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还是求票,各种票…………

============================

老爷子听了他的话,呵呵笑了两声,说道:“你倒是会打主意,想法是很不错,可难度太大了。要是谁都能找到人家早就去了,还留着眼睁睁看你弄啊,打捞几艘沉船倒是很可行的事情,但是这考古挖墓的事情可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了。”

除张辰之外,所有人都对老爷子的话甚为认同,这事情的难度的确是太大了。张辰真想很告诉他们,这个难住所有人的问题在他这里压根儿就不是问题,只要他使用意念力,任何地下千米范围内的东西都逃不了。可这偏偏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可又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信口开河,就说道:“这也没什么,只要对当地的历史和文化认真研究,找出一些有价值的遗迹是不成问题的,最重要的是有过硬的技术和足够的资金支持,而这些对于将来的研发中心来说都不是难题,我第一批打劫的对象就是小日本和老美,让他们也吃吃瘪子。”说完张辰还得意的笑了笑,好像他已经搞到了对方的宝贝似的。

老爷子对他这个想法很理解,也觉得不是什么坏事,既然这个外孙想在这方面做点什么,那他就一定会很努力的去专研,这点从他这么小就能够具备的知识量上面不难看出来,这小家伙的确有着不凡的能力。

张芷兰可不管张辰的计划难度大不大,可行性高不高,抱着张辰一顿的夸奖,“好样的儿子,你太能了,妈妈坚决支持你……”

这祖孙三人就那么讨论着去别人国里挖坟掘墓,完全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身边就有一个外国人,倒是老太太看不下去了,人家孩子就这么听你们说心里会不会不舒服啊,当年的西方资本主义列强最那什么的不就是英国吗。

就想阻止他们的谈话,说道:“你们有完没完啊,三代人一起做白日梦,也不觉得羞。”说完还给老头子使了个眼色,意思你外孙媳妇儿还在呢,你们就商量着到人家国里刨祖坟,这能合适吗?

老爷子刚才也是给外孙勾住魂了,他是一个真正的老革命,年轻时候可是真刀真枪的和小日本干过的,对于那些侵略者有着深深的憎恶。虽说现在是和平时期了,也不会再有侵略的事情发生,可当年的记忆太深刻了,无论如何都难以抹去,现在外孙这个办法虽然是个损招,但是杀伤力却很强大,老爷子也不禁有些希望张辰能做点什么。

这时候老伴儿一点拨,马上反应过来,这小丫头可是有一半英国血统啊,当着人家的面这样讨论,虽然没有点英国的名,可也实在是有点不合适,这丫头长得太像中国人了。

嘿嘿笑着道:“老伴儿,我这也是吐一吐当年的那口气啊,八年抗战给华夏大地带来了多少灾难,当年国际调停还把日本的最大战犯赦免了,你心里不也有怨气嘛。”

这话扯到小日本身上气氛就和谐多了,老太太也说道:“气归气,可这也是大形势所导致的,不是谁出面就能改变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发展国家经济,只要把国家经济建设起来,让人民都富强起来,才不会再被人欺负。”

这天夜里就住在了玉泉山,张辰和宁琳琅躺在**聊到深夜,把目前张辰能够拿出来的收藏都算了一下,还不足以应付研发中心的的需要。东西虽然也不少了,但是还没能涵盖到所有方面,很多科目都需要充实起来,这就要有一个相应的部门来操作了,光靠他们俩去淘宝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张辰也说到了他想找家拍卖公司委托拍卖一些东西,古玩拍卖出高价的消息也很能带动收藏热和古文化学习的浪潮,而他手里也有不少数目庞大的藏品,找几件放出去刺激一下拍卖市场,只要能够拍出高价文化收藏市场立即就会爆出**,这也算是前期的第一次炒作吧。

第二天两人来到了京城渤海拍卖公司,张辰表达了他有一些藏品想要上拍,看他们是不是有兴趣。

渤海拍卖是京城比较有名的拍卖公司了,从八十年代成立至今,十几年时间里举行了上百场拍卖会,都很成功,在业内的声誉也不错。而且这家拍卖公司没有外资背景,这也是张辰找到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样的钱张辰可不想让哪个让老外赚了。

渤海拍卖的接待人员也是经验老到的了,见张辰虽然年轻但穿着打扮不凡,言谈之间也不像是虚浮的纨绔子弟,把张辰和宁琳琅带到会客室吩咐工作人员上了茶,问道:“这位先生贵姓啊,不知道您想要委托的是什么样的物品,需不需要上门鉴定?”

