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6章 纪昀手稿(上)

第二十六章 纪昀手稿(上)

张辰觉得这个张处长很有意思,人也不错,对他也是很有好感。但张辰也不会去因为见过一面,有些好感,就去和对方拉关系。

张辰看来,虽然张处长也算是帮了张辰的忙,但那也是因为张处长和张警官之间的矛盾而牵扯到自己,他可不认为张处长看着他长得帅气一点就主动帮他的忙,那张处长又没病。

张辰不大喜欢去主动结交一些达官贵人之类的人物,因为张辰并不需要依靠他们去生活,或者在他们身上谋求什么利益。张辰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足,物质上不需要他发愁,平时收一些不是特别有收藏价值的古玩然后再卖出去,足以保证他过着优越的生活了;身后还有一个庞大的中亚环球集团,可以说后顾无忧,而且关于和宁爷的合作李天平很有兴趣,说是要以张辰的名义进行,这样就等于张辰也有了自己的买卖。就算是将来他继承了中亚环球集团,也准备聘用职业经理人来管理,他是不会插手的;外行领导内行肯定会有碍于企业发展,不如花一点钱,请有能力的人来管理,张辰有很扎实的金融专业知识,继续的学习也一直没有断过,只是在商业运作上放手,所以也不怕在公司经济问题上被骗。

精神生活方面就更是丰富了,学了这么多年,张辰早就沉迷在古玩或者说是古文化的世界里去了,对于其他的很多文化方面张辰也很喜欢,可以说这世界上只要还有人类文明,张辰的精神享受就是最高级的那一种。再说了,这世上有着无数的宝贝,并且很多都是没有现世的,所以张辰本着一个原则,那就是:活到老,捡到老。

经历了这么一段碰瓷之后,去玉器街的兴趣并没有减弱,时间也不早了,两个人找地方吃了午饭,又接着往潘家园去了。

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就是,商品流通的范围更加广泛了,流通速度也更快了。在潘家园已经出现了不少的翡翠原石以及一些鸡血石和田玉的原石,这说明有一部分人已经看到了这里边蕴藏的商机和能够带来的巨大利润。

走了几家有原石出售的商户,张辰也买了几块原石,这里边还有一块鸡血石的原石,里边有一块含血量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鸡血石上品“大红袍”,而且冻地也达到了田黄冻,按照张辰的了解,这样的鸡血石是难得一见的,能够出现在潘家园的商贩中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鸡血石也是矿产,肯定会越来越少,那就会越来越珍贵,张辰也是一貔貅,看着好东西就想吞下去。店老板这些原石都是从昌化论堆买来的,表现都不怎么样,也不可能出好东西,就是为了弄个噱头,提升一下店里的人气,所以不论大小都是一千块钱一块,张辰也乐得高兴,点了一千块钱立马拿着石头走人了。

这些翡翠原石也都是张辰通过意念力的观察后买下的,能够保证里边肯定有翡翠,而且品质不会低了。在张辰看来,这买翡翠原石和买古玩是差不多的,先开始的时候都得看好东西,先把眼睛养出来了,再去看不好的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所以张辰打算多接触一些里边能够有好料子的石头,通过观察之后,总结出其外层皮壳的表现都有哪些特点。看看是不是如自己所想那样,好品质翡翠的皮壳外在表现都有相同特点,或者有规律可循。

这可是要比那些通过观察外在表现往里边看的所谓经验和技巧要厉害的多,谁也不可能把成千上万的翡翠原石一一记录了外在表现,然后再挨个儿解石,看看里边是什么品质的翡翠,再把这些翡翠和之前的外在表现相结合起来。即使真的这样做了,那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因为你这成千上万的原石,不可能都出好翡翠,甚至有不少都会是狗屎地或者甚至就是干脆一块石头。

而张辰就不一样了,他是从内里的翡翠品质来看原石,首先他看的就是能够出好翡翠的原石,再把这些原石的外在表现总结出来,这样的成功率要大上很多。但就是张辰这样,他也不认为能够在短期之内就出什么成绩,怎么也得个十几二十年,看过大量的翡翠原始之后,或许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经验。

如果真的能够找出好品质翡翠所在原石的相同点,并且可以整理成册的话,那无疑将是赌石界的福音啊。不过即使能够成功,张辰也不会把它公诸于世,因为那样做所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小到对整个行业经济利益的影响,大到对自然规律的影响,说深奥一点,那是有悖于天道的。

这一下午也买到了十几块原石,张辰几乎已经是把潘家园里所有能出中档以上翡翠的原石都买绝了,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张辰和宁琳琅在前边走着,后边跟着一个玉器店的小伙计,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小推车,上边放着两个袋子,装着张辰今天下午的收获。

走到一家店门口的时候,那个小伙计出声把张辰叫住了,说道:“大哥,您等一下,这家也有翡翠原石卖,但是他家的都是老年间的原石,卖的都不便宜,您要看看吗?”

