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80章 归来

第八十章 归来

其实前边在澳门的那段,本来是想写和氏璧来着,可最近好像这玩意儿被写了不少,炒的很热啊,想想还是等等吧,酝酿一下,写一段别样精彩的和氏璧出来。

另外继续求票,收藏、评价、推荐票,统统都往这里交,严肃点,打劫呢!

==================================

张辰的车就停在京城机场,所以他和宁琳琅回京就没有通知任何人,下飞机去停车场取了车,两人就先回到董老那里洗澡换衣服之后才给张芷兰等人去电话告知回来了。

赵妈也是直说张辰应该提前来个电话,她也好准备一些吃的,毕竟飞机上的饮食还是不能和家里的比。赵妈也把张辰当作自己的晚辈来对待的,她知道张辰的习惯和毛病,在外边无论如何都会有些不舒服。

要说张辰这一趟的代价也是比较大的,在瑞士卖手表就花了几百万,给张芷兰、陈雯琳和宁琳琅这三个他最亲的女人每人买了一块百达翡丽Twenty-4系列的白金腕表,给董老和李天平的也不便宜,但是和他的运动款不一样,年龄大一点的人还是选择稳重的款式比较好。也给几个外公家的兄弟姐妹买了,因为是同辈的关系,就没有那么贵重的款式了,但也都是十几二十万的一类表。很奇怪的是他居然鬼使神差的给张妍三姐妹也买了,虽然没想过和关中张家有什么太深的瓜葛,但是这三姐妹对张辰还是不错的,当然张辰也有一点小小的报复包含在里边,份量不大而已。

礼物最多的就是三个女人了,张辰在她们身上很舍得花钱,不但买了腕表,还买了不少成衣。伦敦是欧洲时尚的前沿阵地之一,去一趟回来爱马仕的丝巾是必不可少的,甚至连柏金包包也给她们没人订了一只,只不过想要用到就得等三年的时间了。连那些表姐妹和表嫂们,也都跟着沾了光,每人一条丝巾。

张辰是搞古玩收藏这一行的,现在又要搞珠宝公司,常常要和珠宝玉石之类的打交道,本能的就拒绝了接触香水,所以在礼物之中并没有香水这一类。但是在家里张辰还是有其他办法的,而且比用香水奢侈好多,在他的带动下,上到外公张问海,下到董老和陈雯琳他们,全部爱上了用那些昂贵的沉檀龙麝或者龙涎香来熏衣服,这样的香气可不是化学工业的香水可以相比较的。

陈雯琳在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嘴里说是要看看张辰给她带回来的礼物,可心里却是对张辰想念的厉害。看着张辰给她带回来的礼物开心得不得了,抱着张辰一顿亲,一个劲儿的夸张辰眼光好,买的衣服都是最时尚最合身的。

董老收到了属于他的腕表,当时就拿出来戴上了,之前的那块金劳直接束之高阁,心里高兴得很嘴上却说张辰乱花钱。他倒是对那对宣德大尊和海东青牙雕更加的感兴趣,牙雕虽然是张辰花三千港币买的,但却是因为那个摊主不识货,而这对青花大尊可就不一样了,能够在拍卖会捡这么大一个漏可是太难得了,直夸张辰运气超绝。

和董老以及陈雯琳吃过晚饭,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张辰才带着宁琳琅到玉泉山去。

张芷兰知道儿子要来,亲自下厨给张辰和宁琳琅做了宵夜,看着张辰一口口的吃着,心里那种身为母亲的满足感让她十分的开心。

吃了个肚大溜圆之后,张辰把礼物拿了出来,外公外婆年龄大了不适合送表,张辰就在香港给他们买了不少的鱼翅和鲍鱼,这些东西老人家多吃一点还是有好处的,两个老人也是乐得合不拢嘴,这个外孙是在太会关心人了。

