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章 搂着儿子睡

第六十章 搂着儿子睡

董老是师兄妹三人的代表,赶忙带着两个弟妹扶住老爷子,说道:“张老您可是国之巨柱,我们这些晚辈那里当得起您如此。我们师兄妹五个也是孤儿,也都没有子嗣,有小辰在身边,我们也有很多欢乐的。”董老在张问海老爷子进门的时候就认出来了,这位可了不得,电视上的人物啊,哪里能受他的大礼。

老爷子笑道:“我与陈志远陈老会长也有交集,三位既是我张家的恩人,又是我张家的亲人,老头子我不敢夺人双亲,如果不嫌弃,以后就叫我一声张伯伯好了。老头子八十有五了,也当得起你们叫一声伯伯。”

“那晚辈师兄妹三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董老三人也同时对老爷子鞠了一躬。

这一套程序下来,老爷子才拉着老伴儿来看张辰,张辰恭恭敬敬的叫了“外公,外婆”,老太太心疼地搂住张辰,默默了流着泪,摸着张辰的脸颊,问长问短的,尽是慈祥。

接着张辰又在张芷兰的带领下,和三个在京的舅舅,两个表哥,两个表姐一一问好,下边还有五个表弟表妹也都认识了一下。

这时候,张辰也认识到了母亲的家世,好家伙,元勋啊,放在古代就是要列土封王的,几个舅舅都是一方大吏或者六部大元,连两个表哥都是大官。张辰对于这些没有兴奋,也没有排斥,亲是亲,官是官,这个不能混为一谈。而且张辰这么多年都是和董老他们在一起生活,对这些刚刚见面的亲戚,难免有些陌生感,毕竟所有的感情都是需要建立在时间之上的,没有一个融合的过程,想要增进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倒是几个舅舅和表哥表姐们对他很是热情,张辰被抱走的时候才几个月大,对于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印象,现在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来,他接受不了是很正常的。他没有印象,可是别人有啊,几个舅舅当年可是为了张辰的事情出了不少的力,就是这些年也一直在帮着张芷兰找儿子,几个表哥表姐在当年的时候也已经长大或者记事了,张辰半岁之前都是和母亲在外公家里生活的,几个表哥表姐对他也很有感情,那时候都抱着他逗他玩过,张湄还笑着说,小时候玩张辰小鸡鸡的事情。

中午由张辰的大舅张镇寇做东,全家人请董老三人。张芷兰也不愿意在医院待着,经过医生的同意后,就办理了出院和大家一起去了。

席间,张家众人一一的再次向董老他们表示了感谢和尊敬,感受到张家人热情和真诚的董老三人,也对张辰认亲的事情放心了,这样一家人应该不会做出对不起张辰的事情。

饭后董老三人又在老爷子盛情的邀请下,去大佬聚居区玉泉山做客。老爷子很亲切的和师兄妹三人聊着,也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很关心,要他们有什么事情就和这边说话,不论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家里帮忙。老爷子这样的态度,也就代表认可了他们,真正把他们当作自己人来看待了。

这件事情之后,师兄妹三人也都被纳入了家族系统当中。董老是一个学者,很少涉及到利益方面,但是很多学术方面的工作都有意的开始让他牵头了;李天平的中亚环球很快就成了政府合作伙伴,在很多经营方面都大开绿灯;陈雯琳也在不久之后升了外科主任和博士生导师。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即使你再有才华,再怎么有能力,只要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有那么一点点背景上的优势,那就能大大的超过你,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有站在起跑线上的资格。

董老他们没有留下来吃晚饭,只是把张辰和宁琳琅留下来陪着张芷兰,临走时后老爷子还给他们带了一些礼物,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但却都是专供玉泉山的,都是同类货中的极品。

晚餐时候,张芷兰不停的给张辰和宁琳琅布菜添饭,搞得两个人不停的吃啊吃的,最后实在吃不下了,张芷兰才停手。老爷子和老太太也是不住的招呼他们,这让张辰找到了那么一点亲人的温暖,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

饭后等其他的亲戚都各自回家了,张辰专门出去了一趟到车上,他想要送母亲和外公外婆一点礼物,但又不能当着面就从戒子里取,那样非把人吓着不可,而且张辰他们常常收东西,车里就有现成的包装盒,正好可以利用。现在只能送这三个人礼物,要不人家会当你神经病的,有谁会没事干在车上放着无数宝贝啊。

在车里捣鼓了一会儿之后,张辰和宁琳琅拎着一只袋子进了门。把里边的盒子都拿了出来,说道:“外公外婆,我这么多年也没在你们身边尽过孝心,不过现在补上也还来得及,这是两朵灵芝,两只高丽参和两根虎骨,您二老平时补养身体用;这是一套金酒器,就让外公平时喝两樽时候使使……”

