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4章 腾冲交易会(四)

第三十四章 腾冲交易会(四)

壮男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瞄了海哥一眼,海哥也有些紧张,爬在毛料上看了一会儿,建议壮男切一刀看看,壮男依言而行,翻过毛料沿着露出来那块绿的边缘部位切下去。这一刀比较费时间,等壮男切完之后,俩人都傻眼了,这块毛料再往里的地方,白雾消失了,全是青灰色的石头,哪还有一点翡翠的迹象。

壮男看着他的毛料表情很丰富,有纠结,有难过,有不信还有一丝痛苦。之前的表现多好啊,可切开之后却是这样的光景,让壮男又想起了那句话“一刀穷一刀富”,还真是这么个意思啊。

壮男不死心的再次翻过原石,沿着那块绿的另一侧切了下去,结果一样的让他失望,甚至都快绝望了。这一刀已经把那块鹅蛋大小的翡翠差不多都露出来了,水头还不错,一块金丝种的阳绿,有了这块翡翠倒是不至于赔太多。

“这,这就垮了?”壮男抬起头,脸上有些失落的问了海哥一句。

海哥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这块毛料明显已经且跨了,只好勉强说道:“再切一下看看吧,从这边半中间直接切开它,或许能够有发现。”其实海哥也不怎么相信他自己的这句话。

壮男再次下刀,没有任何发现,他眼前的还是青灰色的。“大妹子美,大妹子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壮男的思路,也引来了众人的目光,壮男愣了一下,接着从兜里拿出一只棒子国的黑星手机,这是一款刚刚面世的音乐手机,有和弦音乐,刚才那段东北民歌就是来电的声音。

壮男接通电话后,脸色变的更难看了,“我在云南这疙瘩呢,有啥事回去再说行不。”

电话那边估计是一顿嘶吼,壮男吧听筒离耳朵远了一点,等了一会儿电话里的声音没了,壮男才又放在耳朵上,说道:“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这个道理吗,明天我就回去了。”

估计这是壮男老婆打来的电话,一个电话把壮男的心思都弄没了,看着他的伙伴说道:“海哥,媳妇儿来电话叫回去呢,咱们明天就回吧,要不家里翻天了。”

海哥点点头说道:“行,明天就回吧,到是你没什么收获,来可惜了啊。蚊子再小也是肉,先把这小块解下来吧。”

壮男也说是这个道理,就接着把那块鹅蛋大小的金丝种切下来,被一边等着的人花五万买走了。壮男还是有点不甘心,把切剩下那块原石又拦腰切了一刀,还是什么都没有,也就放弃了。

那一刀切的真叫玄,再往左偏一寸多点,就能看到有一层黑雾,在那层黑雾下面就是那绝美的黑色妖姬。可这么好的一块翡翠就被壮男老婆一个电话打飞了,如果她不打电话来,她老公很有可能给她带回去两座矿,但是现在带回去的却是赔钱的消息,真可谓是世事弄人啊。

张辰本以为这壮男的运气真是好到极点了,这样的极品翡翠他都能遇到,没想到一个转折下来,这壮男的运气也是一落千丈,遇到是遇到了,但却是擦肩而过。

见他们要走,张辰忙过去拦住那壮男,问道:“大哥,您这些原石还要吗,如果不要就卖给我怎么样?我刚刚接触赌石,对各种毛料都很感兴趣,都想弄来研究研究,您看怎么样。”

那块毛料已经是废料了,谁都不会要的,张辰也只能以这样的借口买下来,等解出极品翡翠来,张辰自然有能够糊弄过去的说法。

壮男对张辰这话倒是觉得新鲜,还有这样的人,买人家的废料来研究。壮男也是个爽快人,说道:“兄弟,相见就是缘分,说什么买不买的,喜欢就拿去好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张辰心想,不值钱是你的看法,你要是知道里边的东西,你会这样大方吗?钱是一定要给的,要不等解出那块黑色妖姬来,就会打麻烦。“大哥,这是买卖,不能当人情的,只有您收了钱,这东西才能算是我的啊。”

