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3章 宁家

第七十三章 宁家

伦敦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半,张辰和宁琳琅搭乘的航班安全降落在伦敦希思罗机场。张辰出机舱第一件事就是给家人打了平安电话,他和宁琳琅都没有带太多的行礼,只是一人一只行李箱,所有一切都进行的很快。要送给宁爷和宁琳琅父母他们的礼物都在张辰的戒子里边存着呢,有些东西放在行李箱会有损坏的。

宁琳琅远远的就在接机的人群中看到了她的父亲,一个身高体健,人到中年却依然比较帅气,还有那么一点,应该是我们国人所说的儒雅之气吧,带着金丝眼镜的的人。

宁琳琅快步走过去和父亲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给父亲和张辰做介绍:“爹地,这就是我的师兄男朋友张辰;师兄,这位就是我的父亲,弗雷德里克·麦克唐纳爵士。”

张辰之前真没听宁琳琅说过他父亲还是一个爵士,不过这并不能让张辰有什么不安,依然面容平静,但是也表现出一个晚辈该有的谦虚,弯腰鞠了一躬,说道:“很高兴见到您,弗雷德里克·麦克唐纳阁下,您是长辈,怎么能劳驾您亲自来呢!”因为宁琳琅刚才和他父亲说英语,所以张辰是这句话也是用英语说的。

弗雷德里克听张辰说的是正宗的标准伦敦腔,用很惊诧的眼神看了看张辰,却是用汉语和他交谈,说道:“不不,你可以称呼我伯父,或者弗雷德里克,而我要像是在中国一样,叫你‘小辰’,是这样的吧。你是艾莉萨的的男朋友和师兄,将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要叫我岳父的。好吧,小辰,欢迎你到伦敦来。其实我也是中华文化迷,我可是听说你有不少的好宝贝,是一个收藏大师,一直都想着能去中国见识一下你的收藏呢。”

弗雷德里克是一个很善于沟通的人,待人也很热情,张辰的那种陌生感顿时消散不少,微笑着答道:“伯父,您过奖了。我现在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后辈,哪敢称大师啊,真正的大师是宁爷那样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才能称得上的。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有着璀璨的历史文化,我欢迎您随时到中国来。”

宁琳琅见父亲和师兄很谈得来,心里也是高兴,说道:“怎么一说到收藏你们就停不下来了,有什么不能在车上或者回到家里再说吗,在这里很不方便的。”

弗雷德里克闻言笑道:“哦,看看我,见到你们实在是太高兴了,尤其是你这位英俊又强壮的收藏家男朋友,我很喜欢他,居然忘记现在是在哪里。好了,我们先回家吧,你的外公应该都等急了。”

说完就率先向停车场走去,后边他的助理主动接过张辰和宁琳琅的旅行箱,以稍快一点的频率走向停车场。弗雷德里克边走边和张辰聊天,问道:“小辰,我听艾莉萨在电话里说,你最近捡了一个超级大漏,光是瓷器就有好几百件,其中还有几件传说中的柴窑瓷器。你能不能给我讲讲那些柴窑瓷器呢,我以前只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有记载,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实物,我想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和我一样的吧,柴窑的瓷器是不是真的像书上说的那样,有‘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这样的特征呢?”

那天宁琳琅打电话的时候张辰就在旁边,知道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对柴窑瓷器很关注,就笑着说道:“伯父,我是得到了七件柴窑瓷器,但是根据我和琳琅的观察,柴窑瓷器的确有青如天、明如镜的特点,但是薄如纸这个特征我并没有见到,而声如磐则是要看个人的理解了,想来是古代的人对于声音的认识不如现代人全面,所有才会那样描述的吧。但是柴窑瓷器的釉色的确是一绝,我们曾经用高倍放大镜研究过所有的七件瓷器,全部可以在釉质中看到细微的矿物结晶体,而那些细微的纹路就是因为这些结晶体才形成的。总之,柴窑瓷器是我所见过的所有瓷器中最出色的,是当之无愧的瓷皇。我和琳琅已经拍了照,稍后您可以先通过照片了解一下,等您到中国的时候就可以仔细研究了。”

弗雷德里克听着张辰的解释,对于柴窑瓷器的向往也露在了脸上,说道:“那我一定要去中国见识一下了,看看这些传说中的柴窑瓷器,你的幸运真是让人嫉妒啊,居然能够得到七件柴窑瓷器,我想除你之外,所有人的收藏加在一起也不会有你一个人收藏的数量多吧。”

张辰笑道:“哪里,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隐形的大玩家的,他们手里的珍品都是无法计数的,我那点东西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我也只能是尽自己的努力,把一些璀璨夺目的人类文明传承和发扬下去,希望能够做好吧。”

弗雷德里克早就知道这个准女婿搞研发中心的事情,对于他保护人类历史文明的理想很佩服,也为自己的女儿能够找到这样一个男人而高兴,现在有这样抱负的年轻人已经是极少数了,他们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是未来的行业领袖,而身边这个,还是女儿未来的幸福。

