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5章 太师叔

第十五章 太师叔

“琳琅,你怎么了?看你那激动样儿,不就是一只玉蝉嘛,有点出息行吗。”张辰见宁琳琅盯着那玉蝉一动不动的,以为她是兴奋过度了。

宁琳琅心里正澎湃着小浪涛,根本就没听到张辰说什么,只是知道张辰在和她说话,抬头道:“怎么了,这玉蝉真的好漂亮,你以后不许要回去。”

张辰笑着说:“都给你了,我怎么再要回来啊,瞧你那小气劲儿。收起来吧,以后有时间慢慢盘吧,这东西对身体很有好处的。”

这时候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之前三人一直沉浸在发现顶级重器的喜悦里,也感觉不到饿。赵妈早就做好了午饭,只是见他们都在楼上鼓捣东西,赵妈在董老这里时间长了,知道这些人一见到好东西是什么都顾不上的,也就没有催他们吃饭。

他们不吃,赵妈就会等着他们,现在都下午两点多了,三个人下了楼,都有些不好意思。赶忙招呼赵妈坐下来一起吃饭,宁琳琅得到一只玉蝉,心里一直兴奋着,饭量也比平时大了一些。

董老见撮合计划有些进步,就推说有些累了,下午让张辰带着宁琳琅去逛逛,他就在家休息了。

张辰驾着保时捷和宁琳琅往潘家园去,不得不说这车还是很拉风的,火红色的车身,完美的流线,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宁琳琅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的女人。当然还有男人们投来的火辣辣的目光,恨不得把张辰从驾驶位上踹下去,取而代之。

路上张辰给宁琳琅讲了一些古玩行的规矩和讲究,因为她是在英国长大的,宁爷即使教她再多,没有实践也是白搭,而且这丫头的实践经验还真是少得可怜,估计那会儿也没有机会吧,毕竟是在国外。

听张辰讲,宁琳琅才知道,就在上午的时候,她已经犯过一个错误。张辰放下那把黄锡又拿起另外一把看的时候,她拿着张辰看过的看了看之后就放下了,这是不对的。古玩行里有规矩,只要东西还在别人手里,哪怕是你再喜欢也不能上手,得等人家放下不要了你再看。可是同样,如果你自己放下了,别人再拿起来,你就不能动,你还想要的话就很麻烦了。

当然,张辰不是怪怨宁琳琅,只是给她讲一些规矩,让她明白就可以了。再多说点,那就是张辰在和宁琳琅讲述配合的套路,以后出来,不论谁看上了玩意儿,俩人怎么样相互的捧,等等之类的吧。

例如再遇到上午那样的情况,张辰放下一把,宁琳琅就把那把拿起来,而且还要把第三把也拿在手里,等着张辰跟她要,如果别人开口要看就坚决的拒绝,毕竟现在古玩行里边也有很多不讲规矩的人。

张辰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师妹虽然聪敏,但本性却是很单纯的,真要遇上一些不讲道理的人,还真怕她应付不了,就把一些问题提前做了预防。

到了潘家园停下车,两人还没走多远,后边就跟上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凑在张辰身边低声和张辰说:“兄弟,我这儿有好东西,战国的玩意儿。”

张辰停下步子,看了这人一眼,笑道:“是吗,来给我看看。”

这人是专门在这市场里负责跟人的,张辰早在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他往这边瞅了,想来是见张辰开着豪华跑车,还带着漂亮的美女,把张辰当作那种不学无术,带着美女到这里显摆的纨绔子弟了。

能够在古玩市场里把张辰当凯子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就凭那神奇的意念力,谁也别想在古玩上骗张辰,张辰不把别人当凯子就很不错了。

这个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嘿嘿,这里不大方便,劳二位移个步,咱们到那边人少处说话。”

张辰对于这类人见得太多了,现在正好是个机会,给宁琳琅现场教学一下,就道:“好啊,只要是好东西就成。”

