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89章 蓝

第八十九章 蓝图

宁爷把她送到董老这里来学习,其中不可避免的也有这方面的想法,知道了张辰的存在,宁爷立即就想到了这件事上。宁琳琅也没想到,初到京城就和张辰相遇,并且很快的爱上了这个师兄。

这时候张芷兰把这件事提出来,倒也正合了所有人的心思,宁琳琅也知道张辰对她的感情是怎样的深厚,他们俩最终肯定是走到一起。扭扭捏捏可不是她的性格,既然是自己愿意的事情,那就要表达出来给所有人知道:“张妈妈,我爱师兄,我愿意和师兄在一起,愿意做他的妻子,我外公和父母也都对这件事很赞同,您说怎样就怎样,我听您的。”

张辰也不含糊,当下表态:“这事就这么办吧,其实我也愿意现在就结婚,妈,等到了年上四师叔也来了,大家一起商量着定个日子吧,可我们毕竟还这么年轻,生孩子的事情还是再等等吧,而您趁着这些年也好好享受享受,到时候有的是孙子让你们带。”

宋武和沈宪波的工作能力也不是盖的,很快就找到了一处理想的场所,整片建筑占地十八亩,楼高二十层,一二层层高超过四米,很适合做珠宝专卖店,后院面积十一亩,有一幢三层高的三十米入深的仓储楼,可以作为库房和加工车间。

内部和外立面都已经装修完毕了,造型为英伦和巴洛克混搭的风格,整体质量也不错,内部装修是欧式古典风格的,空间感很强,比较适合大集团办公使用。楼前是五米宽绿化和七百平米的五十位停车场,楼背后与仓储楼之间是四千平米的空间,做为绿化和内部停车场。监控设备也已经安装完毕,只需要对一二层和仓储楼加装一些监控安保设备,并且略加改造,就可以使用。

只是对方开价两亿,让宋武和沈宪波有些不好接受,感觉有些贵了,这么大的一笔数额,希望能够和张辰这里汇报一下,看看张辰的意思,再作打算。

张辰让他们全权处理这件事,也有对他们的考验在其中,他们在电话里跟张辰说过这件事之后,张辰也通过张沄的关系去调查了一下。那边很快就给了回信,包括土地使用、建筑、装修等等项目,对方的费用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占到了报价的近百分之八十,张沄也找人调查过整个建筑的报价,这个价格还是没有水份在里边的。

经过这次的考验,宋武和沈宪波也完全达到了张辰可以信任的程度,有些事情交给他们也就放心了。到目前为止,还就是他们两个光杆儿司令在跑这些事情,张辰就建议他们尽快招聘一些工作人员,一来减轻他们的压力,二来加快工作的进度。在宋武对财务工作还是要稳妥可靠的建议下,张辰从天辰国际调用了三名财务人员,并且从善如流的建立了一间蓝图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由宋武和沈宪波牵头,负责管理他名下产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其他企业的咨询代管业务。

这种模式的好处慢慢体现出来后,也被张湄和张沐所采用,两个人也在张辰之后当起了甩手掌柜,每天过着逍遥日子。

后话不提,说宋武和沈宪波两人终于得到了一展所长的机会,对张辰的感激都化作了工作的动力,都立志把工作做到完美,以报答张辰的知遇。当然张辰也不会亏待他们,给了两人百万年薪,以及三成的管理股份,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也知道金钱的魅力远远大过个人。

就这样,蓝图管理公司斥资两亿盘下了那幢二十层高,占地十八亩的写字楼盘,定名为蓝图大厦,楼顶广告则是给了琳琅·艾利娜珠宝,算是物尽其用吧。

做为张辰指挥和遥控名下产业的中枢系统,蓝图公司的两位老总宋武和沈宪波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在第一时间或招聘或挖别人墙角,网罗了一批高端管理人才。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研发中心的工程项目和珠宝公司的前期管理,以及汉府酒店的民居收购计划。

