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0章 找麻烦的代价

第九十章 找麻烦的代价

感谢那一刹那的澎湃打赏

继续求票,很悲惨的说。

=========================

不过总有自以为不含糊,觉得自己有点权利就可以吆五喝六的人,一位区人大的官僚在示意如果给他安排三个岗位就可以低价转让一个区席位未果之后,协同了文化、环卫、消防、工商联、银行等相关部门来视察工作。

其实这些部门里边,也就只有消防部门还有些相关,其它部门完全就是来找虐的。银行属于经营机构,没有执法权力,也没有对和本行无关的企事业单位或个人的监管权利;环卫部门更是扯淡,你要说人家门口没有打扫干净吗?文化部门也是来打酱油的,虽然唐韵是和文化相关的,但是一来还没有实质性的营业,二来人家是研究自己的东西,开发出来也是自己用,你求人家还差不多;工商联完全就是个摆设,只不过是工商界的一个商会而已,没有任何权利可以使用,应该也是想让唐韵和蓝图为“光彩事业”出点力的吧。那些真正能够对这两间公司有监管能力的衙门早就见识过人家的实力了,他们也不可能把那些衙门的人请来出面,兴许人家还等着看他们好看呢。

抬出各种名目要求查看这里检验那里,两位管事人都没有出面接待他们,只是派出一个员工象征性的陪同,主要是怕他们使坏,否则这个员工都不会有,人家还有自己的工作呢。查来验去也没有找出半点毛病,一行人也有些气急败坏了,想要挑毛病,人家就能够把相关的法律条文和规章制度拿出来,搞得好像给他们进行法律知识普及。

银行的工作人员也在耍无赖,居然要求出具往来帐目和各种凭证,陪同的员工早就一肚子火了,直接给他一句“我们没有在你们行里开户,你们没权利借阅。”,这小子也够不给面子了,把他们的无理要求说成了“借阅”这种请求。

连战皆败的一行人差不多要到了恼羞成怒的地步了,那位人大的官僚对这蓝图公司的怠慢极度不满,一个小小的公司居然如此蔑视他这,还有没有王法。就对陪同的员工道:“你叫你们的法人来一趟吧,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这些工作人员能够解决的,对于你们公司的一些问题需要他来解释一下,我们也了解,把一个企业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很不容易,只要你们合理合法的经营,政府还是会支持的。也你转告他完全不必担心,政府还是讲理讲法的,只要你们自身过得去,没必要躲起来嘛。”

看着陪同他们的员工转身离开,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他看来,公司的领导和老板不见他,就是因为一旦见面就推不了某些条件了,该答应的就得无奈答应下来,该给的好处就得全部拿出来。不露面就是害怕,谁不怕当官的啊,看来这公司也没什么背景关系,就是有钱而已,否则一众人已经来了快两个钟头了,怎么连个求情的电话都没有呢。

有钱不是错,可是你有钱却不拿出来给官老爷分享就是大错特错了,我收了你的钱自然会给你些好处的。等你来了就会明白,什么叫“民不与官斗”了,看来今天过来的都会或多或少的捞点好处,也让这公司的老板明白点事理。

只不过世事往往最难料,就在他想着等下该如何敲打这公司老板的时候,张沄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区书记那里,把他带着一票人的所作所为“汇报”了一番,还问书记是不是所有的商业行为都会有这样的待遇。

而他等来的也不是盼望已久的公司老板或者领导,而是一张A4的彩色复印件,上面有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是大红色的顶子,右下角还盖着军机处的戳子。这位自以为很牛的官僚只是看了一眼抬头,连内容都没敢细看,脸色就已经变得煞白,豆大的汗珠子也冒了出来,十月底的北方天气中这也算得上罕见了,他身后的一众人等也都成了受惊的公鸡,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脸色无比的难看。

人还是刚才那个陪同他们的员工,却再也没有一点方才应付式的微笑,而是带着些戏虐的表情,对这一众人等说道:“各位,待了也有些时间了吧,公司的事务实在是太繁忙了,老板说他没时间过来,让我给您几位看看这个,如果有什么不明白想搞清楚的,就去这个地方问问。”

