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章 儿子你太厉害了

第六十一章 儿子你太厉害了

可睡下之后,两人又都睡不着,张辰就说:“妈,你给我说说我当年的事情吧,当然,如果会让你伤心的话,就别说了,我不想你难过。”

张芷兰抱着儿子,心里极度的安慰,说道:“儿子,能有你在妈妈身边,妈妈还有什么好难过的,当年的事情早都已经过去了,妈妈和你一样,现在已经恨不起来了。”

“既然你想听,妈妈就给你说说。”张芷兰就抱着儿子,给他讲当年的那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张辰的亲生父亲叫张奉松,他父亲张跃岭和张辰的外公张问海同为当时的要员。张跃岭是陕西省关中人,所以他们家就被人称呼为关中张家;而张问海是三晋人龙城人,他们家就被称呼为龙城张家;在当年属于两股不小的势力,太宗上位的时候也是得到两家大力支持的。

当年张辰母亲张芷兰和同是世家子弟的张奉松结婚,可张奉松风流成性,到处沾花惹草,开始张芷兰觉得他还年轻难免收不住性子,总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但这些并没有任何作用,张奉松依旧死性不改,后来张芷兰怀孕了,张奉松更是肆无忌惮的招蜂引蝶。

等到张芷兰十月怀胎的后期,张奉松竟然听信了外边一些女人的谗言,说他回家的次数那么少,这样张芷兰都能怀孕,一定是有外遇了,这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呢。张奉松也觉得很有道理,就把这件事情跟她妈也就是张辰的奶奶说了,这位关中张家的老太太觉得儿子说的很有道理,就支持儿子问个究竟。

张芷兰见他这样无耻,自己整日恪守妇道,孝顺公婆,到头来落这么一个名声,这个从不沾家的男人也就罢了,但整日被自己照顾着的婆婆也这样说,可真是昧良心了。一气之下,张芷兰挺着大肚子就回了娘家,一直到分娩张辰,都没有再去婆家一天。可是她这样的行为,偏偏助长了那边母子俩的气焰,很嚣张的说什么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要躲到娘家去生孩子。

当时,张芷兰思想上很受折磨,又因为刚刚产下张辰身体没有恢复,这些话都没人敢和她说,但是这话却惹恼了张辰的几个舅舅和姨父,一起跑到关中张家去讨说法,张奉松看来头不对,就跳墙逃跑了。

家里老爷子和老太太对于二闺女的遭遇很心疼啊,当然是支持女儿住在娘家,并且不再回去。等张辰半岁大的时候,张奉松突然找到了张芷兰,说什么他错了之类的,一个劲儿的道歉赔不是,还说他父母想念孩子,能否让两位老人看看。张芷兰开始时候是不同意的,后来张奉松又来了好几次,说什么要接她回家之类的话,张芷兰也就慢慢的心软了。

谁知道这就是那母子俩定好的计策,等张芷兰带着张辰回到关中张家之后,开始的一段时间还不错,可是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张奉松就又开始恢复本性了,张芷兰正想着要不要再次回娘家的时候,张奉松则变本加厉的欺负张芷兰,骂她是人尽可夫的贱人之类,就连张奉松的母亲也开始恶言相向,张芷兰心里落泪,就要抱着儿子回娘家。

可这时候已经晚了,这张奉松母子俩就是为了要折磨他的,把她叫回来不过是为了让她感觉一下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就在那一天晚上,张奉松趁着张芷兰没注意,把张辰抱出去扔在了马路上,然后又把张芷兰赶回娘家,说她是一个不贞洁的女人,不配做他们关中张家的媳妇儿。张芷兰丢了儿子,快要急得发疯了,到处去找孩子,张奉松母子俩却在那里看着发笑……

张辰听母亲说完这些,抱着母亲痛哭,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母亲太难了,今后一定要百倍的孝顺她,补偿她当年所受的委屈。同时也心里暗暗发誓,今生决不会见张奉松一面,更不会对他有只言片字。对于当初的帮凶,张辰一样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张辰不想让母亲多想过去不开心的事情,转移话题说道:“妈,你坐起来,我给你调理一下身体,我这可是独家秘技,别人不会的。”

这也是张彻刚刚想到的办法,意念力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对人体的好处,张辰就想着让自己身边的人都能得些好处,可总不能没有个说法。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从小练习的太极,太极不只是拳法,还有修炼内息的功法,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成就。那些略有小成的人,也微微可以有些劲气,那他就来装成一个已达大成的高手好了。

