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5章 缅甸公盘--垃圾毛料

第九十五章 缅甸公盘--垃圾毛料

今天的两章都是四千字,略微弥补一下前两天更新的不足。

要三江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再次求票,求收藏……

=================================

看了看三个赌石师傅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张辰大概也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三人脸上的神态多数是焦急,还有一些无奈,但却没有那种不屑或者偷笑的味道。张辰也基本能够确定,这三个人是在为公司着急,怕自己这个老板不把购买毛料的事情放在心上,把这次的缅甸之行当作旅游,就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毛料我已经选定了,我看毛料有一套独门秘诀,误差很小的,你们只要到时候帮着我投标就可以了。剩下的两天让你们单独去看标,是让你们去看看具体现场的情况,你们要做的就是观察哪些标的被关注的比较多,我们好在投标的时候根据个别情况个别对待,虽然参与投票的人只有几百人,但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又对跟来的公司财物说道:“吴会计,这两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们要是想在交易会看看,就一起过来,这里也有一些半明料卖,要比国内便宜很多,如果有你们看上的就每人买一块,算是我送你们的。不过咱们先说好了,钱我负责出,但是我不负责帮你们挑选,买赔买赚就要靠你们自己的眼力和运气了。”

第二天张辰又安排了丁志强和吴勇专门去盯着两块全赌毛料,这两块毛料都是比较惹眼的,就因为个头比较大。一块有近三立方米,差不多六吨种;另一块是五个多立方米的,张辰估计了一下得有超过十五吨,这两块大号毛料都是张辰另外关注的重点。

那块小一些的是雷打场的铁沙皮毛料,这块可是标标准准的雷打料,满身尽是不太大的雷打绺,还伴杂这不少其它的小绺,另外还有大片的猪鬃癣和直癣,唯一可以有点盼头的就是一块不太大的膏药癣。

这算得上顶级糟糕的毛料了,正所谓“不怕大裂怕小绺”,小绺极易发生变化,或大或小,或深或浅,实在令人难以捉摸;而猪鬃癣和直癣都是能扎进石头内部的,甚至无处不有,破坏性极大;只有那一小块的膏药癣还算能给人一点信心,如果癣没有深入,色癣能够分开的话,下面还是很可能有高绿出现的。

可偏偏就是这块遭到不能再遭的毛料,让张辰在意念力之下大吃了一惊,绺没能进去,猪鬃癣和直癣也都在半路没了影子,那块膏药癣也起到了好作用,里边诺大的一块翡翠全都是祖母绿色。这块毛料可以作为赌石的标准教材了,里边不但是祖母绿的翠色,而且斜斜的一块差不多一立方米,还分为五十多立方分米的玻璃种、三百立方分米左右的高冰种和差不多半个立方米的冰种三种。

可能是毛料主人对于他的这块“破石头”也很看不上,只给了一万美金的报价,想来也是尝试着卖卖看。可真要有人大着胆子买下这块糟糕的毛料,随便你怎么切,只要一刀下去就能够成为富翁,单单那块五十多立方分米的玻璃种,就能出三百只以上的钏子和不知道多少个戒面、吊坠、耳坠,足够成就一个亿万富翁,再加上其它的冰种和高冰种翡翠,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这就是赌石的诱惑力之所在,一刀富翁,一刀负翁。就像那些内在糟糕到极点的半明料,底价最少也标在五万美金,投标下来之后,能在十几万拿下就是便宜的,毕竟看起来是几乎两尺见方的高冰种切面。可当你标下来之后,噩梦才真正的开始了,都不用你架刀去切,砂轮打个两分钟不到就能看到下面潜伏着的毛料皮层,哭吧。

另一块超大号毛料是帕敢场的老料子,但却不是黑雾砂皮壳的,灰白色皮壳上除了散布着不少的霉松花之外倒也没什么不太好的表现,但是背后一侧的大面积椿色松花却让人有些担心了。

