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九十一九十二章 收服

第九十一--九十二章 收服

感谢贪睡猪的打赏,哥哥走天涯投了一张更新票(为什么不是哥哥走西口呢?)继续求票,求各种好处,好让作者激发小宇宙,看看能不能爆发一次……===================================

虽然珠宝公司还没有开业,但是该有的部门都已经具备了,这次一起去缅甸的采购部人员之中就由三个是赌石师傅,这是每个涉及到翡翠的珠宝公司都会有的。

张辰可以通过意念力去观察翡翠毛料的内部,对他来说毛料和明料是没有区别的,只要有他在,公司有没有赌石师傅都是无所谓的。可张辰也有另一层打算,那就是留后路,这几个赌石师傅的年龄都不是很大,在行业内也没有名头,从现在开始就培养他们,等到他们在赌石这一行里有了自己的名头之后,张辰还有大用处,这次去也就是带着他们当助手的。

这几位在知道张辰曾经解出过各种顶级翡翠,并且见识过那块无以伦比的龙石种之后,也没有了所谓的专业优势。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对于张辰在这么年轻就达到了他们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除了羡慕就是佩服了,都抱着虚心的态度想要跟着张辰学上一招半式。

临行前,郑天宝大师也给张辰来了电话,告诉他的那批首饰已经弄好了,让他随时去取。张辰带着礼物登门,给郑大师送去了几瓶陈酿和一包陈年龙脑香,这些东西可都是极品,也适合送给郑天宝这样的人,郑大师倒也没有客气,收下了张辰的礼物,对于张辰说的报酬则是摆手不提。

两个人的师门很有一些渊源,真要论到彼此交涉钱财上面,可就有失体统了。对于张辰提出请他去珠宝公司做首席艺术顾问的事情,郑天宝也没有拒绝,单是说师门的渊源他也无法拒绝,而且只是提供一些技术指导,也不用他上手做事,当然有了好的极品料子是一定要交给他来处理的。同时还推荐了他的几个弟子去到张辰珠宝公司做事,这几个弟子都是得他真传的,在玉石行业也都有些名头了,足以支撑一间大的珠宝公司,配合琳琅·艾利娜的大范围扩张没有任何问题,也都可以起到教授弟子和工艺顾问的作用。

能请到郑天宝大师无疑给琳琅·艾利娜又加上了一块金字招牌,首席顾问兼工艺总监是业内极富盛名的郑大师,这就是品质的保证。

看到张辰拿出的各种顶级翡翠首饰,这些翡翠全都是张辰赌石解出来的,几个赌石师傅也更加的信服张辰了,这就是实力啊。赤橙黄绿蓝紫黑,全都是玻璃种顶级翡翠,另外还有之前见过的顶级铁龙生和无色玻璃种,以及龙石种,张辰已经把所知的顶级翡翠全部都解出来过了,这在赌石行里可是绝无仅有的。

在珠宝公司开业之前就要把销售用的首饰制作出来,现在有了雕刻方面郑天宝的几个弟子坐镇,镶嵌等方面郑天宝和他的弟子们也介绍了高手过来负责,张辰手里缺乏的钻石宁爷也已经发过来一批,各方面条件都已经具备,可以正式开工了。

开业必须得有个开门红,宁爷也很看重国内的市场,发来的钻石里有不少高级货,D色的就有两百多克拉,其中还有两颗五克拉以上的,以及十几颗黄、绿、蓝、粉等颗彩色钻石和两颗血钻。

因为是开业,必须把场面做足了,张辰也拿出了一寸的东珠和南珠各三颗,还有大小不等的红、黄、黑、紫、蓝等顶级珍珠各四颗,半寸的东珠和南珠也各拿出十颗,吴世璠宝藏里所谓的中等珍珠现在已经算得上上等的了,张辰也各拿出二十颗来,其他的珍珠一共也拿出百十颗。红蓝宝石各拿出了一百多颗,其中最大的达到了五十克拉以上;另外还拿出欧泊、猫眼和祖母绿等等宝石各三十颗,以及十斤琥珀、五十斤珊瑚和一只象牙;翡翠也拿出了三块玻璃种,八块冰种,七块芙蓉种,一块金丝种和一块高冰种。