张辰还没说完,张芷兰就急着说道:“儿子,这虎骨可是违禁品,犯法的。”

张辰笑着说道:“没事的妈,这些东西可不简单,光是我知道的就已经三百多年时间了,这都是当年从吴三桂的皇宫里流出来的宝贝,我是按着古玩收来的,不犯法。”

又拿起剩余的盒子说道:“这是两盒极品檀香,每天点一些对外公外婆的呼吸系统和免疫系统都是有好处的,而且这东西对人的皮肤也有好处的。妈,这些年您总是牵挂着我,压力一定很大,精神也会有影响,这是一条东珠项链,它可以起到镇惊安神的作用,您常常戴着对身体有好处的,这串沉香手链也是一样的功效。这些都是古代皇宫里边的工匠制作的,属于最顶级工艺,这样也能衬托出您的美丽啊。”

张芷兰被儿子夸了一句,心里那个美啊,高兴的说道:“好儿子,那妈妈就戴上它,每天戴着。不过儿子,这些既然是古董,那都是很值钱的吧,这么珍贵的东西弄坏了可就不好了,妈妈还是买一条新的吧。”

宁琳琅很是喜欢张芷兰,拉着她的手说道:“张妈妈,没关系的,有很多古代的工艺要比现在的工艺好很多,不会轻易损坏的,您看我这条项链也是古董呢,我都戴了好久了,一直没有问题。而且,师兄有好多这样的宝贝,他不会心疼的。”

说着就把项链帮着张芷兰戴上,还说这条项链真是衬托她的气质,整个人都有了一种珠光宝气的感觉。高兴的张芷兰马上拉着宁琳琅去照镜子,以前儿子不在什么心情都没有,现在儿子回来了,她的生活也变的多彩起来,虽然才半天多的时间,心情就已经好得不得了。

老太太程绮先,眼圈微红,拉着张辰的手说道:“这么多年外婆都没有照顾到你,这一回来倒是先要送外婆这么多的礼物,多好的孩子啊。你说关中那边的人咋就那么狠心呢,孩子……”

老爷子翻了翻白眼,打断她的话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不是他外婆吗,这是孩子的孝心,他为啥就不给别人送啊?你应该像我一样,看着这些东西乐呵呵的,恨不得马上把那人参吞进肚子里,这样孩子才会高兴,一片孝心才不会白费,懂不懂啊。”

说完又看了看门外,见照顾起居的那些护士和保卫人员都不在,又接着说道:“我说老伴儿啊,这些东西你都放好了,也别出去嚷嚷。你没听小辰说吗,这都是几百年的老货,可北京城,除了你外孙子谁都没有。要是让这事情传到那些个老东西耳朵里,说不来什么时候就会求你匀给他们一点,到时候你咋办,给不给啊?”

都说老小孩儿,看来还真是。老爷子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咙,接着说道:“这些东西谁都想要,可谁都没有,到了关键时候就撕下那么一丁点儿来都是能钓命的。就算这檀香我也没想过往出匀半点儿,啧,说起这檀香来,我这喉咙还真有些不舒服了,咱们点上一点儿,接受一下治疗怎么样。我这就去找个家伙事儿。”说着就起身取找燃香的容器去了。

老太太笑骂了一句:“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怕小辈们笑话,真是狗窝里搁不住干粮。”

张辰对外公这种真性情倒是很对头,笑着对老太太说道:“外婆,外公这样其实很好的,这才是真性情嘛。赶明儿我去琉璃厂,给你们淘个香炉回来,那样也古朴雅致一点,那样才能真正的享受到这檀香的妙处呢。”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张辰的麻烦才真的来了,张芷兰说她二十多年都没搂着儿子睡觉了,今天得享受一下这种感觉,非要张辰和她一起睡。

张辰那个尴尬啊,宁琳琅在旁边就偷偷地笑他,不知道师兄今晚会是怎么样一个感受,这么大了还要在妈妈怀里睡觉,被妈妈抱着拍后背并且唱摇篮曲吗?

最后张辰让宁琳琅陪母亲睡觉的提议被二人共同否决,宁琳琅倒是不介意陪张妈妈,但是张芷兰非得要张辰陪她,宁琳琅也知道张妈妈对张辰思念了二十多年,当然想要和自己的儿子多亲近亲近,好好享受一下儿子在身边的感觉。

张辰无奈之下,只能遂了母亲的意思。张芷兰躺在**抱着张辰,听他讲着从小到大的各种经历,时而哭泣时而高兴,慈母的心随着张辰的命运起伏着,母子两人聊到了深夜三四点,张芷兰才在张辰的强烈要求下真正的去睡觉。

感谢安逸天使同学的打赏!

这还是第一次啊,人生到底能有多少个第一次呢,总之是有一次就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