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9章 情定南疆(下)

第二十九章 情定南疆(下)

一直到了酒店,宁琳琅抱着张辰胳膊的手都没有再松开,就那么抱着。卢俊义和石磊在下电梯的时候,都看了看张辰的胳膊,然后给了他一个很暧昧的笑容。

张辰也知道宁琳琅一直抱着他的胳膊,他也没有反对,一个女孩子肯和你这样,你要是反对了,那会很伤人家自尊的。再说这种感觉还是很享受的,宁琳琅不但有东方人的精致,还有着西方人的丰满,张辰的胳膊偶尔会不经意的撞在一团柔软的嫩肉上面,搞得他整个人都有一种酥酥的感觉,很爽的。

宁琳琅骨子里也是有着欧美人的奔放和直接大方,对于自己喜欢的,绝对不会去掩饰什么,更不会像东方的女孩子那样,扭扭捏捏的,明明心里喜欢了,还装出一副接受不了的样子。她喜欢张辰,从张辰送给他那只玉蝉的时候就开始了,越来越喜欢,张辰所表现出来的修养,学识,沉稳,勇敢,都深深的吸引着她,再加上外公的示意,所以她主动了。否则要是等张辰主动,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这家伙好象对感情很不开窍的样子。

张辰和宁琳琅的房间都是在最里边的,和卢俊义,石磊道了晚安后,两人就朝房间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宁琳琅突然站住了,因为张辰的胳膊被她抱着,张辰也被她带着停下来。

张辰扭头看了看宁琳琅,想要问她什么事,却看到宁琳琅两眼直直的盯着他。张辰能够看出那双眼睛里的内容是什么,可他受伤太深,对于这双眼睛里的东西,他有些不敢接受。他对宁琳琅也是有感觉的,如此极品的一个美女,又见天儿的和他混在一起,没有感觉那是胡说。

可是感情虽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物,但是如果感情破裂或者失败的话,所带来的杀伤力也是很恐怖的,甚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样的事张辰不想再经历一回,以张辰对感情的渴求和珍惜,他是绝对伤不起的。

伸出那只没有被宁琳琅抱着的手臂,轻轻的抚了抚她的栗色长发,语气非常温柔的说道:“琳琅,我知道你对我有感觉,而且一早就知道。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师妹能够喜欢我,我也很高兴很荣幸,在我的心里,对你也是有感觉的,说实话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对你很有感觉,我也很喜欢你的。”

张辰的手顺着宁琳琅的发边,从她的脸颊上滑下来,接着说道:“只是我曾经在感情上受伤太重了,搞得我有些害怕这玩意儿,它所带来的杀伤力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我曾经是一个孤儿,遭遇过无数的人间冷暖,直到遇见了我的父母,被他们领养之后我才有了温暖。我对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在乎,非常的珍惜,看的比生命还重要,一旦感情破碎了,对于我的打击是致命的。”

宁琳琅不知道张辰之前还有过这样的感情经历,如今听张辰对她说起,心里竟然觉得很难受,觉得心很疼。原来师兄这么可怜,那个让他受伤的女人真是可恶,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有女人傻到去伤害他呢,如果让她见到这个女人,她会把她撕碎的。

宁琳琅一直都在注意张辰,她看到张辰对身边的人都是很真诚的。张辰的朋友不多,也很少去主动的结交什么人,而别人也很少被张辰接受,这不是张辰骄傲,而是他在分辨,在判断。一旦张辰接受了一个人,那他就会真的用心去和你交往,你在他心里是真的有一席之地的,这点从张辰对卢俊义和石磊这些人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他是真的把他们当作朋友的。

而张辰对长辈师叔伯,对那位年近百岁的太师叔,对她这个小师妹,都是处处关心,无所不用其极,总愿意把自己最好的都给身边最亲的人。

宁琳琅点了点头,放开张辰被她抱着的胳膊,抬起双手捧着张辰的俊脸,眼里流露着关不住的浓情,说道:“我能明白你心里的感受,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我才会主动。你有你的顾忌,我有我的坚持,我们先回房间吧。”说完就向她的房间走去。

张辰看着宁琳琅进了门,也打开门回到自己房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会这么主动,而且还很坚决的样子,想着宁琳琅那双充满浓情的眼睛,张辰心里翻滚着巨浪。对于宁琳琅他是很喜欢的,第一次见面他就开始喜欢了,甚至有些动情,要不然也不会把那只无价之宝的玉蝉送给宁琳琅,他当然知道那两只玉蝉是一对的,可是心里的那道伤疤一直流着血,没有办法愈合,他深怕和宁琳琅的感情也有什么变故的时候,那道伤疤会要了他的命。

洗了澡换好衣服,张辰泡上一杯茶坐在临窗的沙发上抽烟,从烟头上飘起一道道淡淡的烟雾,缭绕着盘旋而上,张辰看着不停变幻形状的烟雾,心里思绪万千,就像那烟雾一样,纠缠不清找不到哪里是头哪里是尾。

敲门声打断了张辰,走过去打开门,宁琳琅带着一头刚刚洗过的湿发站在那里,发梢上偶尔会有一滴晶莹的水珠掉落,秀发包裹着从T恤的圆领口露出来的玉颈,衬托着她那绝美的容颜,犹如一朵出水的芙蓉。宁琳琅的美他是深有感触的,而此时的宁琳琅更加的美,张辰不禁有些看呆了。

宁琳琅对张辰这个表情很满意,笑道:“我很想听听你的那个故事,给我讲讲好吗?我要了解你的过去,了解你所有的一切,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我要了解并且得到你。”

张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机械性地点头同意了,把宁琳琅让进屋里,两个人就坐在临窗的沙发上喝着茶。张辰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后,给宁琳琅讲述起那段令他不堪回首的感情。