虽然公司因为这些给张辰和宁爷各签了一张巨额的欠单,但是这些东西做成的首饰一旦卖出去,那将是一笔难以估算的利润,这两张欠单用不了多久就能兑现,而且公司还会有不少的盈余。

生产车间里的人都是行内人士,尤其郑天宝的弟子以及那些主管们,都是有名头的人物,也都是见多识广了。可是就连他们都没有见过如此多的好原料放在一起,尤其是那三十多颗超过十五毫米以上的珍珠,居然还有三十毫米的东珠,简直就是稀世珍宝;还有那只象牙,这可是近三十年来都极少见到的;总之这些原料没有一件是普通货色。

这些人看着眼前的珍品原料,嘴巴和脑子已经完全不配合了,赞叹的同时,也对这间珠宝公司更有信心,能拿出这样的原料来,还怕公司的买卖上不去吗,那些有钱人怕是都会排着队来送钱吧。

张辰和宁爷之所以拿出这样的大手笔,就是要通过这个开门红来奠定琳琅·艾利娜高品质和奢华的形象,震憾国内的首饰行业,把琳琅·艾利娜打造成为国内珠宝界第一奢侈品牌。

另外,张辰打算在珠宝公司开业的时候,以琳琅·艾利娜的名义推出两场专场拍卖会,届时将会拍卖一些吴世璠宝藏里的古董首饰和金银器皿,以及各类宝石珍珠。张辰还把在郑大师那里剩余下来的极品翡翠也拿出来,再次拜托郑大师出手,全部制作成戒面和耳坠,再交由公司的生产车间加工成首饰;在开业拍卖会的时候,会拿出七种颜色各两枚戒指和两对耳坠进行拍卖。

相信通过这一系列的重磅炸弹轰炸,琳琅·艾利娜这一品牌势必会成为珠宝业新贵,成为高端首饰的代名词,也成为消费者购买奢侈型首饰的首选。

临行之前的这几天实在是太多事情了,胡云峰也打电话来,说让他去一趟警卫师招待所,前些天就已经给张辰说了关于他游艇上船员的事情已经有着落了,这次人家是专程来和他见面的。

张辰还是第一回到警卫师的招待所来,这里左右一百米内禁止停放车辆,张辰心里想着事情就开到了门口,当然是要被拦下来的。没办法只好给胡云风打电话,门口警卫接过电话和胡云风交流之后,就对张辰放行了,还礼貌性敬了一个礼。

在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张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了六位前907海军陆战队特种成员,的确和普通的士兵不一样,眼神之中的那种坚定让人感觉很实在,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们,或者动摇他们的意志。

这几位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有一位已经超过了一米九,看体重差不多有两百四五十斤的样子,但却看不到有什么负担,站在那里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笔挺的军姿。虽然只有六个人,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很强大的,他们虽然都脱下了军装,但是浑身上下透着的那种庄严真的很给人压力,看着就有不容冒犯的气势。

胡云峰也看出了张辰眼里的喜欢,给他介绍道:“小辰,这几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907出来的英雄,怎么样,都是一等一的好汉子吧。我给你介绍一下,丁志强、吴勇、马战伟、安镇忠,韩奎、崔正男,他们一起出来的战友大概有三百多人,都是不愿意再回到地方上机关工作的,你这里又需要这样的人才,你们认识一下吧。”

又对六人介绍道:“这就是你们旅座和你们提过的张辰,也是我的内弟。他现在搞着几间不小的公司,其中有一间是专门研究古代文化的,那里将来也会接收我们师里下来的一大部分机械部队成员。你们是陆战队的精英,熟悉各种船只和交通工具,去到船上也正合了你们的心思,现在是一艘小船,明年这个时候还会有四艘大船和一艘微型潜水艇过来,到时候的用人量将达到两百多人。主要是去打捞一些古代的沉船,和国外的海底遗迹,没什么风险,待遇也会很优厚。呵呵,你们别看这小子斯斯文文的是个文化人,我怕你们几个里边没有一个能在他手下走几招的,他可是正宗的太极高手,具体有多高我不知道,反正我所知道的里边他是最厉害的,有机会的话你们可以和他过几招试试。”