戴上儿子送的腕表,手里拿着夏奈尔的套装,张芷兰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出来。儿子太懂事太能干了,她心里是高兴并且骄傲的,可看着这么大的儿子,自己却没有好好的抚养过他一天,倒是捡了现成。现在儿子回来了,还带着漂亮的儿媳妇儿,虽然失散了二十多年,可是和她没有一点的生分,反而处处关心她,不但治愈了她多年来思念成疾的身体,还会打扮她这个做母亲的,自己这么多年的思念和盼望没有白费,真是好孩子啊。

张辰看着母亲落泪,眼圈也有点红了,生怕继续下去把全家人都感染了,就转移话题和张问海说起在欧洲的事情。

“外公,我这次去欧洲结识了两个人,分别是西班牙国王的小女婿夫妻和比利时的小王子,还应他们的邀请参加了一场拍卖会,……”

张辰简单的把自己和那两位欧洲王室成员的交集,还有在拍卖会上和日本皇室的两个亲王的矛盾等等事情说了一下,想要看看外公对这些事情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老爷子听了张辰的叙述,略微思量了一下,说道:“这不是什么坏事,比利时的阿尔贝二世国王在一九七五年和一九九三年曾两次以亲王身份来访华,他们的菲利普王储去年也来过了,是我们的朋友,那两次我都接待过他;而西班牙的费利佩王储去年也来过,西班牙和我们有些相似之处,所以和我们也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你可以和他们交往,这样也有利于大形势,但是要注意言行,该或不该要自己有一个度,这个你自己把握就好。改革开放经济搞活,发展国民经济是重中之重,你能把联合银行拉到京城来对你大舅也是很有好处的,就你这个文化中心也是一项极大的政绩,他得好好谢谢你啊。”

“对了,那个引回的事情谈的怎么样,有没有一个结论?”老爷子说完又想起了九鼎的事情,接着问了一句。

张辰答道:“正想和您汇报这事呢,关于这次的引回可以私下里操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就等这边的场馆了。只要一竣工,那边马上就能行动,而且以后有机会的话,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引回。”

老爷子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既然都定下来了,就赶紧动工吧,就问张辰:“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呢,地方还没选好吧,你先去看好地方,然后给你办一个批文,直接去国土资源局拿地,规划局也不会挡道儿。”

这有门路就是好啊,什么都不用操心,张辰笑着答应道:“我最近就先把地址先定下来,争取尽快动工,您放心吧,绝对不会给您摸黑的。”

张芷兰也大概了解过唐韵的规模,儿子这么大的魄力搞事业,做为母亲也应该为他做一些什么,就问道:“儿子,你搞这么大的事情,有什么妈妈能帮到你的吗,你的资金到不到位啊,有没有要妈妈帮你解决的?”

张辰知道母亲的心思,恨不得把一切都立即塞给自己,就抱着张芷兰说道:“妈,您什么也不用担心,一切都没问题,我手里还有不少钱,足够用的。倒是您不要太劳累了,多花点时间在享受生活上,公司找个职业经理人打理吧。过段时间我还要去加勒比海一趟,您和我们一起去吧,巴哈马和哥伦比亚都是不错的,咱们好好在那里玩上几天。我在英国买了一艘游艇,琳琅的父亲过段时间就会送到巴拿马去,您要是愿意的话,到时候咱就自己驾着游艇回来,搞个横跨三大洋航行。”

老太太程绮先也心疼女儿,既然外孙有这个心思,母子俩就应该多在一起待一待,劝道:“是啊,这是孩子的一片孝心,芷兰你就和小辰去吧,要不是妈年纪大了受不得颠簸也要一起去呢。我听说那加勒比海风景很不错的,你一个人操劳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该享福的时候了。”

劝过了女儿,老太太又对海上航行不大放心,虽然她一辈子没怎么出国旅行过,但是平时没断过学习,对于很多方面的知识也都有些了解,就问道:“小辰啊,你那艘船是根据远洋航行的标准来的吗,那些船员什么的经验丰富吗,都是不是靠得住的人啊?”

