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99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二)

第九十九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二)

还是求票,各种票,各种捧场!

===============================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理性的,有很多不但很感性而且还是很自大的人,那边一位穿着花衬衫,五十岁左右略带汉奸气质的就说了:“我看刚才那块蓝宝石的原石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这么年轻能有什么经验,赌石最重要的是经验和运气,但是经验却要放在前面。这块毛料也就是个头大一点,除此之外没有一点长处,表现更是差劲,到处都是霉松花,占了表面差不多三分之二了吧,背后的那一大片椿色松花还是白蜡椿,就更加的要命了。要我说啊,这块毛料是必垮无疑的,能出马牙种就算是走运了,搞不好连狗屎地都不如。”

这人嘴下可是一点都不留德,别人就算是不看好也不会这么直接这么大声的说出来,这就关系到个人的品格问题了,周围有不少人都有些厌嫌地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宁琳琅也听到了他的高谈阔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早就把他骂成一坨狗屎了。

这么大的毛料切起来是很费刀的,如果不能及时让刀片冷却,很可能就会崩刀,所以水是绝对不能断的。刀片的质量显然很不错,只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米多厚的横面就已经被切通了一边,张辰又绕道另一边继续下刀,再有差不多一样的时间,另一边也切通了,只有最下边还有一点点的连接。

张辰收起刀片,凑到切缝上借着阳光往里边看了看,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意。卢俊义也把水管子放到一边,和张辰一样爬到切缝处看了看,然后又抬起头摇了摇,再次从切缝上看进去。这次他确信了,如果这块毛料往下切还是这样的话,那绝对是一次惊天大涨,这是他混迹珠宝玉石行业二十年来从未见到过的大涨。

不是因为色而涨,也不是因为种而涨,这块超大的毛料之所以大涨,就是因为他的大。从切缝里看进去的时候,卢俊义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或者是太阳晒昏了头,在这一端的皮层切开之后,里边居然是整整的一个绿色切面。

看清楚了里边的情况,卢俊义也是微微笑了起来,招呼张辰赶紧把这个切面打开。张辰摇了摇头,说道:“卢哥,这毛料太大了,还是切得差不多了再开吧,谁知道后面会是什么情况呢。”

张辰是为了节省时间,卢俊义则以为他想在确定里边的情况的确是一样的之后再打开,到时候就会给人们一个超大的惊喜,想想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这块毛料里边如果真的是如此巨大的一块翡翠,那将是一次多么大的大涨啊,就继续拿起皮管子准备浇水。

再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张辰已经把这块毛料切过快五面了,只剩下靠近叉车吊臂和铲牙附近的地方没有切到。他和卢俊义都已经看过了里边的情况,目前看来的确是一大块完整的翡翠,只不过卢俊义还不知道里边翡翠的种和色是否都是一样的而已。

不过就是这样也足够卢俊义惊诧的了,这么大的一块翡翠,怎么也要在十吨以上的样子,哪怕只是一块干青种的,也会因为它的体积而价值不菲,如果种头能够好一点,色也不会太差的话,那可就真是一块天价翡翠了。如果再好一点,是冰种或者……,卢俊义都不敢再想下去了,否则他一定会大脑崩溃的。

周围观看的人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看着张辰一刀一刀的切过去,却不完全切通了,里边有什么内容他们是一无所知,有心想上前问一问,但是又觉得不大合适。可是看着两个人脸上微微露出的笑意,应该是涨了的表现,这么大一块毛料切涨了,那是什么概念啊。

宁琳琅也过去看了看,一样是无比的惊讶,这块翡翠太大了,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怎么样,这就是我爱的男人,我的未婚夫,他是那么的有学问,那么的有本事,就连这样表现差到让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毛料,都被他切出这么大这么完整的一块翡翠来,还有比他更加优秀的吗。

这时候张辰也开始下刀把连着的部分都切掉了,一个人还是有点慢,干脆让叉车开到两台机器中间,由他和卢俊义同时下刀。又把崔正男和吴勇叫来给他们打下手浇水,两人虽然没有解石的经验,但是只要张辰大致的讲解一下该浇水的部位,对于给毛料的切缝浇水这样的事情还是绝对没问题的。

张辰对卢俊义解石的能力还是很信得过的,做为天美珠宝的总经理,又是玩玉石的专业人士,有着二十年以上的经验,的确是张辰能够找到的最佳帮手。有了卢俊义的帮忙,速度就更快了,仅仅在十几分钟之后,这块翡翠的四个半切面就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先是“哇”的大大一声,然后全场就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个人发声,都大张着嘴巴盯着这块巨大的翡翠。就连见惯了赌涨甚至是大涨特涨的当地工作人员,都看着这块翡翠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有的人还揉了揉眼睛,深怕这是一种幻觉。

那位花衬衫现在也不吭气了,刚才他可是无比绝对的评价这块毛料会切出狗屎地来,而现在,这块巨大的翡翠就好像是一只同样大小的巴掌,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抽的他心尖儿都不住地颤着。