研发中心的工程是相当浩大的,占地六百多亩的中心建设以及占地两百亩的实验工厂建设都是大工程,出一点纰漏就会影响到整个工程的进度。实验工厂还好一些,虽然大一些,但只是常规的建设工程,只要盯紧了就不会有大问题,即使出现了一些问题,补救起来也相对有办法。

但是研发中心的工程就绝对不能有一点纰漏了,所有的建筑材料都要提前定制,一个细微的计算错误就可能导致上亿元的损失,继而拖累整个工程的顺利进展;必须在前期就严把质量关,不允许出现一点错误。

全部开工之后,整个工地将蔓延一千多米,其中还有高危险的熔炉和超大型木材烘干机,还有大型的起重机和坩埚吊车等设备,重达十几吨的青石和钢梁钢板,施工安全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虽然有宏图设计做为监理方,负主要责任,但是谁有愿意在施工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呢,那样的话,对整个研发中心都会造成不良影响。做为唐韵的代表方,就必须为唐韵全盘考虑,把可能出现问题的隐患全部掐断。

汉府酒店的民居收购是个技术活儿,这个项目上的工作人员不但要有一定的相关知识,还得是经过严格的筛选,保证家世清白,不会泄露收购细则,也不会吃里扒外,灵活的头脑和出色的公关技巧更是必备的基础条件。整个收购的过程都要严格保密,一旦头露出一点风声,就会遭致很多住户的无理对抗,那样损失的就不只是钱财了,还要搭上无穷尽的时间,甚至会导致整个酒店计划的流产。

最容易的珠宝公司前期管理也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经营的策略该如何定制,生产车间的工艺如何保证,都是需要考虑的,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服务质量和原材料损耗的监督,这两点是一间珠宝公司最最关键的所在,一方面关系到营业额和品牌名誉,另一方面关系到成本核算和产品利润。很多珠宝原材料都是极其昂贵的,按照大老板张辰的说法,一颗上等成色的珍珠成本价就在几万到几百万,真要是丢上这么一颗,损失多大是不难计算的。

宋武和沈宪波对于公司的管理很上心,招聘来的都是真正的管理精英,用人的第一要素就是对公司的忠诚度。好的工作其实是很难找的,蓝图能够提供一个优质的平台给员工来施展自己的所长,并付以高额的薪酬,员工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热情和努力,一干事务很快就全部上手了,所有的工作都如火如荼的开展着。

在办理研发中心用地的同时,也涉及到工商税务等注册的改变,宋武和沈宪波当然不会把那份红顶子批文当摆设,一份批文的价值几乎被他们以任何方式挖掘着,利用到了极致。各个相关部门见到批文之后,办事态度和平时明显不同,他们俩也通过这个机会把唐韵在相关机构的关系网建设了起来,得到的好处就是在蓝图申请注册的时候也受到了照顾,短短四天时间就完成了全部的注册事宜。

在尽心办理相关手续的同时,一些有心人也对蓝图和唐韵这两家张辰名下的公司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不难发现这两间公司都有着强大的实力和背景,看来这个叫做张辰的幕后老板应该是个大人物。

这两家公司在起先的时候都非常的低调,分别只有一千万和两百万的注册资金,但是后期的行为却都是超级大手笔。唐韵以千万元注册资本的公司购地六百多亩,虽然有批文要特事特办,却也耗资四亿多,后期的建设全部下来据说要超过二十亿;而这间蓝图公司更是了不得,注册资金不过区区两百万,却在注册完成的第三天就要变更注册项目,理由是经营场所搬迁,居然斥资两亿购买一幢办公楼,这还是小公司吗。

要说中国人的裙带关系真是很厉害的,这两间公司的实力被一些不明白内容的机关职员传到了不少人耳朵里,这边唐韵和蓝图还没有大张旗鼓的开干呢,各方各面的消息就都涌了过来了。

