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2章 车震

第七十二章 车震

两位美女当然是不能干粗活的,张辰只好自己当起了苦力,把五百余件东西一一装进张沐带来的箱子,再用泡沫、棉纱和海绵这些东西把里里外外的空隙都填充了。结果张沐带来的箱子还是不够用,只好是在这院子里四处搜寻出一些小的盒子来,把那些碗盘之类的小物件放进去。足足装了两台大货车,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才回到董老家里,张辰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两台,才把这百十个箱子放进去。

董老听张辰说了买院子捡漏的具体经过之后,一边赞叹张辰的绝世好运气,一边忙着让张辰到车库给他搬几箱上来好好过把瘾。有了好东西看,董老也不觉得困了,尤其是那几件柴窑瓷器,实在让董老喜欢,一直看到半夜一点多,看了有二十多件,才在张辰的催促下恋恋不舍的进了卧室。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辰把关尽忠家族在当年被分出去的院子都去看了一遍,一共五处院子,都是晚清时候的建筑,应该是关家后来买下来的,并没有发现什么宝贝。倒是有一家人在柜子里摆着一对胆瓶和一对盖罐,一眼看去就是清中期的物件,可惜人家识宝,张辰没有市价收东西的习惯,就想着给几个收藏协会的人去电话,看看有谁愿意要的让他们自己来谈价钱。不过这种事也要分亲疏远近,最先收到电话的肯定是田乃昘、卢俊义和石磊三人,结果是石磊不在京城,这两对东西就被田乃昘和卢俊义瓜分了。

张辰和龙城张家相认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关中张家老爷子张跃岭那里。就在龙城张家欢天喜地的同时,关中张家却是一片惨淡,张跃岭很清楚,现在想要认回张辰更加的艰难了,当初老三做出那样的事情,已经把两大家族从联合推倒了对立,而且错都在自己家这边,就连他这个家长都有不可逃避的责任。

当年如果不是他也因为有些怀疑而默许,老三张奉松胆子再大,再有人教唆,他也不敢那样对待张芷兰,也不敢把龙城张家的外孙当成野种扔在大街上由其自生自灭。看看现在的张辰,长相和老三极为相似,不是亲子能那么像吗?再说张芷兰,这么些年一直是一个人过,就和她父母住在一起,别说再嫁,就连对象都没有过,一颗心都扑在找儿子这件事上,这样的女人是那种行为不检点的吗?

张跃岭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同时也不由得感叹家门不幸,关中张家五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好不容易开枝散叶有了四个儿子。三个儿子愣是没有子嗣,唯独老三娶了龙城张家的闺女生了一个儿子,可偏偏就是这唯一的香火根源被自家亲手给掐断了。老三再娶,也是生了一个丫头,现在满家里都是女孩子,清一色的娘子军,张跃岭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关中张家就这么败了吗?

大孙女张妍知道爷爷的心思,看着龙城张家浑家人把张辰围着,享受着失而复得的亲情,而自己家里却只能看着,老人心里痛啊。可自家人又做过什么呢,这么多年了,谁真正的出过力气去找那个被遗弃了的孩子,有几个人真的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两个姑姑倒是不断的在打听一些消息,可毕竟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了,浑身是力又能用上几分呢。父亲张奉林算是一个正直无私的人,一心为家族考虑,但是在张辰六岁之后的消息谁都没有,最后也只能是无能为力了。

四叔也是有心,但自从和龙城张家决裂,很多人对关中张家有了看法,关中张家的势力大大缩水,他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维持好局面已经不错了。二叔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他更愿意看三叔的笑话,而不是为家族考虑,看看他家的张娅就知道了,除了攀比炫富之外,和哪个姐妹合心过,还不都是二叔和二婶教出来的。

三叔更是过分,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扔了还不知悔改,只是一如既往的鬼混,别说行动了,怕是就连找回孩子的心思都没有动过,直到再娶了老婆生出女儿之后,才觉得应该把儿子找回来,可也就是想法,行动上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这次有了张辰的消息,爷爷除了和父亲商量之外,没有和其它任何一个儿子说过,心已经冷了呗。父亲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分心家事,这件事情也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三姐妹倒也不负众望,和张辰拉近了一些关系,可要是想让张辰认祖归宗谈何容易啊,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现在是去求人家,是要人家来付出的,要一个从来没有受过你恩惠的人,来对你做出如受大恩的报答,想想都觉得有些玩笑的成分。

在张妍看来,现在就别奢求张辰认祖归宗了,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对他好一些,把这么多年没有付出的亲情都给他,别让自己心里留下遗憾就可以了。最好的结局就是张辰能够和家里多来往一些,能和爷爷多见见,让老人有点安慰,至于想要让他叫三叔一声父亲,难如登天。

