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6章 木材市场

第九十六章 木材市场

那啥,咱这成绩实在是跟不上,大家都给点力吧,票票的不要藏着啊。

===================================

欧洲人对柚木的喜好也是很出名的,尤其是英国的贵族,都喜欢用柚木来打造家具,包括很多游艇上使用的都是柚木,一个欧洲人来缅甸投资柚木生意是绝对说得过去的,而且也是很赚钱的买卖。

如果就张辰一个人来,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国内倒卖木材的商人,中国人对于木材的讲究和需求是很出名的,最起码在价格上就会高出不少。而宁琳琅就不同了,她可以用欧美在缅甸搞投资的商人的名义来进行交易,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不说的是,欧美列强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工业上都比较发达,走到哪里都可以趾高气昂,尤其是一些落后地区,对于欧美商人是很看重的,都希望他们可以多投资一些。

当张辰提出他的购买意向之后,这一间公司就不够看了,最后对方一共联和了三间公司来做这笔买卖。这比买卖一共谈了四个多钟头,连午饭都是对方公司提供的,终于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谈好了。

张辰再一次体现了他购物狂的本色,看见好东西就有点收不住了,一股脑儿的买下来,连这三间整个交易市场最大的公司的库存都快给他掏空了。三间公司的老板高兴的合不拢嘴,这得是多大的买卖啊,他们还没一次性做过这么大的买卖呢,更别提还是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做了这么大的买卖。至于张辰在郊区帮助找场地暂时存放一周左右的要求,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差点就要把场地租赁费用都付了。

张辰从找出吴世璠宝藏开始,就对各种木料做了很多了解,着重学习了这方面的知识,研发中心决定要建古典园林之后,又对国际木材市场做了很多功课,现在差不多能算半个木材通了。正常情况下来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也就不怕会上当受骗,再说还要见货付款呢。

古典园林的建设木材用量特别的大,本来有很多木材都是要和马三立他们去赌木时候捡便宜的,但是能够赌的木种不是很多,而鸡翅木只有缅甸的最好,柚木又极少能够有两米以上直径的,况且也没有用柚木来赌的。眼前就有如此好的料子,如果不买下来,回头就不知道是谁的了,以张辰面对好东西时候貔貅式的心理,绝对没有放过的理由。

收到了宁琳琅以维京世纪文化公司开出的五百万美金定金支票后,三家公司也给他们签署了购销合同,承诺在五天之内把他们的货物送到指定地点,也就是郊区的一座废弃马场里边,那座马场占地三英亩多,足够存放这些木料了,而马场的租赁费用也因为是其中一个老板的朋友,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了一万美金。

张辰的这次木材交易市场之行,也算是大有收获了,直径在两米之上,长二十米的老柚木就买了六百根,一米五之上的也有一千根,八十公分以上的鸡翅木都有一千根。虽然花他了不少钱,但是这些木材都是极难长成的,没有几百年别想长到这样的尺寸,以后也只会越来越少,价格当然是越来越贵,甚至会飞涨,再过三到五年这些木材的价格就会是现在的最少五六倍,这个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张辰和宁琳琅三点的时候回到了珠宝交易中心,正好赶得及投标,他们俩是算着时间来的,可其他人就着急坏了,出来参加公盘把老板丢了,这可就麻烦大了。照吴会计的说法,再有半个小时他们俩还不回来的话,他们就会放弃投标,开始满世界找他们两个了。

倒是丁志强、吴勇和崔正男他们不是很紧张,还在那里安抚其他人;虽然不紧张,但是心里也有些着急,他们是怕张辰误了投标的时间。他们对张辰还是很有信心的,就说张辰的身手吧,普通十几二十个人别说把他怎样,就是想近身都很困难;如果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哪怕是涉及到公家方面,那就更加的不用担心了,只要不是张辰犯了了杀人放火的大罪,找到驻缅甸大使馆报出他的身份就能统统搞定。

既然张辰回来了,大家也就全都安下心来,围在一起商量投标的事情。张辰照着本子上的记录,一个个的和三个赌石师父以及崔正男他们核对,每一块毛料被关注的程度都会直接影响到最后的投标金额。

好在公司要投标一百五十二块全赌毛料和两百二十七份六百五十一块半赌毛料,以及张辰自己看重的六十二块全赌毛料都相对安全,只有少数被很多人关注,很大一部分都不会有太多人关注。而在宝石公盘上,公司要投标的九十一份六千零四是克拉的红蓝宝石,和张辰要投标的一百四十七分一万八千克拉,同样也比较安全。

这也是得益于参加公盘的买家比较少,如果买家人数翻上个四五倍,能有两三千人,那估计就要争的头破血流了。最多再有四五年的时间,翡翠市场就能完全复苏并且兴盛起来,那时候的公盘绝对会变的热闹起来,也就会带动着一些其它的东南亚宝石也热起来。所以要趁着现在还在积累期的时候,就大量的囤积各类珠宝玉石原材料,才能够在未来火热而焦灼的珠宝市场上呼风唤雨,才能够保证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继续称霸顶级市场。

来缅甸之前,张辰就曾经仔细研究过公盘投标的要点,在大家对翡翠市场都比较了解的情况下,想要最后中标,就得出奇制胜。一块大家都看好的毛料,很可能最后只是因为几个美金的差价而失之交臂,也可能会有平手的现象,那就要走附加拍卖程序了。因为大家都对同一块毛料比较看好,到时候竞争就会更加的激烈,头昏脑热之下,最后的赢家虽然是得到了自己看好的毛料,但是利润空间几乎已经没有了。所以就要在投标的时候多动动脑子,避免这种现象的产生,在能够控制的范围内,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一边核对毛料的编号,一边参考毛料的被关注度,再定下一个合适投标的金额,虽然有不少人帮忙,但是近七百份标的的价格下来,也是很累人的。十个人一齐动手填单子,就这样也用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才全部搞定,然后由张辰和吴会计核对之后,大家才分头把手里的投标单塞进了相对的标箱。

