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1章 惊天宝藏(五)

第四十一章 惊天宝藏(五)

这又是什么,张辰把意念力覆盖到这匣子上,也是五层绿色的光芒,应该是这宝藏之中的一件。把意念力穿透进去之后,里边是几张纸,纸上有文字,纸下面是绑在一起的长形玉片,上边镌刻着小篆,这应该是玉简。

这里边的玉简又是什么呢,张辰刚才没有看玉简的年代,也不没有看玉简上的文字记载的是什么。他感觉这个匣子里边的东西很可能和这九只鼎有关,尤其那几张纸,是否能说明这九只鼎的来历呢。

张辰想到这些,也不犹豫,双手抓住鼎口沿用力把身体向上带,做了一个正手的引体向上动作,接着双臂用力,把身体撑起来,向鼎内看去。

同时和宁琳琅说道:“琳琅,这鼎的内部也有铭文的,还有一个小匣子,我去把它取出来看看。”说完就跳进鼎内。

宁琳琅见张辰就那么跳进去,心下着急道:“师兄你小心啊,你进去了怎么出来啊,会不会很困难,要我帮忙吗?”

宁琳琅话音刚落,张辰就在鼎内站了起来,这鼎虽然有一米八左右的高度,可那是连鼎足算在一起的,真正的鼎身也就一米四左右,张辰站在里边还可以露出小半个上身和脑袋。

知道宁琳琅担心他,笑着道:“不会有事的,这鼎很结实的,而且我也会很小心。我这就出去,我们看看这匣子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

张辰从鼎里跳出来,落在宁琳琅身边。两人蹲在地上,把匣子打开,先取出那两张纸。这是黄色的宣纸,应该是皇家专用的了,估计又是吴世璠的圣旨一类的东西。

张辰展开上面那张,字是红色的朱砂字:自清军入关,太祖蛰伏云贵,不厌其供。耗时二十年,历万难,寻得禹王开世九鼎及始皇帝受命于天玉简,以承正统,是为国器。然,今清妖气盛,世宗皇帝恐国器遭损,颁旨掩于深山,以待平复。

玉简乃始皇帝登基诏书,为万世帝王之根本,号令天下者,无不从此。

九鼎之表映九州之壮丽河山,文:禹治水,定九州,立夏后,聚金为鼎,与某州云云,之辞。鼎内注各州之山河物产,及民俗之列事,乃国之基石。

吴三桂破译了这些文字吗?可是没有留下记载啊,好可惜,不过还是有十几个字可以作为参考,还算不坏。

展开另一张,这张比较小一些,只有一折,上面也是红色的朱砂字:太祖高皇帝用,仙人瑞兽珍禽贺寿月影宫灯。依九宫之位燃之,可见一百单八路仙人及上古瑞兽珍禽游于虚空,争相贺拜献礼,实乃天工之巧。成九对,因故失落一对,留存八对,实为不幸……。

看了这两份记录,再加上自己观察所得的结果,张辰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这九只鼎就是禹王九鼎了。没想到这两千多年来,没有一个皇帝不想得到这九鼎,有很多皇帝甚至专门派人到天下各地去寻找,都没有任何的线索,偏偏给吴三桂找到了。

秦始皇登基诏书玉简,也是帝王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史上第一位皇帝的登基诏书,可以算是正宗的“奉天承运”鼻祖了。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向天下宣告,我是正统,我是上天指定的皇帝,正宗的天子。

要不为什么刘邦啊,王莽啊,赵匡胤啦,这些个皇帝都会编造一些神乎其神的故事,用来证明自己不凡的身份都是上天的意思。并不是我非要当这个皇帝,而是上天派我来当这个皇帝的,我总不能逆了天意吧。

就连那些如陈胜、吴广之流的泥腿子,都知道在鱼肚子里边塞一块写着上天旨意的破布,以确立自己的地位和威信,何况这些皇帝们呢。

看来这吴三桂真是早有自立的心思,从山海关降清的时候就开始谋划了。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的当上皇帝,不但找到了九鼎,还把秦始皇登基的诏书拿来做幌子。

