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章 纪昀手稿(下)

第二十七章 纪昀手稿(下)

店老板好不容易又等来这么一个买主,可不想再把人家吓跑了,能卖就赶紧卖了吧,留着不但压钱,而且还是自己的一个笑话,就报了一个比自己收购价多出两千块的价格:“这都是熟人介绍的,两万块,我就赚个辛苦钱。”

张辰一直都在估算着里边翡翠的价值,没多在意原石的价格,听店老板报价,也没想到会这么便宜,心里想着那个藤箱,也不愿意搞价了:“两万就两万吧,好歹你这是老东西,也不能叫你赔钱不是吗。”

回头又看着那个藤箱,打开盖子往里边瞧了一眼,内壁果然都是缓缓地斜进去的,只是制作者所使用的手法十分巧妙,借着一些藤条的关节处的交叉做了很好的掩饰,如果不是有意念力帮忙,他是绝对看不出这里边的问题的,那这里边的宝贝也就只能是继续等待有缘人了。

这个箱子里边有不少用油纸包裹着,并且蜡封过了书稿,而且书稿也是三层绿色的光芒,再配合书衣上的那四个字的笔迹,这些书稿应该就是那部传说中被焚毁了的大作了。

真是没想到啊,在这间店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的好宝贝,不但把千百年来都被人们梦寐以求的极品翡翠几乎挨个儿摆了出来,而且还藏着这么一部足以名垂千古的大作。这好玩意儿不是没有,也不是很少,只是有些人运气可能差了那么一点点,其实很多人得到好宝贝都是有那么一点运气在里边的。

就像自己吧,虽然是有意念力可以帮着作弊,但是如果没有一定的好运气,就算有比意念力还神奇的能力,一样只能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内部而已,想要检漏就没那么容易了,想要中大奖,也得在有彩票的基础长啊。

张辰既然已经发现这只箱子的秘密,那么这只箱子今天说什么也要搞到手,就转头对老板说道:“我外边还有十几块石头,再加上你这里的,怕是不好装了,你这个箱子看着还算结实,一并卖给我算了,我正好用它来装那些石头,你给个价钱吧。”

店老板本来都可以送给张辰的,可张辰现在却要买,一听这个底子货也能出手了,心里更是高兴,说道:“这东西也不值钱,我两百收来的,您给两百拿走得了。”

“行,再给你两百,把这些石头帮我装进去,然后找个人帮我往出送一趟吧。”张辰也觉得不贵,就没还价。可不是不贵呢,这东西带瓤儿的,别说两百,再加一个万字他也不会觉得贵。

钱货两清,店老板也派了一个小伙计给张辰放到了车上,张辰带着宁琳琅驾车回家。刚停好车,张辰就把那个藤箱取下来,和宁琳琅说:“那些别管了,先进去把这只箱子打开看看,不出意外的话,这里边藏着好东西。”

宁琳琅不明白他搞什么,连车里的原石也不管了,车里的原石可是花了两万多的。想起张辰刚刚在那间店里的表现,突然眼睛一亮,难道那个箱子有古怪?

抱着箱子进了门,张辰也不上楼,先把巷子仍在空处,就去洗手了,还让赵妈帮着拿一瓶消毒喷雾来。洗了手出来,又让宁琳琅上去叫董老,他则是跑去找工具了。

找来了工具,放在一边的茶几上,就用消毒喷雾去给箱子里里外外的喷了一气。然后又拿来一个大袋子,把箱子里边的那些内含顶级翡翠的原石装进去,拿上楼扔回到他房间。

再下到一楼的时候,董老和宁琳琅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了。董老看了看张辰,又看了看茶几上放着的锯子,借着看了看那只藤箱,最后又看向张辰。

张辰知道董老这就是在问他,看着不明真相的董老和宁琳琅,张辰把箱子搬到茶几跟前,笑着说道:“师伯,我刚才在看原石的时候发现这只箱子有些古怪,就觉得这里边很可能藏着东西。”

