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03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六)

第一零三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六)

年度作品居然也有同学给投票,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张辰把最后一块毛料搬上了解石机台板。固定好毛料,此时张辰的心里才有了一丝的激动,之前不论解出了什么样的翡翠,都是人们所共知的种和色,没什么值得稀罕的。张辰对一些熟知的极品翡翠已经有些麻木了,之前他就曾经一天之内解出过十四块玻璃种,一块龙石种和一块极品铁龙生。

而且张辰能够看到毛料的内部,找到最好的毛料根本就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情,这和打游戏时候开外挂虐别人一样,于他而言没有什么值得激动的。

倒是眼前这块毛料让他有些兴奋,这块毛料里边的翡翠颜色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点像蓝色,但又不是那些海蓝或者蓝精灵之类的颜色,更有点像是雨后晴空的那种天青色,和家里那几件柴窑瓷器的釉色很是相像,也是略微有一点珠光的样子。

张辰没有在任何文字记载中见到过对这样一种颜色翡翠的描述,这块翡翠应该是史上首次出现,这块翡翠解出来,必定会引起轰动,这才是值得让他兴奋的。

有了刚才和张辰的交流,吴瑞泰也从感觉上和张辰走进了不少,这时候看见张辰脸上露着笑意,正在轻轻的抚摸着这块毛料,眼神中满是欣赏的喜悦。就知道张辰对这块毛料一定很是看重,就想搞个明白,问道:“张先生,看来您对这块毛料是很欣赏啊,吴某眼拙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您能给我们说说吗?”

张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边的卢俊义,后者的脸上也满是疑惑,索性再给他们说说吧,这样的毛料只要细心观察,就不难发现,别搞得跟自己喜欢掖着藏着似的。

回头又看了看宁琳琅,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少了这个丫头的份儿,把她叫过来说道:“琳琅,这块毛料很有些怪异,也许就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你也来参与一下吧。”

宁琳琅对张辰自然是言听计从,她知道张辰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对她有坏处,现在要她一起解石,应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四个人站在毛料前面,张辰指着毛料上的那道裂说道:“你们看这块毛料,乍一看,表现真的很糟糕,这里的一条大裂有延伸进去的意思,而另一端则是很讨厌的蟹爪绺,这样的毛料按理说应该是最差的了。那么我们再来仔细观察一下,这条大裂出现在整块毛料大约三分之一处,这并不是大问题;反而是裂的边上很有意思,你们看三分之二的这一边,这里是不是有些像毛针松花,其实这应该就是毛针松花。”

三人都仔细看了看裂口处,果然是有些像从里往外翻的毛针松花的表现,如果真的是毛针松花,那么这可是出高绿的兆头啊。

张辰又指着三分之二这一端的顶上说道:“这些蟹爪绺也的确是让人恶心,但是这些蟹爪绺的里边和周围也一样是那些毛针松花。而且你们看这块毛料的皮壳,看似很粗糙的样子,但是你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这并不是因为粗糙,而是毛料内部的物质外渗而造成的。”

等三人都仔细看过之后,张辰接着道:“毛针松花是出高绿的表现,但是这块毛料上边的毛针松花却不是黄色或者绿色的,而是这种很奇怪的灰蓝色;因为有这样的怪异松花再结合毛料皮壳上内部物质外渗的表现,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是一块特殊的变异毛料,它的内部曾经自我生长过,以至于这边被撑出一道大裂。而这道大裂的出现,也停止了毛料内部的变异,里边翡翠的生长也就随之停止了。”

张辰顿了一顿,又道:“这块毛料十有八九会出翡翠,而里边的翡翠也应该是比较特殊的品种,具体是什么样还不好说,但是应该会有一个惊喜吧。”

说完就看了看那块毛料,在上面画了一条线,拉过宁琳琅的手,说道:“琳琅,你来切第一刀,别紧张,师兄抓着你的手帮你用力。”

宁琳琅依言把手握在刀片的手柄上,她知道师兄是要让她做第一个切开这块毛料的人,如果这块毛料真的如师兄所说,那她就将是创造这个历史的第一人。这样的荣誉他都愿意让给自己,足以证明师兄对自己的宠爱,这个男人还真是没有找错呢,太幸福了嘛。小手被师兄握住,感觉从他手心里传来的那一阵阵温暖,心里也变得好甜蜜。