壮男听了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想了想说道:“那就给两百块吧,都是废料了,也不好意思多要你的钱。”赔都赔了十多万了,能是这些个废料找补回来的吗。

张辰给了壮男两张毛爷爷,壮男就和海哥走了,没有继续在交易市场停留,他们今天还得赶到昆明去。

张辰过去把那块里边是黑翡翠的废料放到自己的筐子里边,招呼石磊先来解石。石磊来到解石机前边,抱着那块他看来极有可能出帝王绿的毛料,和张辰说道:“辰哥,卢哥也不在,你可帮着我一点啊。”

张辰让他放心,帮着他把毛料固定了,就在旁边给他打下手。石磊又问张辰:“辰哥,你说我从哪开始下手啊?”

张辰知道他那块毛料里边的翡翠在什么位置,就假装着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懂,但是你这块毛料不小,我想从右边三分之一的地方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石磊对于张辰还是很信任的,就照着张辰说的开始动手,一刀下去之后,张辰舀了水把切面冲干净。石磊从切开之后就盯着切面在看,一瓢水下去,切面上已经露出一抹绿色,兴奋的叫着:“辰哥,涨了,涨了啊。你这手还真是没得说,摸一下就有绿了。”

张辰被石磊搞得很无奈,摸一下就能出绿,谁相信啊,怕是这会儿别人都把他当神棍了吧,靠着给人摸石头骗钱?

“赶紧解石,那么多废话,完事儿还吃饭去呢,已经不早了。”卢俊义的声音传过来了,他和公司的人看完毛料之后,就想到解石机这边看看有没有解出来什么值得下手的翡翠。

石磊见卢俊义也来了,就说道:“卢哥,你也过来指点指点我吧,我自己怕是不行啊。”

卢俊义走到解石机另一边,也帮着他解石,宁琳琅一直就在离解石机三步远近的地方,看到卢俊义也热情的打了招呼。

三个人一起来速度就快了很多,没多长时间就把这块毛料解出来了,石磊看着手里那块芙蓉种的丝瓜绿翡翠,笑得合不拢嘴,比中了彩票大奖还要高兴。直夸张辰给摸的好,兴奋的说:“呵呵,看见没,卢哥还说我名字不好全是石头,这回咱也解出芙蓉种来了,还这么大一块,这可是我亲手解出来的啊。”

张辰三人看着他那样子,实在是无话可说了,都统一选择了沉默。

张辰他们都没有注意时间,现在看了一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张辰就决定下午再来解石,先去吃饭。张辰体质特异,即使一天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有宁琳琅在,他就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压下想要见到极品黑色妖姬的想法,商量着出去吃什么。

张辰本就很愿意对身边的人好,只要被他认可了的人,他都会很真诚的对待,并且真的会两肋插刀。现在和宁琳琅确定了关系,私定了终生,自然是会把宁琳琅放在比她自己更重要的位置上,宁琳琅的任何事情都会比一块翡翠重要的多。

交易会的地点并不偏远,出门就有好多经营地方特色的饭店酒楼,张辰四人加上天美公司的专家要了一个雅间。石磊因为解出了不错的翡翠,招呼着要请客,众人还喝了两瓶当地的酒。

饭后返回交易会场已经是三点多了,张辰不想带着笨重的毛料回京城,决定还是在这里解石。卢俊义一上午已经看的差不多了,而且好的毛料上午就被人们买的差不多了,下午也不会有什么表现特别好的毛料再出现,就留下来看张辰解石。

听石磊说张辰花两百买了一块废料之后,卢俊义还笑着说两百块的废料用来练手还是很划算的。

张辰在排队的时候就把那块废料拿出来,和卢俊义说道:“卢哥,其实我是看着快废料有些古怪,那么大的一块毛料只出了一块鹅蛋大小的翡翠,剩下地方全是石头,倒也不是很稀罕。但是你看这里,这里的颜色越来越深,大有发黑的迹象,而且还有一道微不可见的小裂。”

