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8章 无标题

第七十八章 无标题

犬能一听就要爆发,这不是骂我们都不是人吗,张辰伸手阻止他说话,接着道:“你先别着急,我说的都是有依据的。既然你们那么喜欢抄袭我们华夏民族的文化,却又不懂得文化这种东西的真正精髓,那我就拿这对青花大尊来教育教育你吧。”

说完就把一只大尊从包装里拿出来,向那个日本藏家问道:“你认为这是一对早期康熙民窑的瓷器,是不是因为它有斧劈皴、星斗纹和底款上的‘大明宣德年制’等等这些表现?”

那位日本藏家,很是骄傲的点了点头,张辰也不理他的神态,接着说道:“所以我才说你们不懂文化,只知道抄袭却不会理解,自以为看了几本书就能搞收藏了。以你们这样没有丝毫底蕴的民族,怎么可能了解泱泱华夏几千年的灿烂文明,怎么可能明白知晓人类历史文明的进程,纯粹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位日本藏家已经要发怒了,张辰还是不给他机会,说道:“诶,你不要恼羞成怒,刚说你们不了解人类文明你就要证明一下吗?我告诉你,中华文明是你们永远学不来的,你们所认为的这对康熙早期的民窑大尊其实是宣德年间的精品。康熙早期盛行斧劈皴不假,但是明代也有善于斧劈皴的画家,那时的著名画家周臣就是一位,他的《雪村访友图》就是小斧劈皴的代表之作;除了康熙朝之外,其他时期的瓷器也不是完全不见星斗纹,这个要看创作题材,并不是硬性规定。”

张辰停下来叹了一口气,接着道:“而你最失败的一点就是不懂中华文化,这对大尊上的题诗是明宣宗朱瞻基的《洞庭秋月》,康熙朝的瓷器上怎么可能会出现明代皇帝的诗词呢,而且这首诗的文字还是有日有月的。所以说你们什么都不懂,连一个民族的文化都还半点不了解就敢狂言,真是可悲啊。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们,这对青花山水大尊就是宣德年间的精品,绝不是你们所说的不到两万美金,它的价值最少也有两百个两万美金,井底之蛙可知天乎?”

张辰丢给他们一句中文的问句,就不再理会还在发愣的几个日本人。沃克·斯特里奥等人这下也明白了这对瓷器的价值,对张辰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个人不是只靠着家族的力量做买卖的商人,还是一个真正博学的收藏家,看来今天拍卖会的最大赢家是他才对。

能在国外的拍卖会捡到大漏,而且是捡了小日本的大漏,张辰的心情是十分的好,想起当时那几个日本人像是死了亲妈的表情,心里就觉得十分的痛快。

张辰和宁琳琅又在英国玩了两天,和宁爷商量了一些珠宝公司运营的细节,还和宁琳琅的父亲去看了一下他所定制的打捞船等等设备的雏形图。

在见到船舶公司的一张游艇宣传画之后,张辰对游艇也起了心思。他本来就是享受人生的性格,对于这些奢侈品从来都是接受或者尝试的态度,当下就表示他对游艇很有兴趣,让工作人员给它讲解一下。

在工作人员的诱导性销售技巧之下,奢华**逸的张辰定制了一艘圣斯克的三百八十尺大型豪华游艇,这艘游艇是在一艘半成品的基础上改建的,下水的时间要比重新建造一艘全新的游艇快一年还多。张辰购买游艇就是为了享受的,而且他还有洁癖,再加上一些个人隐私等方面的考虑,是绝对不会把游艇交给那些游艇会打理的。

张辰现在有几十亿的美金放在各大私人银行,这些资金会以每年最少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增长,对于他的财产来说一年千八百万美金的维护费用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和自己的享受比起来这个是不算什么的。

因为并不想着要靠它赚钱,所以这艘游艇也就没有按照通常的做法建造成邮轮的模式,整个五层甲板除了工作人员的房间外,只有不到二十个卧室,其他的空间全部用来做为休闲等用途,完全按照家庭游艇的模式来建造。

张辰再次表现出他购物狂的本色,不但为这艘圣斯克配备了一艘八十五尺的圣斯克高动力附属艇,还另外购买了一艘因为定制者破产而没有售出的一百九十尺公主超级动力游艇。这艘公主超级动力游艇本来是一个富豪为夺得蓝飘带奖特别定制的,最高航速六十五节,比九八年夺标的海猫号快出二十三节还要多,巡航速度也在三十七节,除工作人员房间外只能搭载十二名成年乘客,很多空间都被节约出来用作储备生活物资和燃料所用,最适合做远距离航行。

两艘圣斯克将在一年之后下水,而公主随时都可以启航,张辰也为此付出了两亿美金的钞票。让弗雷德里克对自己这个女婿的购物欲望深感叹服,这小子真能花钱啊,这一天下来,连游艇带着打捞船和小型潜艇就花了四亿多美金,他得有多少钱呢。

张辰给这艘一百九十尺的游艇定名为“艾莉萨公主号”,把宁琳琅感动了个一塌糊涂,抱着张辰一顿狂吻。把办理游艇登记等事情拜托给了弗雷德里克,张辰和宁琳琅就告别了宁爷和宁琳琅的父母动身到香港去了,在那里还有两单交易等着张辰呢,艾莉萨公主号办妥一切手续之后,弗雷德里克自然会安排合适的船员送去交给张辰。