伸手指了指右下角盖着军机处戳子的地方,也不管对方还有没有话要说,转身就走了。

十来个人站在楼道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全都是一样的表情。开始以为只不过一个商人而已,还躲着不出面,躲得了初一你躲得了十五吗?不行就再叫人来,工商税务的人都有关系,轮着翻儿的来找你麻烦,就不信你能逃得了。可谁知道人家给拿出一张军机处的批文来,感情人家不是害怕,而是懒得搭理这帮子人啊,走了这么多年的夜路,今天终于遇见鬼了。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众人的沉默,人大的官僚拿出电话一看,脸色就能难看了,号码显示是区书记的,他就知道这回好不了了。

硬着头皮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问候一下,那边就开始发飙了,他也不敢解释,只能在那里嗯一声,啊一声,再就是对不起,举着电话挨了十几分钟的骂,在说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到您办公室去。”

电话里区书记的声音很大,旁边的人都听得很清楚,今天这事谁也别想跑了,一个个都都不会有好果子吃。应邀而来的几位心里那个窝火啊,对人大的那位都带上情绪了,要不是你鼓吹这我们来,能惹下这么大的祸吗,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才爬到今天的位置,就让你这么给害惨了。跟着你真是把天捅破了,人家多大背景靠山,那是军机处啊,拔根脚毛都比你腰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把哥几个忽悠来了,这不是坑爹吗?

消防口儿上的人是最冤枉的一个,本来他们部门最近就在查消防,今天也是顺道一起,谁知道来了之后才发现几个家伙不怀好意,想走又推不开面子,毕竟是一起来的。现在也跟着遭了殃,只好是回去跟领导好好解释了,看了一眼人大胖子,说道:“刘秘书,都已经这样了就别耗着了,都撤了吧,书记那边不是还等着呢吗。”

有人开口说话,就有人接嘴的,文化部门那位也带着气说道:“老刘啊,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大年龄了,连个看人下菜都不知道?这下全都完了,本来想着明年是不是还能上一级,现在能保住工作就不错了,老刘你可是把大家都害惨了啊。”

其他人也都开始埋怨这个老刘了,浑然忘记他们是为什么来的,如果不是为利益所动,他们会惹上这个麻烦吗?其他人都能恨老刘,可他恨谁呢,恨他老婆,要不是他老婆逼着他给娘家侄子找个好去处,把他都快逼疯了,他也不会冒冒失失的一听说这间公司是个有钱单位就来打秋风啊。说来说去还是得恨自己,如果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谁能逼着你来干这些事;如果自己能够看清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的斤两,也就不会盲目自大,觉得自己了不起,也就不会耀武扬威的到处摆谱耍威风了;总之还是自己的问题,就等着承受区书记的狂风暴雨式的怒火和该有的处罚吧。

那个负责陪同他们的员工并没有走远,一直就躲在拐角看着他们呢,听到几个人相互埋怨着,心里也叫了一声好,活该啊,谁叫你们胡作非为呢,以前一定没少这样欺负人,最好这次能够剥了你们的这身皮,看看你们以后怎么做坏事。

又拿起手里的批文复印件看了看,顿时觉得自己来这间公司真是太明智,太有命了。这样的公司可是打着探照灯也不好找的,虽然不是什么超级大集团,但是却不比任何的大集团差,老板有钱又有背景,这样的公司才是最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只要好好在这里干,将来不愁有房有车有媳妇儿。

不说那几位在区书记那里是怎么个狼狈,总之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就算得罪了市长也比得罪今天这位强。电话谁打来的,公安部警务督察局二处处长,名称是处长,可人家的级别却是副厅级,那是什么人啊,最红的红三代啊,代表的就是开国元勋的龙城张家,市长都不敢得罪的人,哦,市长也是他们家人,那就更不能得罪了。总之是人家可以说谁都不怕,只要不公然烧杀抢掠,就没有人能够找人家的麻烦。既然你有这个命惹上了,那就不好意思了,必须严办,不办你我就得给人家办了。

而且就算不考虑对方的背景家世,你们这样的蛀虫也必须得严办,这就是明抢啊,跑到人家门上去讨好处;让人家怎么想啊,这事传出去谁还敢投资啊,政府的脸面都让你丢光了,不严办不足以镇服人心,要用你们几个来给那些利欲熏心的官僚们敲敲警钟,让他们好好知道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张辰对这件事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的,有过那么一两次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来找麻烦了,衙门里的消息传得很快的,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遍京城的地方衙门,再有人想要找麻烦,那他就得掂量掂量了。

去缅甸的行程已经定下来了,宁琳琅肯定是他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另外这次一起去的还有五个个珠宝公司采购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