毫无办法的张妍只好硬着头皮拨通了张辰的电话,约他见个面吧,和龙城张家相认也有一段时间了,该知道的也应该都知道了解了,最初的怨气应该也过去了。

还别说,在见过张辰两次之后,张妍姐妹三人对张辰的印象是极好的,这个弟弟不但人长得俊朗,能力也很强,富有感染力和亲和力,让你不知不觉的就愿意和他亲近,可你又总能感觉到他会很礼貌很技巧的把你隔离在一个适当的距离之外。

可能是这个弟弟受伤太多,伤得太重了,他不会随便付出自己的感情,总是在感情的很多处设置了一些关卡,不会让任何人轻易靠近,只有通过了那些关卡,你才能得到他的认可,他才会真正的把你放在心里。

张辰得了那么多好玩意儿,这两天的心情还不错,在接到张妍的电话后很爽快的答应了见面。在他看来虽然是关中张家把自己抛弃了,但是各归各的,张妍姐妹三人并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只要自己在关键问题上把握好了,和他们多接触一些也不会有什么,何况这姐妹三人也都是不错的。

张妍姐妹三人都知道张辰和他母亲相认的事情,那张辰肯定是对当年的事情已经了解了,见面后难免有些尴尬。张辰倒是不拘这个,主动的调节气氛,一顿饭吃的也算开心,饭后五个人还去一家KTV玩了一阵子。张辰是多才多艺的,不论国内国外的流行金曲还是经典老歌,都被他演绎的那么完美,几首歌下来,被他震憾到的张姝硬是拉着他一起去录了一张唱片。

晚上张辰要上玉泉山去看母亲,就没有再和姐妹三人在一起,KTV出来之后就各自走了。这次上玉泉山,张辰又给外公带了一只明国仿的宣德炉,上次的炉子已经用来燃檀香了,这只炉子是用来燃龙涎香的。张辰从吴世璠的宝藏里得到不少的顶级贡香,沉檀龙麝都有不少,还有龙涎香,这些不能一下子都拿出来,需要一点一点的来,一次性拿来太多他怕老爷子会拿去送人,这玩意儿可是花钱都买不来的,几百年了啊,无疑是最佳品质的了。

老爷子也是听说过龙涎香,但他还没有真的燃过,这玩意儿毕竟太罕见了,人类的肆意捕杀采集,让抹香鲸的数量骤减,现在都是在用化学合成的了,即使有,品质也不会很好。东西刚到他手里就立即燃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顿时满室生香,在场的所有人都陶醉了,这龙涎香果然是天下第一奇香啊。张芷兰对于儿子如此孝顺外公外婆很欣慰,那都是自己的父母,儿子对他们越好她就会越开心。

一干人等正在享受着这奇香,张沄推门进来了,耸了耸鼻子问道:“怎么这么香啊,二姑你香水洒了?不过这味道真是好闻啊,这香水哪来的,回头我给楠楠也买一瓶。”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什么啊,这不是什么香水,这叫龙涎香,是小辰给我带回来的,这玩意儿对身体好,你坐那好好闻,别废话。”

张沄坐下来拿过桌上的盒子,看了看里边像蜡一样的大白块,问张辰:“这玩意儿就是龙涎香吗?别说还真好闻啊,听说你小子又得了不少好宝贝,里边就有这个吧?还有没有,给哥哥弄两块,把家里也熏一熏,香香的是有点意思啊。”

张辰翻着白眼,很是不满地说道:“你知道这玩意儿有多珍稀吗,你就用来熏房子用,简直是‘焚琴煮鹤’嘛,有也不给你。”

张沄倒是没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他还有别的想法呢,拉着张辰走到屋外,问道:“小辰,那个……,我听说你有一套泥娃娃挺有意思的,好像是关于男女这方面的,借我看看怎么样?”

张辰听出来他说的是那套隋代的合欢俑,什么泥娃娃啊,真是不可理喻,说道:“那不是泥娃娃,那叫合欢俑,就是讲男女行房姿势的,但是不能借。那东西属于绝世孤品,就那么一套,对研究三彩陶的发展历史意义重大,不能有一点损坏的。看那个是没用的,那都是古代给人们在行房时候增加乐趣的,作用和现在A片差不多,没有教授作用。你不就是想学点招式吗,等我搬家了你到我家里吧,我有几本书是讲这个的,你可以看看。”

“还要到你家里去看,你借我不就好了吗,我又不要你的,看完就还你,了不得我抄一份看,至于这么小气吗?”

