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0章 惊天宝藏(四)

第四十章 惊天宝藏(四)

回头给你外公也弄一点过去,老人家应该更喜欢这个调调,还有这边的这些个沉檀龙麝的,都给老爷子带一点,这可都是正经东西。这得有几十箱,光龙涎香就十三箱啊,这够烧上几辈子了。”

宁琳琅心里一阵甜蜜,师兄不但关心我,还因为我也关心我的家人,真是好男人呢。

那些个珍稀的药材什么的,张辰也没时间没精力去细细的清点数目,也就看着是装多少个箱子,按这个来登记:灵芝四箱,鹿茸五箱,高丽人参四百六十只,虎鞭两箱,犀角四箱……就这样也用了不少时间。

再到旁边的小箱子,张辰打开一只,顿时莹莹的柔和光芒四射了出来,箱子里一颗颗圆润的珍珠,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和迷人的气息。

“果然是上等东珠,圆润饱满,皇家珍品啊。”张辰看着那些珍珠赞叹了一句,引得宁琳琅也跑来看,抓起一把珍珠又撒进去,如此的反复着。

这里有两百多个小箱子,都是一样的大小,大约六七十个立方分米容积的样子。

张辰大致数了一下,上等寸圆东珠一箱大约是两百颗左右,装了七箱;上等半寸东珠每箱能装四百颗以上,装了十箱;中等的东珠大小不一,但是没有小于三分的,其中也不乏颜色十分饱满的,一箱能装差不多六百颗;旧制的一万三千多两一共是八十箱;上等寸圆南珠十八箱,上等半寸南珠十五箱,中等南珠九十二箱;那些西域珍珠其实就是各种颜色的珍珠,应该是通过西域的渠道弄来的或者当年进贡的贡品,所以叫做西域珍珠,一共有二十二箱。

这些西域珍珠也是十分的漂亮,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珍珠颜色,白色、银色、黄色、金色、黑色、紫色、红色、绿色……真个是万紫千红的,还有一些是半球形的珰珠,这种珰珠也是珍珠中的上品。

珍珠分类中,五分至一寸五分的为“大品”,半球形的珰珠是“珍品”,能够有光泽的珰珠其价值也是一粒千金。

登记好这些珍珠之后,张辰又走向那处凹陷进去的空间,那里堆放的都是大型的木料,多数都是一抱粗的料子,有少数达到两抱,还有一些是比较小的,另外一些是奇形怪状好象球形和堆状的。

张辰看了看清单,这又是不能细细统计的,只好是把单位换算一下,先差不多登记了,这里边的数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出入的。按着清单上的数字把旧制单位和现今的通用单位换算之后,让宁琳琅开始登记:沉潭印度小叶紫檀约三千七百九十方,沉潭交趾黄檀约五千四百九十方,金丝楠木约两千两百五十方,海南黄花梨七千一百三十方,印尼柚木五千两百方,……各类瘿木九百零二方。

一抱粗细的应该都是紫檀、酸枝和花梨木这些材料,这都属于最顶级的好料子,而且还是沉潭的老料子,这么些年头下来,其价值是越发的暴涨了;尤其是印度小叶紫檀和海南黄花梨,都是明清时期的皇家用料,只要是当时的公务员,遇到好的紫檀或者黄花梨料子都必须想尽办法搞到手,然后进贡到京城给皇家使用的。

那些两抱粗细和两抱以上的应该就是柚木了,柚木因为有极重的油性,有防水、耐腐和不易变形的优点,自古以来就是造船的首选用料;尤其是用来制作船甲板,更是首选,铁达尼号上的甲板用的就是柚木,陈在水下那么多年都没有腐烂,可见其品质的超绝。另外柚木还有一种淡淡的香气,能够有驱避蛇虫鼠蚁的奇效;而柚木的切面在抛光之后经过一定时间的氧化作用,日久之下就会变成金黄色,也是制作家俱上等材料,欧洲的很多王室和贵族直至现在都很推崇柚木家俱,并且很多的顶级豪华游艇上,实用的也都是柚木;则两抱粗细的柚木,非三五百年之上不得成材,更是极为难得的好料子。

