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7章 缅甸公盘--明标

第九十七章 缅甸公盘--明标

大家平安夜快了!

继续求票,各种票。

=========================

明标拍卖就很简单了,基本上和拍卖会是一样的,就是大家对同一商品轮番叫价,最后由价高者得。

张辰和卢俊义很早就带着各自的队伍来到了珠宝交易中心,和其它各路买家一样都排队等在入口处,来得早一点的也是希望能有一个考前排的位子,好的位置对拍卖也是有一定影响的,今天有好几块张辰看上的毛料,各方面的工作都得做到位了。

参加明标拍卖的买家也还有不少,估计都有看上眼的毛料吧,也许就有和张辰看上同一块的呢。张辰昨夜和宁琳琅缠绵之后,就躺在**想着今天的明标拍卖,对于那两块垃圾表现的大号毛料,和那块里边翡翠是他没有见过的颜色的毛料,只要价格不超出里边翡翠的价值,他就一定要拿下来。

两天的明标拍卖,标的毛料一共也就六百多份,加在一起超不过四千两百块,可就这六百份毛料里边却是迷雾重重,居然掩藏着六块半的玻璃种翡翠,比冰种占到的比例都要大,只不过这些玻璃种都掩藏的比较好,要么外表普普通通,要么就是丑陋的很。张辰看上的毛料一共是十四块,其中就包括所有能出玻璃种的毛料,还有五块出冰种翡翠毛料里的三块,另外的两块表现实在太好,要看看价格才能决定是不是出手了。

为了维护公盘质量,提高公盘效率,增大公盘收入,缅甸政府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对明标拍卖现场进行了改动,用有线数控投标器取代了原有的投标方式。其实这种方式是比较对主办方有利的,大家都在不停地加价,常常到结束才发现一直是自己压着自己来叫价的。

今天的明标里边有十块张辰看上的,而且都排在了上午,对张辰整天的计划更加有利。一般买家在公盘结束之后都会直接打道回府,极少有在现场解石的,但是交易中心也会提供解石设备,如果你想在这里就解石,也是很方便的。

参加缅甸公盘的买家都是玉石行业内的人,他们的传播速度是很快的,而且在这里解出极品翡翠的消息也会在很多玉器类的刊物上公布,是一个不错的宣传机会。针对与琳琅·艾利娜的情况,现在正是需要炒作的时候,所以张辰还是想在这里解出几块极品翡翠,好好宣传一下琳琅·艾利娜。

上午明标的第二轮就有那块里边翡翠颜色很奇怪的毛料,这块毛料的表现真的是比较差,在整块毛料纵面的三分之一处有一条很大的裂,并且有些曲折地延伸了进去,裂口处还有大片形似松花的灰蓝色,也随着裂隙一起钻进了里边;而毛料没有裂隙的一端怎是出现了几处很刺眼的蟹爪绺,一样伴随着那些灰蓝色;让人有些望而生畏的感觉。

这块毛料有五十公斤左右,是一块单独的全赌毛料,底价为两千美金。开始竞价之后,张辰并没有出价,每一轮的竞价时间为十五分钟,有二十份毛料可以竞价,他要等等看有多少买家对这块毛料有兴趣,如果贸然出价就很有可能给自己制造麻烦。

时间过了五分钟,这份标号23072的单块毛料没有任何起色,看来是没有买家对他感兴趣了,张辰心里那叫高兴啊,没有人竞争他就能以最便宜的价格拿下这块毛料。就在他高兴的时候,这块毛料的标价有了变化,一下子就从两千美金飙升到了四千美金,价格翻了整整一倍。

张辰不由得四下张望了起来,看了一圈也没看出任何端倪,人家脸上也没有写着对哪块毛料感兴趣,他这是下意识的行为,有点像护蛋的恐龙了。

好在没有人继续跟着加价,也许是有人为了降低自己的压力故意放出来的烟幕吧,想把别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没有看中的毛料上面,这种方法有时候的确可以收到奇效。但是放烟幕的人选错对象了,这块毛料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参加竞标的大多都是老手了,对于各种手段早已是屡见不鲜,并没有被这个小小的意外而干扰到。

张辰心里对这个捣乱的人倒是有一些意见,本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想着是以三千美金的价格拿下这块毛料的,但是现在有人加价了,他就不得不提防一些,再开价就得在八千美金之上。其实八千美金对于这块毛料里边的翡翠来说真就是九牛一毛,但是张辰没这么算,他只是算成交价和底价的差别,如果在八千到一万的成交价,那么就是以底价的四倍到五倍左右的价格中标,那他的利润率就会缩水五倍,这完全不符合捡漏的原则嘛。

十五分钟很快就要到了,那块毛料的价格也没有再次变动,还是保持在四千美金不动,张辰左思右想之后,在投标器上输入了八千八百美金的金额。然后又摇了摇头改成了九千二百一十六美金,在倒计时还有三秒的时候价格依然没有变动,张辰也没有时间了,立即按下了确认键。

