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9章 海盗日志

第七十九章 海盗日志

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放下心来的张辰又起了淘宝捡漏的念头,宁琳琅对于这方面的兴趣也不比张辰低多少。

古玩和艺术品在香港的消费市场也占有很大的比例,做为中西方国家经济交流的主要窗口,香港同时也是海外文物回归祖国的主要通道。几大国际拍卖公司每年在香港定期举办的拍卖会上,国宝级文物数量越来越多,市场地位也变得更加重要。

香港的古玩市场虽然繁盛,但也和内地一样,以赝品假货和现代工艺品居多,那些早年经由内地富豪带出来的古玩,不是私人收藏就是上拍卖会,没有几件能够流到民间的,唯一的途径就是一些败家子弄出来的,但也是极少的一部分。

张辰和宁琳琅转遍了荷李活道、摩罗街、乐古道一带的几百家古玩店,里边也有几件值得收藏的,但多数古玩店是不会卖的,也像内地古玩店一样摆出来钓鱼用,有些能够出售的价格又很贵。

现在宁琳琅在张辰的感染下,也越来越习惯性的去捡漏了,觉得不捡漏的话就没有乐趣,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手里的藏品丰富,眼界就会越来越高,真要是一般的藏家,民国的东西和一些价值不是很高的玩意儿也是不错的选择。

张辰由于考虑研发中心的需要,有时候也会把目光放在一些有研究价值的东西上,例如一些有破损的东西之类的,只要价格让张辰感觉合适他也会考虑,但是这类东西就不必要跑到香港来收了,内地很多的,而且还省去了携带等麻烦。

在香港转了三天之,张辰只捡了两个漏,一件是清晚期民窑粉彩蝴蝶瓶,一件是清中期的珐琅彩鼻烟壶,一共还没花了一千港币。

再下去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两人就决定转战到澳门去看看。澳门的古玩市场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在旅游业的带动下也逐渐发展起来了,尤其是近年来猖獗的文物走私多是以港澳为途径,也对澳门古玩市场的兴盛起到了推动作用。在澳门,瓷器和玉器的市场最为兴盛,知名度也比较高,堪比广东的瓷器市场了。

澳门的古玩商多数都集中于大三巴和妈祖阁等著名景点的周围,一天时间就能全部走完,这里和其他地方的古玩店都是差不多的,想要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张辰和宁琳琅的主要目标还是大三巴牌坊和康公庙等地的跳蚤市场,这些地摊上的东西虽然也是假货居多,但里边埋藏的好玩意儿也不少,只要你肯下功夫细心找,收获绝对要强于古玩店。

澳门最有名的跳蚤市场莫过于大三巴牌坊附近的草堆街市场了,从大三巴一路走来,沿途还路过了前一天逛过的一些古玩店,很快就到了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

这里的地摊还真是不少,有不少的小摊贩都是经营古玩或者旧货生意的,其他的摊贩所贩卖的货物也是品种繁多,之间也有一些地摊上会混杂着古旧物品,有那么点让人眼花缭乱的意思。

要是一处处的看下去,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了,张辰索性展开意念力从每一个地摊上扫过,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节省时间了。

这里的跳蚤市场果然很给力,没有走出五十米,张辰就发现了好玩意儿,一件海东青牙雕工艺品,从通体覆盖着的五层绿色光芒来看,应该是康熙年间的。这件海东青牙雕个头不小,是由两部分组成的,雕工精湛,栩栩如生,是难得一见的官造佳品。

张辰拉着宁琳琅走到这个地摊前,向摊主问道:“靓仔,你这东西多少钱啊?”张辰对于全世界的买卖人都喜欢宰生这点是很清楚的,所以问价也用了广东话。

摊主听张辰说流利的广东话,就看着他笑了笑说道:“这位先生,你真是好眼力啊,这可是象牙古董,是康熙皇帝最喜欢的东西,既然你不是旅游客,那我就给你个实价,十万块。”

张辰差点给他的话唬住,当他说这是康熙皇帝最喜欢的东西时,张辰还真以为他是个行家呢,可是后边的要价就让他露馅了,他要真知道这是康熙年间的东西,怕是一百万都会嫌少,而且他这个摊子并不是专门卖古玩的,应该不是一个懂行的人。

