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6章 孺子可教

第十六章 孺子可教

老爷子年过九十,依然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犹如孩童一般,真个是鹤发童颜。老爷子很是和蔼的笑望着张辰,说道:“你就是百川和雯珊家里的那个小家伙?嗯,一表人才,百川教的不错。听说你除中文外还懂八种外语,精通欧亚各国历史,等下我要考校考校你。”

张辰答道:“太师叔,我只是看过几本书,谈不上精通,怕会让您失望了。”

老爷子瞪了瞪眼,不以为是,说道:“会就是会,懂就是懂,有什么不能说的,谦虚可以,但有的时候也不能太谦虚了。”

又对着宁琳琅问道:“丫头,你外公可好啊?把你安排到这里,小宁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好好跟着你师父学。”

宁琳琅回答说:“谢谢太师叔关心,我外公一切都好。能在师父这里学习,让我感觉很幸运,我会努力的。”

老爷子点点头以示赞许,招呼他们坐下,保姆已经端了茶水上来。老爷子接着关心了地问了一些张辰生活上的事情,又说他天赋极高,鼓励他好好钻研,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要朝着一代宗师的目标努力。

停下话喝了一口茶,又用梵文问道:“我听说你得了两只玉蝉,都是脱胎品级的。过程你师伯已经给我讲过了,看来你对佛教文化也有研究。诸教成佛受职云何?”

张辰没想到老爷子这就开考了,愣了一下,也用梵文答道:“若小乘受职但人义中教成无别事义。若三乘受职依理天处成。亦不论理事教义位别。依一乘受职即具教义理事位等。”

老爷子又问:“若有众生欲得除灭四重禁罪。欲得忏悔五逆十恶。欲得除灭无根谤法极重之罪。当勤礼敬五十三佛名号。何谓当勤礼敬之五十三佛名号?”

张辰略作沉思,答道:“当勤礼敬之五十三佛名号曰南无普光佛,曰南无普明佛,曰南无普净佛,曰南无多摩罗跋栴檀香佛,曰南无栴檀光佛……曰南无一切法常满王佛。”

宁琳琅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这应该就是太师叔的考校了吧。可是这两个人一问一答的,到底在说什么,她是一个字也听不懂。转而望向师父,希望董老能给她解说一二,奈何董老只是知道两人讲的是梵文,他也是听不懂,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爷子见张辰语句流畅,答案也是完全正确,就改用了俄语:“看来你在学习上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做的很好,古文明不止中华一隅,远古就有巴比伦、印度、埃及与中华同盛。世界文明史上,有着无数光辉灿烂的宝贝,既然你有这样的天赋,就要好好的发挥,如果能做个古文化第一人,不仅是你的荣耀,也是师门的荣耀。”

张辰也得跟着老爷子用俄语:“您老的教诲我一定记在心上,也会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去学习。只怕学无所成,反而给师门摸黑。还要您老多多教导,时常指点。”

老爷子点点头,这回说法语了:“嗯,能够努力就是好的。我刚才已经说过,不要太谦虚,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谦虚,你若是太谦虚了,他反倒以为是你没能耐。自古以来文人相轻,这都是孔孟学说的后遗症,要我说读书人也应该有些霸气才好。以后有什么事,大可以来找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能够扶你一步,我很看好你啊。”

半生戎马,让老爷子多了一种战场厮杀的威风,少了文人的酸腐气,说起话来常常也很是硬朗。张辰在心里很是佩服,又用法语答道:“若有您老的提携,再有些进步当然是容易的。”

老爷子对张辰的表现非常满意,在心里赞了一句“孺子可教”,给张辰打了满分,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结束了这场考试,“把你的那几枚制钱拿来给我看看,老头子搞了一辈子的收藏,还真没见过当一千的咸丰通宝和贞观宝钱的母钱呢。”

张辰忙把几枚制钱拿出来交给老爷子,老爷子一枚一枚的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老爷子一辈子见识过无数的好玩意儿,眼睛刁的很,也只有对这几枚仅存的制钱这种绝品级别的东西,才会让他如此的关注吧。

老爷子放下手上的制钱,和张辰商量道:“这几枚制钱,对于学术研究很有帮助,我想要借用一段时间,你看怎么样啊?”

