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章 母亲(一)

第五十八章 母亲(一)

张淳看了他一眼,说:“还执行个屁啊,给人家发现了,撤了吧,人住哪个楼给我说一下就行了。还有,你是怎么被发现了的,多久了?”

“报告首长,从开始跟踪的第一天就有问题了,我接连换了七次车,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我,并且盯着我看一阵儿,而我在这期间绝对按规则行事,从没下过车。具体情况已经向张主任汇报过,主任的意思是只要对方不主动接触,就当他没发现,保证对方安全即可。对方的住址是十二号楼,门口停着一台红色保时捷的就是了。”

“嗯,辛苦你了,你先撤了吧,有需要再说。”张淳听上校说并没有泄露行踪,那就应该是张辰的问题了,也不能再责怪这上校。

也不再理会张沄的鄙视,张淳打头来到十二号别墅的门前,对张沄说道:“你来敲门吧,毕竟你们见过面,我敲门难免尴尬。”

赵妈还在厨房里收拾餐具,张辰打开门看到张沄,先是礼貌的笑了笑,说道:“张处长你好,请进吧。我师伯和师叔他们都在,您有事进来坐下说吧。”

说完把张沄和张淳让进去,带着他们来到了二楼的客厅,就开始介绍众人:“张处长,这位就是我师伯,这位是我四师叔,这位是我五师叔,这是我女朋友,您已经见过了。”

又转身对董老等人介绍道:“师伯,四师叔,五师叔,这位就是张处长。”张辰没见过张淳,只好等着张沄来介绍。

董老和李天平也起身和张沄张淳握手,董老笑着说道:“张处长年轻有为啊,请坐,坐下说。”

张沄也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董老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又是学术大家,我一个晚辈当不得您缪赞。都说陈大师门下三杰双凤个个不凡,晚辈很是敬重的。可惜天妒英才,张教授和陈主任英年早逝,实在叫人惋惜啊。哦,这位是我大哥张淳,今天专程和我来请各位的。”

张淳也表现的很谦虚,向董老三人微微躬身,说道:“董老您好,李董事长、陈主任好。我和陈志远会长他老人家也有幸见过几面,听说过几位的大名,对您几位前辈甚是敬佩。今天冒昧打扰,主要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不得以而为之,所以还请见谅。”

这两人的态度相当的好,给人的感觉也很舒服,董老把两人让到沙发上后,也就不和他们打马虎眼儿,开门见山道:“你们的来意我这里也明白,小辰也和我们讨论过这件事,我们一致的意见就是必须找到小辰的生母,至于当年的事情,总归会有一个说法的。小辰也有他的苦衷,他谨慎一些也没错的,你们也应该明白,这孩子苦啊,小小年纪就要遭受那样的苦难,我至今想起来都掉泪。”

张淳也听过那些录音,对于这个表弟的遭遇他是很同情也很心疼的,说道:“您老说的是啊,这些我们都是有责任的,今天过来就是有给他道歉的意思,同时也对您几位表示感谢。原本我爷爷的意思是要等到他慢慢接受这件事之后再来找他,毕竟当年的事情也不能说我们家完全没有责任,如果及时发现的话,还是可以避免悲剧发生的。可昨天家里出了一件事,现在事态也比较严重,让我们不得不提前来了。”

说着看了张辰一眼,见他坐在那里并不说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董老的态度应该能代表他了,就接着说道:“董老,事情是这样的。我二姑,也就是张辰的生母,在丢了儿子之后就一直没停的在找他,虽说是二十多年了也没有找到,可她还是很坚强,一直都没有放弃过,精神上也一直都能坚持住。可前些天关中张家找到张辰的消息传到我们家那边了,关中张家就是张辰爷爷那边,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们家也开始注意张辰了。我二姑得知这个消息后,就想要马上来见张辰,可我爷爷担心张辰会有一些情绪,就拦着我二姑没让来。这些天以来,我二姑一直想着见见张辰,情绪和精神都变得比较差,但是我们也能安慰她一下,她也就还能支撑得住。可就在昨天,我二姑得知张辰小时候的生活状况后,就吐血昏了过去,昏迷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了晚上才醒过来。所以我们家的人商量了一下,就想让张辰去见我二姑一面,您看这事?”