宁琳琅也明白了,刚刚他也奇怪,张辰买这么一个箱子干嘛用,原来是里边有宝贝啊,又想起了那尊藏着玉蝉的弥勒像来。她发现,张辰不但是运气好,知识丰富,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他的观察力,和他的细心。只有观察细致的人才会发现细微处的不同,不知道她了解张辰其实是使用意念力去观察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张辰一边打量着那藤箱,一边说道:“你们看这箱子,开口处很薄,但是到了下边就越来越厚了,这点很不合常理啊,一般来说容器都应该是把容积做的越大越好,可这个藤箱却是专门往小里做。而且我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藤的重量可以比其它重出很多的,这个藤箱有两百来年了,应该是很干燥的,分量也应该变得更轻才对,这也是古怪之一。”

宁琳琅眯着眼睛看着张辰,笑道:“你刚刚就看出问题来了对不对,所以你才说那些翡翠原石太多没地方放,要买这个箱子来用,其实外边的袋子还有空间,明明可以装得了。我那时候就觉得有问题,但又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好狡猾啊。”

张辰翻了个白眼,笑骂道:“怎么能说是狡猾呢,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我可是你师兄,能有你这样对师兄说话的吗。枉我对你那么好,真是让人伤心,痛心,眼泪流啊。”

“我这就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竟然藏了两百年。”说着就开始用手里的锯子沿着藤箱的开口锯了下去。

这箱子的藤条的确都已经干枯老化了,锯起来也不费什么力气,随着地上的锯末越来越多,藤箱一侧的壁层已经被锯开了。张辰又开始顺着边缘往下锯,等到彻底锯开一面的时候,“噗”的一声,掉出一个用油纸包裹着并且蜡封了的物件。

张辰把它捡起来,又伸手在破损了的壁层里边去掏,又掏出四件同样用优质包裹的物件来。

董老拿在手里颠了颠,感觉应该是一本书,就没有再动,等着张辰把里边的东西全部取出来,那时候才好打开。因为如果现在就打开,会影响到张辰的动作,能够被人用心隐藏的东西都不会是普通玩意儿,万一张辰失手了,锯坏一件都是损失。而且,这种纸质的书画类文物,都得在干净的桌子上,带了手套来看的,否则手上的汗液什么的会对东西造成损坏。

张辰从这一侧拿出五件之后这侧就空了,接着又去锯其他的地方,最后除了底部之外的五面都或多或少的取出来一些相通的物件儿,一共是三十二件。这时候那个藤箱也已经破碎不堪了,不过这时候也没人在乎这个藤箱了,它只不过是用来藏宝贝的,取出宝贝它的使命就完成了,就好比是送信的邮递员一样,人家把信送到就算完事,有谁会关心邮递员送了信之后是回家还是去下馆子吗。

等张辰洗了手,三个人抱着取出来的东西就进了书房,把东西放在桌上之后,董老拿来三副手套,说道:“东西太多了,一起来吧,但是要千万注意,小心再小心,别损坏了里边的东西。我先来拆一件,没有问题之后你们再上手。”

说完董老就拿了一件放在面前,右手拿起一把竹刀,这是专门用来裁一些纸制品的工具,用竹刀轻轻挑去上面的蜡封,然后把包裹着的油纸顺着蜡封的痕迹割开,再向两边割过去,等油纸完全割开后,里边是一本用薄绢包裹着的书籍类的东西,董老很小心的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

把薄绢摊开之后,是一本蓝色书衣的线装本,差不多有一寸厚,保存的相当完好,没有一点破损之处,这全要得益于外边的这层油纸了,否则经过两百来年,就算不完全腐烂,也会因为发霉虫蛀等原因而损坏的。

蓝皮白纸,纸质微微有些泛黄,不过时间长点的都这样,而上面写着的四个字,却让董老和宁琳琅都呆住了“阅微笔记”。

张辰适时的打断了他们发愣,问董老:“师伯,这不会是《阅微笔记》的原稿吧?”