张辰在这方面是有原则的,说道:“你觉得我小气吗?这是我个人的原则问题,我有四种东西是不借人的,不管是谁,这四不借就是老婆、房子、车子、藏品。再说了就算我借给你你也看不懂,那上边都是篆书,没人给你翻译你是看不明白的。好心要给你讲解你还不领情,赶明儿我复印一份给你,你自己去看吧。”

张沄这下就明白了,感情是自己看不懂啊,连忙道歉:“嘿嘿,你看这闹的,小辰你别急啊,哥哥我不是不懂吗,这事可就全靠你了啊。”

张辰看了看他,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一成不变的很没意思啊,所以想要来点新鲜刺激的,你因该有很多机会能搞到正宗的国外影碟啊,你就没有看过吗?”

张沄叹了口气,说道:“那里边不是一通猛搞就是就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有点接受不了,就说走后门吧,那玩意儿实在是有心理障碍,学不来的。”

其实张沄也不是没有学着影碟里边的内容来过,那些动作是为了增强观赏性的,实际操作起来都有很大的难度;至于**花他也尝试过,辛辛苦苦劝说了好久,老婆才勉强答应他,只不过他没什么经验,提枪就上的结果肯定是折戟沉沙了,还被老婆好一顿抱怨。

这时候张辰倒像是个哥哥,开始给张沄传道授业了:“其实那些都是一种乐趣,并没有什么难度的,也不会对人有什么伤害,你只不过是不得其法而已。等你看过那些书之后,你就知道了,男女之事其实还有很多乐趣的。你说起那套合欢俑我倒是想起一招来,和那合欢俑的主人还是有联系的,你知道‘车震’吗?”

张大处长很老实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什么叫车震,他压根儿没听说过。

张老师就接着说道:“这个在沿海一些城市很流行的,你怎么就没听说过呢,太孤陋寡闻了。车震起源于隋朝,当时有一个叫何稠的官送给隋炀帝一架马车,车身可以自由晃动,杨广非常喜欢,常常在出行的路上和宫女在车内行欢,还给那车取了个名字叫‘如意车’。千百年来有无数的男女都曾尝试过这种滋味,你不如先去玩一下车震吧,保证你有新鲜刺激的感觉,但是要注意选择一个幽静又没有行人路过的地方。还有,最好是在宽大一些的车里,越野车或者D级车是最好的选择。”

张辰给他说完这些,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己的G55,心想是不是也和宁琳琅来个车震。张沄心里却在想,小辰这小子看起来斯文有礼的样子,哪里知道他会这么多花样,连古代皇帝怎么办事他都研究,还是这些文化人会玩啊,心里对张辰的那些个古籍也多了几分期待。

张辰和宁琳琅在玉泉山赔了母亲两天,就准备要动身前往欧洲了。张芷兰对于儿子要出国半个月之久颇有些不爽,刚刚找回来的儿子,还没热乎几天呢,这就要出门这么久,平日里张辰虽然也会去陪董老他们几天,但毕竟是在京城,随时都可以见到,这要是去了欧洲,真想见就要等半个多月之后了。

临行之前一整夜,张辰都在安慰哭哭啼啼的张芷兰,就在张辰出门之前,张芷兰还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最后还是老爷子出面说了话,张芷兰才放开了张辰的手。

老爷子也知道张芷兰好不容易才找到儿子,心里十分不愿意和张辰分开,可张辰这会是要去办大事,事关重大,耽误不得的。关于九鼎和玉简的事情,现在都已经惊动到中央一层了,九鼎能够回归华夏,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这物件关乎到华夏最早的有记载文明,绝对不能流失海外的。

老爷子已经把朝堂上对于九鼎和玉简的决定告知张辰了,东西可以留在个人手里,但是引回的事情必须保密,最好是以个人偶然获得的理由来现世,另外朝廷也对张辰个人开设研究中心的事情给予表彰和支持,所需的用地在张辰这次回来之后就能定下来,到时候也就能破土动工了。

张辰对于朝廷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保证那些物件会以个人偶然获得的方式出现于公众视野,那些本来就已经是张辰的私人财产,想怎么说还不是由着他吗。之前只不过担心一些有心人打这些宝贝的主意才想到这一招的,现在这个顾虑已经解除了,所谓的引回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宁琳琅离家日久,对于父母和外公很是思念,这次能够和师兄一起回家让她觉得更加的高兴,因为这次就是要定下她和张辰的事情,择日成婚的。虽然成婚可能还有有相当的一段时间,但是名分定下来,她就能以张辰未婚妻的身份出现,而不是小师妹女朋友了。

两个人回到董老那里,取了出行要携带的必要物品,和董老、陈雯琳告别之后就往机场去了,董老他们这么多年来早就见惯了张彻的来来去去,倒没有张芷兰那种揪心的伤情。

张辰倒是没想到,到了机场就见到了赶来送行的张妍三姐妹和许瀚亭,三姐妹也是抱着张辰哭了一气,最后在张辰和许瀚亭的共同劝说下,张辰也允诺回来时候会给她们带礼物之后,才算是缓了下来。今天的行为让她们和张辰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的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