看破摊主小伎俩的张辰摇了摇头,决定诈一诈他,就说道:“什么康熙皇帝的,你想哄我啊,还象牙的,要是真像你说的会是十万块吗?我看着就是一件骨雕,不过比其他的大一点而已,最多也就是民国时期的,两千块卖不卖,不买就算了。”

这件东西其实是这摊主从另一个旧货市场买来的,并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只是看着像是象牙,就编了这么一个来历,被人识破也不尴尬,这样的事情他天天都在做,也天天都会有人识破他,脸皮早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笑道:“呵呵,两千块那么少啊,连本都不到的,怎么也要五千块吧。”

他这么一说,张辰心里就更有底了,直接拒绝道:“就两千块,不卖我就走人了。”说完转身就走。

摊主见张辰说走就走,还真是着急了,急忙道:“回来啊,再加一点就卖了,三千好不好啊。”

张辰还真怕他不卖,转身的时候就在考虑如果他不卖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宁琳琅配合一下,听到对方说三千块,张辰的心也踏实了,转身说道:“三千也有点贵了,不过算了,这东西看着还有些意思,三千就三千吧。”

就这样,一桩表面上双赢的买卖成交了,张辰得到了康熙年间官造的牙雕摆件,也满足了捡漏的心理,摊主顺利的把自己手里的工艺品卖出去,还转了几百块,可谓是皆大欢喜。

走出几步之后,宁琳琅说道:“师兄,你胆子好大哦,你知道吗,就在刚才你要走的时候,我真的好怕那人会不卖了。这样一件保存完好的清代官造牙雕可是很难遇到的,如果他不卖我们不就错过了吗。”

张辰揽过宁琳琅的纤腰,在她脸侧亲了一口,说道:“没什么好怕的,我这不是还有你呢吗,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就会暗示你说喜欢那东西,虽然可能会贵一点,但绝对不会跑掉。有时候这也是一种斗争,就像打仗一样,要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当然也要看实力。这个摊主明显是不知道这是件宝贝,否则他不会被我一诈就说出五千的价格,所以实力他是没有了;而他也没有坚持到最后,因为在他眼中这东西就是三千块的价格。”

宁琳琅抱着张辰的胳膊,笑道:“师兄你真的好狡猾啊,太狡猾了。”说完又亲了张辰一下。嘴里说狡猾,可行动却说明她喜欢这个狡猾的家伙,这狡猾在她这里明明就是褒义词嘛,爱情好伟大啊。

两个人又逛了一阵子,并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东西,就在想要离开的时候,张辰在街尾的一个旧书摊子前停了下来。

一眼看去,这个摊子上的货品都是一些旧书旧报纸之类的,其中也夹杂着一些民国时期的刊物或者电影海报,都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张辰当然不会对这些东西有兴趣,真正吸引他的是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也有着五层绿色光芒,很明显十一件老东西了,在这一大堆最多只有一层光芒的书报杂志里边特别的显眼。

蹲在摊子前,张辰看似随手地拿起那本笔记,翻开之后里边是用拉丁文书写的日记,讲述了一个海盗的航海历程。

日记的主人公威廉·丹比尔张辰也是知道一点的,在历史上他航海家和海图绘制家的名声要远远高过海盗船长的名声,他根据自己的经历所著的《风论》、《新环球航行》和《新荷兰航海》都曾引起很大的轰动。

这本日记是威廉·丹比尔的一份私人日志,他里边讲述了自己的出身、成长以及海盗生涯等事件,和历史上的记载有很大的出入,这让张辰对这本日记更加的看重了。

张辰又随手拿了几本民国时期发行的期刊,连带着这本海盗日志放在一起,经过讨价还价之后,以八百港币的价格买下了这些东西。

成交之后,张辰就没有再逛下去的打算了,这本日志的内容有些是很隐秘的,他不可能就在地摊上去翻看阅读。张辰一边走一边和宁琳琅说了这本日志的内容,宁琳琅也对这本日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人立即乘车回到酒店,洗漱之后坐在书桌前仔细研究起这本日志。