抬头再看显示屏上的价格,果然是九千二百一十六美金,只要不是出现了亿万分之一几率的巧合,这块有记载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翡翠就是张辰的了。大厅里不断传来兴奋开心的笑声,和懊恼的叹气声夹杂在一起,可见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然欢喜的只占少数,忧愁的应该是大多数了吧,毕竟每轮只有二十份毛料竞拍,这里却有几百号人在出价。

第三轮竞拍的时候,张辰的任务就比较重了,这轮里边有三块毛料是张辰看中的,那两块大号的毛料都堆在这一轮,要想保证万无一失,就得让宁琳琅他们帮忙了。宁琳琅他们也都有投标器,张辰就开始给他们讲具体的投标时机和金额,在有人竟价和无人竞价的时候该怎样出价。

另一块的内在也是上等货色,毛料的表现一般,是一块二十来公斤的黄黑色水翻沙皮壳,无蟒无松花也没有裂绺和雾,整块毛料周身密布大大小小、蜿蜒曲折的沙洞,底价是七千二百美金,可赌性不大。如果张辰不是用意念力的话,是不会对这块毛料有太大的兴趣的,毕竟它的表现太一般了,那些密布着的沙洞一旦延伸到毛料里边去,这块毛料就是废料了,就算是有翡翠,也不可能出大件。

竞价开始后,那两块大号毛料的确如它们的表现一般,没有任何人加价,就连架秧子起哄的都不会对那两块下手,好像深怕自己一出手就会死落在自己手里一样。而这种现象是张辰最乐意看到的,别人越是冷落这两块毛料,他就越是高兴。

那块水翻沙皮壳的毛料倒是有两个人在关注,但是加价并不频繁,价格也没有大幅度的上升,在开始竞价十分钟之后依然没有突破一万美金。负责这块毛料的是宁琳琅和吴会计还有一个赌石师傅,张辰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策略了,就对他们低声说道:“这块23103号暂时先不动了,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到最后还是没有太大变化,就在最后五秒的时候投两万三千一百七十三美金,这个价格应该不会重叠了吧。”

然后又对负责那块最大的五立方多毛料的崔正男、李栋和两个赌石师傅说道:“23088加个两千美金看看,如果有人跟着加就再大他两千美金,如果没人加价,就在最后五秒投七万三千八百零八。”

那块三分种的毛料是他亲自盯着的,也就不需要再做特别的安排,只是告诉丁志强和吴勇随时听他的指示,接着又对其他两组的人叮嘱了一遍,最后的时候只投一标就好,千万别投了多注,自己把自己搞到附加拍卖里边去。

还有最后两分钟的时候,那块水翻沙的毛料被人抬了一下,到了一万一千五百美金,接着马上就有人跟了上去,在五百美金的距离上来回扯动,直到最后三十秒的时候,停在了一万六千美金上。看来这块毛料被有心人跟上了,张辰立即改变策略,告诉宁琳琅投三万三千六百一十七美金,以保万全。

这轮的三块毛料也安全的拿下,再剩下的其它几块毛料都是表现很普通甚至不好的,不会再有什么难度了。在第九轮明标竞价之后,上午的明标就全部结束了,张辰所看好的十块毛料也无一遗漏,全部收入囊中。

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卢俊义说他投下了六份标的,问张辰上午有什么收获。张辰也不隐瞒什么,告诉卢俊义他标下来十块毛料,而且他下午还想让卢俊义给他帮忙解石呢,那两块大号毛料可是很费事的。

饭后,大家坐在一起喝茶,张辰就问卢俊义道:“卢哥,你下午有需要投标的吗?”

卢俊义不知道张辰什么意思,还以为他又像在腾冲那时候一样想要出去玩呢,就说道:“怎么,想出去玩玩?仰光倒是有几处值得看一看的地方,我下午也没什么事,该投标的上午都标下来了,剩下的要看明天。”

张辰就笑道:“哪是出去玩啊,那两块超大号的毛料了给我标下来了,我下午要在这里解石,你下午既然没事,那就帮帮忙吧。”

卢俊义是知道那两块垃圾毛料的,听了张辰的话不由得长大了嘴巴,看着他老半天之后,才面带担忧地说道:“我说兄弟,那两块垃圾料子是你给标下来的?你不会是疯了吧,那么烂的表现你还标下来,我看了一下价格的,好像还不低吧,按说你小子在赌石上也算是突飞猛进了,怎么就犯这种错误呢。”

张辰就知道他会惊讶,任谁知道他标下那两块毛料都会想不通的,那样的毛料别人都恨不得离远点,深怕会把霉气传到自己身上呢,就笑道:“卢哥,你先别说的这么绝对,我仔细看过那两块毛料,虽然看起来有些垃圾,但是也有一些特别的地方,我感觉那两块毛料一定会大涨特涨的。现在我也说不好,到底里边垃圾不垃圾,咱们下午解开就知道了。”

旁边三个琳琅·艾利娜的赌石师傅听了张辰的话,就在那里不住的翻白眼,您那也叫仔细看啊,满打满算也就第一天走马观花的看了看,拢共也不过五六个钟头,那别人看三天又该是怎么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