胡云风这话说的可是很到位,不但给了六人面子,说他们是精英;也给他们传达了一个信号,张辰也是一个高手,一个很高的高手。军人最佩服的就是硬汉子,想让他们对你信服,就得有比他们更强的实力;你要只是有钱,他们也会给你做事,但不会从心里敬佩你;只有你让他认为你在他的世界里也比他更优秀的时候,他才会完全的对你信服,死心塌地的给你卖命。

张辰当然也知道胡云峰的意思,谦虚的笑了笑,说道:“各位好,我的情况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们能在亿万人群中相遇就是缘分,你们能过来和我见一面就是给我面子。其实我觉得你们应该会喜欢这份工作,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去到欧美等地的公海和近海去打捞他们国家的古代沉船,然后弄到我们这里来。当年八国联军抢走了我们无数的宝贝,日军侵华又抢走了无数的宝贝,现在他们都在拿着那些宝贝在炫耀,还美其名曰是替我们保管我们的文物,这点让我恨恼火。虽然我也认同‘文化和艺术是无国界的’这句话,但是抢夺并不是一种沿袭文化的行为和途径,所以我就想出了这么一招,现在是和平时期,当然不能去侵略人家,但是我们可以借助自己的有利条件去搞一些他们国里的宝贝回来,我们也是可以替他们做一些保管工作的嘛。”

军人都是有血性的,但凡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对过往的一些历史就无法释怀,张辰的话可算是说到了这些人的心坎儿里了。听了张辰的话,几个人都一改严肃的表情,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离张辰最近的叫安镇忠,是这几个人的头儿,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人,笑道:“张先生,你这话说的太好了,一百年前的朝廷软弱无能,让洋鬼子欺负惨了。正如你说的,现在虽然不能打仗,但是咱也可以变着法儿的曲线报仇嘛,就凭你的这些话,我们就值得跟着你干。”

其他几人也都附和着,他们也是这个意思,张辰这番很有煽动性的话,给了他们一个极好的印象。这个年轻人不像别的有钱人那样只会享受,也不像一些年轻人那样崇洋媚外,是个有血性的家伙,跟着他干应该会很爽的。

那个大个子叫崔正男,他倒是很想试试张辰的太极能有多厉害,咧着嘴呵呵笑道:“张先生,我们肯定是跟着你干了,其实我们都是不愿意到机关里去受气的,在外边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跟着你干我们还能在船上待着,也不会觉得不舒服,而且还能曲线报复,这对我们来说算是最好的归宿了。我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和人家比试,胡首长说你的太极很厉害,咱们能不能比划比划啊?”

其实张辰也有这个打算的,只有证明的你是一个强者,才会真正得到这些人的敬服,这时候是不能谦虚的,就笑道:“行吧,咱们就在这儿比划两招吧。这么着,从这里到墙角有差不多五米的距离,我如果不能在三招之内把你打到墙角去,就算我输,怎么样?”

崔正男一听可就不服气了,他是全907的第一号大力士,即使功夫不是最好的,但力气和身板在那里放着呢,三招就要把他打到墙角,这也太离谱了吧,太极高手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强大,到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出这么狂的话来。

其他几人也都觉得张辰的话有些夸张,他们还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角色,想看看张辰到底要怎样出手,才能三招之内把崔正男打到墙角去。

胡云峰早就见识过张辰的威力,他和张淳张沄两兄弟是无意间看到张辰练拳的,那次着实让他们开了一回眼界。张辰的意念力前些时间刚刚又进化了一次,已经能够做到初步的隔空碎石了,只不过不能粉碎,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被他破成了十几块大小不等的小石子。就这个也让在场的张淳、胡云峰和张沄大吃一惊,这样的功夫在之前他们是想都不敢去想的,这不就是电影里的功夫吗。不过张辰已经要求过他们,这事不要出去传,他不想因为这个而搞得太出名了,那样没好处。

