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1章 密室藏品(下)

第七十一章 密室藏品(下)

接着张辰又给她们讲了这里剩下的其它唐代瓷器,十三件唐代邢窑白瓷,八件越窑青瓷,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张辰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关家老祖宗怎么淘换来这么些精品陶瓷器和青铜器景泰蓝的,这得下多大功夫啊,当年跟着徐树铮肯定没有少干打砸抢的买卖,徐树铮是被害死的,说不定这里边就有不少是徐树铮当年的藏品给他了。

张辰拿起一边的天蓝色梅瓶,这只梅瓶有四十多厘米高,看着这只梅瓶张辰自言自语的道出一句“雨过天青云**,者般颜色做将来,真是釉色甲天下,不愧为瓷皇啊。”转头叫张沐和宁琳琅过来,对她们说道:“这样的梅瓶仅仅存世这一件,你们要好好看仔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瓷皇’,五代时候的后周柴窑,柴窑无款识,只能从细微处去判断,这粗黄土足就是其一。这才是正宗的天青釉,只有用金石做釉,才能烧出这样的绝世釉色来,等出去之后我们可以在放大镜下看一看,这种釉还有极其细微的开片,那就是因为宝石釉而裂变形成的。”

张辰又把其它一样釉色的六件瓷器和这只梅瓶摆在一起,说道:“你们知道吗,如果把这几件全部摆出去,那么柴窑瓷器的存世量就会翻一倍还多。历史上关于柴窑的传说有很多,但多数没有真凭实据,我们现在就已经击碎了一个传言,那就是‘柴窑无大器’,传说柴窑因为使用宝石釉,所以不会烧制大器形,但是我们眼前的这只双龙尊和雕刻云龙纹盖罐已经超过了三十厘米,是绝对的大器形了,尤其这只梅瓶,怎么也超过四十厘米了吧。人家柴荣可是皇帝,会小里巴气的在乎那点宝石吗?开玩笑。”

张沐的嘴巴张到不能再大,盯着那只梅瓶看了半天,然后问道:“小辰,那这只梅瓶得多值钱啊?全世界就这么一只,天呐!”

“嘿嘿,小沐姐,别说这件大家伙,你看到这些了吗,这边有两只荷花碗,一只盘子和一把执壶,就这四件里边随便拿出一件来,就能换到一间小点的地方博物馆,你说它到底有多值钱吧,不过就算真有人拿来和我换,我也不会答应的。”说完张辰还做了一个很臭屁的表情。

张辰接着走到另一排的边上,把那边的两个女人叫过来,不对,又是一个女人一个女孩儿,张沐是如假包换的女孩儿,就是这女孩儿都快三十了。

张辰再次当起了老师,拿起一只三足笔洗正反看了看,说道:“这个你们应该都见过吧,电视里边都好拿这物件说事(呵呵,不好意思啊,这里也要拿这个物件说事,主要太有名气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宋汝窑三足笔洗,乾隆皇帝的至爱之物,当然这只不是,但是这里有两只。这只笔洗下边有款,应该是当年奉华殿理摆着的物件,有着有落,又是一件宝贝啊。小沐姐,关于瓷器也有一句话,那就是‘纵有千万,也不如汝瓷一片。’,知道这玩意儿的价值了吧。汝瓷之所以好,那是因为它是专供宫廷的御用瓷,差不多就是皇家私窑的的意思,烧制是不计成本的,均以玛瑙入釉。汝窑的开片也是一绝,釉面开片较细密,多为斜裂开片,深浅相互交织叠错,象是一片片银光闪闪的鱼鳞,或者呈蝉翼纹状,釉中细小沙眼呈鱼子纹、芝麻花和蟹爪纹,这样的细小开片有点像柴窑的那种了,这就是釉料所使用的材质不同所至。”

趁着张沐在此目瞪口呆,张辰拉着宁琳琅把面前的所有瓷器都看了一遍,看完之后张辰都忍不住爆粗口了:“我RI,五大窑一家不落啊,还有一件是天蓝色的汝窑水仙盆,太难得了吧。这里一共四十六件宋代瓷器,就有四十件是五大名窑的,这让人家怎么活啊,还搞个屁的收藏啊,好东西全跑你们家了,不过还好,幸亏没便宜了那个败家子,我来的太及时了。”

