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4章 唐人街

第七十四章 唐人街

张辰的出行计划安排的很好,不会浪费一点点的时间,到了伦敦是下午,晚上就可以直接休息,顺便连时差也倒过来了。

他现在已经是宁家外孙女婿的身份了,自然是不能去住酒店,必须要住在宁家的。宁琳琅因为张辰要在外公家里,也就和他一起留了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主动把张辰拉进一个房间,这丫头现在食髓知味,是越来越直接了。

第二天,张辰在宁家老大和他那外国老丈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宁氏的艾利娜珠宝公司在伦敦的总部和一间门店,接着又去了弗雷德里克的公司参观。

这两家公司还都不小,艾利娜已经是欧洲著名的珠宝公司就不说了,弗雷德里克的公司倒是让张辰大开眼界。弗雷德里克的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海上运输和打捞的公司,也会进行一些水下考古作业。

这家叫做“诺丁山的空气”的公司,拥有五艘远洋货轮,还有两艘大型打捞船,以及一艘微型潜水艇。是英国很有名气的公司,公司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弗雷德里克的意思是诺丁山是著名的混居区域,有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人群,也带来了各种地方文化,而且诺丁山那片区域也是文化集中地,也有不少的古董店,这里的空气充斥着各种不同的味道和文化,他希望他公司的货轮可以开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也希望能够打捞到并且保护好沉浸在大海中的世界每一处的人类文明。

张辰对弗雷德里克这种精神和理想感动的同时,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也弄这么一个打捞团队,这大海里的宝贝可都是无主之物,只要是在公海里捞出来的,就肯定是自己的。而且很多国家的法律规定,就连地下挖出来的东西都能归个人,领海里发现的就更是了。古代甚至是远古时期,人类的航海技术没有那么高明,无数满载旅客和货物的船只因为海难或者触礁等等原因沉没在海底,这些船只上面的东西也可能在当时就价值连城,也可能不怎么值钱,但是放在几百上千年后的今天,那都是好东西,不但有巨大的市场商业价值,更是有着不可估量的考古研究价值。

现在张辰的意念力可以穿透任何物体近千米,想要穿透海水和海底的沉沙更是不在话下,只要在千米以内的海域,任何沉船都逃不过张辰的眼睛。如果真的能够打捞出更多的沉船,那么对于人类的航海、商贸、文化艺术等等方面的历史研究都会有一个很大的推动,而这些也正可以作为研发中心的一个个课题,实在是一举数得的事情,张辰决定要弄这么一个团队了。

想想当初米歇尔·哈彻在南中国海打捞出大批中国康熙年间的青花瓷器,并且拍卖获利的事情,张辰就一肚子气,如果国内有一流的水考团队长期作业,还能有这些让老外占便宜的事情吗,虽说是文化无国界,但是谁也不愿总吃亏啊。

有了这个想法,张辰就开始向弗雷德里克咨询相关于水下打捞的事情,弗雷德里克对他也不藏私,张辰想知道什么他都会知无不言。对于张辰想要进行打捞业务,弗雷德里克表示赞同,说这种项目很不错,但是一艘先进的打捞船需要有最少半年到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定制完成,想要进行打捞业务还要有相关人员的培训等等,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准备好的,如果张辰有什么好的项目可以先使用他的打捞团队,至于张辰自己的团队,他可以帮忙建立,现在已经有了新一代的设备,他相信可以为张辰打造一支软硬件都属于一流的打捞团队。

翁婿二人进行了简单的商讨之后,宁琳琅就带着张辰去逛唐人街了。伦敦的唐人街地处繁华,还有一个名字叫“中国城”,不远就是白金汉宫,附近还有特拉法加广场的大英帝国国家美术馆,牛津购物街和威斯敏斯特教堂,在伦敦来说也属于寸土寸金的地段了。