宁琳琅不懂拉丁文,只好是张辰一边看一边给她念,整个过程中宁琳琅给张辰倒了近十杯茶水,时间从下午四点到了晚上九点这本日志才被张辰全部念完,日志的内容着实让张辰和宁琳琅吃了一大惊,就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了。

威廉·丹比尔在这本日志里说,他其实是十七世纪欧洲著名的公路大盗克劳德·杜瓦尔的私生子,他母亲就是在克劳德·杜瓦尔在英国做盗贼的时候和克劳德相爱并生下威廉·丹比尔,后来克劳德·杜瓦尔被抓获并审判,他母亲一直都不敢说出威廉丹·比尔的真实身世,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才告诉他自己的身世,这也是威廉·丹比尔后来当海盗的一个主要原因。

威廉丹比尔的母亲还交给了他一份他父亲留下来的笔记,里边记录了克劳德·杜瓦尔多年来盗抢的财物,以及藏匿的地点,还有一些航海图和行船知识。原来克劳德不仅是著名的公路大盗,还是最神秘的海盗和盗墓者“飞鹰大盗”,他早在早年的时候就已经盗空了庞贝古城的废墟,连带着他多年积累的财富藏在一处孤岛上。

威廉丹比尔在皇家海军任职期间,依然干着海盗的营生,打着英国皇家海军的旗号,洗劫了无数的西班牙、荷兰等国的商船,并且在美洲、澳洲和非洲大陆疯狂的掠夺。这期间也做过一些贸易,他曾经用在印度掠夺来的财物到清朝换取东方的货物,然后把东方的很多日用品和艺术品贩卖到欧洲去。

而他掩藏自己财物的地点也就是他父亲提供的那座小岛,位于加勒比海的一个暗礁环绕,十分危险的无名小岛,如果没有详细的海图和特别的行船技巧任何人都无法登陆,由于太过于繁琐复杂无法详尽的记忆,威廉丹比尔就把海图和技巧记录在这本日志里边。

这本日志的最后日期是一七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应该是威廉丹比尔最后一次环球航行的后期,最后一篇日志中提到他的船队来到了东方的大清国,想要从这里购买一批瓷器贩卖回欧洲去,并且感叹他已经年老了,不再适合海上航行,打算干完这次就要退休了。

看完这本日志,张辰的内心是一半喜悦一半担忧。威廉丹比尔的宝藏里边有很多欧洲早期的艺术品古董,甚至有大半个庞贝古城,这些都是他急需的东西,如果能够找到这批宝藏,对于研发中心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可这宝藏威廉丹比尔后来弄走没有他不知道,搞不好就是一场空欢喜。

现在早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两个人只好是出去吃了宵夜,回到酒店房间又是折腾到半夜。宁琳琅睡去之后,张辰起身到了客厅,泡上茶点上烟,坐在那里仔细的琢磨着威廉丹比尔的宝藏。

到天快亮的时候,张辰基本确定宝藏还留在那座小岛上,因为威廉丹比尔在最后一次环球航行的时候就已经身体不适了,根据他在日记里边的描述,他应该得了慢性肾炎一类的病。他是在回到英国的第四年也就是一七一五年的时候去世,期间病情一定在逐步的恶化,这四年的时间里他已经没有精力再进行航海了。而且,他的这本日志应该是遗落在当地的,也就是说那些海图和行船技巧他也一并丢失了,取出宝藏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而这么多年来有多少人看过这本日记,又有多少人能够看懂,其中会不会有人拿着这本日记去找这座宝藏,这才是张辰最担心的问题。不过张辰最终还是认为宝藏被人取出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近百年来除了一些教会人士之外,真正懂得拉丁文的人还是很少的,如果有人发现了这本日记,就并不单单是取出宝藏了,这本日记也有着很大的价值,是不可能被丢弃掉的。

所以张辰决定,等过段时间就把艾莉萨公主号发配到加勒比海那边去,到时候亲自去到一趟那座小岛上看看,很有可能就找到并且取出宝藏,如果那宝藏还在,张辰这回可就真的发大了,这父子俩简直就是干盗贼的天才,根据日志的记载,那里边的财富可以买下一个国家。即使找不到宝藏,也算是旅游了一趟,也不会吃什么亏。

=====================

继续求票,看看这成绩,悲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