而那些球形的和堆状的,则是各种瘿木了,瘿木又叫做“瘿瘤”,是树木因病变后产生的增生物,产量极小。尤其老瘿木,比母树的木材更加珍稀,多是用来制作一些晓得摆件,很多古典家俱上,瘿木只是用作镶嵌和装饰,完全由瘿木打造的家俱,可以说是难得一见。这里居然有近一千方的瘿木,而且还有个头大如水缸的,还有紫檀木、沉香木,甚至是满架葡萄的金丝楠木的瘿子,这可是要比同等大小的木材价值要高出几十到上百倍不止啊。

“怪不得后来乾隆要拆了明陵用木料呢,好东西全让吴三桂从官仓里抢走了,这家伙也识货,弄来的都是好东西。看看那些珍珠,两百多箱里没有一颗是拿不出手的,就那些珍珠,明清时候南北珠场联合起来也得采个三五年的才能凑出那么些上等珍珠。不过也是,这老小子当了那么多年的官,主政一方也有几十年,又是世家出身,肯定是懂得不少。”

宁琳琅咯咯的笑着,说道:“师兄你太搞笑了,把吴三桂说成打家劫舍的土匪头子了。”

张辰笑道:“战乱年代都是一个样,谁都抢东西,皇帝都抢,更别说其他人了。回头买了自己的房子,咱也弄清一色的上等木料打家具,一处全是紫檀的,一处全是黄花梨的,再一处全是金丝楠木的,摆件是清一色的樱木雕刻,谁还描金啊,都得是镶嵌纯黄金的,家里的摆设都是真正的古玩,那才叫终极奢华,贴点高级壁纸算什么,一个大柜就够他贴满全家了。”

张辰说着还摇摇头,脸上挂着微笑,满是得意的神情。宁琳琅看着他,心里想着,我将来就要和他住在那样的房子里边吗,真的是好奢华,好幸福哦。

清点完这些就剩下那堆大炮和青铜鼎了,张辰过去到大炮边上,拿着清单拍了拍一门两米多长的大炮,说道:“这应该就是青铜大炮了,古代打仗全靠冷兵器,这样的大炮就是战争之王,塞一颗开花弹进去,能打到六七百米远的地方,如果人群密集的话,最少也能干掉二三十人。十八门这样的大炮,足以保得一座中型城池了,可吴世璠却把这么多火炮藏起来,国都亡了还要这些火炮做什么。”

又指着尺寸最小,每一门旁边都有几个细一点的黑管子的火炮说道:“这就是佛朗机炮了,最初是西班牙或者葡萄牙人带来的,这种火炮在当时是很先进的,开炮的时候不用清理炮膛,直接更换炮管就可以,射速上要比其他火炮快很多,放在这里真是浪费啊。”

再依次看了其它的威武将军炮、红夷炮和碗口铳,笑着说道:“琳琅,要是在古代,咱们有了这么多火炮,就可以起兵打仗当皇帝了,到时候你就是皇后,啧啧啧,母仪天下啊。不过现在是科技时代,和平年代,如果有人拿着这个去打仗,那他的脑袋一定是给驴踢了。”

宁琳琅听了张辰的话,也是笑着说道:“好啊,我要当你的皇后,还要给你生一个太子。”这丫头不会因为一些话而面红耳赤,娇羞难耐,这种坦然面对爱情的态度也是张辰最喜欢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们能够保证生出儿子吗。”张辰对于科学生育还是明白的,转又说道“这些大炮虽然笨重,但在古代却是不可多得的利器,也是人类历史文明不可抹去的财富,这里有七十多门保存完好的明清火炮,足以开一个火炮展览了。”

剩下最后的青铜鼎了,张辰绕过那堆大炮,来到青铜鼎前边,这里一共有九只青铜鼎,鼎身高大,不算耳都足有一米八左右,和张辰都差不多高了,直径也达到了两米以上,可算是青铜器中的巨无霸了,目前存世最大的司母戊鼎离这个可差远了,这要是爷爷,那司母戊鼎就连孙子都算不上。

张辰走近了去看鼎身上的纹饰和铭文,这座洞室里有上百盏长明灯,把鼎身上的纹饰照的很清楚。张辰细细的看着那些纹饰,这样的纹饰张辰从来没有在青铜器上见过。

张辰正在看的这只鼎,鼎口周围都是回形纹饰间隔动物纹饰,每两个回形纹饰之间的动物都不相同,下边是山川河流的图案,直至鼎的底部,这样的纹饰占了鼎身周长四分之三的地方,而剩余的四分之一处是铭文,而这些铭文则是张辰看不懂的文字。

