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章 翡翠城

第三十章 翡翠城

张辰无法拒绝宁琳琅的提议,只能是带着她出了酒店搭出租车来到最近的广场,下了车宁琳琅就拉着张辰跑到广场的最中心处,转身深情的看着张辰,语气轻柔的说道:“师兄,吻我,就在这里,像刚才那样吻我。”

都到广场了,张辰也就不再矫情,抱着宁琳琅就吻了上去。

昆明夏日的夜晚十分清爽,虽然已经十点多钟了,但是广场上还是有不少人,都是附近睡不着出来遛弯儿的居民和不情愿回家的恋爱男女。

张辰长相十分俊朗,又高大健硕;宁琳琅也是身材高挑,凸凹有致,再加上栗色的长发衬托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儿;这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吻,是很惹人眼球的,很快的周围就有好多人都看向他们,还有一些男男女女的投来羡慕的眼光。在中国,从来不缺乏看热闹的人。

但是大家还是比较讲究的,对于这一对抱在一起拥吻的男女,并没有采取围观政策。还有人带头鼓起掌来,其他人也都跟着鼓掌,把祝福送给这对热恋的男女。

宁琳琅听到了周围的掌声,停下来放开抱着张辰的手,朝着四周的人群深深的鞠了一躬,大声说道:“谢谢大家的掌声和祝福,我是从英国来到这里学习的,今天我和我的师兄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从今天开始他不只是我的师兄,还是我的男朋友。我会一直爱着他,然后和他结婚,直到我们都死去的时候,我还会爱着他。我在中国举目无亲,能够在今天这个特别重要的日子里,得到你们大家的祝福,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谢谢你们!”

初尝恋爱滋味的小丫头,说完这些的时候眼泪也滚落下来,但是脸上依然是幸福和满足的笑容,她不单是因为能够和张辰相爱而高兴,也为她深爱的师兄张辰高兴,因为从今天起就会有一个宁琳琅永远的深深爱着他,不离不弃。

旁边一个老大娘听了宁琳琅的话,也有些哽咽的对张辰说道:“小伙子,你可要珍惜啊,多好的闺女,从那么老远漂洋过海的来到咱们中国,选择和你过日子,得放弃多少东西啊,你可得好好对人家,要不然天理不容你啊。”

这句话说的张辰也是心生感慨,是啊,这小丫头如此对自己,万万不能负了她。

宁琳琅听了也是感动,给这位老大娘鞠了一躬,说道:“老奶奶,谢谢您的关心,师兄会一辈子对我好的。”

大多数的人还都是善良的,广场上的人都纷纷对张辰和宁琳琅表达了祝福,张辰和宁琳琅也一一的谢过众人。

回到酒店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两个人又抱着亲热了一阵子,才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中午一行人乘坐飞机到达了中缅边境的冲腾县,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宁琳琅还在念叨着,早上去花市因为时间太短而没有尽兴的遗憾,等回京时候一定要再去逛一下,她要买好多的鲜花回去。

卢俊义和石磊一早去花市的时候就发现了张辰和宁琳琅的进步,俩人已经拉上手了,而且宁琳琅对张辰的称呼也变成了“师兄”,小伙子挺有手段嘛,刚到昆明就把美女师妹搞定了,看张辰的眼神也透着一种佩服。

要是他们知道这事是宁琳琅主动的,估计非得羡慕嫉妒的晕过去,这样极品的美女主动追求,主动献吻,这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

“腾冲可以说是中国翡翠文化的发源地,早在缅甸被殖民之前,翡翠的产地密支那、孟拱这一片地方都是归属腾冲州管辖的,所以也有‘自古翡翠出云南’这一说法;早在五百多年前腾冲人就发现了翡翠的经济价值,并开始对翡翠进行加工,经过几个世纪的传承和发展,现在的腾冲已经是东南亚地区很重要的翡翠加工贸易集散地。

从宋朝开始,腾冲就是重要的珠宝玉石的聚散地,到了清朝的时候,翡翠行业日渐兴盛,翡翠十场变得火热起来。腾冲有着地理上无可替代的优势,和几百年来沉淀的翡翠文化,是当之无愧的‘翡翠城’。

腾冲不只有翡翠,这里的藤编、腾宣和腾药都是相当有名的。腾冲在古代叫做‘滕州’,就是因为这里盛产藤条而得名,《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中说的那种‘渡江不沉,经水不湿,刀箭皆不能入’的藤甲,就是腾冲的产物。