那边陈雯琳和宁琳琅都已经哭了,李天平的眼圈也是红红的,张辰的眼泪想忍都忍不住,真的就像是短线的珠子,接连着往下落,董老转头和张辰说道:“小辰,天下的母亲都是最善良最伟大的,你应该马上去看看你的母亲。”

张淳也对张辰说道:“张辰,你妈当年因为被欺骗,才会让你的生父有机会把你抱走。可那之后你妈就再也没见过你,你妈后来报了案,但是也于事无补。这么多年,她从来没停下找你,光是私家侦探就找了好几十批,连她的公司都起名叫‘天辰国际’,你对于她就是天大的事情啊。”

张辰不是不想去,他太想去了,可这时候听到亲生母亲的消息,她居然找了自己二十多年,现在想自己都想得吐血昏迷了。张辰听着这些,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动都动不了,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心里的泪比脸上的多出无数倍,想动动不了,都快把他急死了。

陈雯琳哭着走到张辰跟前,说道:“小辰,你倒是说话啊,你这样的话,妈妈可真的再也不理你了,我的小辰不能是这样的坏孩子。”

说完还踢了张辰一脚,这一脚倒是把张辰踢动了,勉强提起力气,声音很小的说道:“五师叔,我动不了啊。琳琅,你快来扶我上车,我们走。”

宁琳琅听张辰说他动不了了,心里无比的着急,赶忙过来扶他,李天平和陈雯琳也都帮忙。张辰在宁琳琅的搀扶下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转头面对着张淳,问道:“哪个医院?”

“空军总院”张淳回答了一句,又对董老说道:“董老,您几位也一起去吧,我爷爷交代我们,说务必让您几位和张辰一起过去,他也想要见见你们。”

董老点头答应,对李天平和陈雯琳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这个过程中,张辰已经用意念力把身体过了一遍,刚刚是因为悲痛而无法动弹,陈雯琳的一脚已经让他开始有所恢复了,经过意念力的恢复,张辰现在已经完全行动自如了。

一行人下了楼,张辰抢先进入车库开门上了林宝坚尼,宁琳琅也跟着坐在副驾驶位上,张辰的表现让她很担心。而董老三人则是上了张淳的车,坐在后排。

张淳还没有点着火,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发动机咆哮声,黄色的林宝坚尼已经串了出去。车后座的陈雯琳怕张辰出事,急着跟张淳说道:“快,快跟上他,这么快会出事故的。哎呀,我的小宝贝,你可别吓妈妈啊,担心死了。”

张淳马上发动车子跟在后边,可张辰实在太快了,就在他起步的时候,林宝坚尼已经转出了小区的大门。张淳这时候才深刻的明白,什么叫做思母心切,这也太快了点吧。急忙拿出电话,和父亲通话:“爹,我们已经准备到医院了,可小辰的车太快,我根跟不上他,怕他路上有意外啊,您能不能把沿途的交通封锁一下啊?”

张沄在一边也急了,说道:“等大伯那边说了话他都到医院了,我来吧。”说完拿出电话拨了过去,说道:“我是督察局张沄,从华府花园通空军总院的路上要执行紧急任务,立即封闭沿途出入口,保证通畅,马上把红绿灯给我都切了。”

李天平坐在后边听着张沄兄弟俩的电话,这家都是什么人啊,说话就要封闭京城的道路,管制交通,这么牛的人家不知道对于小辰来说是福是祸啊。

张辰驾着林宝坚尼狂奔,对身边的宁琳琅说道:“琳琅,我忘记问具体的病房位置了,你给五师叔打电话,让她问一下。”

一路上张辰就没有下了一百六十迈,展开意念力观察着车外的情况,林宝坚尼好像一道黄色的闪电,穿行在车流之中,虽然张沄打电话封锁了交通,但已经上了路的车也不少。看着林宝坚尼左冲右闪的飞奔而去,落在后边吃土的司机们有不少都骂骂咧咧的,国骂级的语句此起彼伏。张辰哪管得了这么多,他现在就是想着马上赶到医院,看看他那个一样苦命的母亲。

平时需要半个小的路程,张辰只用了十二分钟就进入到空军总院,一停下车张辰就拉着宁琳琅往住院部跑。宁琳琅哪能跟得上他的步子,干脆让张辰自己先走,她随后就到。

张辰跑进住院大楼,看了一眼并没有电梯停靠,索性不等电梯,打听了内科在几楼,就从楼梯通道跑了上去。因为太着急了,张辰在楼梯转弯摔倒两次,嘴角和额头都已经擦破了,鲜血滴在雪白的T恤上,胸前和裤子上也全是蹭到的灰,样子极其狼狈,一路上的人都以为他走错了地方,应该是去门诊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