张辰把眼镜摘下来,给宁琳琅戴上,告诉她不要紧张,眼睛看着刀片切下去的位置就可以了。等到切通之后,就可以看看切面上的情况,然后就握紧她的手,把刀片压了下去。

“嚓,嚓,嚓”的声音随之传来,伴着刀片的飞速转动,带出了无数细小的碎石颗粒。宁琳琅依照张辰的话,盯着刀片切下去的地方观察着,卢俊义在一旁帮忙稳固着毛料,吴瑞泰手里的水管对着切口和刀片浇着,张辰握着宁琳琅的手缓缓用力,把刀片一寸寸地压进毛料里边去。

四个人四种姿势,但心里却都是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块毛料里边的内容。张辰早就知道里边的情况,其他三人则是在想着里边的翡翠会是一块如何特殊的品种。

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一些围观的人也都站了三个多钟头,两腿多多少少都有些酸困,但是没有一个人会走开,或者找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今天下午的这场解石实在是太精彩了,眼瞅着最后一块毛料就要被解开了,而且看几个人刚才的样子,应该是对这块毛料很看重,如果没有搞错,这应该是今天这场解石的最**部分。交易大厅里的明标也已经结束,听到这边的消息都跑来围观了,现在现场围了有五六百人,走开一下就怕再进不来了,谁也不愿意错过最后的精彩,哪怕是想要如厕,也都想尽量忍一忍,看完了再去解决个人问题。

围观人群中也有不少赌石高手,但是还没有谁能够在一下午的时间里就连着解出四块玻璃种来,就是在历史上好像也没有人做到。而且一共解了五块毛料,就连着五块大涨,到了现在居然出了一块玻璃种帝王绿,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几率啊,一下午的时间大涨率百分之百,出玻璃种的比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八十,还有谁能做到这样吗。

其中一些发现这个细节的人就开始相互讨论了,“这年轻人以前也没见过啊,应该是这次公盘才出现的吧,到底是谁家培养出来的高手啊。你们发现没有,这个年轻人今天所解的毛料没有一块是上好表现的,甚至有几块都是很糟糕的表现,这也太厉害了吧。”

在他说话的时候,电视台又来了一台摄像机,并且把镜头对准了他,刚刚的那段话已经让摄像师拍下来了。这是那位记者的主意,只是拍摄解石现场的画面还不够,如果能够把现场围观人群的交谈和看到连连暴涨的反应以及评论都收集起来,那绝对能够制作出一期漂亮的新闻纪录片。

另一位就说了:“不是说之前还有人见到他在腾冲解出了一块乌鸡种的黑色妖姬吗,那才是真正百年不得一见的好宝贝,比刚才那块玻璃种帝王绿还要罕见呢。还有,就是今天开始的时候,还解了一块蓝宝石原石,有这么大个儿,里边解出二十颗星光蓝宝石,还有三颗都是比较大的,听说都超过一百克拉了。”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那块原石的大小。

一个路人甲这时候正好刚刚挤过来,也是参与两人的讨论,说道:“两位,我知道他在腾冲的事情,他在腾冲一共解了三块石头,有两块是冰种的,还有一块是乌鸡种的黑色妖姬,是他从别人那儿买下的废料里边解出来的,我可是见着了,那黑的漂亮啊,黑玛瑙黑珍珠什么的都远不能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第一个说话的路人乙道:“你有眼福啊,那种东西可极其罕见的,你给我们说说,让我们也了解了解啊。”

路人甲笑着道:“行啊,我给你们说啊,那块翡翠有大概两个立方分米多一些,乍看像是一块墨翠,可是又比墨翠多了一些光泽,特别柔和的那种,就像是活的一样,不是墨翠那种略微有些朦胧的感觉……”

之前交谈着的那位路人丙听了也有些羡慕,就说道:“真想认识一下这位,那边都是跟他们一起来的吧,咱们蹭过去问问呗。”

三个人就挤过去到了崔正男他们身后,路人甲看了看崔正男他们,这几个家伙太壮实了,有点不大敢和他们说话,就瞄了旁边的几位赌石师傅,看着还像是好说话的。

就拍了拍其中一个赌石师傅的胳膊,等对方回头看他的时候,就问道:“这位大哥,您好啊。我们哥儿几个都对正在解石的这位很感兴趣,你们应该是一起的吧,劳烦您给我们哥儿几个讲讲,行吗?”

这几个赌石师傅现在对张辰那绝对是佩服到极点了,也都为能在琳琅·艾利娜工作为荣,也对能够跟着张辰这样的高手老板而骄傲。这几位虽然赌石上还没有很大的名气,但是做人可都不差,现在有人打听老板的事情,就知道这是一个宣传公司的机会,当然是要毫不客气地夸耀一番了。

啥也不说了,最主要还是求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