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8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一)

第九十八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一)

好像很多朋友都喜欢看赌石和解石的部分,这回准备写点新的东西出来,以前没有过的一种翡翠,只是可能在理论上会存在,大家猜猜回是什么颜色吧。

求票,求票,求票啊……

===================================

已经中标的买家随时都可以在提货处交款提货,现在才是公盘的第四天,没有多少人会急着取货,偶尔有几个也都是不参加暗标在明标上得手的。

张辰计划这一下午要解出六块毛料和一块蓝宝石原石,不得不说现在的毛了价格还是很便宜的,六块毛料一共也就二十万美金不到的价格,和里边的内容一比较那就更是便宜的没法说了。现在的翡翠市场还没有完全升温,买毛料花钱的确很少,半赌毛料和半明料也不是很贵,甚至一些翡翠原料都比较便宜。

取毛料之前,张辰就安排丁志强回酒店把那块蓝宝石原石取过来,再加上这六块毛料,可够这一下午忙活了。光是那两块大号的毛料,最少就得耗时四五个钟头,再加上几块其它的毛料和蓝宝石原石,还不得忙到晚上去,卢俊义都已经做好不吃晚饭直接吃宵夜的准备了。

可张辰却不这么认为,他早就知道每块毛料的内在,只要顺着每块毛料里边翡翠的边缘切下去,很快就可以搞定。尤其是那两块大号毛料,一般情况下那样的毛料都是比较费时的,但是这两块毛料的内在都是很整齐的,并不需要太麻烦就可以把里边的翡翠解出来。以他对这几块毛料的了解,四个小时多绝对可以完成了,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喝两杯庆祝一下。

两块毛料都有些太大了,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调来两台叉车,负责把这两块毛料送到解石现场,并且充当解石台面。其他的几块毛料也都不轻,最小的那一块黄黑色水翻沙皮壳毛料也有二十来公斤,这一段路也有些距离,索性都放在叉车上一并弄过去。

一路上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两块毛料,这几天几乎所有参加公盘的买家都见过这两块毛料了,对于其表现也是很不看好。现在听说买主要去解石,下午没事的人就都跟在后面想去看看这两块毛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内容,是不是和他们所判断的一样,里边就是一堆狗屎地,甚至就是一块石头。

这样想法的人占到了绝大多数,而且跟过去的最主要目的不是看解石的结果,而是想看看这个买主解出狗屎地时候的表情,自己也好幸灾乐祸一把。很多赌石的人都有过解出狗屎地的经历,也都不同程度地被人鄙视或者嘲笑过,这倒不是人们有什么不健康的思想,只不过是一种行业习气而已,在幸灾乐祸的同时他们也都很同情买主,如果买主解出了高品质翡翠,他们一样也会恭喜对方。

其实卢俊义对这两块毛料也没有什么希望,唯一能让他提起点信心的就是张辰,这家伙虽然接触赌石没有多少时间,但是学习能力确是异常的恐怖,而且他对翡翠好像有一种天生的洞察力,再加上那细至分毫的观察,说不来还真就看出了什么别人没看到的地方。想想张辰在腾冲解出的几块翡翠,尤其是那块从废料里边解出来的乌鸡种黑色妖姬,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说不定今天又会有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身后跟着几十号人来到解石场地,工作人员先帮着把那两台叉车安排好了,然后过来询问张辰要先解哪块毛料,他们好做安排。张辰表示要先切开那块蓝宝石原石,接着再去解那两块大毛料,最后才是那些小一点的。

来到解石机前,张辰的心里还有着一丝的兴奋,他就要在今天下午把琳琅·艾利娜的名声在玉石界传播开来,让所有业内人士都知道,这间还没有正式开业的珠宝公司是如何的强悍。

蓝宝石原石的切割和翡翠原石毛料的切割是一个道理,不同的就是彼此的密度而已,蓝宝石原石的密度要比翡翠毛料小,切起来就更快,需要多加小心,避免刀片损害到里边的宝石。

张辰抱起那块比篮球大一些的蓝宝石原石,里边的宝石排列他早已经清楚了,现在只是找出一个具体合适下刀的方向,在伤不到宝石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把这块原石解开。

把原石固定在台子上,张辰戴上了自己带来的专用眼镜,准备要下刀了。一边观看的人们不明真相,见张辰连眼镜都是自备的,有人就觉得张辰一定是个厉害的高手,要不哪来这么大派头啊,也有人觉得张辰是在摆谱而已,年青青的能有什么能耐,还自备眼睛,你是来搞笑的吗?有了意念力的帮助,实际上张辰的确可以称得上赌石界第一高手,只不过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张辰之所以自备眼睛是因为他的洁癖。

张辰哪有闲工夫去听他们议论些什么,在原石上画了一道就下刀了,就见一串的火花顺着刀片飞溅出来,好似火凤凰的尾巴一样的鲜艳。蓝宝石原石的外皮有些像硅铁的感觉,中间有不少蜂窝状的空心,切起来很快,没有三分钟就已经把原石切成两块了。

