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7章 兔子表哥

第五十七章 兔子表哥

张淳说完之后,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不愧是总参谋部的,的确有些算计。老爷子张问海看着大孙子也是赞许的点着头,笑道:“小淳说的不错,分析的也很到位,我们正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啊。”

老爷子脸上挂着微笑,看了看在坐的儿孙们,又看了一眼身旁一直没有说话,却早已泪眼盈盈的老伴儿,抓起老伴儿的手,笑着对她说道:“老伴儿啊,你想了二十多年的外孙就要回来了,你高兴吧?我也高兴啊。”

老太太程绮先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可不是吗,我闺女可怜,我外孙更可怜,你们几个,赶紧把小辰给我找回来,我也好见见我这苦命的外孙,那照片上看着心里没底儿啊。”

老爷子张问海笑了笑,对几个儿孙说道:“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小淳和小沄你们两个去找小辰,态度好一点,别把他吓着了。如果可以的话,就把他的那个小女朋友也接来,还有他的师叔师伯,那些可都是好人啊,这么多年不但把小辰照顾的妥妥贴贴,还传业授道教了他一身本事,那个中亚环球的老板,就是他四师叔吧,人家还活着就把产业的继承人定了小辰,这些都是我们的恩人啊。他们待小辰如亲人,也就是我们的亲人,能来的都请来。这事先别跟你二姑说,要不这一晚上她肯定是睡不成了,给医院打电话,请他们想办法让你二姑好好睡一夜,明天也能精神一点。”

张辰早在和张妍姐妹三人见面的当天,就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五师叔和四师叔,陈雯琳的意见是先不理他们,既然当年能把孩子丢弃了,那就是今生不准备再见了,所以没必要和他们近乎;但是张辰的亲生母亲应该想办法找找。李天平的意思和陈雯琳差不多,他在电话里也说了,这件事还是要从头到尾都了解一下才好,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亲自割断过的人可以不再理会,但是那些被殃及的人并没有错,该来往的就来往,就像这姐妹三个,当初她们都很小的,左右不了任何事情的发生,她们能这么多年都忘不了你,已经是很难得了。

今天董老也从国外回来了,知道了这件事,就把陈雯琳叫来,李天平也从上海赶来京城,五个人就在董老家里讨论这件事。

董老听张辰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分析道:“小辰,照目前所知的情况看来,事情正如那个张处长说的,当年是你的生父抛妻弃子,否则你那三个姐姐也不会这么难作,他们是理亏的一方。我想那个张处长,应该也和你有着一些关系,很可能你的生母就是他的家人。你选择不向任何人询问这件事也是对的,毕竟众口不一,但是这件事情你必须去做,这于你很重要啊,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就知道了,要不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寻根问祖呢。你的事情还可以去找下你太师叔,他当年还在政府工作的时候常常和国家领导人见面,和京城的很多权贵人物都很熟悉,对于这些人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对你会有不小的帮助。”

陈雯琳也说道:“就是啊小辰,你应该马上去找你的亲生妈妈,你想想啊,这么多年她有多想念你,没有一个母亲不想念自己的孩子的,这么多年她一定很可怜的,你要是不去找她的话,妈妈以后就都不理你不疼你了。”

“小辰啊,你要知道,能够找到生母是一件大好事,你也别太顾忌我们的感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这么多年了我和你师叔他们还能不明白吗,你怎么可能抛下我们不管嘛,去找找你的生母吧,她一定很不容易的。”董老安慰着张辰,他是怕张辰在这些方面有所顾忌,而放不开手。

李天平是个个性直爽的人,对张辰也如父亲一般,要不是陈雯琳以妈妈自称,他不想让师妹心里不舒服,早就以张辰的老子自居了。这时候也是瞪着眼睛,教训张辰道:“小子,我可跟你说啊,你四师叔我一辈子都想找到自己的亲妈呢,可我没机会啊。你小子现在有机会了,路就摆在你的眼前,你要是还不去找,可别怪我收拾你啊。”

宁琳琅也劝张辰,“师兄,你就去找找你的亲生母亲吧,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想你的亲生母亲也一定很善良的,她应该不会丢弃自己的孩子的。”