董老和宁琳琅听了张辰的话,都回过神来,董老拿起那本《阅微笔记》翻开一页,上边写的是“姑妄听之·卷二”,再往后翻过去就是内容了,还带着一些标注。

董老取来放大镜,从书名到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观察着,前前后后翻了好多页,看了一百多个字。大约半个小时后,董老抬起头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笑着对张辰说道:“你小子真是好命啊,什么好东西都往你手里钻,这的确是纪昀的手稿。”

说完看了看一边摞在一起的东西,说道:“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把这些里边的东西都去出来,看看是不是完整的原稿,如果是的话,那将是一大发现啊,这可是能把《聊斋》比下去的东西。”

张辰和宁琳琅也戴上手套开始动作了,尤其是宁琳琅,心里很是兴奋,能够亲自参与,并且亲手取出《阅微笔记》原稿,这在古玩界是一种荣誉,现在这个荣誉只属于他们师徒三人,而这份荣誉还是她伟大的师兄给她带来的。是的,宁琳琅现在只能用伟大来形容张辰了,她实在想不到其他的词能够使用。

一个多小时之后,三十二个油纸包裹全部打开。其中有二十九个包裹里边都是《阅微笔记》原稿,有两包是纪昀诗词摘录,剩下一个油纸包裹里取出来的是一些信件。这些信件都是刘墉等人给纪晓岚的回信,按照内容来看,应该是纪晓岚在编撰《四库全书》时见到一些奇文之类的,就会和一些大臣好友们相互探讨的往来书信;还有几封是有人知道纪晓岚摘录了一些秘本珍籍、禁毁书中的内容之后,劝说纪晓岚要千万小心,并且赞佩他行为的信件。

董老看着这些文稿和信件,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传说《阅微笔记》的手稿被藏在双塔山上,后来藏匿的人死了,就此遗失;也有传闻说这些手稿被和珅夺去,或焚毁或私藏了。而现行的《阅微草堂笔记》只不过是原本的几分之一,和一些鬼怪故事的合集罢了。”

董老又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本以为这些摘录了无数毁禁书精彩篇章的手稿早已经损毁腐烂了,没想到却是保存的如此完好,还被小辰你给找到了。这绝对文学史上的重大发现,足以惊天动地啊。”

张辰也应道:“的确,清政府为了统治汉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不知道毁了多少光辉灿烂的文化,尤其是乾隆一朝,大兴**,打着编修《四库全书》和弘扬中华文化的幌子,实施着‘寓禁于毁’的卑劣行径,和借‘修史’之名来毁书的阴险手段。这的确是文化的悲哀,是历史的悲哀,也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董老笑道:“不要这么忧伤嘛,都是些埋进土堆里的事情了。这些手稿可不仅仅是古董,对文学研究也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实打实的无价之宝啊。一旦你得到这些文稿的消息传出去,我怕是会有很多人想要上门来看一看,甚至有些单位还会想要据为己有的,你先不要漏出风去,这事得和你太师叔打个招呼,让他给你想想办法。”

“你买了很多翡翠原石回来吗?最近怎么对这些感兴趣了,千万不要沉迷在赌石里边,一旦失手,后果难以想象的惨啊。”

张辰可不能说自己可以看到石头里边的东西,呵呵一笑,说道:“师伯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这不是就要和宁爷合作珠宝生意了吗,四师叔要以我得名义来合作,所以我想着对这方面的东西都多了解一些。学会了也没什么坏处,而且我觉得玉石文化也是很博大的,值得去学一学。”

董老也知道张辰不会真的沉迷到赌石里边去,只是提醒他一下,以防万一,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张辰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卢俊义的名字,接通电话后,就听到卢俊义说:“张辰你在哪呢,你不是说想见识一下赌石吗,过几天云南腾冲那边有一个小盘,我们公司会去采购原石,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