那人带着张辰他们到了一个角落处,把胳膊夹着的一卷报纸摊开了,露出里边包着的烛台,到还真是青铜器。

“二位看看,这可是正宗的战国青铜器,前不久刚刚跟河南那边过来的,旁边不远就是库房,那里边有重器,我带您二位去看看。”

宁琳琅学了这么些年,还没有出手过,这下见到真正的战国青铜器,听说还有重器,就想过去看看,如果是好东西,就自己也收两件过来。这搞收藏的,要是手里没有玩意儿,还能叫搞收藏的吗。

张辰可不能就这么去了,明知道是骗子还去,那不是给自己找累吗。笑着说道:“库房就不去了,我们也看不懂,我看着你手里这玩意儿就挺好玩的,我就买你这件吧。”

“兄弟,这可不行,我给你讲啊,这玩意儿叫烛台,是一对的,你买了这件,我剩下那件就没办法卖了。要是真喜欢,就过去看看,还有更好的呢。”

宁琳琅是心动了,一对青铜烛台也算是不错的物件了,就想要去这人说的库房看看。

张辰这课也上的差不多了,就对那人说道:“你真有重器吗?哪凉快哪呆着去,你当我是棒槌还是凯子啊?”

那人见自己被识破了,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嘿,哥们,你是行家啊,那您还揪着我说这些个,您这不是玩我吗。”说完也觉得自己很丢脸,转身走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骗子,那件烛台可是真的啊?”宁琳琅有些看不明白,就问张辰。

张辰本来就是要给她上一课的,“这种人你应该是听说过的,你外公没给你讲过‘跟屁虫’的事吗?”

“哦,你说刚才那个人就是跟屁虫,可他拿着的烛台真的是战国的啊?”

“呵呵,现在社会进步了,这做假骗人的也要与时俱进啊,否则他们这行当就混不下去了。”张辰笑着给她说道:“刚才那人用的是连环计,他本来就是一个跟屁虫;他手里那件青铜器的确是真的,不过却是用来钓鱼的;如果你去了他那所谓的库房,兴许那里还真有另一只烛台,但是那只也不会买,因为已经被别人订了;库房里灯光肯定是昏暗啊,他们的理由就是不想引人注意,那里的东西就全是赝品了,这叫做灯下黑。”

“这些个问题单独摆出来,一般的藏家应该都能看破,但是摆在一起就不好说了。这也是近些年才出现的套路,有不少人都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宁琳琅听得暗暗乍舌,这些人还真是煞费苦心啊,看来在古玩行行走,要远比自己当初在英国所想的难很多啊。可张辰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啊,他怎么就好象什么都知道呢,“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也上过当吗?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

“呃,我是没有被骗过,但是我听别人说过。我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父亲,也就是你的二师叔,混在古玩市场里边,师伯也常常带我到处看,见的听的多了,自然就能够分辨清楚谁真谁假了。”

原来他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古玩行里打滚了,而且还有师父和他的父亲这两位高人指点,怪不得知道的要比别人多很多,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家学渊源”了吧。看他刚才的表现,还真是有些大家风范呢,真的是很厉害啊。宁琳琅早就忘记了张辰牛饮时候的粗鲁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学识渊博,年轻有为的帅气师兄。

观念的改变,也带动了态度的改变,这时候宁琳琅有些撒娇的对张辰说道:“你既然懂得这么多,那以后我出来的时候都要带着你,你帮我掌掌眼。”

“好啊,反正我们学习生活都在一起的,你有什么都可以问我,只要我懂的都会告诉你。”张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刚刚见面不久的小师妹如此的宠溺。

两人在潘家园转悠到吃晚饭,张辰没有再遇到什么值得出手的玩意儿,倒是帮着宁琳琅选了两件不错的东西。

一件是牙雕大师陈祖章于乾隆年间在造办处的作品牙雕筹筒,器形完整,美中不足的是配套的酒筹缺失了,但也算得是牙雕大师的精品之作。另一件是落款为“直生”的,尤侃雕犀角鱼嬉莲池莲花型杯,器形完好,包浆厚实,使用材料为一只完整的犀角,杯口呈花瓣形,造型奇美,艺术价值很强,属于难得一见的精品。