张芷兰依言坐起来,张辰假模假式的盘腿坐到张芷兰背后,双掌贴在张芷兰背上,开始催动意念力。张芷兰本以为是儿子为了哄她高兴的,可没想到真的有两股如同实质的热流从张辰掌心和她背部的结合处进入了身体,涤荡着五脏六腑和浑身的骨骼,感觉自己好像坐在云端被太阳照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是那么舒坦。

等张辰收回双掌之后,张芷兰转过身来兴奋的看着儿子,问道:“儿子,你这是气功吗?可很多地方都说气功是骗人的啊。”

张辰笑着道:“妈,气功也不全是骗人,但是那些所谓的打着气功大师的幌子给人治病的人,多数都是骗子。我这不是气功,这叫太极内劲气,极难修炼的,我的师门所有人都修炼这个,但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我想我可能是因为小时候长在山上挖东西吃,不小心吃了什么宝贝,有了奇遇,才能做到这样的。”

“妈,您看。”说着张辰就操纵意念力让床头柜上的水杯飘起来,在虚空中转了一个圈,然后又回到床头柜上,里边的水一滴没洒。

张芷兰惊的捂住了嘴巴,俩眼瞪得老大,看着张辰,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如果这不是他儿子做出来的,估计现在她已经吓晕过去了。缓了一会儿之后,张芷兰指着那个水杯,说道:“儿子,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居然能让那杯子飘起来,你是神仙吗?”

张辰可不想吓坏了母亲,解释道:“妈,这就是内家劲气,您刚才感觉到从后背进入的暖流就是我的劲气,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时候还可以隔空打碎石头呢,我还不到那个时候,不过已经是很厉害的了,我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疏导人体的筋络、脏腑和肌体组织,也算是能治点小病小痛什么的了。您明早起床后照照镜子,您就会发现神奇了,您的白头发已经没有了。”

是女人就会在乎自己的容貌,没谁会嫌自己漂亮的,张芷兰哪还能等到第二天,当下就跑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分开头发来回的看,果然所有的发根处都已经是乌黑色的了,以前即使染了头发,隔个三四天就能看见发根处露出白来,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

高兴的跑回到**,抱着张辰说道:“儿子你太厉害了,妈妈能找回你真是天大的福气啊,实在是太幸运了。儿子,你既然能够做到调理身体,那能不能帮你外公外婆也调理一下啊,你外公当年打仗落下了一身的伤病,随着年龄越来越老,对身体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他可是整个家的支柱啊,你就当是帮妈妈尽孝道,可以吗?”

张辰本就有这个打算的,说道:“妈,您就算不说我也会做的,但是仅限于家里的长辈,而且这事情不能说出去。您知道的,谁都怕病,谁都想多活几年,这事一旦传出去了,我可就没好活了,就算不被抓去研究也会不堪其扰的。”

张芷兰当然是以儿子为重,身在士族大家的她自然知道一些事情,像张辰这样有着特殊能力的人,一旦被发现了,就很难再有自由了,就算是有老爷子和家族的势力镇着,儿子不会被控制起来,也会成为重点关注对象,中央那么多大佬,谁还没个病病痛痛的,那样儿子可就真的要被烦死了。

老爷子和老太太听女儿说了之后,也是一样的意见,这个外孙从小就不在身边,受了那么多的苦难,老两口可不愿意他再受一点委屈,都答应绝对保密。

两位老人在经过张辰意念力调理身体之后,都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混浊的眼睛变得清澈了,老花镜也用不上了,走起路来虽不能和年轻人比,但也是步履稳健,身体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善。老爷子身边的警卫和护理人员对二老的变化大为不解,老太太的借口是失散多年的外孙找回来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老爷子私下里也不禁的感叹,还是民间有奇人啊。

这还是张辰怕两位老人身体吃不消,不敢铆足了劲儿的弄,只能是一点一点慢慢的来,毕竟都是老身子了,接受能力也比年轻人差不少,来的太猛烈怕是真的受不了。

张辰和宁琳琅在玉泉山住了五天,除了去琉璃厂淘香炉之外就没有离开过那个院子,每天陪着老爷子、老太太和母亲承欢膝下。

其间,李天平来过一次电话,他要回上海去处理公司的事情,让张辰好好的陪陪母亲,尽尽孝道,几个师叔伯这边他不要担心,都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