由于地处黄金地段,所以唐人街的规模并不大,由一条大街和几条横街组成,在主要的街口立着简单的牌楼,以为华人的象征,牌匾上是“伦敦华埠”和“国泰民安”等内容。据宁琳琅的介绍说,每逢新春佳节,伦敦华人都要在唐人街举办隆重的庆祝活动,燃放烟花爆竹,还有舞龙舞狮以及歌舞杂技等表演。而华人商店也会家家张灯结彩、张贴春联、喜迎财神;甚至会有一些英国本土人装扮成财神的模样,给街上的小孩子派发“利市”。

张辰听了也有些感叹,身居海外的华人们,会用这种传统的方式来庆祝节日,来纪念华夏的传统文化和古老礼仪,以慰思乡之情。而国内的绝大部分,尤其是青年男女,却已经忘记了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只知道在圣诞节的时候去装扮圣诞老人,更甚者还会在万圣节的夜里把脑袋装进南瓜,到处装神弄鬼,你问他重阳节是什么意思,他都很有可能不知道。

不是说西方文化就要排斥,西方文化也有很多璀璨的精髓,但是你在盲目的追求那些你不知所以的西方文化的同时,是不是能够也关注一下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呢,你能庆祝那些连来由都不知道的外国节,怎么就不能惦记着国人过了两千多年的节日呢。西方也有很多的著名文学家和艺术家,你怎么就没听说过人家的名字呢,你怎么就不知道那些恢宏钜著呢?要庆祝一个节日,首先你得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和你自身有没有关系,你就这么不着四六的去参与,人家也不一定就会待见你,说不来你触了人家的禁忌还会让人家讨厌呢。

发扬传统文化任重而道远,张辰自己个儿也不可能扭转了这种盲目崇洋媚外的风气,也只能是尽自己的努力,依靠古文化研发中心,先在小范围内做一些事,慢慢地扩大到广泛的社会层面,能做多少算多少吧。

两人挽着手走进唐人街,道路两旁的门店和装束颇具中国民族风格,店铺和餐馆招牌上写的也是汉字,餐馆里售卖的也是以广东菜和广式点心为最多,来往的人群中多是讲广东话的,让这里看起来更像一条广东的街道。

杂货店里在出售中国的蔬菜、水果、肉食和各种各类的调味品,张辰甚至还看到了旅行社、理发厅、中药店、以及专门出售中文报刊和音像制品的书店。

逛了一会儿之后,张辰看到有一间茶楼,就想看看在这异国他乡的唐人街上,能够喝到什么样的茶汤。宁琳琅虽说在伦敦长大的,但也不会常常来唐人街逛游,她只是知道这里的老板是两年前移民来的,并没有进到过这间茶楼的里边去。

茶楼一进门就是一张雕刻的山水屏风,用料只是一般的鸡翅木,但雕刻的还算精美,绕过屏风就是古色古香的大堂了,装修的别具一格,即使在国内也不多见,看来这老板还真是下了功夫了。

一楼的位子已经差不多满座了,两人就顺着木质的楼梯来到二楼进了一处临窗的雅间,立即有身着短打扮的店小二过来给他们问好,然后问喝什么茶。

张辰问过店小二之后了解到,这间茶楼的老板是福建人,家里几代人都是做着和茶叶相关的工作,还有自己家族的茶厂,他们这里的茶叶多数都是自己家里的茶厂生产的,保证品质一流。

既然是福建当地茶厂,还是自家的一流品质,那当然是要尝尝看这里的铁观音了,张辰点了一壶铁观音,又点了几样干果。不多时,小二端来木炭红火炉,上边架着一只水壶,看样子还是很正规的。

这老板做生意还算实在,虽然价格不是很便宜,但茶的品质上没有打折扣。张辰一边和宁琳琅喝着茶,一边听宁琳琅给他讲一些趣闻轶事。

两个人正聊得高兴,就听到外边有一个女声传来“艾莉萨,是你吗?”