按理说帕敢料灰白皮的大多数都是属于皮薄馅大的毛料,可这是五个立方多的料子啊,皮再薄又能薄到哪里去,真的像狗不理的小笼包子那么薄吗。再加上那些好像晴空里的星星一样四处散布着的霉松花,这可是看跌不看涨的表现啊,这块毛料的表现已经因为霉松花而下有所降低了。再走到背后一看,妈呀,这么大一片白蜡椿啊;椿色克制绿色,特别是白蜡椿,椿色和绿色可是极少在一起出现的,即使椿夹绿,绿色也不会鲜艳。这种表现在赌石行的说法就叫做“有椿色死”,再加上霉松花,看好它的可能性又降低了不少。

这块超级大毛料的表现也就只能勉强算得上一般了,价格当然也一般,只有两万五千美金而已,张辰用意念力看过里边了,内部的确是有翡翠,也是一般的中档油青种湖水绿翡翠。但是,它的个头可是相当的不一般,有三个多立方那么大,而且没有杂色,全部都是匀匀的湖水绿油青种翡翠。也就是说,这块毛料真的是皮薄馅大,比狗不理的小笼包还要更加的皮薄馅大,真的只有薄薄的十公分左右的皮层,下面就是一整块的大翡翠。

至于这块翡翠的品质和单价,当然是没办法和那块极品垃圾表现的毛料相比,可架不住它大啊,如果能够请郑天宝大师打造一件足料的摆件,其价值少说也能够翻两三个跟头。虽然还是不如那块值钱,但是也差不了太多了,张辰想的就是把这块翡翠弄回去,雕刻成超大号的摆件,然后摆放在琳琅·艾利娜京城旗舰店里,多牛叉的广告啊。

虽说这两块毛料的表现比较让人对它们的个头失望,看起来也就是毛料中的傻大个而已,不会有人为这两块毛料太用心。但张辰还是有些不放心,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就那么执拗的看上了这两块毛料啊,到时候就怕横生枝节了,所以要丁志强和吴勇两个人盯着这两块毛料,看看有多少人对它们有意思的,好在两天的明标拍卖之前做好准备,对于这两块毛料,张辰也是志在必得。

这两天都是一大票人来来往往的习惯了,现在身边只跟着崔正男一个人,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大得劲,看来人永远都是适合群居的。

三个人在楼上的宝石交易公盘又看了一天,基本上也都看完了,缅甸的红宝石是世界上最好的,鸽血红也是缅甸的最为出名;同样缅甸也是如今世界上出产上等蓝宝石最多的地方。这次公盘上展示的红蓝宝石有十三万多克拉,其中不乏一些精品和极品宝石,张辰和宁琳琅都是行家,虽然已经见识了吴世璠宝藏里分别上千公斤的高品质红蓝宝石,但是面对着眼前的宝石也是有些止不住的喜欢,毕竟这是在原产地看最新鲜的。

崔正男就不一样了,在他看来所有的宝石除了颜色和大小有分别之外,其它的都是差不多的。他也很不明白,为啥张辰要带着他们来看这些东西,这些宝石还好,最起码能够看见东西;对于那些翡翠就想不通了,有的还能看见一点瓤,可有的就是一块大石头啊,还要卖好几万甚至十几万美金,太疯狂了。

张辰也给他讲过关于赌石的一些事情,但是崔正男还是对不直接买翡翠原料而去买石头自己切割不太理解,他就是想不通,怎么会有好多人愿意把风险转嫁到自己头上来,去做那种比赌博还要冒险的事情。张辰给他说不明白,索性不再管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等到他见识过解出翡翠的那种场面,他就会明白的。

红蓝宝石也是有裸石和原石之分的,交易会上的裸石比较多,以原石来进行交易的只占一少部分。但是就在这一少部分里,也蕴藏着极大的惊喜,张辰就找到了好几份大大的惊喜。

在一块篮球大小的蓝宝石原石里,隐藏着三颗比鸡蛋略大一些的蓝宝石和十几颗指头肚大小的蓝宝石,每一颗都达到了无杂质的鲜艳天蓝色,而这块原石的现场售价只有三千美金;还有一块售价五千美金的红宝石原石,里边居然有一块鸭梨形状,大小也和梨差不多的红宝石;另外还有十几块原石都是有着大惊喜的现场销售原石,张辰也不客气,直接拿出购物狂的本色,把这些原石一扫而光。