宋沈二人每天都要接到最少十个以上的陌生来电,小到推销办公用品和设备的,大到慈善机构募捐的,范围之广足以让人乍舌,比这两间公司本身的业务量还要大。

办公用品自然是不会跟别人买,天辰国际就有专门的办公用品供应商,已经合作十几个年头了,顺理成章的也会成为这边的供应商。也有一些银行的电话打过来,都是想要拉存款业务的,而且都是狮子大开口,要求最低的也达到了数千万,两人对这些当然是嗤之以鼻,一概声称没有存款,所有资金都是募集而来的。

最无耻的就是一些慈善机构了,其实就是想要募捐,却口口声声的恭维着,继而又摆出一堆大道理,什么为贫困山区建设做贡献啦,要争当社会楷模啦,更有甚者还拿出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说辞……。对于一些慈善机构的丑恶嘴脸,宋沈二人早已见识过了,还不就是拿着募捐来的钱去挥霍吗,不是不捐,而是不能捐给他们。

也有一些小有权利的官员,打来电话说是祝贺的,还有到公司去视察工作的意思。视察什么啊,这里又有些冠冕堂皇的,其实就是想要些好处的,人家是父母官,来一趟总不能空着手走吧,多少也要意思意思;有的还以支持公司的建设为借口,介绍了一些社会精英人才,其实就是想让你帮着安排几个岗位白领薪水的。这些当官的都作威作福惯了,言语之中都隐含着一些意思,大有你给我面子我将来一定给你好处,否则你就别犯在我手里的味道。

张辰在宋沈二人汇报这些情况的时候也给出了意见,所有想要托关系走门子的,一概不予接待,他的门路是那么好走的吗。就是放在以前,张辰也不会给这些人好脸色,该有的迎来送往那是必须的,这是大形势下的必然产物,谁也不能绕着走。但是腆着脸提要求的,甚至还以日后如何如何相要挟的,那就绝对不给一点面子,别说张辰不会违规违法,就是犯事也犯不到这些人手里,以唐韵和蓝图的规模,是这些最大不过处级干部的人够得上的吗。

更别说现如今了,张辰的面子可是大了去了,想让张辰买面子,至少你得找上张沄那样的关系才有可能,那也得看你是不是正经来路,存心不良的张沄就会把他踹死,都不可能轮到张辰来。

总之张辰就是一个主意,做份内的事,其他的一概不理,只要自己没错,谁都别想找公司的麻烦。

我该缴纳的税赋一分不少,该遵守的规矩我一条不犯,咱赚钱靠的是脑子和实力,和作奸犯科、违法乱纪一点沾不上边,你能把我怎样?

眼看着缅甸公盘就要到了,张辰这些天都在琢磨这件事情呢。珠宝公司对于各类宝玉石的需求都是很大的,而且这些都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价格一路攀升是必定的,在满足当下需求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今后的发展需要。这次去缅甸公盘,张辰就是想要大量采购一些原料的,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好的供应商那是最好,如果找不到,张辰不介意买下公盘上大量的毛料,当然他也会使用意念力挑选最好的毛料。

翡翠可以说是现今所有玉石中最稀缺的资源,同时也是华人最爱的首饰材料,也许在一些年之后,缅甸翡翠资源就会枯竭,在没有找到新的翡翠产地之前,就可能会面临整个产业断裂的危险,太多的他也无法顾及到,但是能够为自己的珠宝公司买下足够的存货还是相对容易的,所以这次参加缅甸公盘,他的任务很重的。

正如张辰所说,只要自己不做错谁也别想找麻烦,真要有人来无理取闹他也不是好惹的。一连几天都有相关部门来“检查工作”,为的就是找麻烦,以图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无奈蓝图只是一间管理咨询公司,并没有实质的产品,唐韵也只是在搞前期的工程筹备,同样没有生产和销售等等业务。公司也没有需要这些相关部门开绿灯的地方,能够有管理职能的衙门都见识过那张军机处批文,谁也不会脑子抽筋来给自己找麻烦,没有相对管理职能的衙门,公司的人也不会把他们当盘菜,你来了就来了,我该干嘛干嘛,也不撵你走,也不招待你,就那么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