一些不懂的人还以为这也是翡翠毛料,就问旁边的人:“这样的毛料没见过啊,什么场口的料子,新开的场口还是变异毛料呢?这都切开两半了里边还是一团黑,垮了吧。”

有明白的人就笑了,说道:“什么场口?没见识了吧,这个不是翡翠毛料,是红蓝宝石的原石,也是缅甸特产的一种,那边交易大楼的楼上不就是宝石和珍珠公盘吗。这个小伙子又是翡翠又是宝石的捣鼓,我看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没有点能耐谁敢这么折腾啊,你可别给人家瞎说,当心给人家说垮了。”

玩赌石的人都是很迷信很讲运气的,解石的时候最讨厌有人说垮,你可以不说涨,也可以在心里盼着他垮,但是不能说出来,要不人家会怨恨你的。问话的那位对这些当然是明白的,刚才也只是看着这块原石比较奇怪,就想问个清楚明白,也算是一种学习吧,这时候也知道自己犯了忌讳,连忙闭上了嘴巴,安静的看着张辰怎么解这块宝石原石。

张辰把原石切成两块之后,就拿起比较大的一块继续下刀切割,直到把这半块原石切成了好几块,才又拿起砂轮开始打磨分开的小块原石,和解翡翠毛料时候擦石大同小异。不过蓝宝石原石擦其来就要快很多了,不大的工夫在一边帮忙的卢俊义就看到了原石露出来的蓝宝石。虽然还只是一块毛坯料子,但是颜色是骗不了人的,那种湛蓝湛蓝的天空颜色让人很是舒服,看个头也不小,足有十几二十克拉。

卢俊义心里就在嘀咕了,这小子怎么什么都厉害啊,接触赌石没多长时间就屡屡得手,还解出了不少的极品翡翠,听说还有一块最顶级的龙石种。现在连红蓝宝石也有所成就,第一次来缅甸公盘就能赌石赌出极品蓝宝石,这家伙的运气和能力还真是叫人嫉妒,看来天美在首饰界最多也只能当第二了。

张辰有意念力的帮忙,不管是解翡翠毛料还是解宝石原石都是恰到其分的好,对内在物质不会有丝毫的的损伤,半个小时之后,三颗超过一百克拉和十七颗不小于十克拉,还略显毛糙的蓝宝石,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卢俊义拿起几颗蓝宝石在手里看了看,脸上也有些惊讶,愣了一下才对张辰说道:“张辰,你这下可是抄上了,星光蓝宝石啊,这块原石里解出来的全都是星光蓝宝石,而且还有三颗这么大个儿的,你小子这运气可真是没说的了。”

宁琳琅对各种珠宝也是很懂行的,一块原石里边解出了二十颗星光蓝宝石,其中还有上百克拉的,这可是极其罕见的了。虽然她也见识过了吴世璠的宝藏,那里边的宝石珍珠也都是顶级品质的,但是都没有看着张辰亲自解出来开心,师兄的成功就是她的骄傲。

珠宝行业的人虽然也有项目的划分,但是从业人员对于自己专项之外的材料也多少都有点研究,两家公司的八个赌石顾问和赌石师傅这时候也是很惊讶,现场从一块原石里边解出这么多顶级宝石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对张辰也是更多了一份佩服。尤其是张辰带来的三个赌石师父,之前的时候它们还为张辰的漫不经心而烦恼过,现在那些想法已经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张辰的信任感,都认为自己的老板绝对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年轻的天才高手。

刚才出言询问的那个观众,现在也是张大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蓝宝石原石的切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他懂得翡翠毛料啊,以此论彼,这绝对是一次超级大涨。

这块蓝宝石原石里边的内容比较散,是最耗时的,所以张辰把它放在了最前面,之后的翡翠毛料就会顺利很多了。

把解出来的蓝宝石交给丁志强收进他随身的包里,张辰就去招呼那台载着最大块毛料的叉车过来,下面要收拾的就是这块毛料了。有了解蓝宝石原石的过渡,卢俊义现在也是对张辰更加的有信心,一起招呼着叉车开过来,心里也在想这块毛料里边会有什么样的翡翠,会不会也是好几块呢。

等着叉车摆好了位置,张辰就站在那块叉车铲牙上的毛料前面,想着到底是要先横切还是竖切。看了一分多钟,也没有画线,拉过长臂的切刀顺着毛料的一个横侧面就切了下去,卢俊义在旁边扯着橡皮水管不停地给毛料切缝出浇水。

旁边围观的人群这时候也热闹起来了,纷纷对这块买了表达着自己的看法,刚才那位给别人解惑的中年人说道:“之前我也看了这块毛料,表现的确很差,就刚才解那块蓝宝石原石来看,这个小伙子的眼力应该很不错啊,难倒这块毛料有什么是我没看到的吗?”

这位一看就是一个理性的,能够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对自己提出疑问,时间长了他自然能总结出一些东西,即使用不到赌石上,也会在其他方面对他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