他很客气,张辰就也很客气,微笑道:“哦,我姓张,如果你们的秋拍还需要东西,我可以带来给你们鉴定的。我要上拍的东西比较多,一共是八套七十五件,这些东西不分家卖,你们能吃下吗,要是不行的话我就另找别家。”

接待人员听了这数字脑袋就有点发懵,这么多啊,别说八套,就是一个人带着八件来上拍的也很少见的,这位大手笔啊。要么是急用钱的,要么就是家里有货的,如果是急用钱的话,那倒是不妨把价格压下来公司收了,然后再上拍,这样公司的利润就会最大化,可这是七十多件啊,就算都是普通货色也得百万以上,这事还得喊经理来。

欠了欠身说道:“您这笔业务的确不同凡响,我的级别招待您就有点不够了,您稍等,我请我们经理来和您谈。”

张辰看着他出了门,心里也是想着是不是一下出货太多了,可是秋拍是大场面,往往能拍出好价钱来,研发中心有行动之前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而且虽然数量听起来多了一点,可真要细算的话也就八件拍品而已,起不了多大的风。这还是没使劲出呢,真要是拿出个两三百件来,还不把收藏市场给搅浑了?

不一会儿刚才出去的接待人员领着客户经理进来了,和张辰两人寒暄问礼之后,那经理先是给张辰和宁琳琅派了名片,然后自我介绍道:“二位好,我是渤海拍卖的客户经理王伟,听工作人员说二位有七十多件玩意儿想要上拍,这个单子的确是大了一点,不知道都是些什么藏品呢,您能给我说说吗?”

张辰抽了一口烟,笑道:“其实也没多少,一共就八套,可以算作八件藏品的。不过我这些可都是精品,有的可以说是难得一见,应该会对你们的拍卖会有些好处的。一套明晚期的云龙纹黄金镶嵌宝石酒具是十一件,一套明末清初的白银凤穿牡丹纹梳妆盒是十二件,一对龙虎纹金银长枪,一对龙虎纹金银长矛,还有一壶龙纹银箭二十支,这些都是皇家物件,工艺十分精美。”

张辰稍微顿了顿,给两个拍卖公司的人以接受的时间,又道:“还有一套民国金币,分别是孙中山开国币、袁世凯共和币、宏宪龙袍币、十八年金币、二十一年金本位币、段祺瑞执政币、曹锟纪念币、徐世昌十年币、张作霖大元帅币;还有一套十五枚的是民国和军阀开国纪念币加一枚龙洋。”

那个客户经理王伟现在也顾不上形象了,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一件是古玩市场上最受追捧的瓷器和字画,但却都是杂项类的精品,而且还是精品中的精品,价值不菲啊。尤其这些金银物件,早些年的时候没人在乎它们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九成九以上全部被回炉熔掉再造新东西了,能够流传到现在的少之又少,当真是难得一见啊。一个人就能拿出这么多玩意儿来上拍,而且还有不少是皇家物件,绝对是他知道的最高纪录了。

他算了一下,这还没够七十五件呢,就忍着内心的震憾,向张辰问道:“张先生,您这的确都是罕见的宝贝啊,只要鉴定没问题绝对可以上拍,而且会是这次秋拍中的重彩。还有四件您没给说呢,都是些什么宝贝啊,我这儿可真叫您镇住了,您绝对是这个!”接着就向张辰翘起了大拇指。

张辰再次点上烟,也给王伟和那个接待人员发了烟,说道:“还有这四件也是比较稀罕的玩意儿,据我所知还没有这四件同时出现的记录,分别是湖北省造光绪元宝七钱二分本省、香港造上海壹两、奉天省造癸卯光绪元宝库平壹两和孙中山像地球版壹元。”

那个接待人员倒是没什么,他并不知道这四块银元牛到了什么程度,可王伟不一样,他不但是渤海拍卖的客户经理,也是这里的鉴定专家,这四大天王的名号可是印象深刻啊,随便哪一块的价值都在百万之上,只会更高不会稍低。这四块银元之中,除民国那块发行过少量之外其他三块不是废止的就是铸造未发行的,能有一块已经实属不易,这四块合到一起上拍,那绝对可以拍出天价了。

事情果然如张辰所料,渤海秋拍的时候,他所委托的所有八套拍品全部创下了同类拍品的成交记录,尤其是四大天王银元,被一位神秘买家通过电话委托,以四千六百万的价格拍走;而那套宝石镶嵌的金酒具则是被一位广东买家以七千万的价格收入囊内中。张辰的拍品也给渤海秋拍增添了两亿八千万的成交额,直接成为秋拍成交额最高的一家,更加奠定了渤海在拍卖界的江湖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