张辰知道外婆的知识面是很广的,笑着答道:“外婆,您放心吧,这船没问题。其实我买的时候也是捡便宜了,原来的船主在定制的时候就是要为了得横渡大西洋蓝飘带奖的,最高可以跑六十五节呢,只不过他在建造完成的时候破产了,所以这船才留了下来,最后被我遇上给买了。这船的尺寸也够,差不多五十八米呢,六百多吨重,只要不往大风浪里闯,保证都没问题。外婆您也会有机会出海的,我将来不是要搞沉船打捞和水下考古吗,我这艘游艇就是订制打捞船的时候顺便买的,我另外还定了一艘三百八十尺的超大型游艇呢,跟军舰那么稳当,明年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好了,到时候我带您到海上去转转。”

这番话把老太太哄得乐呵呵的,眼睛都快眯到一起了,把个张辰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张芷兰这时候也动了心思了,这些年她还真就没出去玩过,这回就和儿子好好玩一趟,享享儿子的福。公司早就上轨道了,自己就是放开了也不会有大的问题,索性找人去打理,自己就好好的陪儿子吧。

虽然知道儿子不缺钱,可心里还是再为他担心,买卖摊得这么大得花好多钱吧,现在又买了好几艘船,这可不是汽车啊。就怕他花钱花松了手,到时候资金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就问张辰:“儿子,你买了这么多船得花很多钱吧,你可不能只图眼下,要长远考虑啊。你给妈妈说说,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你的资金能有长期的保证吗,妈妈每天看着你这样花钱心里还真有点荒呢。”

张辰倒不是想隐瞒什么,只不过觉得没必要精精细细的去算自己的财产,搞得像个地主老财似的,可母亲问到就不能不说了,“妈,我不会没有计划的,这次一共买了六艘船和一艘小潜艇,花了差不多四亿美金吧。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哪怕我就是什么都不干,我的财产每年也会增加十亿美金以上的。我以前得到过一笔黄金,在国际黄金市场上卖了六十多亿,我把其中五十亿都交给一些个人银行代管了,保证每年都会有最少两成以上的利润。”

除了宁琳琅之外,在场的几人都被张辰震到了,这小子果然有钱,只是从没想过他会有这么多钱。什么都不干每年都能最少赚十亿以上,还有人能比他更加的轻松吗,这让那些拼死拼活去找各种渠道赚钱的人怎么活吗,不能比啊。

这样的场面早在张辰的预料之中,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给以后也铺垫一下吧,说不来真的能找出威廉·丹比尔的宝藏呢,那可是比吴世璠的宝藏丰富了好多倍的,就继续说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啦,有很多隐形的富豪都会把钱交给个人银行去打理的,里边不乏身家百亿美金以上的超级富翁。而且我接下来准备上马的沉船打捞才是真正会下金蛋的母鸡,这世界上有很多满载黄金珠宝和贵重物资的古代沉船,那里边有很多可都是珍贵文物,对我的研发中心作用很大的。只要能够打捞上来,那就是数不尽的财富,我现在这才多少一点儿啊。”

张芷兰被儿子的富有震到心尖儿都颤了,又听他说要打捞运输黄金的古代船只,她对这些也不是很懂,就问道:“乖儿子,你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啊,那些船只虽然已经沉没了,可有些也是有主的啊,人家能让你带走吗,你可别乱来啊?”

张辰被她逗笑了,“妈,您都从哪儿听说的这些啊,什么有主没主的,那些东西都是几百上千年的东西了,谁知道当时属于什么人啊。再说了不管是哪里,都是由法律管着的,我在公海里打捞上来的东西就是我的,那都是无主之物,大不了我只在公海理捞就好了,谁都管不着的。甚至有很多国家规定,只要是在自己拥有的土地范围内,挖出来的东西都是归土地所有人的。”

说到这里,张辰又想起了他的另一个计划,就对张问海老爷子道:“对了外公,我还有一个打算,想给您说说。当年的时候,那些西方资本主义列强欺负清政府,不是抢了很多我们的国宝去吗,到现在还打着各种幌子不归还,我想起来就觉得牙根痒痒。我就想去到他们国里秘密地搞考古,把弄出来的东西全带回来,好的就留下研究,孬的就全部上拍卖会,不能光他有咱们的,咱们也得把收藏的范围扩大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