九鼎和玉简,这都是传说中的玩意儿,能够找到这两样代表天子正统的传世之宝,可以想象其中花耗的人力物力之巨,这吴三桂为了当皇帝当的稳当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可是真的有了九鼎,有了玉简,有了杜撰的故事,就一定能够成为天下之主吗?吴三桂一个人就霸占了两样,还不是一样兵败如山倒,给满清鞑子打的屁滚尿流的。吴世璠不也是给清军围在昆明城里没办法,最后自杀了吗。

主要还是看你的能力,你没有那个能力,你就是玉皇大帝的儿子也没用。好几十门火炮不说拿来打仗守城,却要藏在山洞里,还没有打仗就已经想要跑路了,就这样的能力,怎么当皇帝啊。

看看人家毛爷爷,当年在延安算计胡宗南的时候,敌人都到了几公里的地方,炮弹就在门外炸着,人家一样是安之若素,泰然处之。就连有人塞给他一把枪,人家都没要,直接来一句:“等到了我都要使枪的的时候,怕是枪也就没什么用了。”看看人家,这才是当老大的范儿。

张辰拿起那捆玉简,在意念力的覆盖下,玉简散发出一浓六淡七层银色的光芒,这玩意儿应该是不假了。

展开玉简,上面镌刻着小篆,小篆是秦国的文字,又叫“秦篆”,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就要求天下各地全部使用这种“秦篆”,废除之前各国的文字。

玉简上面的内容大致是说:始皇帝赢政受命于天,巡狩天下,牧世间臣民,使之安居乐业,有上天赋予的无上权利,是世间万物之主。又说了秦始皇的丰功伟绩,如今建立国家,下设三宫九卿等等职务,大家各司其职,以承天道。还提出书同文、度同制、车同轨、行同伦等等的要求。最后这份诏书作为世代相传的皇帝正统的依据,与皇帝玉玺同在。

这九鼎和诏书玉简不论在收藏、经济、文化、考古等各个方面,都是重大的发现,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张辰虽然得到了这样的宝贝,可也为怎么处置这两样东西犯愁,国之重器啊,没有一定的底子是很难保住这两样宝贝的。

这不像永乐正本,只是文献而已,这就涉及到政治方面了,天知道会不会有人拿这两样宝贝的政治意义来说事,如果那样的话,张辰肯定是保不住这两样宝贝了。所以必须得慎重考虑,这两样宝贝要不要拿出来,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拿出来,如何操作才能留在自己手里,这都是天大的难题啊。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张辰决定还是先不把这两见宝贝拿出来,甚至连那永乐正本都不能给人知道。等过段时间,找宁爷商量一下,看看用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在国外注册一家公司,然后再在国内注册一家博物馆或者古文化研究所。由国外的这家公司,以捐赠的方式,把这些东西交给国内的单位,这样就有了有一个正大光明,兼又合法的依据,应该能够保得住这些宝贝了。

这些都是后话,最后那张纸上面说,这里还有八对月影宫灯,这可是好玩意儿,张辰只是在书上看过文字描述,对于这样的宝物是否存在却无法肯定,这事在整个收藏界也是说法不一。

月影宫灯也叫月影灯,文字记载的说:这月影灯是在走马灯的基础上加入了一种贴片,点亮之后,利用内部的热量导致空气对流,使贴片转动起来。在黑暗的环境中,贴片上的图案会在通过灯内部的光亮照射后,映出幻觉般的虚幻立体画面,并且随着贴片的转动,形成动态的虚影。由于这种立体的画面形似月亮上的虚影,也叫做月影奇观,月影灯就是由此得名的。

张辰放下对九鼎和诏书玉简的想法,开始寻找月影灯。绕过九鼎之后,在洞室这边的角落处,发现了十六个一人高的大箱子。这些箱子摆成两层,整整齐齐的码放在那里,箱子材质都是金丝楠木的,这种木料可以历经千年不腐,防虫防蛀,用这样的材料做包装,可见其中物件的金贵程度。

打开一个箱子,里边是倒放着一个灯架,这灯架本身就价值不菲了,整个灯架都是以紫檀木打造,上边是八角灯筒,灯罩上方每个角都延伸出来一截,雕刻成八个不同姿态的寿星形象;灯罩下边也延伸出来一截,挂着八个寿字纹的玉璜。