这倒不是他帮着这家店拉客户,就是觉得张辰这人不错,对什么人都挺客气的,还在他们店里买了好几块原石,都是他介绍的。这大多数人心都是热的,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为你考虑。

“老年间的原石?”张辰停下步子往那家店看去,这家并不是玉器店,而是一家经营杂项为主的古玩店,估计是把原石也当成老玩意儿卖了,不过既然是原石就不管他是老东西新东西,先看看有没有好东西在里边吧。

这家店是很有特色的,估计整个潘家园也就这一家,店里并没有竹木牙角一类的东西,摆放着的都是一些藤椅竹筐之类的东西,但能够看出来,都是老物件。

店里没有什么客人,店老板见有人进来,就热情的打着招呼,推车的小伙计说张辰想看看他的原石。店老板也是为这几块原石着急呢,放在店里时间不短了,因为他的价格比较高,所以一直没有人愿意要,到后来这事都传开了,更是连来看的人都没有了。人家玩赌石的谁不知道个价钱啊,都是去玉器店里买,不玩赌石的人,更不会花大价钱买你这几块臭里(Le)吧唧的破石头,这批货就这么砸手里了。

这会儿有人要来看他的原石,店老板可是真的心情不错,就算是不赚钱,他也要把这生意做了。客套两句之后,就把张辰带到了一边的角落里,地上放着一个笸箩,里边堆着有个十来块原石,个头都不大,差不多都是小半个鞋盒大小,最大的也就是保龄球大小了。

张辰展开意念力穿透这几块原石,在意念力到达原始表层的时候,上边有三层绿色的光芒,果然是老年间的原石,应该是有人专门长时间用来揣摩的,再往里看去,张辰心里那个美啊,差点就蹦起来了。这几块原石表面的纹路都已经磨的差不多了,要是从表面去看,就和一块普通的破石头差不了太多,但是内在的颜色却是十分的鲜艳啊,可以说得上丰富多彩了。

不知道这店老板是从哪里淘换来这几块宝贝的,简直就是极品翡翠聚到这笸箩里开会来了嘛,其中一块是玻璃种的无色翡翠和一块极品的铁龙生之外,清澈的帝王绿,深邃的紫眼睛,妖艳的血美人,神秘的蓝精灵,尊贵的鸡油黄,灿烂的富贵橙,甚至还有一块应该是龙石种的。而且虽然原石块头不大,但是皮薄馅大,剥开两公分左右的表皮就是翡翠了。

原石的个头不一般大,但是里边的翡翠个头却是差不多,都在两个立方分米到三个立方分米之间。里边最次的内容都是一块两立方分米大小的极品铁龙生,最好的则是一块龙石种,其它的原石里边都是清一色的玻璃种,足足七块啊,而且还都达到了玻璃种的极限。那块极品的铁龙生就不说了,铁龙生很多,但是这样无瑕的却绝对是难得一见;在说那块龙石种翡翠,那可是最最顶级的翡翠,在翡翠行业里边,最少有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人没见过,甚至有几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章辰都是在伊布古迹里边看到过描述才知道有这个一种物件的;还有那七块顶级的玻璃种翡翠,也都是很难得的,每一块都价值不菲,而这么多颜色同时出现,简直就是奇迹。而这么些翡翠凑在一起出现,这样的事情不是多少年难得一见就能够形容的,这样的事情历史上就没有出现过,最起码是没有文字记载过。

按照意念力观察的结果来看,三层绿色的光芒,就代表这些原石应该是清乾隆到嘉庆年间的物件。那个时候也是一个繁荣和富足的时代,满清的八旗子弟们也正是从那个时代开始渐渐走向了骄奢**逸,以至于到后来满四九成都是熬鹰斗狗的八旗子弟,到了小火秀起事的时候,连个像样的部队都拉不起来。

而这些在那个时候就能够把这些原石聚集到一起的人,他具备的是什么样的一种能力呢,该不会也是一样通过意念力这样的异能去观察的吧。张辰想了想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如果真能看到里边的内容,怕是对方造就解开这几块原石了,哪还等得到今天便宜了他呢。

不过要是真靠自己的眼力就能做到这样,那不是更厉害吗,简直就是火眼金睛了啊。可这几块原石却又是因为什么,而没有在当时就解开,一直流传到现在的呢?想来想去,也只有类似于和氏璧的那种可能了。

不管那么多,哪怕它是乾隆皇帝把玩过的也好,还是什么王公贵族遗留下来的也罢,就算是偷盗来的也没关系,反正都两百来年过去了,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而今天,就在这间店里,这些最最顶级的翡翠就要属于他了,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不管其他,先赶紧买下来再说。

张辰都有点不敢相信了,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这不是天上下起翡翠雨了吗,自己还真给砸到了。蹲下去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些原石里边的翡翠,还暗暗的掐了大腿一下,很痛,果然不是眼花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收回意念力的时候,不注意顺带着瞟了一眼旁边一只藤箱,也有三层绿色的光芒,也是个老东西,但是肯定不值钱。咦?里边还有东西啊,是书,好多的书。

张辰继续用意念力去观察那藤箱的内部,那些书不是放在箱子里边的,而是被藏在藤箱的壁层之间。这个藤箱编制的极为巧妙,它的开口处不是很厚,到了往下一点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地加厚了,很好的利用了光折射和人类视觉上的小漏洞,难怪这东西有两百年左右了,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这个藤箱被放在角落里,应该属于店老板不重视的东西,既然不重视,那张辰就有漏可捡了。张辰站起来的时候,装作腿麻扶了一下那个藤箱,然后很不经意的看了藤箱一眼,说道:“这箱子很结实啊。”

店老板接话道:“唉,这箱子到我店里也有些年头了,东西是老东西,就是太重了,人们都嫌太笨重,就砸我手里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藤编的,能够这么重,想掰一截下来去鉴定一下,又怕破了相就更没人要了,所以就这么一直搁着。”

张辰高兴啊,这店老板的话就说明这箱子有门儿,说道:“老板,你这几块石头多少钱卖啊,咱明人不说暗话,你这几块也是原石,但是表现很差啊,里边有没有东西都很难说的,我也就是想着它年代久一点,看看这老年间的石头能不能和现在的石头比,我这也是在赌啊,您给个实在话儿。”

其实只要不是贵的离谱,张辰就不愿意和他搞价,那里边的东西可都是极品翡翠,尤其是这些个翡翠凑在一起,出了这个店,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