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04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七)

第一零四章 一赌为快一睹为快(七)

最先开口说话的赌石师傅是最年青的一位,也没看一直跟着的电视台工作人员,笑着对三人道:“这位年轻的高手就是我们琳琅·艾利娜珠宝公司的老板,这次是来采购原材料的,你们都觉得今天的解石精彩吧,是不是也觉得这些个翡翠都很漂亮啊,其实这都不算什么,真正最漂亮的那种翡翠现在就在我们老板家里摆着呢。”

“这还不算什么?你这也有点夸张了吧,我知道你们老板解出过黑色妖姬,我当时就在现场呢,可是今天这块玻璃种帝王绿也是顶级翡翠啊,而且今天他可是解出四块玻璃种了,另外还有一块是一色三种的祖母绿,那块黑色妖姬怕就没那么耀眼了吧。”路人甲觉得这位赌石师傅的话有些浮夸了。

另外一位赌石师傅也是很精灵的人,就转身接着路人甲的话道:“这位看来也是懂行的人啊,可是你还没有懂到家,玻璃种帝王绿是顶级翡翠不错,可它不是还没顶天呢吗。得,今儿就给你增点儿知识,最顶级的翡翠不是黑色妖姬,也不是玻璃种帝王绿,而是叫做龙石种。”

“龙石种?还真是没听说过,您给说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翡翠吧。”龙石种的确是极其难遇的,路人乙虽然比较懂行,但是还没有达到高手的行列。

一开始和他们说话的赌石师傅就说道:“龙石种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顶级料子,比之黑色妖姬也不容易一点,但是其寒种寒色的质地却要比黑色妖姬这些高上一级。即使是玻璃种的翡翠,也会有色根在里边,否则不足以成色;而龙石种确是先天成色的,不但有玻璃种翡翠的透亮,还有一种有如荧光一般的本色光芒,荧光玻璃种就有那么点意思,但还是差了不少。龙石种的翡翠,细腻如丝绸,温润如琼浆,水头有一种饱满到快要溢出来的感觉。自从在我们老板那里见过了龙石种,一般的玻璃种已经很难再让我提起兴趣了,今天也就那两块巨型翡翠和那块帝王绿还能入得了眼,其它也都一般。”

另一位赌石师傅摇摇头,对他说道:“你说的也不全对,我认为有一种情况下玻璃种翡翠还是能和龙石种一较高下的。你忘记了吗,把玻璃种的帝王绿、紫眼睛、蓝精灵、血美人、富贵橙、鸡油黄和黑色妖姬搭在一起,气势上一点也不比龙石种差啊。不过这七种顶级翡翠凑在一起就要比龙石种更难得了,光是这份难得,就不比龙石种差。”

这时候又凑过来一个路人丁:“这位大哥,您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啊。你要说龙石种是最好的翡翠,我还真信你,可是你说把七种顶级翡翠凑在一起,那怎么可能呢,从来没有过的事吧。”

两个赌石师傅就同时笑了,笑得让路人甲乙丙丁都有些搞不明白咋回事,一个赌石师傅就说了:“你没见过不代表我没见过啊,我们老板就曾经在一天里解出过赤、橙、黄、绿、蓝、紫和无色等七块顶级玻璃种,我们也曾经把其中六块有色的顶级翡翠还有黑色妖姬摆在一起和龙石种对比过,那气势真的是一点都不差。不只这个,我们老板手里的顶级翡翠多着呢,看见那美女了吗,她就是我们老板的未婚妻,她的那一套首饰就是七种顶级翡翠打造的,紫眼睛的耳坠,血美人的项链和黑色妖姬的吊坠,鸡油黄和蓝精灵的钏子,还有帝王绿和富贵橙的戒指……”

四个人听了赌石师傅的话,都砖头向宁琳琅看去,因为宁琳琅还在参与解石,只能看到脖子后边隐隐露出的一抹血红色,和两只手腕处的嫩黄色和幽蓝色,因为距离并不远,很容易就能看出那是真正的好翡翠。这时候心里就有些感慨了,看看人家,怎么玻璃种翡翠就跟排着队到他们家报到一样啊,怪不得能一下午解出这么些玻璃种呢,感情人家和玻璃种有缘啊。

这时候,毛料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卢俊义和吴瑞泰也都分别切了一刀。只剩下最后的打磨工作,这就要张辰自己来了,这个活儿也只有自己上张辰才最放心,这一块的颜色是从没出现过的,堪称稀世之宝,他可不想有一点点损坏,必须得由他在意念力的帮助下细细地打磨出来才行。