当然,张辰一直以来都秉承乃父风范,非漏不出手。这两件同样是捡漏来的,尤其那只犀角杯,卖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只收了一千块,当作民国工艺品卖了。

宁琳琅也尝到了捡漏的甜头,对张辰的眼力更加佩服了。但这并不妨碍她记起张辰答应的法国蜗牛,还是敲了张辰一顿法式大餐。

张辰也是不禁的暗自感叹,如果没有一只厚实的荷包,还真是当不了这小丫头的师兄。

两人回到家,小丫头兴奋的向董老讲着下午在潘家园的经历,拿出属于自己的头两件藏品给董老展示着,就像是的了小红花,回家给父母炫耀的孩子一样。

董老也不吝啬赞誉之词,狠狠的夸奖了宁琳琅几句,并把白天就允诺的三沁色战国古玉拿出来,高兴的小丫头合不拢嘴,直到晚上睡觉时候,笑容都还挂在脸上。

临到张辰要去洗澡的时候,董老吩咐说道:“小辰,明天把你那几枚制钱那些带上,我带你们去见你们的太师叔,老人家也很想见识一下你那对雌雄脱胎。”

太师叔?就是那位收藏界的传奇人物?张辰只是听父亲说过,但还没有见识过这位老人家。

宁琳琅不知道这个太师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等董老回房后就跟在张辰屁股后面追问,张辰苦笑道:“大小姐,明天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我也没见过这位太师叔,只是以前听说过一点。”

既然张辰也不知道,宁琳琅只好悻悻的转回自己的房间洗澡睡觉了。这位太师叔是何许人也,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家里会不会有很多的收藏,到时候能够大开眼界呢?

说起这位太师叔,那可是收藏界传奇一般的人物,现任中国收藏协会的名誉会长,华夏古文化研究协会会长,收藏一生,藏品可谓包罗万象,在九十年代初期,将穷其一生的藏品分出八成捐献给了各个博物馆院,只留下一少部分作为平日把玩欣赏和研究之用,待到他百年之后全部捐献。

老爷子是董老师兄弟五人的师父陈志宏的胞弟,与其兄师从国学大师章太炎和陈垣,承袭家传太极武学,曾就读于罗马大学,有博士学位,青年时投笔从戎。民国时期官至中央执行委员,立法委员等要职,后寓居海外,解放后回国,定居京城。

半生戎马的老爷子回到祖国之后,利用自己所学从事起了文物保护和修复工作,对国内的文物保护和历史文献研究工作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并且老爷子常常提携后辈,受过他教导的晚辈数不胜数。所以,老爷子虽然一生从未收徒,但如今在收藏界中,很多的专家都会尊称他为“老师”。

老爷子作出的贡献,曾受到了太祖和总理等领导人的表彰,也曾多次接见老爷子询问其工作和生活各方面的事情。

老爷子膝下只有一子,已于八十年代病故,唯一的孙女现在美国于哈佛大学任教。现在留在老人身边照顾起居生活的只有一个保姆和两个秘书。

第二天,董老带着张辰和宁琳琅到了的老爷子住处,秘书已经在门口等候,看见董老后亲热的打着招呼。董老给三人做了介绍,双方见礼后,就由秘书带领进入到陈老的院落。

院子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布置的极其雅致,几株榕树下是一张太湖石桌,四个石墩分立周围;一边摆放着几个石人,或凝目远眺,或俯首沉思,端得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墙角处一片花丛争奇斗艳,招蜂引蝶;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从大门处延伸过去。

几人来到正屋,陈老正坐在那里盘玩着一块幽蓝色的古玉。

秘书带他们进来后就出去了,董老走到老爷子身边,鞠了一躬道:“师叔,人我给您带来了,这就是百川的儿子张辰,小丫头是我关门的弟子,叫宁琳琅,是宁爷的外孙女。”说完就站到了一边。

张辰二人向前一步,也是给老爷子鞠了一躬,叫道:“太师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