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章 母亲(二)

第五十九章 母亲(二)

从一楼跑到十二楼,张辰摔倒了五六回,脸上的伤和身上的脏他也顾不得理会,胳膊也擦起了一大块皮,一个护士看到张辰,赶紧过来扶他,“先生,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您都流血了,应该马上去门诊部处置,否则会感染的。”

张辰看都没看这护士,嘴里说着:“谢谢,我没关系,内科八病房在哪里?”

护士回答说:“还要再上一层楼,出楼梯左手边第五间就是了,您真的没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张辰一边往楼梯处跑,一边说了声“谢谢”,留下那个好心的小护士在那里发愣,这人好奇怪啊,受了伤都不去处理,非要跑到内科病房去,或许有什么急事吧。

走出十三层的楼梯口,张辰看着左边的楼道,再往前走不到三十米就是内科六病房了。那间病房里是一个在二十多年前被骗走儿子的女人,她苦苦的找了儿子二十多年,身心俱疲了吧?就在快要见到亲生儿子的时候,因为对儿子的思念她倒下了,她太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了。

张辰盯着那间内科六病房的门,他的生身母亲就在那扇门里边,二十多年来张辰无数次梦到过自己的生母,可每次醒来后却又发现方才的温暖只不过南柯一梦。现在,离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了,张辰心里想着,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亲,她长得是什么样子,她会不会有白头发,是多还是少,她现在会不会很虚弱……

张辰就那么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每接近病房一部,张辰的心跳都会加快一分,走到病房前的二十多米,好像走了有二十多年那么久。想着自己儿时对从没见过面的母亲的思念,想着自己受伤时和孤独时对母亲的盼望,想着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开心或者小小的高兴时想要有一个妈妈和自己分享,她应该比自己想念她更加想念自己吧。

病房里的张芷兰已经知道儿子要来的消息,对于儿子急匆匆的驾车来看自己她心里感觉很温暖,可又担心儿子为了见自己会不会出意外。儿子已经长那么大了,相貌英俊身材挺拔,还有一个那么水灵灵的女朋友,他还很能干呢,小小年纪就有了不俗的成绩,都要开自己的珠宝公司了……

张辰站在病房外边,看着坐在病**的张芷兰,她笑的是那么开心,她也很漂亮,应该是大美女类型的了。可是她的身体状况很糟糕,各脏器都严重的老化,尤其是心脏,已经很脆弱了,还有她的头发,虽然是染过了,但从发根处还能能够看到,已经花白了,她才五十岁不到啊,身体怎么能老化成这个样子,这都是想儿子想的吧。

张辰展开自己的意念力,进入到张芷兰的体内各个器官,疯狂的灌注着。张芷兰的脏腑、骨骼、肌肉,都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一刻钟过后,她的整个身体已经恢复到了人体三十岁才应该有的健康程度。而张辰则因为巨大的意念力输出而不停的颤抖,浑身上下汗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就像是从水里刚刚钻出来一样,意念力的输出量并不会让张辰这样,只不过他输出的太急速了,又把精力分散成无数道去关注张芷兰体内的每一处细微变化,这样的工作量要比正常人全神贯注做一件事大百倍。整个过程结束后,张辰倚在门框上喘着粗气,调节着自己的身体,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病**的张芷兰。

张芷兰就那么想着,突然感觉浑身都很舒服,那种通泰的感觉就像是被极其柔软的蚕丝包裹在其中,又有点像置身于温暖的泉水里,就连体内的器官都开始变得活跃了起来。心想这就是要见到儿子时的感觉吧,真的好舒服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就那么享受着,完全没发现病房外有一个脸上全是血迹和污迹的年轻人,正注视着自己,两道泪水从他的眼里滚落下来,脸上却是很欣慰的样子。

宁琳琅终于等到了电梯,来到十三楼的时候,就看到张辰站在门边,身体抖动着。紧走几步来到他身边,就看到师兄满脸的血迹,流着泪向着病房里看去。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张辰的心情,也不说话,走过去抓着张辰的手,陪着他站在那里,一起向病房里看着。里边那个漂亮的女人,就是师兄的妈妈吧,她真的好美啊,和五师叔一样美丽,难怪能够有师兄这么帅气英俊的儿子,她一定已经知道师兄会来和她见面了,看她一脸幸福的样子就知道她对师兄的思念有多深。

张湄是京城市长张镇寇的女儿,自己经营着一家度假山庄,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是他和妹妹张沐在这里照顾二姑。刚刚大哥打电话来,说二姑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自己的表弟张辰,要来医院看妈妈了,她急急忙忙的安排妹妹张沐去洗水果,接着再去外边买点好茶叶,听说这个表弟很爱喝茶的。而她则是跑去和医生说点事情,二姑等了二十多年终于把儿子等回来了,心情激动之下千万别再出什么意外,这些要提前和医生打好招呼,一旦二姑有什么不舒服就马上抢救,她们都知道张芷兰的身体状况,外强中干啊。

张湄和医生说好了之后,来到病房前就发现一对男女隔着病房门往里边看,那男的大汗淋漓的靠在门框上,好像是很累的样子,就上前问道:“二位,你们是找人吗……”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男的脸上全是血污,还混着泪水,哭的很伤心的样子,这是小辰吗?怎么是这个样子呢,听说他很有钱的啊,不会这么狼狈吧,可他看着二姑的眼神分明就是激动和伤心啊。

这里是医院,大庭广众的倒不怕有什么坏人,但是张辰一脸血污的样子也挺让人提防的,张湄就壮着胆子准备再次发问。

这时候张淳和张沄还有董老他们已经到了,陈雯琳看见张辰站在病房门口,就上前问道:“小辰,你怎么还不进去看你的妈妈呢,你该不会……天呐,乖宝贝,你怎么了这是,和人打架了吗?”她说着话就看到了张辰的样子,吓坏了。

张辰抹了一把脸,说道:“没关系五师叔,刚刚上楼时候摔倒了。”

里边的张芷兰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就扭头向外看去,张辰已经转过身子和陈雯琳他们说话,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张辰,只是看见张湄站在门口,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那表情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她就想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子要来了,可不要搞出什么不痛快来搅扰了这份好心情。

张芷兰走过来,打开病房的门,就看到外边站着的张湄,还有两个侄子和几个陌生人,一个满脸是血的年轻人站在靠近门边的地方,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好漂亮的女孩子,这不是照片上那个女孩子,那个小辰的女朋友吗,那我儿子小辰呢?