虽然这几枚制钱张辰很宝贝,但是放在老爷子手里,张辰还是没有什么顾忌的,老爷子捐出去的玩意儿也是有不少重器的,断不会贪他几枚制钱,而且老爷子是师门长辈,更加不会要晚辈的东西。

张辰笑道:“您老拿着就是了,能为国家的学术研究做点贡献,我也很愿意的。”

老爷子也笑着说:“你放心,只是借用,个把月之后就还你,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捐的。”

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同时也深深的佩服老爷子,能把自己毕生的收藏都捐献出来,这份胸怀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最起码张辰是做不到,各大博物馆院的好东西太多了,有很多都是捐赠的,可那些博物馆院只知道接受,然后锁进库房,去看看还要买票。而经营所得多数都用来挥霍,没有几毛钱是花在保养文物上面的。这样也不利于古文化的传播和交流,远不如这些物件在民间交流所产生的作用。

众人笑过之后,老爷子又说道:“你的那对玉蝉也给我看看,这从始至终都是一对的玉蝉还真是很少见,达到脱胎品级的就更是绝无仅有,想不到我老头子有生之年也能有幸见到,这可是托你的福喽。”

张辰和宁琳琅分别拿出玉蝉交给老爷子,老爷子看着两人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接过玉蝉后,双手各拿一只,叫来外边的秘书,让他打水进来。秘书把盛了水的盆端进来,老爷子让他也留下见识见识绝世宝物。

当老爷子把玉蝉放进水中之后,秘书马上就呆呆的愣在那里了,盯着瞬间变得通红的水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巴张得老大,都快要能流出口水来。

那如鲜血一般通红的清澈水面下,一只殷红的玉蝉发着微微的红色光芒,不知道是玉蝉染红了水,还是水映红了玉蝉。老爷子捞出盆里的玉蝉,放入另外一只,一如刚才那般神奇。

见识过这对玉蝉之后,老爷子就交还了张辰和宁琳琅,然后吩咐秘书去书房取一只盒子过来。秘书走后,老爷子对董老说道:“全安啊,回头你提个意,让小家伙进收藏协会理事吧,如此年轻就有这般成绩,不亏这个名头。”老爷子这就开始提携张辰了,还真是内举不避亲啊。

董老应是,张辰则是站到董老前面,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太师叔提携,我一定继续努力,不让您老失望。”

能够进收藏协会是每一个藏友的荣耀,如果能够当上理事,那可就是尊荣了,这不是地方收藏协会,而是中国收藏协会,收藏界最具权威的机构。

收藏协会的会员都是一般的藏友,只是一个名分而已;可理事就不一样了,那是能够以个人名义开具鉴定证书的,这就是对能力的肯定啊。有很多专家混了一辈子,也没能混来个收藏协会理事的名头,张辰才二十出头,就成了中国收藏协会的理事,这样羡慕死多少人啊。

秘书拿了盒子出来,交给老爷子,老爷子打开盒子看了看,说道:“我这一辈子的收藏都捐的差不多了,等我走后剩下的也要捐出去的,现在我留个一两件送人,想来不会有人会说什么的吧。”

看了张辰一眼,说道:“既然你已经有了红色的满血沁脱胎玉蝉,那我就再送你一件好东西。”说着拿起桌上那块幽蓝色的古玉放进盆里。

盆里的水很快就变成了湛蓝色,就向大海一样,而盆底的那只玉猪则是散发出一种幽蓝色的光芒,和张辰的玉蝉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感觉,玉蝉的红色是鲜艳,而这玉猪的蓝色则是深邃。

张辰进门时候就用意念力观察过了,那只玉猪是一浓三淡的橙色光芒,应该是商代晚期的东西。张辰一直就在想,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够沁出如此漂亮的幽蓝色,感情也是脱胎级别的啊。

摇了摇头说道:“太师叔,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老爷子瞪着眼说道:“说给你你就拿着,什么能不能要的。玉唯有德者居之,既然你能得到两块脱胎,那就证明你和这玩意儿有缘,放在你手里才不会埋没了,拿着。”说着就从水里捞出那玉猪递给张辰。

张辰只好接了,向老爷子道谢。

老爷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拿起那只盒子,一边打开一边说:“这只玉猪是当年庆龄先生送给我的,希望我能找到有缘人,幸不辱命啊。我的这些玩意儿都要捐出去的,只留下这两件庆龄先生送与我的,其实也不算是我的收藏,我只是代为保管罢了。”

看了看宁琳琅,接着说道:“这对翡翠钏子是当年载之先生送与庆龄先生的,后来先生交与我,现在我再把它们送与你这小丫头,也算是不负所托了。”

天呐,我也有礼物,看样子应该是明朝货,好贵重的,还是那位老奶奶的东西。同样都是那位老奶奶的东西,分别送给我们两人,这之中也有什么说法吗?我怎么又想这些,难道我已经对他动情了吗?小丫头看了张辰一眼,又马上低下头,脸,又红了。

走上前去接过老爷子手里的镯子,大大方方的谢过老爷子退了回去,小手紧紧的抓着,像是怕那对镯子会飞走一样。

老爷子打趣道:“小家伙,你还不如你师妹呢,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都这么大方,你却在那里不好意思,以后还要你师妹为你说话吗?”

看了眼有些不自在的张辰,老爷子笑道:“得,不说你们两个小家伙了,中午就别走了,在我这里吃饭,我老头子也享受一下三代人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