在宁琳琅的第一刀下去的时候,切面上就已经露出一片灰蓝色的雾层,而那块切掉的部分上,居然是和外壳表现的成分一样的物质,只不过内里的密度要大一些,应该是挤压所至的,皮层则是不到一厘米的薄薄一层,也已经泛了灰色。几个人看了看,都对张辰先前的判断由衷佩服,果然是从内部渗出去的,对于这块毛料的内在,也有了更多的期盼。连雾层都出来了,现在他们已经认定里边一定有翡翠,而且应该是一块特殊的翡翠,这种感觉也让他们都有了一丝莫名的兴奋。

围观的人不知道里边的人在想什么,由于颜色很相近,也看不出切面上是雾层,都以为还是毛料的石层呢。不过有了刚才解出玻璃种帝王绿的参照,现在看到张辰拿起砂轮机,也都知道很快就会有一块翡翠出现了,大家都在猜测将会是一块怎样的翡翠。

跟平时差不多等待的过程,在这个时候就变得很漫长,甚至有些难熬了。有些围观的人明明能够看得见,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踮起了脚尖,还伸长着脖子,可见其内心的焦急程度。

终于,张辰把一部分雾层擦掉了,距离最近的宁琳琅三人已经看到了露出来的翡翠颜色,的确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颜色。吴瑞泰和卢俊义对视了一眼,脸上又同时露出了笑容,这种笑是对这块翡翠的欣喜,以及对张辰的叹服。

围观的人们也看到了卢吴两人的笑容,就知道已经有结果了,而且肯定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但他们实在是看不出张辰手里那块毛料的变化,也只能继续等待着。

唯一面色有变的就是那位一直拍摄张辰解石的摄像师,这时候他正在给张辰手里的毛料做特写,恰好通过镜头看到了擦出来的那一块,那种颜色和毛料的石层颜色混在一起很难分辨,但是那透亮的质地却证实了露出来的部分绝对是一块翡翠。

张辰继续打磨了十几分钟,整块翡翠终于得见天日了。这是一块五个立方分米大小的翡翠,通体透亮,没有一丝杂质,虽然是一种从没见过的颜色,但是色泽却很正,没有一丝一毫的邪色,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散发出一道道珠宝般璀璨的光芒,是漂亮到极致的一种颜色。

摄像师自从刚才给毛料做特写开始,镜头就没有离开过,一直跟着张辰的动作,现在的镜头也是对着张辰手上的这块翡翠,现在正张大着嘴巴在镜头后面发愣呢。他拍摄翡翠公盘已经有好几年了,自己也成了一个翡翠爱好者,关于翡翠的知识学习了不少,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这种颜色的翡翠,只是知道这块翡翠是一块玻璃种。

卢俊义和吴瑞泰交流了半天,确定两人都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翡翠;卢俊义涉足珠宝行业二十年,现在却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颜色;吴瑞泰看遍了缅甸翡翠的历史记载,也是一样没有见过有文字记载。这应该就是史上第一块这种颜色的翡翠了,还是无暇透明的玻璃种,稀世珍品啊。

卢俊义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张辰道:“张辰,你还记不记得你家里的那几件柴窑瓷啊,你看这颜色像不像那个,‘雨过天晴云**,者般颜色做将来。’,而且这块翡翠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珠宝光泽,真的是很像啊,几乎是一摸一样了。”

吴瑞泰是没见过柴窑瓷器的,但是以他对翡翠的了解,这块翡翠绝对是前无古人的,也就是说,张辰是第一个发现这种翡翠的人,笑着对张辰道:“张先生,您是第一位发现这种翡翠的人,按照惯例,您应该给这块翡翠的颜色定一个名字。”

看了看宁琳琅满是小星星的眼神,张辰略微想了一想,自己的确是第一个发现这种翡翠的人,那就来给他起个名字吧,笑道:“的确如卢哥所说,这种颜色无限接近于柴窑瓷,既然是这样,那就用形容柴窑瓷的颜色来定义好了,雨过天晴云**,就叫破云青怎么样。”

“好,破云青,这名字很有气势啊。解出这样一块前所未有的翡翠,张先生您将会被写入翡翠历史,让后世所有翡翠玉石圈子里的人都记住您的大名。”吴瑞泰有些激动地说道。

张辰笑了笑,说道:“哪里,这都是大家的功劳,并不是我一个人就能解出这块翡翠的,吴先生您和卢哥,还有我的未婚妻,都是共同发现和见证这块翡翠出世的。”

卢俊义看着这块颜色被定义为破云青的翡翠,心里升起了一丝感慨,张辰在古玩收藏上已经有骄人的成绩了,这进入翡翠圈子才短短几个月,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做出这么高的成绩,这世间果然有天才啊。===================路人甲乙丙丁求票,求各种给力支持……