随着张芷兰开门出来,外边所有人的目光就全已到了他的身上,张芷兰就问张湄和张淳:“小湄,有什么事吗?小淳,你们不是去接小辰了吗,他呢,快让二姑看看,我想了他二十多年了,他跑哪里去了?”

张淳走过去,看了看张辰,对张芷兰说道:“二姑,他就是小辰了,刚刚上楼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所以就成了这个样子。”

张芷兰听完张淳的话,转身望着张辰,呆呆的看着,嘴角颤抖着却说不出话,这一刻的冲击太大了。足足有一分钟以后,张芷兰猛然伸出手抓住张辰的胳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儿子啊,妈妈可想死你了,这二十多年苦了你了,妈妈找不到你啊……”。一边哭着就出溜到了地下,又抱着张辰的腿哭着。

走廊里还有不少其他的病人和家属,听到这边的痛哭声,都围过来看着,张湄赶紧把张芷兰扶起来,说道:“二姑,外边这么多人,咱们进去说吧,您也别哭了,小辰已经找到了,你该高兴啊。”劝着张芷兰,张湄的眼里却也湿润了。

众人进了病房,张淳和张沄就招呼董老他们坐下,张辰一直被张芷兰拉着就没松开手,这时候张芷兰坐在病**,张辰就站在她面前。李天平见张辰说不出话来,知道他是激动的,就想帮他一把,站起来走到张辰身后,说道:“你小子怎么了,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说完就在张辰腿弯处踢了一脚,李天平也是练家子,这一脚就把张辰踢得腿一软跪在了张芷兰面前。

“妈”被踢了一脚跪在地上的那一刻,疼痛也把憋在张辰喉咙处的一口气激了出来,叫了一声妈,就趴在张芷兰腿上,泣不成声了。

张芷兰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儿子了这一声呼唤。幸福来得太突然,刚刚还不知所措的张芷兰,就被这一声呼唤激起了母性的本能,俯下身抱着张辰的脑袋,说道:“儿啊,你受苦了,妈妈对不起你啊。快起来让妈妈看看,你怎么就长得这么大了啊,妈妈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只有一点点呢。”张芷兰已经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头上一句脚底一句的,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母子二人抱着哭了有半个小时才分开,张湄拿过热毛巾递给张辰让他擦擦脸,张辰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等他擦过之后,张湄又把毛巾拿走,洗干净之后再次递给张芷兰。

张芷兰这才看清楚张辰的样子,我儿子长得可真帅啊,比照片上还要帅得多。一只手抓着张辰的手,另一只手摸着张辰的面颊,说道:“小辰,妈妈盼了二十多年了,可算是把你盼回来了,妈妈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你这辈子都不要再离开妈妈了好不好,妈妈要天天都把你抱在怀里,好好补偿这二十多年来对你的亏欠。”

看着母子俩这么融洽,众人也就放下心来。张淳就笑着说道:“二姑,你兴奋过度了吧,你儿子将来还要结婚的,到时候你还和儿媳妇抢人啊?”

张芷兰也给逗乐了,笑骂道:“你个小东西,敢开你二姑的玩笑了啊,是不是觉得我收拾不了你啊?”

忽而又想起了什么,看着宁琳琅道:“这就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吧,长得可真漂亮,标准的大美女啊,快来这边坐。”

宁琳琅走到张芷兰面前,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张妈妈您好,我叫宁琳琅,是师兄的女朋友,张妈妈你好漂亮啊。”说完就拉着张芷兰的手坐在了她的另一侧。张芷兰也很受用的坐在那里,拉着宁琳琅的手笑的很幸福。

张辰这时候也想起来应该介绍一下董老他们了,就站起来走到董老身边,向张芷兰说道:“妈,这位就是我的师伯,这位是我的四师叔,这位是我的五师叔,也是我的妈妈。我从小就是被他们教导着的,我所有的知识都是他们教的,没有他们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这时候最感动的就要数陈雯琳了,张辰找到了他的亲生母亲,却还要在她面前说自己就是他的妈妈,这小子太会感动人了。看着张辰,陈雯琳眼圈又湿了。

张芷兰一听,这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赶忙起身给三人各鞠了一躬,说道:“你们三位都是我的大恩人啊,大恩不言谢,以后你们就是芷兰的亲兄妹了。”

董老扶起张芷兰,说道:“大妹子,我们都是小辰的长辈,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倒是你可受苦了啊,作为一个母亲,二十多年不容易啊。小辰很聪明,也很懂事,又孝顺,我们都是把他当儿子看的。就怕我们教的不够好,让你失望啊。”

众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张问海老爷子也带着全家在京的人都来了。

老爷子一进门,首先就跟董老他们问好,拉着老伴儿,领着全家的老少,也像张芷兰一样挨个儿的鞠了一躬,说道:“真是感谢你们啊,都是我张家的大恩人,可惜啊,陈氏一门三杰双凤,五位大恩人已去两人,让老头子不能当面以谢,真是遗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