宁爷的住处是在切尔西区,这里是伦敦名符其实的富人区。宁爷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跟随他的父亲举家迁移到了英国,经过了二战之后的欧洲经济严重衰退,但是一些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的经济基础和技术实力还是存在,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宁爷就是在那个时期抓住机会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到了六十年代的时候,艾利娜珠宝已经在欧洲大陆小有名气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和积累,现在宁爷的家族在伦敦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大富之家了。

宁家在切尔西区的别墅占地面积超过四千平米,主体建筑有近两千平米,很大胆的采用了中式和巴洛克混搭的风格;三分豪气、三分贵气、三分静气,还有那么一丝霸气飘荡于之中,看起来富丽堂皇,却又不失沉稳,端得是一所好宅院。

宁爷在海外多年,却依旧没有去掉华人的一些老风俗和老传统,整个宁氏家族在伦敦的成员,全都住在这里。

年近八旬的宁十八,一身中式打扮坐在那里,虽然已经是须发皆白,岁月沧桑的痕迹也表露无遗,但精神还是很好。双目炯炯有神,腰杆也挺的笔直,光是看体态却没有一丝龙钟之相。

张辰见到宁爷之后,以晚辈礼对宁爷四拜,并转达了太师叔和师伯的问候,宁爷看张辰如此,心里更加喜欢这个外孙女婿。

由衷的赞道:“陈氏门下三杰双凤个个不凡,教导出来的弟子也如此出色,实为文玩界之大幸啊。”言罢,拉了他坐在身边,询问他一些国内的事情,对张百川和陈雯珊的遭遇也很是心痛,又问他收藏上的事情,也问到了关于柴窑瓷器的问题。

张辰对宁爷的问题一一作答之后,又拿出十多张柴窑瓷器的照片,交给宁爷说道:“宁爷,这就是那些柴窑瓷器的照片了,但是还不足以展示柴窑绚丽之三分,实物确实是让人着迷,我师伯天天都要把玩一个多钟头才罢休。”

“小辰啊,你和琳琅的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只是没有举行仪式而已,你怎么还是这样称呼。莫不是你找到了亲外公,就看不起我这个媳妇家的外公了?”宁爷也听董老说了张辰的身世,对外孙女的幸福更是十二分的放心,也为张辰高兴,这时候就借着他称呼上的不妥来调笑他。

张辰也笑道:“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大家,能喊您一声外公是一个晚辈的荣幸,而以我和琳琅的关系更是要叫您外公了。只不过对您仰望的太久,一时之间还不太习惯,还请外公见谅。”

宁爷哈哈大笑,说道:“好一个仰望太久,以你现在的能耐还需要仰望我吗,你现在可是名符其实的大藏家了啊,手里尽是别人一生难求的宝贝,你足可成为超级藏家了,不该谦虚的时候就不要那么谦虚,对你没有好处的。”

这句话让张辰又想起太师叔陈老的话,就应到:“谢外公指点。”

宁爷和弗雷德里克看照片的时候,张辰带着宁琳琅去到楼上的房间里取出了要送的礼物,张辰对于宁琳琅家人的大方还是很让宁琳琅感动的,给宁爷的礼物最为丰盛,两根虎鞭,两朵灵芝,两只高丽参,鹿茸一对,虎骨两根,犀角一只,沉、檀、龙、麝和龙涎香各两盒,这些要算起价值来绝对超过宁爷在国内珠宝公司的投资了。送给宁琳琅母亲的是一套七件的吴世璠宝藏里的首饰,送给宁琳琅父亲的则是一枚翡翠扳指和一块上品和田玉把件,一样是出自吴世璠宝藏。

虽说这是古物属于不能出境的东西,可张辰还真没有什么其它像样的礼物,要是送点其它的礼物人家都能买到,也就不稀罕了,再说这些东西迟早都会再次回到张辰和宁琳琅手里,说穿了也就是给他们先玩着的,也算是代为保管吧,并没有买卖。

晚饭时候宁琳琅的大舅,也就是现在宁氏家族的当家人回来陪张辰吃晚饭,宁氏家族早有回国投资的打算,现在有了张辰这个根正苗红的正宗红三代,还是老牌的红色世家子弟,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所以不论从宁琳琅未婚夫的角度,还是从未来家族在国内投资依靠的角度,都应该好好招待张辰。

对于大儿子的表现,宁爷相当的满意。他也知道现在国内的投资环境很好,很多海外华人都回国投资各种项目,但是相对于国内的政治环境来说,能够有这么一个亲家,宁氏的企业无疑就比别人多了一份保障添了一座靠山,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这样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误打误撞的走到这个地步,还真是他们之前没想到的。所以,全家人对张辰都是十分满意,这要是放在老年间,宁家可那就是皇亲国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