本以为再次说起的时候心会很痛,可是真的当着宁琳琅说出前尘往事的时候,张辰感觉到的居然是一种解脱,一种放下担子和心中那块石头的感觉;虽然心中的那道伤口还在淌血,但是痛苦的成分却减轻了很多,这大概就是愈合的过程了吧。喝着茶抽着烟,把他的总总往事,从儿时的,到大学的,再到被抛弃之后的,除了神奇的意念力之外,几乎都简明扼要地给宁琳琅讲了一遍。

宁琳琅听张辰讲着,心里也不停的被震撼着,张辰对于感情的渴求和忠贞,更加的坚定了她对张辰的信心,也让她对自己和张辰的未来有了想法,这样一个男人是值得自己付出和疼爱的。听到张辰说起一家三口遭遇车祸,父母惨死撒手而去,只留下张辰一个人,宁琳琅忍不住的落泪,对自己没有见过面的二师叔和三师叔深感惋惜。又听到那个叫做赵蕾的女人在张辰如此悲痛的时候弃他而去,找了一个顽劣的男人做男友,小手仅仅的攥着,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到那个女人,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她宁琳琅的好师兄怎么能如此的让人侮辱呢。她只顾着气氛,忘记了当时她还不认识张辰。

张辰讲完了他的故事,端起茶杯喝着,好象他真的是在讲一个故事一样,可宁琳琅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张辰的心在滴血。

宁琳琅“嚯”的站起来,拽着张辰的手把他拉起来,双手再次捧着张辰的俊脸,深情的看着他,说道:“我不想叫你张辰,我要像三师叔称呼二师叔那样,我要叫你师兄。”宁琳琅向张辰发出了爱的邀请,向三师叔叫二师叔那样来称呼张辰,不就是说要像他们一样相爱吗。

两只手也改为环抱住张辰的腰,把身体和张辰贴在一起,微笑着说:“我还真是应该谢谢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怎么可能这样和你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这样的去爱你。师兄,我好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也要你爱我,还要和你结婚生子,一辈子在一起。这一生我都要疼你,都要宠着你,我要让所有的男人都羡慕你,因为你是一个值得我付出全部的男人。”

说着就吻上了张辰的嘴,也把他抱得更紧了。张辰不是木头人,一样有着人的七情六欲,这样的美女在怀,主动献吻,再沉默下去那可就真是禽兽不如了。

张辰本就对宁琳琅有情,现在人家姑娘主动表白,把要和你一生厮守这样羞人的话都说出来,张辰那颗久久不曾跳动的春心也活泛了起来。小师妹很善良很单纯,不是那种心机深沉的女孩子,而且有着良好的家教和素养,应该也不会做出那种为了享受而出卖感情的事来,再说了,有自己的身家和她的家族,也没有多少是享受不到的了。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不要再封锁着自己的心理防线了,不如敞开心去接受这段感情。

想通了这点,张辰的心门也就开了,不再犹豫,抱着宁琳琅就开始疯狂的吻着。不能再让这丫头主动了,要是照着这情形发展下去,哥们儿就是个被逆推的下场,绝对不能干出这种败坏老爷们儿气节的事情,得把主动权拿回来。

宁琳琅虽说是在英国长大的,有着一半的英国血统,受西方社会的感染,在男女之间的亲密接触上也能够放得开。但毕竟之前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拉过,更别提实际操作了,这也是照着电视里和生活中见过别人的样子来学的,还不如张辰这个感情菜鸟熟练呢。

宁琳琅是初尝滋味,被张辰吻着,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唯独双臂能够紧紧的抱着张辰,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兴奋。

男女之间就那么点事儿,这东西其实也不用怎么去学,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就会了,怎么样会让自己舒服还用学吗?也就十几分钟,宁琳琅已经掌握了接吻的基本技巧,抱着张辰努力的回吻着,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虽然是酥酥麻麻的用不上力,但浑身都透着一股舒服劲儿,这感觉的确美妙。

张辰是久禁之体,两年的时间没有接触过异性,对于这样的亲密接触很是渴求,虽然他一直排斥着男女之间的感情,但是人的身体却对现实极为的忠诚,只要你敞开了去接受,那种对异性的感觉马上就会回到你的身体里。

面对的又是宁琳琅这样一个绝世大美女,不来劲儿绝对是骗人的,怕是连张辰自己都不相信。

不过,两个人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触,虽然宁琳琅很开放,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怎样的,良好的家教也让她不会做出随便的事情。而且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还是刚刚捅破那层窗户纸,能够和张辰这样滚在一起吻上一个多钟头已经是极限了。

张辰也不是随便的男人,他对感情更加的敏感和认真,不到水到渠成的那一刻,张辰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也是她对宁琳琅的尊重。

两个人从沙发上直接就吻到了**,吻了个昏天黑地之后,宁琳琅喘着粗气从**坐起来,拉着张辰的手说道:“你不许反悔,刚刚你已经答应我以后可以叫你师兄,我喜欢这样叫你。还有就是,你一定要对我好,我一个人在中国,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你如果对我不好,我会伤心死的。”

张辰是从心里喜欢宁琳琅,而且按着他对感情的重视怎么可能会欺负宁琳琅,这也是宁琳琅对张辰在撒娇,张辰心里是清楚的,坐起身来抱着宁琳琅,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对你不好,你都说要一辈子对我好了,难道我能不对你好吗?我也会疼惜你一辈子的。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让你伤心到死,我要的是一生一世的感情。至于称呼,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到现在我也不能那样去要求你了。”

和张辰的感情能够突破,让宁琳琅心里极度的兴奋,她忍不住的想要大声喊出来,拉着张辰说道:“师兄,我会爱你一辈子,永远都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们要到外边去,我要和你在广场上接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