油青种,湖水绿,虽然不是上等的种,也不是上等的色,但是这么大的块头却是极其难得的,而且还没有瑕疵,没有断层。以前不是没有解出过大个儿的翡翠,还有比这块更大的,但是都达不到这样的等级,更别提没有瑕疵和断层了。

现场安静了好几分钟,然后才不知道由谁开始发出了一阵欢呼声,虽然不是他们解出的翡翠,但是它们亲眼见证了这块超级翡翠的诞生。一块表现差劲的毛料,居然解出了这样的一块翡翠,这绝对是一则大新闻啊。

围观的人有大几十号,欢呼声当然是小不了的,这一下把附近的人都招来了,还有一些在公盘现场做新闻的当地媒体,很快就汇集了两百多人的围观阵容。

那些记者们也都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和摄录机,出现了这样一块超级翡翠,对于缅甸公盘甚至是缅甸翡翠行业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块翡翠会随着关于它的新闻传遍整个世界,同时也会把缅甸的翡翠行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从此以后缅甸翡翠和缅甸的知名度将会大大的提升,说不准就连旅游业都会因此而更加发展起来。

有一个比较灵活的电视台记者,已经带着摄像师穿越了包围着的人群来到最前面,对张辰提出了采访的要求。张辰现在哪有时间给他们采访,眼下还有好几块毛料等着下刀呢,再说这算什么啊,后面还有更加精彩的节目呢,现在就采访算什么事嘛。

但是采访一下对于琳琅·艾利娜是一个很不错的宣传,也就没有直接拒绝那个记者,只是对他说还有几块毛料要解出来,等工作完成之后,一定接受他的采访。只要能采访到这个创造奇迹的人,记者也不会在乎时间的问题,而且人家的确是正在忙,还很忙呢。也就不再说话,和摄像师在一边对那块翡翠进行拍摄,这也是新闻的一部分,也许还要载入历史呢,一样不能轻易对待。

和电视台记者说话的时候,张辰也出于礼貌把眼镜摘了下来,之后又和卢俊义商量着接下来的翡翠毛料怎么怎们解。一边的观众里有一个参加了前段时间腾冲交易会的,看着张辰和卢俊义,还有张辰身边的的宁琳琅,这一幕好熟悉啊,这不就是在腾冲解出黑色妖姬的那位吗。

虽说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但是非要说的话,也算是有半面之缘了。看着自己认识的人解出了这块超级翡翠,好像他也很有面子似的,这位就开始在人群中嚷上了:“我见过他,我见过他,前些时候就是他在腾冲创造过一个奇迹,从一块废料里边解出了黑色妖姬,当时还有人拍了照片呢。”

这里边也有几个从腾冲过来的,经他这么一说,也想起了当时的场面,可不就是这个年轻后生嘛。就这样,张辰从废料里解出过黑色妖姬的事情就传开了,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围观的人都知道了张辰曾经还有过那样一个不俗的战绩,在兴奋的同时,也对自己当时没有在现场,没能目睹一下黑色妖姬的魅力而惋惜。

那位花衬衫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也笑着揶揄他:“大爷,我也不问你解没解出来过黑色妖姬翡翠,我就问你见过黑色妖姬吗。你不是说赌石最重要的就是经验和运气吗,你觉得这位伙计怎么样?”

花衬衫到了现在早已经有些不自在了,这时候更是恼羞成怒,白了这个年轻人一眼,“你懂什么,赌石还是要看经验的,他不过就是运气好一点而已,走运碰上一块算什么,有本事他每块毛料都解出黑色妖姬来。那才叫真正的实力。”

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切”,都用极度鄙视的眼神看着他,好像是在问他,你解出过什么好翡翠了吗,怕是你连这样的运气都没有吧?

花衬衫倒也能耐得住众人的鄙视,也不走,也不换地方,拿出了大毅力,还是站在那里看着中间的张辰和卢俊义。

这时候张辰已经把架着那块解的差不多的大块翡翠的叉车安排到了一边,准备接着解另一块大号的垃圾毛料了。这块毛料也不小,有三个多立方米大小,重量也在十吨上下,一样的在叉车上操作。

这时候那位花衬衫又开始说话了:“看见这块毛料了吧,比刚才那块糟糕多了,光看表现就知道了,从皮到里边都是极其的差劲,白给我都不会要,别说狗屎地,就连狗屎都不如。”

他的心里只是在抱怨张辰解出了那么大一块超级翡翠让他折了面子,让自己说出去的话成了别人的笑话,这时候说出来的话就带上攻击性了,还有点侮辱别人的意思。他倒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显示自己有多能耐,可是他的能耐也就体现在如何胡说八道贬低别人上了。

刚才揶揄他的那个年轻人有点听不下去了,你自己没能耐看走了眼,还要这么贬低别人,说人家的毛料连狗屎都不如,实在是有点太过于恶毒了,就讽刺道:“大爷,我看你还真是有点水平啊,一张肉嘴硬是能让你练成刀剑库房,杀气很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