崔正男抱拳行礼,说了声请,就摆好了架势等着张辰的进攻。

张辰也对他抱拳行礼,然后拉开架势直接一计弹踢,往崔正男当胸而去。崔正男看张辰架势就知道他是真的有两下子,不是公园里老头儿的花架子,左臂横收去拦张辰的踢腿,同时右手握拳击向张辰胸口,以防张辰这是一记虚招。

张辰的太极是张百川师兄妹五人的亲传,是正宗的太极宗谱,虚虚实实变幻莫测,这记弹踢是可虚可实的。崔正男的右拳还没有冲出,左臂就被张辰踢个正着,受力太重都被踢得扬过了头顶,张辰瞅准机会左手来了一个云拨,右手立起成掌,击向崔正男露出空门的胸前。

崔正男被张辰踢起了左臂,就已经感觉到张辰的强悍了,眼见张辰还没有用全力呢,就把他胳膊踢得扬过了头顶,心里也是一阵惊慌。紧接着握拳的右手也被张辰的云手拨开,已经空门大开全无守势,刚想收步退身,张辰的右掌已经当胸袭到。

只是一招,就这么一掌就把崔正男打到了墙角。除了胡云峰,其他的人全都被张辰震到了,果然是高手啊,一招就能把大熊打飞到五米之外的墙角,还是没用全力。都想着自己上去是不是能够抗得住张辰一招,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肯定扛不住。

张辰只用了一招就把他们全都镇服了,再也没有谁想着和他过上几招,怎么过招啊,连一招都抗不住。照着张辰的表现来看,哪怕是六个人一起上,在他手里怕是也走不出十招,不是找虐吗。

崔正男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走到张辰正前方,对这张辰鞠了一躬,说道:“张先生,正南服了。你的确是我闻所未闻的高手,从今天起,你指到哪里,正南就冲到哪里,绝无半个不字。”

其他五人也都是异口同声道:“愿为张先生效力。”

不服不行啊,张辰露了这么一手,已经把他们原有的那些骄傲全部击碎了。原以为自己从特种陆战队出来,已经算得上高手中的高手了,哪知这世上还有如此高手,自己在人家面前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的弱小。看来还是民间有奇人啊,跟着这样的高手做事,自己心里也舒坦。

张辰眼见已经把这几个人镇服了,就笑道:“没必要搞得这么正规,今后大家还有很多时间要在一起工作,太正规会少了很多乐趣的。以后有的是时间,得空了大家也可以一起探讨探讨,以武会友共同进步嘛。”

说完又看了看眼前的六人,道:“既然你们都愿意跟我工作,那我就说一下咱么的大致情况。我这边没有太多的规矩,最重要的一点要求就是安全和保密,因为咱们要打交道的全都是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古董文物,有的还是价值连城的国宝级物件儿,各方面想要打主意的都不会少。你们想办法把名单上的战友全都召集到京城来,现在这艘游艇比较小一点,只能上十几个人,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就需要二百多人上船了,不过你们都是人才,我可不愿意有流失的,当然这一年里我们也有可能出海作业,到时候就临时抽调吧。至于你们的待遇,每个人先按每月八千算,带队的辛苦一些算一万二,有什么其他需要的再另说,你们看怎样。”

这么高的工资是他们之前没想过的,就连胡云峰都有些诧异了,这已经超过了人均工资好几倍了,高的有些离谱了吧,安镇忠忙道:“张先生,这有点太高了吧,我们都没有什么特殊需要,能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就行。说实话,这样的待遇我们根本没想过,一月有个一两千就足够了,而且还有两百多人跟着你,这……”

张辰摆手打断他,说道:“这个就不用多说了,你们既然跟着我做事,我就不能亏待了你们,这些钱不算什么的。另外公司还会给你们缴纳各种保险,等你们干不动了的时候也会有一份不低于现在的收入,不过你们自己也要攒钱啊,买房子结婚都是需要钱的,没钱很难找到媳妇儿的。至于暂时上不了船的,就先委屈一下,研发中心的工程比较大,施工现场有不少高危作业,需要不少人维持一下现场的秩序,以免有一些人误入到工地上而受伤。工地上的安全问题也是很重要的,我又找不到那么多信得过的人去主持,现在有了这两百多人,我就想让他们暂时帮着照看一下,只是有些让各位屈尊了。”