张辰也知道宁琳琅的英文名字叫“艾莉萨”,虽然她没有注册英文姓名,但是她的英文乳名还是保留了下来,一些英国本土的同学等人都是称呼她艾莉萨·琳琅·宁。

这里的雅间并没有门,只是一个仿古的月亮门,两人同时转过头,就见雅间的门口一头红发的东方长相女孩子和两个欧洲长相的青年男子。

出声叫宁琳琅的就是那个女孩子,打扮得比较有些浓妆艳抹,大面积的黑色眼影倒是让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中国味道;快要遮不住屁股的小短裙,低胸的露脐T恤,也把她身材的缺陷展露无遗。

“哦,安妮,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宁琳琅明显对这个女孩子不感冒,只是和她打招呼,并没有一点和她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

倒是那个女孩子很自觉的进到雅间里边,和宁琳琅说道:“真的是你艾莉萨,我听说你到中国去留学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位是你外公家里的人吗。你好我是艾莉萨的好朋友安妮,很高兴认识你,你是她的表哥吗?”

张辰和宁琳琅是对面坐的,并没有腻在一起,而且这个安妮是典型的崇洋一族,自然不会认为宁琳琅会和一个中国人发生点什么,她们家在伦敦都是有钱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

当然,如果是宁爷家的人就不同了,宁氏的企业规模很大,在伦敦也是上流社会的人,能够和宁家的人成为朋友是一种荣幸。她虽然很愿意和洋鬼子鬼混,但是如果财大气粗又有地位的宁家人愿意要她的话,哪怕是做女奴她也会很乐意的。开玩笑,宁家多有钱啊,洋鬼子都不敢轻易得罪宁家,做人不就是为了勇攀高枝哪怕摔死也在所不惜吗。

这个叫安妮的女孩子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宁琳琅的好朋友,她是前些年和家人移民来的,他父亲在伦敦经营了一间还算不错的公司,和弗雷德里克还有宁家的公司有些业务上的往来,在认识了宁琳琅之后就想着能够和宁琳琅交朋友,希望能够通过宁琳琅进入到上层社会。但是她在生活上的不检点,和对英国当地人严重的崇拜让宁琳琅对她没有一丝好感。

宁琳琅并没有让张辰介绍自己的打算,说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夫,他是中国人。你还有朋友在等你,你先忙你的事情吧。”

这位好像是没听出宁琳琅话里的意思,一副不可思议的惊讶表情,说道:“哦,天呐,艾莉萨,你怎么能嫁给一个中国人呢,你们家可是英国的贵族,你应该像我一样,找一个欧洲人做男朋友……”

她的话让宁琳琅很不舒服,她最不能忍受这样的人,直接打断她说道:“安妮,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思想,但是请你不要忘记,你也是中国来的。我外公家里的所有人都以自己是华人而骄傲,我也为有一个华人母亲而骄傲,你要知道,你这样的言辞已经损坏了你父亲公司在我的家人心中的形象,我会建议家人慎重考虑和你父亲公司的合作,你父亲是怎样教导你的,才会有你这样一个忘记自己身份的女儿。”说完就不再看她,径自和张辰喝茶。

那个叫安妮的女孩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把宁琳琅给得罪了,这也就等于得罪了宁爷,在伦敦的华人圈子里,有几个人是不能得罪的,其中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宁爷。这样一来,把父亲的公司也连累了,他知道父亲的公司有很多方面都需要宁爷的帮衬,要是没有了宁爷的照顾,经营起来就会很困难的。

在她看来能移民的都是有办法的人,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国内的人,更不用说宁琳琅这种几代人都在英国生活,并且父亲还是贵族的女孩子了。本来是想和宁琳琅套套近乎,谁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现在道歉的话宁琳琅肯定是不会接受的,看来要尽快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看看能不能挽回一点吧。

张辰对于这样的事情看得很开,国内都有着无数崇洋媚外的,何况是这些已经移民到国外的呢。依然是心情很好的和宁琳琅喝着茶,继续听她讲一些什么,这样的时光总是让他感觉很舒服,一种甜蜜的味道会在彼此之间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