚铜钱就已经是绝世珍品了。尤其是那贞观宝钱,除了眼前的这一母二样三枚之外,据说存世的只有一枚。别说是母钱,就是那两枚样钱拿出去,都是可以造成轰动。用这样的宝贝来做障眼法,那里边再藏着的得是什么样的宝物啊,心中那份好奇不由得浓了几分。

宁琳琅放下这九枚铜钱,又拿起那几块金子看了看,先是不确定,然后半猜测着问张辰:“这几块就是郢爰吗?”

“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应该是郢爰了。”张辰一边把玩着着那枚大清壹仟的母钱,一边说。

宁琳琅的理论知识如此扎实,董老也很高兴,毕竟没有理论的话,实践是很难的。“既然用这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做了障眼法,那里边的东西会是什么样的好东西呢,小辰你来帮我搭把手。”

张辰应了一声,蹲在一边双手扶稳了坐像,董老则是用一个刚才那种锥子,在方形的凹陷部分四壁上不停的找着什么。等了一会儿之后,四块长条形的木条被董老取了出来,而那凹陷部分的四壁上,各出现了一个小孔,应该是那几块木条的位置。

董老就开始用手指分别抵着凹陷部分的两侧,开始微微的转动,先是顺时针,转了两下之后,没有动静,又反过来逆时针方向转动。

转了几圈,再也转不动时,董老停下手,又拿起刮刀在坐像底部的边缘上刮了起来。这次就比较用力了,木屑顺着刮刀的锋刃慢慢的掉落在茶几上,渐渐的整个底部的边缘差不多被董老刮掉了两公分粗细,半公分厚的一圈。

把刮刀放在一边,董老继续把手伸进中间的凹陷部分,逆时针方向转了起来,这次转了有一分多钟时间,董老才停下来,把坐像扶正。

然后让张辰抱着坐像往上提,董老蹲在那里看着坐像的底部,等张辰一用力,坐像是被抱起来了,但是只抱起来一层壳,茶几上还留着一块圆底方头的木块,顶端是一个凹槽,里边铺着棉花,那两只殷红的玉蝉就静静的躺在棉花上。

不但宁琳琅,董老都惊呆了,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见两人这副样子,张辰也只好跟着装惊讶。

三人惊讶了一阵儿,还是董老先反应过来,拿起其中一只玉蝉仔细的端详着,越是看得仔细,眼睛里的震撼之色就越浓。接着又拿起一只,把两只放在一起,看的更加仔细了。

宁琳琅也想看看,可又不能跟她师父手里抢,只能是心里嚷着:师父你倒是快一点啊,没看别人都等的着急吗。

董老看了一阵子之后,把一只交给张辰,另一只交给宁琳琅,问道:“你们看看,能知道来历和断代吗?”

两人接过东西,张辰早就通过意念力的观察知道这是什么物件,而且断代可以保证绝对准确,就示意宁琳琅来说。

宁琳琅反复的看了好久,慢慢的开口说道:“我也不敢太保证,说不对不许笑我。”然后抬头看董老和张辰,见两人都点头答应,才又说道:“首先这是一对玉蝉,而且应该是一对同时入葬同时出土的满血沁的玉蝉。造型简单,但是神态很突出,以双勾隐起的阳线做云纹和雷纹为装饰,这些都是商周玉器的特征。而且这对玉蝉明显是前人盘过很多年的,那么出土时间至少应该在清中期,加上满血沁形成所需要的时间,这两只玉蝉的下葬年代,应该在距离现在两千年之前了。两千年之前,符合这对玉蝉外部特征的,也只有商周时期。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商周时代的玉蝉。”

说完看了看董老,又看了看张辰。董老点了点头,以示赞许,又问张辰:“小辰,你有什么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