这些工作全部做完的时候,已经离五点只差不到十分钟了。张辰他们站在暗标区的入口处看着里边,有不少人都是压着最后的时间才投标的,有些人有这么个讲究,最后的投单就代表着最后的赢家。这种讲究已经不是迷信了,而是一种赌徒的投机心理,越是这样的赌徒,越有可能输得倾家荡产,因为他从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把心态摆正。

往往人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态度是最重要的,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是成功的关键,只有在心态完全端正的情况下,人才会有最冷静的大脑,才能有最合适的判断,以至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赌石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是靠运气,但是如果只是靠运气的话,那就一定会输给那些运气不错又能冷静思考的人。但凡涉及到一个赌字,就没有人愿意做输家,由其是大多数华人的赌性都很重,总是说某某某赌运昌盛,谁谁谁赌运不佳,殊不知十赌九输就是输在了心态上。那些所谓的常胜将军,都是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收手的,所以他们总是能够赢钱,即使是输也不会严重;而那些常年赌运不佳的,则都是永不疲倦地坚持着,直到输掉了最后一个大子儿,然后就指天骂地,说命运对他不公平,问上帝为什么输钱的总是他。

暗标的投标结束之后,大家也都轻松了下来,张辰和卢俊义也约好了到酒店的中餐厅去喝两杯。翡翠和高档木料都是缅甸的特产,而这些东西最大的买家又都是华人,每年来往缅甸捣鼓这些生意的华人数以十万人次计,所以缅甸的很多大酒店里都有不错的中餐提供,只要你舍得花钱,就连酒水都能喝道地道的国内老白酒。

二十个人坐了满满两桌,阵营也分的很明晰。天美公司的五个赌石顾问和张辰带来的三个赌石师父坐在了一起,还有吴会计和李栋,最后天美公司的会计和采购部的人也跑到那张桌子上去了,十二个人挤在一起,倒也显得热闹。张辰他们这桌,就只剩下八个人了,除了宁琳琅是一定要待在张辰身边之外,其他七个人都是好酒量。

一连三天没有好好喝两杯,丁志强、吴勇他们也是有点馋了,尤其是崔正男,这家伙据说喝三斤高度的都和没事人一样,张辰就让他们敞开了喝,但前提是不能喝醉。天美公司的两个保镖也是好酒之人,卢俊义带着他们就是以防万一的,现在在酒店里边也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而且他们也会很自觉的不喝醉,卢俊义也就不管了,任由他们和崔正男三人去拼酒。

张辰和卢俊义虽然不拼酒,但是喝起来也都一点不含糊,只不过喝的文雅一点罢了。两个人边喝酒边就这次公盘的毛料品质做了一些交流,张辰是第一次参加公盘,只能说说自己的看法,对于一些总结性的比较,他是没有发言权的。不过卢俊义也认为这次的毛料品质很不错,他认为这事是缅甸政府有意为之的,目的就是增强翡翠在珠宝界的知名度,通过一些高档翡翠对市场的冲击而提高翡翠的身价,同时也想逐步吸引一些大炒家来关注翡翠。

张辰对他的看法也表示认同,并且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任何东西被炒作都会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但是其所带来的危害也是不可忽视的。对翡翠的炒作势必会引来更多的人去挖掘翡翠矿藏,如果缅甸政府没有足够的能力管制这一行业,那么用不了多少年大家就都会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没有翡翠原料可用。

卢俊义显然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将来可能发生的状况,就和张辰商量该怎么想个办法。张辰对此也是无计可施,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想要控制一个行业还有那么一点微弱的希望,但是想要控制人们对首饰的喜好和无止尽的炒作,那就是天方夜谭了。目前能够做到的,就是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多收购一些翡翠毛料,既然顾不了别人,那就先顾顾自己吧,最少要在翡翠原材料价格大涨暴涨,甚至无料可用的时候,天美和琳琅·艾利娜不会因此而遭受损失,而且还能有一个过渡的机会。

这顿饭所有人都吃舒服了,也都喝舒服了,但是还真就没有一个喝多了的。张辰和卢俊义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干掉了两瓶多,崔正男他们五个人更是喝了十多个,就连那一桌不是很能喝酒的,也都喝空了六七瓶。

暗标的投标结束了,剩下的两天明标意思也不是太大,明标的毛料数量是远不能和暗标相比的,只有区区六百多份四千块出头而已,还是以半赌毛料和半明料为多,人们在这三天里也都多多少少的看了一下,就算能出好料子也不会很多。

张辰和卢俊义约好了明天一起去看明标,就回到自己房间去了。洗了个澡,泡上茶点上烟之后,又打电话叫丁志强和吴勇他们来,他要了解一下那两块垃圾毛料的情况。

虽然大多数人对两天的明标拍卖的毛料不是很看好,但是张辰确是对其中的几块毛料很感兴趣,其中就有那两块垃圾毛料,还有十来块表现很一般的毛料也是有很不错的内在,其中还有一块的内在表现是张辰没有听说过的。尤其是那两块垃圾毛料,必须随时掌握情况,好制定拍卖时候的出价计划。

今天丁志强和吴勇带回来的还是好消息,那两块毛料一直都没有什么人关注,倒是也有几个人到跟前去看过,但是最后都摇着头离开了,应该不是要下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