张辰虽不能说通晓吧,但是对于已知从古到今的中国文字还是都认识的,这些文字他不认识,那就证明这些文字如果不是已经消亡的少数民族使用的文字,就是比已知的文字更早的古代文明。

这让张辰心里再次忍不住的兴奋,这个发现可是比《永乐大典》正本还要让人欣喜,连忙叫宁琳琅也赶紧过来看看。不论是少数民族文字还是远古文明的文字,都将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宁琳琅必须和他分享这一切。

宁琳琅也到了这只鼎的旁边,绕着鼎转圈,看着上面的纹饰和铭文,说道:“师兄,这些纹饰都很有意思,和其它的青铜器上边的纹饰不一样,但是这些山川河流却要比其它的青铜器上的纹饰精致的多,不过这些铭文我一个都不认识。”

这时候,张辰已经展开意念力去观察过这只鼎了。之前的时候,他认为这些也就是战国时期的东西,看到纹饰和铭文的时候也认为是少数民族文字的可能性大一点,现在展开意念力观察过之后,他完全被震憾了,这只鼎居然有一浓六淡七层金色的光芒,这鼎最少是四千零二十年前的东西,那是什么时代,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朝代夏朝刚刚开始啊。

张辰的脑子彻底乱了,想法无比的多,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来,但是却没有确定任何一个。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对宁琳琅说道:“琳琅,这些鼎可能是很古老的宝贝,我们每只都看一下。”

说完和宁琳琅挨个儿把九只鼎看了一遍,看完之后,张辰内心虽然更加的震憾了,但是那个最夸张的答案却是已经定了下来。

张辰经对这九只鼎的比较之后发现,这些鼎除了大小相同之外,每一只的纹饰和铭文都不相同,但是却又有着一些规律。

鼎口的纹饰都是回形纹饰间隔其它纹饰,而回形纹饰之间的纹饰都是动物、谷物和果物等纹饰;鼎身都是直到鼎底部的山川河流纹饰,没有相同之处;每只鼎的铭文前十四字都是相同的,而且第六字和第十六字是同一个字。

过了半个多小时,张辰依然不能平静内心的震憾,但是已经能够接受了,对宁琳琅说道:“琳琅,根据这九只鼎的纹饰和铭文来看,我怀疑这九只鼎就是禹王九鼎。”

宁琳琅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听张辰给她讲了这九只鼎的相同处,以及一些张辰的看法后,宁琳琅也觉得这就是禹王九鼎了。

张辰用意念力细细的把这九只鼎观察了一遍,发现所有的鼎尺寸几乎完全相同,正负差极小,除非用专业工具测量,否则极难看出来。要不是知道这是四千多年前的物件,张辰真不敢相信,制作工艺居然如此的精细。

张辰把意念力包裹住其中一只鼎,想看看鼎内有什么,会不会也有纹饰,或者是一些铭文。果然,里边真的有铭文,布满了整个鼎的内壁,每个铭文都有巴掌大小,怕是要有一千多个字。一千多字的铭文,这是什么概念啊,好像还没有出土过千字铭文的青铜器吧,这可绝对要算上青铜器之王了,而且还是没有出现过的文字和纹饰,说是能够震惊世界也一点不过分。可惜的是张辰认不出这些铭文,不过其他人估计也是认不出吧,张辰就算不能完全明白,但是已经被破解或者已经出现过的文字,基本上他都有些了解,有的甚至还很精通,她没有见识过的文字,想来真正知道或者见识过的人,不敢说完全绝对的没有。也应该是极其少的。

张辰也把这些铭文和已经定义了的夏篆相比较,并没有相同文字,而这些铭文无论从字形和书写方法上看,与夏篆都是不同的,那这些铭文就确定是一种新的文字无疑了。

张辰继续观察其它的鼎,都是一样,内部有着二百字左右的铭文,但都不是完全相同的文字。在观察到第五只的时候,张辰发现鼎内有一个匣子,半米左右的长度,二十多公分宽,厚度有十几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