又对被他惊醒的张沐说道:“小沐姐,这宋代的瓷器以五大名窑为最,分别是汝、钧、官、哥、定这五个窑口,而这五大名窑又以汝窑为首,不过也有不少人推崇钧窑为五大名窑之首,我个人认为汝瓷要高于钧瓷一些。不过五大名窑代表了中国单色釉瓷器的最高水平这一说法我还有些不大认同,最少还有一个柴窑在它们前面,就目前所知的来看,柴窑才是真正的单色釉最高水准。可惜的是五大名窑存世量太少,基本上都被收藏在少数的博物馆,民间基本是一瓷难求,所以现在的古玩市场上都是以明清官窑的瓷器为主流。”

“小沐姐,这对玉壶春瓶就是钧窑的精品了,钧窑瓷器是两次烧成的,素烧出窑后施釉彩,回炉再烧。钧瓷的釉色为一绝,千变万化,红、蓝、青、白、紫交相融汇,釉色青中带红,有如晚霞悬空,有‘夕阳紫翠忽成岚’的赞誉。这是因为钧窑瓷器在釉中加入了铜,以氧化铜为着色剂,在烧制过程中,釉料掺入铜的气化物造成的艺术效果,是为中国制瓷史上的一大发明,称为‘窑变’,而钧窑的‘铜红釉’也是瓷器历史上的一大创举。”

张辰放下手里的一对瓶子,又拿起一只花盆,说道:“钧窑烧制的最好的不是这些瓶瓶罐罐,而是花盆,当时因为给花石纲进贡,所以在烧制花盆上面有很深的功底,我手里这只就是钧窑花盆的代表之作了,因为窑变的原因,钧瓷没有任何两件是完全相同的,早有‘钧瓷无对,窑变无双;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说法,由于钧窑瓷是两次烧制,上釉又特别厚生的原因,釉层在干燥时或烧成初期会发生干裂,接着又在高温阶段有粘度较低的釉流入空隙就造成了这种长短不一,自上而下的釉痕,这就叫做蚯蚓走泥纹,这也是钧瓷的一个重要特征。”

张沐听的很认真,还不时的会问一些问题,虽然问的很不专业,但是这种学习的态度让还是张辰认可的,笑道:“鉴于张沐同学的优良学习态度,我决定奖励你一件……奖励什么待会儿再说,我们先看这只出戟尊。”

这件出戟尊是一件官窑瓷,张辰看了看说道:“所谓官窑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官府开办或者指定的窑口,历朝历代都有这种窑口;另一种就是特指北宋大观、政和年间,在东京汴梁城附近设立,专烧宫廷用瓷器的窑场,也就是所谓的北宋官窑。我们常说的五大名窑里的官窑就是后者,为了容易区分,我们也把这类瓷器叫做‘官瓷’。官瓷胎体釉层普遍肥厚,釉色多为淡青色,莹润温雅,也有粉青、大绿等釉色,釉面开片比较大,以素面瓷器、凸凹直棱或弦纹为装饰。又因为选用的瓷土含铁量特别高,所以胎骨颜色泛黑紫,成品口沿部位因釉垂流,在薄层釉下露出紫黑色,俗称‘紫口’,而底足露胎,又叫‘铁足’,这紫口铁足也是官瓷的一大特征。而作为皇家专用品,必然相当的挑剔,每每出炉时,宫里的太监便来检查,只要发现有一点瑕疵的就全部摔碎,剩下的精品才可呈到皇宫里,供皇室使用,所以官瓷的存世量也是极少的。”

接下来,张辰陆续给张沐普及了一下哥窑和定窑这两大名窑的基础知识,又讲了一下宋代比较有名的民窑磁州窑和耀州窑的基础知识。讲完以后,张辰看了下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就让张沐和宁琳琅先去吃饭,给他带回来一点就好了。

