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2章 腾冲交易会(二)

第三十二章 腾冲交易会(二)

张辰像模像样的拿起原石又看了看,用粉笔在上边画了一道,接着就把原石固定起来。架起刀片对着白线就切了下去,这一刀其实并不是很准,切下去之后会有一点翡翠玉料的边缘被连着切下来。可张辰毕竟是新手,如果表现太好的话很容易让别人猜疑,如果卢俊义和石磊问他什么,他就不好说了,总不能说它能看到里边吧。

这样切下一点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也不会心疼,还可以掩盖过去自己的意念力,至于能够开出冰种翡翠那完全可以归结为走运。

听说有人在解石,很多人都来围观,这些人里边有的是专门来买原石赌的,听到有人解石这些人都会很兴奋,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也有的是一些珠宝公司的人来采购原石的,但是这些珠宝公司的人也会买一些别人解出来看得上眼的翡翠玉料,虽然这样比买原石要贵出很多,但是也能够把风险转嫁到别人身上,他们也是很愿意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刀片一点点的切下去,众人的心也都提了起来,一直到张辰的这一刀完全的且过之后,他们的心也就随之提到了嗓子眼上。等张辰抬起刀片后,石磊马上舀了一瓢水对着原石的切面冲下去。

等切面上的泥浆冲走后,露出了一片小拇指大小的翡翠来,石磊凑过去看了看,兴奋的对张辰道:“辰哥,有你的啊,第一块原石就切出一块冰种来,我看这颜色应该是阳绿的吧。”石磊也是玩收藏的,对于玉石的鉴定还是有些眼力的,年代断不了十分准,但是玉石的品质还是难不住他的。

围观的人群听到里边说解出一块冰种的阳绿来,也跟着吵吵开了,后边看不见里边情况听不见里边说话的也踮着脚探着头往里瞅,同时跟前边的人打听着里边什么情况。

张辰还没有下第二刀,就有一个带着金边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对着张辰说道:“小兄弟,我看好你这块毛料,你要是不再解下去的话,能不能转让给我啊,我出五千块钱。”这人说话比较中肯,首先是确定如果张辰不再解下去他才会买下,然后给的价钱也还可以,张辰花了三百买来这块原石,现在转手卖五千,价钱并不低,还能转嫁风险,也是比较划算的。

接下来的就不太地道了,一个胖子从人群里挤出来,说道:“小兄弟,我出六千买你的,你这块原石里的翡翠解出来也不会太大,六千很合适了,我来替你承担这个风险怎么样,这样你就绝对的赚了。”

如果张辰是个初哥,也看不出里边是什么内容,并且没有前边那人的话,那绝对会认为这胖子是真的在为他考虑。可张辰对这石头里边什么情况是一清二楚的啊,你这不是坑哥呢吗,你怎么就知道里边的翡翠不会很大啊?

张辰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是要解开的,而且我不一定非要卖。”说完就架起刀片继续解石。

一边就有人说那胖子了:“你这人可真不地道啊,你怎么就知道里边的翡翠不大呢,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难道你比神仙还厉害,你这不是欺负年轻人吗?”

这人一说,马上就有人附和:“就是,我看你就是骗人家小伙子的,刚才那位虽然给的价钱没你高,但人家说话实在,你这人不咋地,小伙子,等下解出翡翠来别卖给他。”

周围的人都被他逗笑了,这打击也太直接了一点,还让张辰不要卖给这胖子,真是要气死这胖子啊?

张辰不管其他人说什么,只是专心的对付着那块原石。虽然和宁爷的合作还没有正式展开,但这并不妨碍张辰对这个买卖作出规划,翡翠首饰肯定是会一路走高的,所以张辰早就有存积翡翠的想法。即使张辰不留着,也不会卖给他们,一起来的卢俊义可是他的朋友,要卖也得卖给卢俊义啊。再说张辰还想着和卢俊义家里的天美公司联合,一致对外霸占珠宝市场呢。

张辰专心致志的解着原石,不长时间后又切下一块来,这次张辰是斜着切的,前边已经切出来一点翡翠了,按照正常的做法当然是顺着路子切下去。

这一刀切出了一个很大的切面,差不多可以确定里边翡翠的大小了,但是有了张辰刚才的话,周围的众人也不再问价了,都在等着张辰把里边的翡翠取出来之后再说。

等张辰把外面包裹着的石头全部切下去之后,手里拿着一块比馒头大一点,外边带着白色结晶的翡翠,抄起了砂轮开始一点一点的把那层白雾擦掉。

这擦石要比切费事多了,你得很小心,那砂轮的转速很快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擦到里边的翡翠,又过了十几分钟张辰手里已经是一块散发着浓厚绿意的翡翠了。

