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4章 缅甸公盘--看标

第九十四章 缅甸公盘--看标

饺子都吃了吗?

继续求票!

==========================

自从六十年代缅甸政府将所有的矿产资源收归国有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以利用翡翠和宝石资源创造更多的外汇收入,从一九六四年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也叫做珠宝交易会。这次的交易会是缅甸年度中期珠宝交易会,是从1992年开始的,每年的11月举办一届,每届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当年产量的五分之二,属于大型交易会。

二零零一年是翡翠市场刚刚复苏的时候,这时候的好料子还是不少的,价格不是很贵,关注翡翠原料的人也不是特别的多,所以竞价不会很厉害。

张辰早就做过计划和打算,想要在未来的翡翠珠宝行业稳稳地占有一席之地,并且掌握一定的行业内话语权,就要在这逐渐升温的两三年之内疯狂扫货,不但要拿下公盘上的部分毛料,还得联络各大矿主,以各种方法从他们手里采购毛料,虽然现在的翡翠市场还是以高端货为主流,但是再过几年之后,当翡翠的资源日益贫乏,而人们对翡翠的需求无限增大的时候,哪怕是很普通的翡翠首饰,也会有着广阔的市场,当然干白种、狗屎地的翡翠就不在其列了。

现在的一些中档翡翠原料还很便宜,但是随着翡翠市场的进一步阔大,必定会有一些投机的炒家盯上翡翠,这些人一旦开始炒作,再过几年就会成天价了。也许现在就已经有一些极具前瞻性眼光的炒家开始上手了,尤其是那些广浙闽等地的炒家,常常会集合一个村子甚至是好几个村子的资金来炒作,而且不只是一批人,会有成百上千的小团队,其哄抬物价的能力不可小觑。

以张辰的身价和增长速度,完全不需要依靠这种方式来赚钱,但是却不能不为日后的公司发展做打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今后要面临的不只是翡翠原料价格的暴涨,还有更为严重的就是翡翠原料品质的问题。老坑老种的会越来越少,新坑新种的品质会大打折扣,如果能够从现在开始就大量囤积翡翠原料,有个几年功夫下来,也能够供得上公司发展的需要了吧。

当然,也不能就那么肆意的在公盘上大举收购毛料,那样不用等别人炒作,你自己就会把毛料的价格抬起来。这个事也是需要有一定计划的,分而击之是最好的办法,还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得到更好的毛料,其它的宝石等等也是一样的道理。

以琳琅·艾利娜的发展战略,在目前翡翠市场还不是十分火热的时候,就是以占领高端市场为主的,在拿下所有的一二线城市,确立公司高端首饰市场的霸主地位之后,才能再考虑中低端市场的问题。而发展中低端市场的时候,就不能再使用琳琅·艾利娜这个牌子了,需要以另外的商标来进行,否则对品牌的高端形象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所以这次的公盘,张辰主要瞄准的还是中高端,如今低端的翡翠本就没有太多的人关注,成吨成吨的都可以买到,那些矿主和毛料商人为了回笼资金,价格也会很实惠,不需要张辰自己去,只要安排公司的人去做就可以了。

缅甸除了盛产翡翠,同时还盛产红蓝宝石,这些东西都是公司需要用到的,而且价格也是一样会越来越高,这些宝石的矿藏量比翡翠也强不到哪里去。一样要趁着现在没有什么人炒作抓紧囤积一些料子,高中低端的都要囤积,以备日后之需。

这次的公盘一共进行七天,前三天是主办方规定的看标日,之后有两天是明标拍卖,再两天是开标日。因为同时还要参与宝石公盘,张辰他们的进度就不能按照主办方的日程来安排了,必须匀出一部分时间来放倒宝石交易当中,红蓝宝石的交易里边也是有赌石的。

因为都是为各自的公司采购,张辰和卢俊义就不能同行了。张辰在看标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要展开意念力,所有毛料的内在情况全都一目了然,完全不需要他仔细的观察。所以张辰和卢俊义的行程安排也是不同的,张辰看标只计划了两天的时间,剩下的一天让公司的三个赌石师傅自己去观察,而他则要转到交易中心二楼去看宝石标的。

仰光公盘上的毛料品质还是很好的,两万多件各类毛料之中,高端料子占到了一成半左右的量,中端料子也有三成多,质量不能说不高了。当然,其中一些表现很好的料子也有很大出狗屎地的可能,一些垃圾里老子偶尔也会出一块顶级翡翠,这个不但要看眼里力,很大程度上还要看运气的。