四个人都在劝说他,让张辰很感动,就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我,我也不是不去找,可我总要有点头绪啊,也得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这样才好找嘛。而且我早就发现,除了张嫚跟踪过我之外,这些天还有一个人一直都在跟着我,他换了几次车,但是都被我发现了。我猜测他应该和这件事多少有点关系,左右我也没有好的方法,所以我就等这个人自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我再顺藤摸瓜,当然,他如果总是不现身我也可以去主动找他,因为他每天都会在我身后一百米左右,很好找的。如果你们现在去小区门口,就会在对面看到一台黑色的大切诺基,前风挡玻璃贴着一张特别通行证,里边坐着一个穿上校军装的人。”

如果让那台车里的的上校听到张辰的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张辰连他穿着军装都知道,可他这几天在跟踪张辰的时候并没有下车,这得是一个多恐怖的人啊。

听到张辰的话,董老等四人的心都放下来了,原来他也不是没有打算的啊。陈雯琳则是笑着说道:“小辰,你这样就对了,这才是乖宝宝嘛,来,妈妈亲一下奖励你。”

宁琳琅则是惊讶的看着张辰,说道:“师兄你真厉害,你早就知道有人跟着我们吗,原来你是将计就计,在这里守株待兔,师兄你好奸诈啊。”说完还用一种很怪很暧昧的眼神瞟了张辰一眼。

谈完这件事已经不早了,陈雯琳也没有走就留在了这里,抱着张辰腻了半天才把他还给宁琳琅。宁琳琅当然又是睡到了张辰的**,被张辰活活的折腾了一夜,张辰的彪悍让宁琳琅又爱又怕,每次都被他弄的死去活来,真个是累并快乐着。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正在吃早饭,张辰的电话就响了。起身拿了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张辰接通后就听到对方说话:“你好,请问你是张辰吗?”

张辰没听过这个声音,但是能听得出来,对方没有恶意,就答道:“你好,我就是张辰,请问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我们见过面的,你还记得那次碰瓷的事情吗,我就是那个张处长,我叫张沄。张辰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有事情和你聊一下,当然,如果你的女朋友和家人都在那就更好了。”

这应该是兔子来了吧?张辰这么想着,就说道:“哦,兔子,不对。对不起啊,我有点走神,张处长是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还要我的家人都在场?”

“是这样的,我找你是想和你谈谈有关于你身世的事情,准确的说我是你的三表哥,也就是你二舅的儿子,电话里一下子也说不清楚,我们能见面聊吗?”

这位倒好,一上来就套交情,上次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张辰和他的关系,却也能仗义直言,张辰对他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就说道:“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到华府花园这边吧,你应该认识门口那个上校吧,我的住所你问他就好了。”

张辰虽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动怒,但还是有必要告诉他们,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别以为你们派个人就什么都能了解到,那是因为我让你们知道的,千万别小看我,或者想要左右我的事情。

那边张沄挂了电话,就问张淳:“大哥,你们那特勤处的人到底行不行啊,就这么轻易的被人家发现了。那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连他在大门口候着都清清楚楚,还知道对方是个上校,看来是早就发现他了。”

张淳被弟弟说的有点脸上挂不住了,虽说特勤处不归自己的管辖,但却归二叔管辖,那可都是部队精英中的精英啊,以执行秘密任务的成功率见长的,就这样被跟踪对象发现了,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瞪了张沄一眼,说道:“哪儿那多废话啊,去了问问不就知道了,定了在哪见面了吗?”

“哦,去他家里见,门牌去了大门口问你们特勤处的上校就知道了。”张沄说着还用戏虐的眼神看了张淳一眼,心说你们四大部就都是这样的人在执行任务吗?不比我们公安部强多少嘛。他哪知道张辰拥有神奇的意念力啊,那玩意儿谁都逃不了,比雷达都靠谱。

张淳心里也有点怪这个上校,你怎么就这么笨啊,让你跟踪个人都能被人家发现了,还好不是执行特殊任务,要不非得让你毁了不行。等下去了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按说这特勤处都是高手啊,再不济也不可能被一个毫无反跟踪经验的人钓了鱼,难不成这小表弟是个更厉害的高手?

到了华府花园门口,张淳从驾驶位下了车,直奔那台大切诺基,车里的年轻上校看到张淳过来了,马上下车进了一个礼,说道:“报告首长,特勤处三科李雷正在执行任务,请首长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