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8章 情定南疆(上)

第二十八章 情定南疆(上)

飞机从首都机场起飞后三个半小时,降落在了昆明巫家坝机场。张辰带着宁琳琅和卢俊义、石磊以及天美公司的几个专家走出机场后搭了三台出租车往预订好的酒店而去。

这次张辰本来是不想带着宁琳琅来的,在北京一起出去还好,可到云南都一起就不是很合适了,张辰知道宁琳琅对他有那么一点小意思,而他对宁琳琅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可他受伤太严重了,现在根本不敢接受一段感情,就怕在外边时间长了两个人有点什么进展;再说了他们是来赌石的,又不是来旅游。

就哄她说那里治安非常乱,而且没有酒店,住在农村的帐篷里,还不能洗澡。宁琳琅想了想那样的环境,还真不是个好去处,小丫头就开始有些犹豫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张辰还在为忽悠了人家而暗暗自喜,隔天下午宁大小姐就开始发飙了。

你可以骗人家,人家也可以去打听的,宁琳琅也是担心张辰的安全,又知道他有洁癖,想去打听一下那里的情况,好给张辰准备准备。可打听回来之后,宁大小姐就一脸乌云,好象张辰欠了他一百块钱两年都没还似的,指着张辰一顿狂吼。

张辰没办法,只好说因为这一路会非常的辛苦,而且毕竟是边陲之地也怕有个什么闪失,所以才不带她去。宁大小姐这才怒气微平,但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意流过,毕竟张辰是在乎她的。但还是逼着张辰带她去,否则就会趁他不在的时候,烧了他的二王真迹。

张辰一听,这还了得啊,急忙又给她订了一张票,看到机票之后,宁琳琅才又开始高兴了起来。其实张辰也知道宁琳琅不会真烧,就是让她烧她也舍不得,这是搞收藏的通病,见着好东西保护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去毁坏。只是因为宁琳琅孤身一人在中国,真是很不容易,能谈得来的就他一个,董老虽然也算得上宁琳琅的亲人,可毕竟是长辈,宁琳琅还是一个女孩子,不可能什么事都说的,所以就当带她旅游了,反正腾冲本来就是旅游胜地。

到了昆明可以住一天,第二天再乘飞机到腾冲。一行人到了酒店分配房间的时候,宁琳琅挑了张辰隔壁的房间,卢俊义和石磊笑着看了看张辰,给了他一个男人才懂的眼神,搞得张辰相当的郁闷。白了他们一眼,我懂什么懂啊,我们是很清白的师兄妹好不好,这两个家伙真是不可理喻,满脑子都是肮脏思想。

张辰一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坐了三个多钟头的飞机,又搭了出租车,让他感觉身上十分的不舒服。

宁琳琅和张辰泡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多少也被张辰传染了一些毛病,听张辰讲了那些恶心的细菌和恐怖的致病率后,小丫头也有点觉得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传染源,进门后的第一件事也变成了洗澡换衣服,还会用酒精消毒手机、随身听等等在外边使用过的东西。

宁琳琅洗了澡换好衣服之后,就来敲张辰的门,他们的程序是基本相似的,所以这时候张辰也换好衣服了。宁琳琅现在和张辰一点都不客气,进来后就给自己到了一杯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咕嘟咕嘟的喝了半杯,然后才一口一口的喝着。

她现在也明白了张辰第一次和她见面的那天,为什么以洗完澡出来就端起茶杯牛饮了,长时间乘坐飞机本来就是一件根枯燥的事情,张辰又有洁癖不会在飞机上上卫生间,所以就不会在飞机上喝太多水,而人洗澡之后都会比较口渴,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张辰那样的行为也很正常,她不是也不讲究什么淑女的形象了吗,坐下就是一顿喝。

喝了一大杯水之后,宁琳琅就问张辰昆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张辰早些年的必修课,所以但凡这类的问题,问张辰肯定比到书上找或者去查资料直接有效的多,而且她相信,张辰给出的选择一定会是最正确的。

张辰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今天只有一下午的时间,所以不能分散的去游览。现在是一点半,我们先去吃一点东西,然后去逛一下大观楼,时间差不多就到晚饭时候了,晚上可以去吃昆明的小吃。”

张辰先把大致的行程定下,然后开始给她细说:“云南的小吃有很多,但是正餐的佐菜出名的不是太多,我们等下吃点名气比较大的,田七汽锅鸡、宣威火腿、洱海鱼干、鸡枞蒸肉饼、茄子鱼、香茅草烤鱼、宣良烤鸭,当然还有一样是很不错的,就是黑米饭,不是我们日常的那种紫米,而是用植物染色的白米,那个很不错的。”

