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章 腾冲交易会(三)

第三十三章 腾冲交易会(三)

一边也有人听到他们说话了,就跟身边的人说:“怪不得呢,原来是天美的少东家卢俊义,也就是这样的人能有这种朋友了。”

身边的人,可能是刚入行,还不知道卢俊义是何许人也,问道:“卢俊义,很有名吗?”

那人翻了翻白眼说道:“中国前三的珠宝公司天美,知道么?那买家就是天美的二公子,叫做卢俊义,和梁山那个同名同姓,人如其名啊。”

不管旁边的人说什么,张辰把翡翠交给卢俊义之后就再次去看原石了,他根本不着急卢俊义什么时候给他钱,卢俊义肯定不会赖他就是了。

石磊看着张辰解出一块冰种翡翠也有点跃跃欲试了,跟着张辰兴奋的说道:“辰哥,你这一下子就弄出一冰种的来,这运气真是好的没法说啊,等下我买了原石你一定要给我摸摸,说不来我也能解出块冰种来呢。”

张辰闻言笑了笑,说道:“这个自然没问题,但我不敢保证能给你弄出冰种来,要是摸臭了你可别怪我。”张辰也看出了石磊的心思,这小子是眼馋啊,看着别人解出好翡翠,自己却没有收获,让人心里很纠结的。

这就是赌石,看着一块块漂亮的翡翠从原石理被解出来,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当然,如果是自己解出来的那就更好了。赌石从来都是垮多涨少,如同赌钱一样输多赢少,所以这赌石行当里还真是很推崇运气这一说。这赌石也带着一个赌字的,中国人的赌性都很重,所以运气一说,也就伴随着这个赌字带到了赌石行当里面。

张辰一边说着,脚下并不停步,径直走到他刚刚看上的那块原石旁边,蹲在那里假装观察着。看了一会儿后,张辰抱起那块原石到了这个摊位的老板那里,把原石放在桌上,问道:“老板,这块多少钱。”

这位老板看到是刚刚解出冰种翡翠的年轻人,估计这会儿正在兴头上呢,想趁着机会要个高价,就道:“这块可是好料子,带松花带蟒,一万块。”

张辰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也知道搞价还价啊,指着那块原石上的一道裂笑道:“你这块毛料是有松花,也有蟒,可也有这么大一道裂啊,卖一千块不错了,一万块你留着自己玩吧。”

那老板也就是想蒙张辰一下,眼见没蒙成,就讪笑着说道:“小兄弟是行家啊,刚刚是开玩笑的,就一千块卖你了。”

又问张辰是不是在这里解石,刚刚解出一块冰种翡翠,不想马上又解出一块冰种来那么引人注意,就说暂时不解了,交了钱带着原石离开。

又走了几处摊子,张辰一直没有见到比较好的翡翠,心里还在想,这里一共就百十家翡翠商户,走了将近十家才见到两块冰种的,看来好的翡翠原石还得去大公盘上找,这里是没什么太大的希望,就当学经验了吧。

倒是石磊比较荤腥不忌,抱着一块显示器大小的原石在那儿叫张辰,张辰拉着宁琳琅走过去,石磊说道:“辰哥,我看了半天,觉得这块不错,你来给我摸摸,让我也解出一块冰种的来,最好是玻璃种的。”

这小子自从在天美的解石车间见到解石的那时候起,就一直嚷嚷着要解出一块玻璃种来,那意思好象大街上随便捡块破石头都能出玻璃种似的。

张辰让他说的哭笑不得,说道:“你当我能点石成金呐,还给你摸出一块玻璃种来,要真能摸出来,我还辛苦收什么玩意儿啊,每天摸石头就发财了。得,我给你摸摸,非给你摸出块狗屎地来。”

张辰还真就伸手在石磊那块原石上来回摸了几下,同时也用意念力观察了这块原石,别说石磊这小子还真走运,半吊子的水平硬是找了一块有芙蓉种的。这块翡翠还不小,有铅球那么大了,颜色也还成,是嫩嫩的那种丝瓜绿。有了这一下,这小子估计能消停一阵子了。

摸完之后,张辰笑道:“好了,玻璃种出炉,去交了钱解石吧。”

石磊屁颠屁颠的跑去交钱,这块原石表现还算不错,是一块黑乌沙皮壳的料子,表面有谷壳松花和一片蜂窝蟒,也没有什么裂绺,老板还算公道,要了两千五百块。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都来到交易会现场了,公共解石机这有不少人都在解石,还有排队等着的。这样的交易会不会有太多的商家带着解石机,公共解石机也就只有六台,要解石多少得排下队。