张辰指了指那块废料上一片略微比其他地方黑的区域,上面果然有一道很难察觉的小小裂口,接着说道:“翡翠毛料内部变化何止万千,这样的情况我在书上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我又想到‘黑随绿走,绿靠黑生’这句话,再结合这道裂,我就想,是不是这块废料属于那块整个毛料中的异变部分,所以才买下来看看,说不定就运气好呢,即使完全垮掉也不过两百块而已。”

卢俊义仔细观察过那块废料之后,也很赞同张辰的说法,说道:“看来这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和一个人的付出有着相当的关系,你这小子总是能观察到别人不注意的细微处,现在我也很想看看这块废料是不是能在你的手里变废为宝,还真是有些期待啊。”

石磊对于张辰的认真细心那是想当年佩服的,他也想做到张辰那样,可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的高度,张辰的细心是从小的时候甚至是从四五岁开始养就的习惯,和他童年的遭遇很有关系,不是谁想细心就能那么细心的。或者可以很细心,但是能够像张辰那样细心到一丝一毫,不经过多少年的修心养性和观察积累很难做到的。

而张辰还有一样法宝,就是那神奇的意念力,那可是独一份的,所以别人就算有了张辰的细心和认真,也不会有张辰这样的发现,毕竟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下,还是在赌博,这就要涉及到心理方面的问题了。而张辰不同,所有的毛料在他面前都是没有皮壳的,他看的都是一块块的翡翠玉料。

等到轮张辰解石的时候,卢俊义和石磊都在旁边帮忙打下手。张辰先是拿起那块带着冰种的毛料,放在解石机台面上看了看,他早就知道里边的什么情况,但又不想表现的太妖孽了,就向卢俊义问道:“卢哥,你看这毛料上面有一道很大的裂,这边估计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我想从这道裂的旁边一点直接切进去看看,你认为怎么样?”

卢俊义也已经观察了这块毛料,张辰说的完全合理,就说:“你这样做没问题,这边确实已经不成样子了,但是另一边根据表现来看还是不错的,就这么切吧。”

这时候有很多人都吃完饭回来的,等着解石的也不少,张辰不想耽误太多时间,架起刀片就切,一刀下去毛料被切成两块,石磊马上舀水冲洗切面,旁边等着的人有不少赌石方面的行家,有眼力好的已经看见了切面上露出来的绿色,说了一句:“涨了,这块切涨了。”

这句话把一些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大家朝着他看的方向找到了张辰切开的那块毛料,这一刀下的很准确,直接切在了翡翠的边上,并没有对里边的翡翠造成损伤。

卢俊义对于张辰的表现也十分的欣赏,这个小兄弟观察入微,认真仔细,一旦确定了就毫不犹豫,下刀时候的镇定说明心理素质很过硬。不论做任何事,一个人的表现都会展露出他的能耐和素质,按照张辰的表现,这样的人不论做什么都不会比别人差的。

张辰并没有因为切涨而兴奋,依然很稳健的架起刀片切向摆好位置的毛料,一连三刀都是分毫不差,一块柱状的翡翠已经露出了轮廓。如果不是知道张辰刚刚接触赌石,就看他这稳健的下刀和和准确的判断,卢俊义都会把他当成一个老手来看待了。

张辰切下最后一块附着在翡翠玉料上的原石外皮,就开始用砂轮打磨着,慢慢地,一块如成年男子胳膊粗细,二十公分长短的翡翠出现在张辰手里。

卢俊义盯着张辰手上的翡翠看了看,又揉了揉眼镜,再看了看那块翡翠,大声的对张辰说道:“兄弟,你能耐啊,又一块冰种翡翠,这块还是宝石绿的,你这运气真是太好了,一天里就解出两块冰种来,还一块比一块好。对了,我得赶紧买鞭炮去,不能坏了规矩啊。”

说完就要调头走,张辰赶紧把他拉住,说道:“卢哥,你别着急啊,我这里还有一块废料要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