‘腾宣’说的就是腾冲宣纸,因为产地就在观音塘,所以还有一个名称叫做‘观音塘大白纸’,不论是色感、质地还是其吸水性能等方面的表现,都属于上乘书画用纸。当年徐悲鸿先生就曾经对腾宣有过很高的评价,他说:‘腾宣不仅有头宣的种种长处,而且还有一个头宣所没有的好处,就是作画后别人无法偷揭,可以算是一种很好的作画用纸。’我们现在能够买到的‘雪花牌’宣纸,就是腾宣。我这次也想找一下,看看能不能买到上好的老腾宣,如果找不到,原产地的腾宣也是不错的选择。

腾冲的中草药资源相当的丰富,这里有和顺养鹿场,还有高黎贡山药场,里边的产品都是中草药的上乘货色。腾药配方得宜、疗效显著,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闻名遐迩了,特别是民国时期的‘云生堂’、‘太和堂’那可是相当的有名气啊,只是‘六神丸’这一剂名药,却因为知识产权的问题而被迫停产,实在是医药界的一大损失。

这些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一辈辈的沿袭,一代代的传承,可谓艰辛,但依然会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损毁或消亡,实在叫人心痛。卢哥有句话说的很好,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能留一点是一点吧。

我们搞收藏,并不是单纯的喜欢看着那些物件,更大程度上是在延袭和传承古文化,虽然不乏商业上的交流,但也确实起到了推动和传播的作用,独独靠小众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些老东西就会绝迹啊。只有把大多数人的意识转变过来,调动起他们对保护文化遗产的积极性,才能够把这些璀璨的人类文明更好的传承下去。”

张辰这一番由地方特色转到古文化的保护传承的言论,也让其他人都深深的震撼了,看看人家,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专家级别的收藏协会理事,不是说说就可以的,这才是真知灼见啊。

这番话不仅感动了众人,也改变了他们在收藏上的价值观念,让他们认识到,收藏不仅仅是爱好,还连带着一种责任,也为自己能够承担起这样的责任而骄傲。

这番话更是改变了石磊的一生,他从张辰的话里明白了他爷爷对他的期望,把保护和传承古文化当成了自己毕生的理想,以至他日后成了世界知名的收藏大家的时候,还在感念着当初张辰的这一番话。

宁琳琅听了张辰这番话,对张辰那是绝对的崇拜了,这就是我深爱的男人啊,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真是没看错人,这样的男人值得你任何的对他好。

张辰见众人情绪有些不对了,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说道:“腾冲一地,可称得上人杰地灵啊,这里出过不少的名人,像是艾思奇,就是腾冲人,他是聂耳的好友,还是毛爷爷的哲学顾问;还有李辅仁、张文光、李曰垓这些都是历史名人啊。”

张辰停下来招呼众人吃菜,又碰了一杯,接着道:“腾冲也有当地美食,很多小吃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最有名的就是我们桌上这盘‘大救驾’,其实就是炒饵块,传说当年万历皇帝逃到了这里,饥寒交迫,身心俱疲,由当地人给他一盘炒饵块,吃的犹如山珍海味般,直说‘真乃大救驾也!’所以就得了这么一个名字。”

张辰说完就继续吃喝,卢俊义看着他不解地问道:“张辰,你真的没有来过这里吗?我怎么感觉你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啊,有很多你说出来的东西,我这个常常跑云南的人都不知道。”

宁琳琅在这个时候当然会为自己的师兄助威,接了话说道:“你们不知道,师兄从小就学习这些的,说这些对收藏是很有帮助的,他熟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和风土民情。”

卢俊义听了暗暗点头,心说:这谁的能耐都是学来的啊,看来以后自己也得多学学。

石磊听了则是连连乍舌,问道:“辰哥,那你得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学才能够啊,你看了多少书籍资料?”

宁琳琅又开始做起了宣传工作,笑着说道:“我师兄从九岁开始跟着他父亲也就是我的二师叔,开始学习收藏,一直到现在还在学习,他一共看了最少也有好几千本书了。师兄看书很快,记忆力也好,他是真的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

大家都知道宁琳琅不会这样吹牛,但也是听着有点像神话了,过目不忘,这就是天赋异禀啊,看来自己是拍马也赶不上的,但多看书多学习总不会错。

卢俊义笑着打趣道:“琳琅,你这才刚刚开始,就这么急着给这小子做宣传,要是等你嫁给他,那还不得把他捧到天上去啊。”

宁琳琅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知道卢俊义是在打趣她和张辰,也笑着道:“师兄本来就很有本事的,这样的男人怎么宣传都不过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