张辰拉着宁琳琅的手,和石磊排在一台解石机的第三位,前边的是一对东北人,听两个人之间的交谈,估计是那种赌石爱好者。

其中一个比较壮实的问另一个手里抱着原石的人:“海哥,你说咱们今天能有收获吗,上次去瑞丽就没弄出什么来,花了我好几万,回去可给媳妇儿叨叨了一阵。”

那个抱着原石的海哥说道:“这个赌石啊,有一种说法叫做‘一刀穷一刀富’,你家里有底子你怕什么啊,你媳妇儿是怕你沉在这里边,咱们都是小玩玩,一共花不了几个钱。我听说今天已经解出一块冰种的来了,这是个好兆头,你那块毛料表现特别好,应该能出好翡翠。”

嗯,这个海哥心态很好。张辰听着他们说话,就展开意念力往他们的原石看去,这个海哥手里抱着的是一块带膏药癣的料子,这种毛料赌性很大,如果癣进去不是很深的话,出高绿的可能性就会很大,反之,多数情况下就是必垮的了。这个海哥运气还行,他这块毛料里边有一块豆青种。

张辰又去看那个壮男的毛料,那块毛料有两台电脑主机那么大,甚至还要大一些,被他踩在脚底下。这是一块半赌毛料,有一侧已经擦出了一点白雾,下面隐隐露出一点绿色,表现很不错。但也就是那么一点点的绿,里边最多是一块鹅蛋大小的金丝种鹦鹉绿,再后边就什么都没有了。就在张辰要收回意念力的时候,发现这块原石有点不对劲,马上又接着把意念力继续穿透那块毛料,果然在一个角落里另有文章,那里有一团黑色,很浓的黑色,还微微的发着油光。

那团黑色差不多有两只茶碗那么大小,张辰仔细的观察了那团黑色之后,确定那不是墨翠,而是一块真正的黑翡翠,还是一块顶级的乌鸡种的黑色妖姬。这是张辰第一次见到黑色的翡翠,之前学习的时候也只是在一些资料里边提过这种极其罕见的黑翡翠,顶级的黑色妖姬不比玻璃种帝王绿差一点,甚至因为它的稀有程度还会更加的值钱。

黑翡翠和墨翠是完全不同的,墨翠只是黑色绿辉石质翡翠,而黑翡翠却是含有分散暗色和不透明尘埃状微粒物质的硬玉质翡翠,两者之间真的是一点也搭不上边。这壮男运气还真是没得说啊,如果张辰不适用意念力的话,他所谓的运气和这壮男一比,连屁都算不上。

张辰不禁有些羡慕的看着壮男的毛料,再看看自己筐里的那块带着冰种翡翠的毛料,无奈的摇了摇头,总不能去抢人家的毛料吧。好在张辰家里已经有了好些个带着最顶级的翡翠的毛料,否则他非得给这壮男羡慕死,可也就是因为张辰有着那么些好毛料却没有一块里边带着黑色妖姬的,才让张辰如此的羡慕。

宁琳琅见张辰不停的望向那壮男的毛料,就问他:“师兄,那块毛料很好吗,为什么你一副很羡慕的样子啊?”

张辰摇了摇头,差点把马上就要流出的口水摇出来,赶忙抿了一下嘴唇,说道:“没有啊,我只是见他那块毛料那么大,表现也不错,就在想里边可以解出多大一块翡翠来。”

那壮男也听到他们的话,扭过头来对张辰说道:“兄弟,你可是说对了,我这块毛料花了十几万买的,你看看这擦口,这雾,里边的绿很不错啊,能到阳绿了,种应该也不会差的。真要能解出大块的来,我就能凑够钱和朋友去葫芦岛合资开矿了。”

张辰心想,何止是和朋友合作开矿啊,等你把那块黑色妖姬解出来,你一个人就能开矿,还得是俩。

这时候前边的人已经解完石,轮到这哥俩上了。壮男估计是想到未来的矿主身份心里有些紧张激动,推着海哥先去解石。海哥解石的动作比较熟练,应该是解了不少石头的人,但他还不能通过毛料的表现准确的判断出里边翡翠的走向,第一刀直接切下来,里边的翡翠被切掉那么五分之一。

好在里边的翡翠还算大,要不这可就毁大了,就这也让海哥心疼的摇了摇头。大概有半个小时吧,海哥的翡翠解出来了,是一块不小的豆青种,连着那块切下来的小块,被人花三十万买走了。

轮到壮男解石,他和海哥互换了位置,海哥到旁边去给他打下手。壮男也不是第一次解石了,固定好毛料以后,就开始用砂轮去擦露出白雾的那一块。

看来他对这块毛料很看好,擦的特别仔细特别小心,二十分钟过后,已经擦出了一大块面积,那下面的绿也露出来了。不过却是让壮男相当失望,因为那块绿只有指头肚大小,是往里边延伸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