这就应该是那八对月影灯了吧,制作的是相当精美啊,不但选材上乘,工艺也是上乘的,每一处连接都严丝合缝,灯罩上方的寿星笑容可掬,雕刻的栩栩如生,转轴是黄金打造,就连下边搭配的玉璜都极其精美,无一不是当时巅峰工艺的代表之作。

这只灯的贴片只能看到上边的几面,内容是青龙、白虎四象和一些神仙,画工细致,形象生动,虽然不一定是出自大家手笔,但也不失为精品。

张辰又打开其它的箱子,都是大小尺寸、造型配饰一样的灯架,唯一的不同就是贴片上的内容了,都是各种珍禽瑞兽、洞府仙人等形象,应该就是所谓的一百单八仙人了吧。可惜的是这灯少了一对,要不然还真能见识一下这一百单八路神仙和珍禽瑞兽朝拜贺寿的景象,真是可惜了啊。

宁琳琅看到这月影灯的时候,也是赞叹了一番,这样的工艺在现代都不可能做到,可是古人却能做的如此之精致,实在是让人在赞叹的同时也有一丝丝遗憾。很多这样的传统顶级工艺,因为各种的原因没有能够传承下来,可是人类文明大大的损失。

看完这些月影灯之后,宝藏算是清点完毕了,张辰又和宁琳琅在电脑上进行了登记。算了一下,一共是二百四十九只大箱,二百四十四只小箱,六百九十二个书架,木料三万七千四百三十六方,象牙六百对,七十六门火炮,玉简四十七枚,青铜鼎九只,月影灯八对。

这么大的宝藏,这么大的一比财富,太恐怖了。张辰和宁琳琅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数字,脑子里不停的计算着,算了很久却也没能估算出这座宝藏的价值。

最后张辰关闭了文档,笑着说道:“这里边有这么多的珠玉宝石,看来我们的珠宝公司绝对可以成为全世界最好的珠宝公司了,像这样的宝贝,其它公司是不可能有的,即便有也就那么一两件,可我们却有成千上万,只要拿出一点点来,就足够了。”

宁琳琅很是佩服的看了张辰一眼,说道:“师兄你还说不会做生意,我看你很会炒作啊,这生意我看会越来越好的。”

说完又亲了张辰一下,问道:“可是这么多宝藏我们要怎么带走啊,只是我们的话,这一生都怕运不完了,但是找人帮忙运出去的话,又会被发现。”

张辰哈哈大笑,说道:“傻丫头,你忘记我还有一样宝物了吗?那里边的空间可是有好几个体育场那么大,看来这座宝藏也是一并送给我的,否则那戒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宁琳琅还真是把张辰那只戒子忘记了,主要这座宝藏给她的震憾太强烈了,听张辰说起,她也不发愁了,兴奋的道:“是啊是啊,还真就是这个道理呢,送了这么大一座宝藏,也不亏你当初对他的帮助。”

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接着说道:“那我们赶快把宝藏收起来准备出去吧,现在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了,我们走回洞口去也要好久呢,而且还要外边没有人。”

张辰点点头,说道:“好啊,我们这就开始,应该会很快的。”

说罢张辰催动意念力,九只青铜鼎就消失了,接着,其他的东西一一消失在眼前,直到整座洞室变得空荡荡的。

宁琳琅再次见识了那戒子的神奇,心里已经把张辰梦中的那个影子当作神仙了,要不是神仙能有这样的宝物吗。

两人来到洞室的门口,回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洞室。倒不是要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而是有点感慨,这么大的一座宝藏啊。

出了洞室,张辰又把地上和石壁上的武器收进戒子里边去,那可都是纯金纯银的啊,不说三百多年的年份,只是材料就值不少钱了,就这些以纯金纯银打造的武器,重量也要按吨算了了。

开动机关,把石门关上,两人就顺着来路向外走去。

一夜未睡,清点了数以万计的物件,让两人都有些累,虽然找到宝藏的兴奋一直还在,但是也有一点点的倦态了,出来的时候难免就走的慢了一些。

两个小时之后,来到了最初的洞口。张辰按照胡国柱所说的方法,把石壁上的一块方砖取下来,然后把耳朵附在去掉方砖的地方,这样可以听到外边是否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