这两万多件毛料里边,差不多有三分之二是半赌毛料,其中有些已经不是开窗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切成了好多块的样子,可以称得上半明料了。可就这些半明料,也有不少会让人亏死的,薄薄的一层翡翠下面居然又是石头,其实应该说是原本毛料的皮层。张辰都有些佩服这些下刀的人了,居然可以切到这么巧妙,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这些人在赌石界一定能够叱诧风云了。

张辰的需求和别的商人不同,他是要大量囤积毛料的,所以他必须把这里的近两万件毛料全部观察一遍,不能错过任何一块。好在有神奇的意念力帮忙,他最少可以同时观察几十块毛料,否则这样的任务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三个赌石师父就那么跟在张辰和宁琳琅身后,跟着他好似闲逛一样游走在毛料之间空出来的通道上,对于张辰从不仔细观察任何一块毛料的行为很是不解。在他们的意识里,看标的时候就要仔细观察每一块自己所看好的毛料,并且对价格和可能的内在做一个判断,这样才能在投标的时候有更大的把握。

可张辰只是拿着一个本子,边走边看两边的毛料,走上几步就停下来做一些记录,然后接着再往前走,如此反复而已。但是张辰是老板,他要怎样没有人能说什么,尤其是见识过张辰手里的极品翡翠之后,三个人对于张辰还是很有信心的,也许张辰有自己特殊的方法吧。

看标的用时比张辰计划的快了很多,当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应经全部看完了,其实也不算很快,主要是张辰的目光都瞄准了那些中高端的翡翠,对于包括中下等以外的毛料就全部自动过滤掉了。而中高端的毛料本就只占标的的差不多四成,其中还有一些是内在与表现不符甚至很糟糕的,在张辰的意念力之下,这些表里不符的毛料自然也是被过滤掉了,但是一些表现比较差比较糟糕的毛料却进入了张辰的视线,其内在的表现足以让人大吃一惊。

在张辰所盯上的八百多块毛料里边,就由三十多块是比较糟糕的表现,但内在却会让人惊喜的,其中甚至还有荧露玻璃种、玻璃种、冰种和顶级墨翠这样的。这八百多块毛料里边有不少都是要为公司采购的,只有七十块左右是张辰为自己看的,这七十多块里边就包括了那些表现极为糟糕的毛料。

看过了所有的标的,张辰的心里已经有底了,看来第二天的看标已经不再需要,就安排三个赌石师父第二天接着看标,而他则是要去看宝石标的了。

三个赌石师父对于张辰的安排虽然没有反对,但是对张辰的信心却也有些动摇了,这么快就看完了标的,和没看也没什么不同了,这样就能赌出好翡翠吗,简直不可思议。本来以为张辰会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谁知道确是草草看过就算完事了,别人看标都是抓紧时间一块一块的观察,生怕错过了某一块自己看好的毛料,就这样下来,三天的时间也不能全部看完所有的毛料。可自己这位老板只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看标的过程,心里都有点怀疑见过的那些顶级翡翠是不是他自己解出来的,反正可信度是大打折扣了。

他们都不是什么有名气的赌石专家或者顾问,只是表现好一些的赌石师傅而已,对于能够在琳琅·艾利娜这样的珠宝公司任职是很在乎的,以他们的能力找到这样的公司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们对于公司还是很负责任的,眼看着老板是不会再关心翡翠竞标的事情了,就想着是不是在剩下的两天里好好看标,争取能够超水平发挥,给公司标几块好毛料回去,也好弥补一下老板的过失。

原打算用两天的时间看标,现在一天就看完了,张辰就打算用这一天的时间去看看缅甸的木材市场。研发中心的古建园林需要大量的木材,自八十年代以来,泰国和印尼等国都禁止了柚木原木的出口,如今缅甸可是唯一的柚木原木出口国,只有在缅甸才能够买到大批量的柚木原木,这个也是需要考察一下的,而且缅甸的鸡翅木也是很不错的。如果可能的话,张辰想在缅甸定上一批柚木,他倒是不需要考虑那些所谓的禁止出口条例,有那只戒子在,只要东西的总体积不超过八个体育场那么大,就都能够放得下,什么海关什么检查之类的统统都是摆设,张辰也不会傻到跑去给别国主动缴税,能闪当然是要闪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