先是以武力镇服,接着又抛出高额薪水,几个人算是完完全全铁了心要跟着张辰了,崔正南瞪了瞪眼睛,说道:“张先生,这算个什么啊,你能给我们一份这么高薪水的工作就是看得起我们,什么工作不是做啊,做什么也比在机关里受鸟气强吧。再说了,你这也是考虑周到的事情,就怕有老百姓不知道危险,不小心进了工地受伤,又不是让我们当旧社会的监工,这是好事啊,也就你这样的人能考虑这么周全。给了那些黑心商人,谁还在乎老百姓的死活啊,就冲着点,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合适,这个工作是很重要的啊,当然是要用咱们自己的人了。”

这一阵儿功夫,崔正男已经把他们归列到张辰的自己人里边了,其他五人也都和他一个心思,不是自己人,不是被看重的人,能给你这么高工资吗。那些进了机关的战友一个月最多的也就两三千了不得了,有些少点的也就一千多点,最少的一月八千,估计能把那些写字楼里的白领们嫉妒死,而且张辰的身份和家世也不会允许他带着自己这些人为非作歹,这挣的就是安心钱。

说是委屈了你,让你屈尊去工地上负责安全,那是人家说好听话,给你脸上贴面子,哪有干这事拿这么高工资的,说白了人家就是在这一年里白养着你们呢,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安镇忠对于这位年轻的老板如此仗义疏财很是佩服,也不再矫情,说道:“张先生,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们,那我也代表大家在这里表个态,我们这辈子就跟着你干了,上刀山下油锅的,您说话就成。回头我就把名单上的战友都召集过来,工地上的事情你就放心吧,保证做到万无一失。”

已经达到了张辰想要的效果,接下来就该安排安排他们的具体工作了,“嗯,这件事情要越快越好,等人来了就直接登记到研发中心那边,我在鲜鱼口街还有几处四合院,住宿就先在那里将就一下,完后让人给你们弄一处军营模式的集体宿舍出来,你们也感觉亲切一些。”

对于张辰想得这么周到,安镇忠几人又是一阵感动,张辰接着道:“哦,还有,交通问题也要解决一下,两百多人需要来回轮班,先配十台商务车和两台轿车吧。”

这些大兵都是实在人,听张辰要配备商务车和轿车,还要配十几台,都觉得有些高了,马战伟就说道:“张先生,这个就不用了吧,弟兄们都是来工作的,这太享受了有些不好啊,有几台面包车能用就可以了。”

张辰也为这些人的实在和淳朴而感动,笑道:“那怎么能行,你们能接受我也不能接受,我能接受这个社会也接受不了啊,咱们是大公司,那样很没面子的。”

众人也知道张辰是在说笑,对于张辰这份好意也都放在心里,说什么都是假的,努力把工作做好才是对张辰最好的回报。

等众人笑了一阵儿之后,张辰又接着开始安排,“再过几天我会去一趟缅甸,你们留下三个人继续操持这边的事情,三个人和我跑一趟吧。这次带的人比较多,事情也比较多,多几个帮手总是没坏处,你们看看谁去谁留下。这段时间里你们挑十六个人出来吧,让公司办好护照和签证,等从缅甸回来之后,咱们就跑一趟加勒比海,先把那艘小游艇弄回来。”

临了张辰又补充道:“呃,是这么回事,洋鬼子里边也有不少好人,而且还有不少都是愿意承认当年的历史,并且对华友好的,咱们应该区别对待。将来船上也会有一些洋鬼子,咱们在称呼的时候还是改一下,就叫洋人或者老外吧。我的未婚妻是混血儿,严格意义上说也是一个洋鬼子,但是她就很喜欢中华文化,而且还选择了一个中国人做丈夫,对这种国际友好人士我们还是要讲礼貌的。”

安镇忠等人都露出了一种“你的意思我明白”的笑容,对张辰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心里却把张辰的话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