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章 名师高徒

第六十二章 名师高徒

几个舅舅和大表哥张淳都是工作繁忙的大人物,只是偶尔来看看,关心一下张辰。在天津做市委秘书张的二表哥张洰也抽空回来了一趟,一进门抱着张辰就哭,说了好多思念的话。大姨和三姨也带着两个姨父都回来看望张辰,替张芷兰高兴的同时也为张辰的遭遇而唏嘘不已。

比较清闲的是张湄、张沄和张沐三个表哥表姐,每天都会来看看张辰,尤其张沐,天天缠着张辰给她讲古玩行的故事,听得晚了就住在玉泉山不走了,还说要跟着张辰进古玩行。

第六天张辰接到马三立的电话,和他说一些关于家俱的事情,让他有空就过去看看,现在已经出来一部分开始打磨抛光了。张辰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也有点想出去了,可又担心母亲不高兴,就问张芷兰说想不想去看看他定制的家俱顺便看一下他的房子。张芷兰当然是愿意了,现在只要是关于张辰的事情,她都想去参与,沉积了二十多年的母爱一下子迸发出来,很澎湃的。

张辰那天去琉璃厂的时候,就已经把林宝坚尼换了G55,要不今天出去这一趟可就坐不下了。三个人正准备出门,就撞上了刚刚赶到的张沐,听说要去看张辰定制的家俱,也要跟着一起去。

还是张辰驾车,四个人来到了马三立的家俱厂,因为只是生产受众很小的紫檀和黄花梨家俱,所以这里的规模不是很大。

张沐见这厂子不大,就问张辰:“小辰,这家厂的规模可不大啊,能不能做出好家俱啊,要不姐给你介绍个大点的厂家吧,很多明星都买他们的家俱呢。”

张辰这些天已经和她混得比较熟了,翻了个白眼说道:“拜托了小沐姐,你说的那些都是机器加工的,根本没价值好不好。这里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都是传统工艺,所有的家俱上找不到一个钉子,这叫传统文化。这里的家俱不论件,都是论斤卖的,随便一把椅子都要万把块,和你说的那种流水线产品不是一个道理。”

“什么,一把椅子就要一万块?紫檀木有那么值钱,还是他们的手工那么值钱啊?”张沐虽然生在世家,但也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去研究这些物件的人,而且她一个女孩子家也不会对这些木料手工什么的感兴趣,对于一万块一把椅子表示很不理解。在她看来,如果是古董的话,万把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一把全新的椅子卖这么贵就不合适了。

张辰怕她等下见到马三立还会这么说,就赶紧给他补一下常识,说道:“那我给你讲讲吧,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吧,可这紫檀木要想成材最少也得百年,而且还是十木九空,以空心的居多,所以就有一个说法叫做‘一寸紫檀一寸金’。而这里的加工手艺就更没得说了,这里的老板是祖传的手艺,他家祖上常常给王公贝勒那类的人打家俱,手艺不好能用他吗。虽然这些手工家具不用铁钉螺丝,但是要比那些机器流水线的家俱结实很多倍,国外有很多豪华轿车都是手工定制的,像世爵、劳斯莱斯什么的,这样的家俱就是那个级别的。”

待见到马三立之后,对方听说是张辰的母亲和姐姐,更是招待的殷勤,张辰可是大有来头,收藏协会最年轻的理事,四十岁以下的理事就他一个,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能怠慢啊。

后来又应张沐的要求,带着他们参观了制作车间。张沐看着那些木料,经过裁切,雕刻,打磨等一道道繁琐工序之后,变成了美轮美奂的仿古家具,眼中也露出了深深的喜欢,原来这些东西还真是不简单啊。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也搞一套这样的家俱,看着古色古香的,摆在家里一定很有文雅气。

张辰谢绝了马三立的午餐邀请,说以后有机会他来请客,他还要带着母亲去看一下自己新买的房子呢。马三立也没有坚持,人家要陪家人,自己掺合在里边也不是个事儿。只是在送张辰出大门的时候,问张辰下午有没有时间,他那里又有几件物件断不了代,上次张辰就帮了他一个大忙,这次还想请张辰过去给看看。

张沐早就想跟着张辰去古玩市场见识一下了,就催促着张辰答应下来,张辰看了看母亲,见张芷兰微笑着点头,就答应了马三立,也正好去潘家园看看,好些日子没捡漏了,心里怪痒痒的。

上了车,几人又往长城尊邸驶去。张沐在车上就问张辰:“小辰,你在古玩行是不是很有名气啊,刚刚那个马老板好像很巴结你的样子,还要请你帮他的忙,看来你能耐不小啊。我不如拜你为师,跟你学习收藏古玩,你看怎么样?”