这时候等着的人们也开始出价了,刚才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又是第一个开口:“小兄弟,你这块翡翠不错啊,我出一百五十万,你转让给我吧。”

那边另一位也不示弱,说道:“小兄弟我出一百七十万,你卖给我吧。”

张辰并没有搭他们的茬,只是往人群里看了一眼,他在寻找卢俊义。这块翡翠是冰种不错,但是他在旁边的一个摊子上又看到一块带着更大的冰种翡翠的原石,他准备把这块翡翠卖给卢俊义。如果卢俊义不要,他才会考虑别人。

卢俊义果然在人群里,他听说有人解出了冰种翡翠,也想着要来收购的,等看看到张辰手里拿着一块翡翠站在解石机旁边的时候,他的心就稳下来了,他知道张辰肯定会优先考虑他的。

卢俊义还在往进挤,那个刚才开口的胖子开价了:“小兄弟,我出一百八十万,这可是很高的价钱了。”这位还是这德行,怎么说都好像是他在让别人占便宜的感觉。只是大家都不是傻子,他越这样说越是会遭到别人的鄙视。

张辰看都没看他,倒是旁边的石磊瞪了他一眼,有点想上去抽他的冲动,不断的劝说自己:我是一个文化人……

卢俊义终于挤到里边了,看着张辰笑道:“张辰,让给我吧,我们公司也需要这样的翡翠,我不会比别人价钱低的。”

张辰一直没走就是在等他来,这块翡翠肯定是要优先卖给他的,把翡翠交到卢俊义手里,说道:“一百五十万,卢哥,这块翡翠给你了。”

旁边的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感情人家是专门给留着的,谁也不卖啊。这朋友可真够意思,放着给高价的买家不理,偏偏底价卖给朋友,,这人真是走运啊,交了这样的朋友随随便便一开口三十万就省下了,我怎么就没这样的朋友啊。

他也不想想,这样的情份是单方面的吗,换做他舍得把四块原石拿出来,不管谁解出什么样的翡翠,都归个人吗?有些东西都是相互的,如果卢俊义不值得交往,张辰还会这样对他吗。

卢俊义听了张辰的话,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来他想出一百九十万把张辰这块冰种阳绿买下来的,按照加工成首饰之后的价值,只要在两百万之内,价格都算合适。没想到张辰开口就是一百五十万,这可是刚才的最低价啊。

“张辰,这不合适吧,我是代表公司买,不是我个人买,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卢俊义家里的公司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还有他叔叔等人的股份在里边。

张辰笑道:“卢哥,别说这些了,就按我说的价钱吧。但是卢哥我先和你说了,再有这么一块,我可就不能匀给你了。琳琅的外公要在国内发展业务,是跟我四师叔合作的,这也算是我的买卖吧,所以你可就别怪我了。”

“还有这么一回事啊,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别跟我客气啊。中国的市场这么大,的确是值得投资,你们要干是好事,将来我们天美也能有个一起走路的。”卢俊义明白独木不成林的道理,中亚环球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如果张辰真的涉足到珠宝行业来,不但不会阻碍天美的发展,反而可以和天美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如果两家订个攻守同盟的话,最少也能占据国内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市场,那可是了不得了啊,卢俊义已经开始畅想美好未来了,一脸陶醉的表情。

张辰看他一副猪哥样,赶紧叫醒他,说道:“卢哥你没事吧?这事情刚开始谈,还没有实际运作,所以也就没和你们说。到时候咱们两家可以定个调子,共同进退,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

卢俊义也是直点头,说道:“行,兄弟,这事我回去和公司的人商量一下,争取能够早日拿出一个方案来。你这边有什么要做的,别跟哥哥客气,人手什么的不合适也可以先从天美调两个过去用着。”

卢俊义说完又反应了一下,问道:“琳琅的外公,也是做珠宝生意的,在欧洲啊,什么牌子?”

张辰笑着说道:“卢哥你应该听说过的,那牌子叫‘艾利娜’,是琳琅的外公创办的企业。”

卢俊义恍然大悟,笑道:“我就说嘛,琳琅姓宁,原来是宁爷的外孙,宁爷可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啊。兄弟,你们这可是金玉良缘啊。”卢俊义这是在调侃他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