“而大观楼则是云南著名的一处景点,大观楼其实是一个园子,包括涌月亭,凝碧堂,揽胜阁,观稼堂等等这些建筑;大观楼临大观河而建,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尤其是大观楼有一副对联,是孙髯翁在乾隆年间所作,上下联一共有一百八十字,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长联。

晚饭我们不在酒楼饭店吃,而是去吃小吃,云南可以算是一处小吃天堂,最最有名的就是过桥米线其他的像是漆油茶、鸡豌豆凉粉、一掌雪、锅巴油粉、小锅卤饵块、凤庆粑粑卷、油酥紫米米花糖、荠菜饺、四味荞包、太平糕、千层皮、大酥牛肉面、油燃面之类的,怕得有百八十种吧,可有的你吃了。”

张辰看了一眼还在想着各种美味小吃的宁琳琅,说道:“别怕没时间吃,等到了腾冲一样有很多小吃的,而且等腾冲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还要再回到昆明的。来了云南当然要买一些当地的东西回去了,有些东西在京城买不到最好的,像是鸡枞、松茸、竹荪、牛肝菌、羊肚菌这些野生菌类,还有云南的蜡染布和扎染布也是很传统的东西,我还要再买一些云烟带回去,然后还得找两副好的云子带回去送人;还有云南的普洱茶也是好东西,被称作能喝的古董,也要多买一些。这些事情都需要时间来办的,怎么也得有两天时间,你还怕到时候没得吃吗。”

宁琳琅一听云南有这么多好东西,直说自己也要买一些,张辰笑道:“你买什么啊,我要买的话,当是算你的份在里边了,师伯、四师叔还有五师叔都要带一份回去的。”

宁琳琅听张辰说他也有打算自己的那一份,心里又是一阵高兴加激动,他想的如此周到,还真是一个细心的男人,有能力,知识丰富,年少多金,英俊帅气,还很强壮,这简直就是标准的白马王子呢。

想起前些时间打电话给外公,说关于在国内合作珠宝生意的事情,外公听说是以张辰的名义进行合作后,更是催促她把这件事尽快落实,而且言语之中还表露出对张辰的赞许,并且让自己多多和张辰接触。那自己和张辰发生点什么的话,外公肯定是会赞成的吧,可他总是没有什么实际的表示,难道要自己主动?

给卢俊义他们打了电话,说是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在酒店大堂碰面。中饭不用那么麻烦,五星级酒店都有二十四小时供餐,而且口味那也是没得说。点菜时候果然如张辰所说,服务员推荐的也是那些个菜品,卢俊义跑云南的次数最多,席间也是讲着他在云南见过的各种趣事,一顿饭下来气氛很是不错。

饭后商量要去大观楼,那几位天美公司的专家年龄都比较大了,不太适应与年轻人一气游逛,就选择在酒店休息,也有出去见见当地朋友的。

卢俊义在他们几个人中算是对昆明最熟悉的,所以就由他带路了,四个人在大观楼游览之后,又跑去吃云南的特色小吃。

宁琳琅在英国长大的,那才多大一地儿啊,欧洲人和东方的饮食习惯又有很大的不同,那地方完全没有什么太多的小吃可以享受,所以她对这些小吃最为着迷。一气吃了十几样,都已经感觉到撑了,还是忍不住的盯着一些小吃摊子猛瞅。

张辰怕她吃太多消化不良,就答应她等回到昆明的时候带她来好好的吃,这才让她勉强压下了对于美食的欲望。

昆明又叫做春城,这名头可不是白给的,全年温差全国最小,即使在夏天八月份,也很少会有超过三十度的时候。这会儿走在街上,温度适宜,不时有微风轻轻拂过,感觉很是爽利。

现在天色还早,离酒店也不是太远,几个人就打算走着回去,顺路欣赏一些昆明的夜景。

在昆明最多的不是小吃,而是花,想到这里,张辰看了看身边的宁琳琅,说道:“昆明的鲜花是很有名的,每天都有很多的鲜花从这里卖到全国各地去,我们明天的航班是十一点多的,明早可以去昆明的花市见识一下。”

张辰这么做还真是为了宁琳琅。既然出来一趟,就带她去看看,女孩子嘛,都会喜欢一些花花草草的。

宁琳琅听了果然喜欢,拍着手说道:“好啊好啊,我一直都很喜欢看荷兰那里的花海,可是一直都在学习,很少有机会去看,想不到这里也盛产鲜花,我要去。”

说完还抱着张辰的胳膊晃啊晃的,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她知道张辰是要带她去,要不一帮子大老爷们儿去看那个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