宝石公盘也有暗标拍卖,但是数量却不大,关注的人也很少。张辰观察过之后,也在本子上做了记录,这回要采购的红蓝宝石也有不少,不但要满足现在的高端需求,还要为日后的中低端市场做准备。张辰自己也要囤货,光是用他的存货也不是办法,那些可都是顶级的宝石,用一点就少一点,必须从现在开始就为以后做积攒,争取减少使用量。

于是张辰就在暗地里做了本次宝石公盘的最大买家,在整个公盘期间,他分别用十个人的名义,在共盘上或现场购买或暗标购买,共采购了两万四千克拉的红蓝宝石,和一百多块红蓝宝石的原石。这样的结果就是,这次公盘上几乎七成以上的顶级宝石,近万克拉被他一个人扫进了腰包。

第二天晚上,张辰又把两天以来所关注的标的都再次整理了一遍,三个赌石师傅和丁志强、吴勇带回来的消息都比较乐观,差不多所有张辰重点关注的全赌毛料都没有太多人注意,尤其是那两块大号的毛料,几乎没有人去关注,张辰也问了三个赌石师父对那两块大号毛料的看法,三人一致认为那两块毛料的表现很差,尤其是那块雷打料,简直就是不能再糟糕了。

张辰接着又做了第三天的部署,明天上午他要和宁琳琅去木材市场看一下,中午之后才会再去珠宝交易中心。张辰把一些重点关注的毛料斗作出了标注,三个赌石师父的主要任务就是观察对这些毛料上心的人有多少,另外也要关注一下那些半赌毛料和半明料的情况。丁志强和吴勇的任务还是一样,就是盯着那两块垃圾毛料,而崔正男和吴会计还有负责杂物的李栋则是要关注宝石公盘上的情况。

暗标的投标将在明天下午五点停止,张辰的时间还是足够用的,三个赌石师父早在第一天看标结束之后就已经领取了以前多份投标单,不出意外的话也没有问题了,就等明天下午根据三天里毛料被关注的程度来确定投标金额了。

去木材市场的事情张辰没有对任何人说,这里边很可能涉及到他戒子的秘密,目前也只有他和宁琳琅知道,这是不能给第三个人知道的。

仰光因为地理的位置的优越,港口便于海运船只停靠,各种物资的交易市场都相对大一些。仰光港口还有两个专门的木材码头,所以仰光木材交易市场规模可是不小,里边有上百家销售柚木和鸡翅木等原木和锯木的公司,有的还代办通关手续。

整个市场里边除了那些公司略显简陋的办公场所之外,到处都是堆放着的木料,张辰甚至还见到了八十多公分直径的鸡翅木和两米多直径的柚木,这些在其他国家是难得一见的,看来这原产国的东西还真是要丰富得多。

全世界的买卖都是大同小异的,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东南亚或者欧美,各种市场里边都有不少实力强大的公司,当然也会有一些倒买倒卖的皮包公司。

不过只要你真是来谈大买卖的,那大公司就很容易找了,有实力的公司门面就会不一样,而且这种涉及到进出口的大公司至少都会有英语翻译,这种齐全的软硬件配备不是小公司能够养得起的。

买卖做到一定分量的时候,价格上就不会有什么水分可供挤压了,张辰和宁琳琅找了一间规模相对偏大一些的木材公司,里边果然有翻译,而且还有中文翻译。

张辰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他们谈判,开门见山地说他看上了木材场区里边那些最大的柚木和鸡翅木老料,问他们一共有多少,是不是可以交易;关于运输的问题,张辰拜托他们帮忙在郊区僻静处找一处场地来存放,也没有要求办理外贸手续。

对方也把张辰他们当作了中间倒手赚钱的商人,对于这类型的商人他们也是很喜欢的,因为这种人的关系网络非常的广,常常会有大手笔的买卖,是原材料商人最愿意接触的。这点上张辰是沾了宁琳琅的光,宁琳琅虽然混血,但是长相上还是脱不出欧美人的模子,对方也是把他们当作欧美那边的二道贩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