张辰已经受不了了,说道:“你是我姐姐好不好,怎么能拜我为师呢,再说这个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学会的,必须得长时间泡在里边,最少也得有十几二十年才能有所成就的,你受得了吗?”

“切,有什么啊,就凭本小姐的聪明才智,三两下就全部学完了,你不想带我就直说,是怕我给你和琳琅当电灯泡吧?”

张辰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真是被你打败了,就是琳琅生在收藏世家,宁爷从小就开始培养她,也是十年多才有点成绩的。你还想把我的本事全部学完,那我问你,一部《红楼梦》,你多久能全部看完,并且记住和理解?”

张沐不知道张辰为什么这样问,想了想回答说:“我当初看的时候,断断续续的看了三个月看完的,但是不可能完全记下来,理解嘛倒是还将就,怎么了?”

宁琳琅不想让张辰驾车的时候太分神,就代他回到道:“小沐姐,师兄可以做到一目十行并且过目不忘的,一本书他看完就能差不多全部理解。”

“天呐,小辰你是个天才啊,这样的话我更要拜你为师了,不是都说名师出高徒吗。小辰,姐没跟你开玩笑,是真的想学的。”张沐是真的佩服张辰了,而且她这些天听张辰讲古玩上的事情,也对这个行当产生了兴趣,是真的想学习收藏。

张芷兰也觉得这个侄女不是随便说说,反正有儿子这么好的条件,就有心帮她说话,对张辰道:“儿子,你小沐姐要是真想学你就教教她吧,省得她每天弄那些什么娱乐圈让你外公说她。”

张辰搞不懂她好好的怎么就想要学这个,不过母亲都开口了,看她好像是真的想学,就说道:“不是我不教,这行刚刚开始入行的时候都是很残酷的,小沐姐你要做好准备,先从基础知识学习开始,我不同意之前你不许收东西。”

张沐是真的对收藏这个行当有兴趣,自然是张辰说什么她答应什么,张辰见她真想学,就提出了要求,说道:“小沐姐,我过两天要去一趟欧洲,先给你几本书看着,里边的内容要吃透了。还有就是把你的眼睛养出来,这行最重要的就是知识和眼力,想练眼力就得多看真东西。你别总想着往潘家园报国寺跑,那里边的一百件东西最少就有九十九件是假的,眼睛非得看坏了,要去就去博物馆,故宫和首都博物馆是首选,竹竿胡同有一家观复博物馆也是不错的选择,最不济也得去琉璃厂的槐荫山房和荣宝斋这样的地方,保证你看的都是真东西,一周最少去两次,去了什么也别管,就找东西看就是了。”

见张沐有些不解,就接着说道:“我和琳琅都是这么看出来的,琳琅的外公宁爷是华人收藏大家,她从小就是看着古玩长大的;我那时候除了上学的时间基本都泡在古玩市场和博物馆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你为什么知道中国字和日本字的区别,就因为见太多了,不需要仔细分辨,一眼就知道是不是。”

张沐停着张辰的话,若有所悟的点着头,这句话她记下了,看来收藏行当里边的学问深得很啊。

四人又去了张辰位于长城尊邸的新房子。让张辰没想到的是,这里的改造速度居然这么快,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完成了一半了。张辰还特意看了一下地下一层那两个房间的改造质量,各方面都很不错,张辰也就放心了。

出来以后张辰就和张芷兰说道:“妈,我这边再有半个到一个月就可以住了,到时候您搬来和我一起住吧,总是住在外公那边很不方便的。”

张芷兰当然想和儿子住在一起了,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她也知道住在玉泉山那边比较麻烦,进进出出的规矩很多不说,想接待一下朋友都不好办,以前是她自己一个人,住哪里都无所谓,现在儿子回来了,自己有这么大的房子,肯定是住在这里比较合适了。

出门后张沐就问张辰搞那么大个带密码防盗的房间干什么,张辰就笑着说:“等你搞上几年收藏你也会用到这样一个房间的,有些价值连城的宝贝必须妥善保存,不但要防盗,还要小心注意避免摔了碰了什么的。”

张沐就想,是不是自己也买一套这样的房子来备着。

中午张湄请客在她的度假山庄吃饭,她老公听说今天是请张辰,也专程赶来了。张湄的老公张辰见过,叫胡云峰,是京城卫戍区一个警卫师的副师长,身高体健浓眉大眼的,很有一股子阳刚气,标准的军人形象。胡云峰人很不错,对张芷兰很尊敬,张辰对他的印象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