宁琳琅是第一次到香港,以前只是听说,真正在香港之后才体会到东方之珠的魅力,太平山、中环、大屿山、维多利亚港,只要是能去玩的地方她是一个不落,兰桂坊更是连着两夜都去。同样,香港的购物环境也让宁琳琅很喜欢,大叹在这里购物绝对不比伦敦差多少,以后可以常常来这里逛逛看。

让宁琳琅最喜欢的就是香港的美食了,香港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美食,繁衍出了独具特色的香港饮食文化,吃的宁琳琅不亦乐乎。这家刚吃罢了又要去那家,晚上回到酒店就开始后悔,担心自己发胖影响体形,但是到了第二天看见好吃的还是会忍不住扑过去,晚上接着再次担心体型的问题。

香港黄金市场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如今已经是世界四大黄金市场之一,每年的黄金交易成交额数以万亿港元计。但是张辰这次的交易并没有走香港黄金市场,他的交易都是在英国时候就定下来的,来这里主要是为了进行交易。

汇丰银行的总部就在香港,而新加坡发展银行因为刚刚收购了香港道亨银行集团,将要以道亨银行的分行在港澳和内地发展业务,想来这次的交易是为道亨打算的吧。

张辰并没有在道亨银行或者新加坡发展银行开户,只是要求对方将交易款打进渣打银行的账户,这让对方的负责人有些难过了。一般来说,银行惯用的伎俩就是把和自己有关交易的款项存进本银行,这样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银行的资金流,这三亿多美金对一个银行虽然也不能算是极大的数目,但能够存在本行的话,就等于多了一倍的存款。

再大的银行也是要拉存款业务的,就像之前交易中的几家银行也都会提出存在本行的请求,但是人家不是跟张辰已经有过业务往来的,就是派出重量级代表来的,而且还能够为客户带来高额回报,他们把这件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汇丰的交易代表就完全没有这种感受,本来他也是想了很多方法,看怎样劝说张辰将这五十吨黄金的交易款项存在汇丰的,可没想到张辰就是汇丰的客户,这也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让这笔款子外流了。

其实所谓的这些个人银行服务就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热钱的来源之一,张辰之所以选择这些银行的个人业务也是因为对这些银行金融能力的信任,而新加坡发展银行虽然也不小,但是其东家淡马锡控股属于新加坡国有集团,而且这家淡马锡公司过于神秘了,成立以来从未公开过财务报表,给人一种不可靠的感觉。另外这间公司所持有的股票市值都快有新加坡股市价值的一半了,几乎可以控制新加坡的经济,一旦有大的金融问题爆发再联系到内部出现问题,它所受到的冲击将是极其强烈的,这样的公司太不贴谱了。

再说了,无论是花旗还是西班牙国际,都是世界性的大银行集团,从资金的操作能力和危机的应对能力等等方面,都不是一般的机构可以比较的,淡马锡虽然大,可也只是在新加坡国内,它的综合素质却要差很多。

张辰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把手里的黄金都售卖出去,现在已经全部完成了,他一共卖出五百五十五吨黄金和六百六十五吨白银,除去在个人银行的投资以及定制游艇和打捞船等等的花销之外,手里还有一大笔钱。这些钱足够他开展古文化研发中心的工作了,并且能够支持公司运行几十年都没有问题,现在要考虑的就是研发中心的藏品问题了。

如今他手里也有不少的藏品了,吴世璠宝藏里的收藏加上在关家四合院找到的收藏,还有一些他个人和董老的收藏品,光是瓷器就由七百件以上,青铜器也在一百以上,字画类的在吴世璠宝藏里也得到不少,其它杂项类的也有不少了。

吴世璠的宝藏里边有很多是不能拿出来展示的,好比那些药材和珍珠什么的吧,展示和研究的价值都不大,而且还会让别人打上主意,古董你留着就留着吧,可是这些药材什么的还是拿来救命的比较好,这可不是张辰想看到的。

而那些珍珠宝石之类的,张辰只会象征性的拿出几颗来展示和研究,剩下的他还要留着传世或者少量拿出来一些提升珠宝公司的名气和业务。而那些金银器也不能都拿出来,差不多拿出一半就好了;那些古董首饰对于研究的意义也不大,也只需要象征性的拿出一些有特点的就好;还有一些玉石摆件倒是有不少可以派上用场的。反正那间研发中心是他私人的,放多少都还在他自己兜里,他也不会计较放在哪里。

但要想依靠这些就撑起研发中心来还是远远不够的,按照他的设想,将来的展示中心里最少也要有数以万计的精品,现在还差好多,尤其是国外的玩意儿几乎没有,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到处搜刮宝贝了,可哪有那么容易啊。

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挖宝藏了,可这也没有那么容易,首先得找出一些可能存在历史遗迹的地点,然后再去实地考察,接着才能下手。打捞沉船相对要快一些,只要开着船出去绕一圈,张辰就能找到打捞的对象,海底的宝贝可多了去了。

===========================

感谢孙晓君的家、我不是谁,两位同学的打赏!

早就听说大家受理的票都比较金贵,不求就很难有。好吧,求各种票和各种捧场,(月票好像现在还无法求,就推荐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