两人走后,张辰对这件密室里的物品进行了一下清点。整间密室共藏有陶瓷器四百六十件,青铜器七十一件,景泰蓝五十五件。这其中包括了夏朝青铜器三件,商朝青铜器十六件,西周青铜器二十三件,春秋战国青铜器十四件,秦汉时期的青铜器十五件。隋代陶俑四十件,唐三彩四十二件,唐代邢窑白瓷十三件,唐代越窑青瓷八件。五代时期的柴窑瓷器七件,分别是荷花碗两只、盘一只、执壶一把,梅瓶一只,双龙尊和云龙纹盖罐各一只。宋代五大名窑汝瓷九件、钧瓷十件、官瓷九件、哥瓷五件、定瓷七件,宋代磁州窑白底黑花花口瓶一对、黄釉瓜棱瓶一只,宋代耀州窑龙凤印花八方碗一对、力士炉一只。元代青花缠枝牡丹纹大盘一对,青花云龙纹执壶一把,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一对,青花山水纹梅瓶一只,青花缠枝牡丹云龙纹盖罐一对,最可贵的是有一套四只的青花大罐,纹饰为青花缠枝牡丹二十四孝图,这样该是存世元青花之最了吧。另外有浮梁瓷局底款为“枢府”的卵白瓷印花万五大三小,大盘四只,葵口盘三只,梅瓶三只;太禧款高足碗四只,高足盘四只;以及红釉瓷刻花碗四只,蓝釉瓷绘金凤穿牡丹纹赏瓶一对,大盘两只,釉里红留白缠枝莲纹高足杯两对。

明清瓷器的数量最大,明代瓷器除六件明末民窑精品外,剩余一百零二件全部为官窑重器,其中还有十一件空白期的精品,涵盖了瓶、碗、杯、盘、洗、壶、罐、缸、赏等器形,釉色也包括青花、斗彩、五彩、单色釉、釉上彩、釉下彩;一百三十五件清代瓷器全部为官窑精品,其中的十七件是大雅斋的慈禧专用粉彩瓷器,所涵括的釉色在明代的基础上又多了粉彩和珐琅彩两种。这超过两百件的瓷器,几乎囊括了明清所有官窑瓷器的釉色表现,真个算得上是琳琅满目了。

其余的五十五件景泰蓝也全是元晚期到清晚期的精品,还有一点让张辰吃惊的是,这五十五件景泰蓝全部为皇家器物,甚至还有不少是金胎金丝和银胎银丝的上品,有些还镶嵌有各种宝石。从早期的带有明显西亚阿拉伯风格和蒙古族风格的器形和纹饰,到晚期的典型中华文明有吉祥寓意的五福捧寿、三羊开泰、龙凤呈祥等图案和造型。

最大的是一件景泰蓝屏风,银胎银丝镶嵌珠宝的,近两米高,展开有四米多宽,单靠张辰的力量抱起这扇屏风已经很吃力了;还有一件景泰蓝龙凤双耳瓶有一米多高,是金胎金丝镶嵌宝石的,张辰抱了一下,差不多快有两千斤了,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弄近这密室里边的。这些东西从密室出去是不能被人发现的,而这些景泰蓝又这么重,有几件已经超过一吨重,是张辰自己都搬不动的,张辰只好先收进戒子里边,幸亏没有先带张沐来看这些景泰蓝,否则这事还真就不好办了。即使是这样,张辰搬动那几件近千斤的景泰蓝时,也让张沐对他的力气大跌眼镜,真的是太有劲了。

这些景泰蓝是现代的工艺完全不能比的,现代的工艺品选材上偷工减料不说,制作上也是能简则简,粗制滥造,多为糊弄游客的东西,极少有精品。但是这些几百年前的景泰蓝却表现出了极高的艺术水准,不说那些给皇宫里干活的工匠都是提着脑袋去讨生活的,即使是普通的民间匠人也是很负责的。例如一件工艺品为上下两部分需要连接在一起的,古代的工匠都会通过铆接或使用插件的工艺来完成,而现代的工人则是直接使用焊接的方式,甚至还有使用螺丝来衔接的,这样做下来虽然简单方便,但是却大大的影响了器物的美观和结实耐用的程度,这不得不说是人类文明传承当中的遗憾。

等张沐和宁琳琅吃饭回来后,张辰简单吃了一点,就接着给张沐普及古玩知识,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张沐也是收获颇丰,不但在短时间内通过实物教学的方式把从唐代到清末的瓷器基础知识和青铜器、景泰蓝基础知识吸收了个差不多,也见识了这样一批平时在博物馆都难以见全的稀世珍品,最后张辰还给了她一只汝窑的梅瓶,高兴的她都合不拢嘴了。

=============================================

感谢wh1995028同学的打赏,四千字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